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2119.第2119章 2119 重新开工

    整个剧组鸦雀无声,就连一点风声都可以清晰听见,那种安静到了极致的气氛甚至透露着一丝压抑,再加上这个地方本身就是一个旧的精神病院,空气之中那种透露着阴冷的发霉气息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昨天下午才听说雨果苏醒了,今天剧组就正式复工。虽然医生强调雨果只是体力透支,再加上压力过大才导致的昏迷,晕倒之后也只是陷入了睡眠状态,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大碍,但还是让人担忧不已。毕竟约翰-纳什这个角色的挑战程度对于雨果来说也是绝对不容轻视的。

    更何况,今天复工的第一场戏就难度十分大。其实这是紧接着雨果晕倒之前的那场戏,艾丽西亚来到医院探望约翰,对于约翰来说,艾丽西亚是他现在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她是他全部的希望,但艾丽西亚的话语却彻底打破了约翰所有的幻想——确定了约翰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这场戏对于雨果和查理兹来说都十分困难。

    艾丽西亚亲手把约翰送进了医院,但事实上她根本不明白约翰是怎么回事,她只是希望能够帮助约翰。可是却从罗森医生的口中得知,约翰得了十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而且持续多年,就连她所熟知的查尔斯都是虚构出来的人物。艾丽西亚不愿意相信,她和约翰相爱了如此多年,而她所了解关于约翰的一切,现在似乎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百般求证,最后证实了医生的说法,这让艾丽西亚的世界也崩塌了。

    可是,艾丽西亚却不能倒下,更不能放弃,因为约翰需要她的支持。对于艾丽西亚来说最残忍的部分就是,这件事需要她亲口来告诉约翰,也就是说,她需要亲手去推翻约翰的世界。

    约翰终于等到了艾丽西亚的出现,她现在是他唯一的希望和牵挂了,他希望艾丽西亚能够证明他的清白,然后将他拯救出去。但他的希望却像一个肥皂泡一般被艾丽西亚残忍地戳破了,更为可怕的是,艾丽西亚告诉他——他生病了,精神分裂症,他此前所熟悉的整个世界都是虚构出来的,而他倾注了所有心血的间谍工作,更是子虚乌有,这不仅是信仰的崩塌,更是所有梦想、所有人生、所有价值的崩塌,这让约翰彻底崩溃了,就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所以说,这场戏难度十分大,更为困难的是,这场戏没有强烈爆发的戏份,更多是内心深处的惊涛骇浪,而约翰和艾丽西亚之间那强烈纠缠在一起的纽带若隐若现、若即若离,更是对两个演员提出了超高要求。

    整个剧组的工作人员们都无比担忧,比起担忧拍摄状况来说,他们更加担忧雨果的情况。即使听到查理兹、约瑟夫、莱昂纳多等人都再三保证,雨果已经恢复了,可是从三天前雨果昏倒之后,他们就没有看到雨果了,现在谁也不知道雨果到底如何;可与此同时,人们又不得不佩服雨果的敬业和投入,虽然圈内对雨果的剧组表现始终赞不绝口,但只有真正在剧组参与到拍摄之中,才能感受到在雨果那三座奥斯卡表演小金人的背后,他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甚至是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努力。

    担忧和期待,不安和兴奋,恐慌和激动……各种矛盾的情绪纠缠在一起,让整个剧组一点声响都没有,即使现在根本就还没有开始准备拍摄,也依旧听不到任何声音,似乎每一个人都心不在焉地等待着雨果的出现。

    然后,雨果就出现了,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出现了。

    刹那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头上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工作,目光刷拉拉地朝雨果投射了过去,甚至不少人都控制不住地站立了起来,就好像在接待领导一般。

    雨果已经换好了衣服,身着精神病院的病号服,他的头发整整齐齐地梳好,宽大的病号服底下可以看得出来雨果身体微微发福——为了配合角色的情况,雨果一直在增重。雨果整个人看起来精神状况很不错,脸上还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抱歉,因为我个人的情况耽误了剧组的拍摄,希望我没有造成更多的损失。今天的下午茶就交给我负责了。”

    这是雨果沉睡了接近两天之后,和剧组重新见面之后的第一句话。大家都不由愣住了,显然没有预料到雨果会用这种幽默的方式来作为开场白,以至于没有人可以反应得过来。

    不过,雨果也没有给大家进一步反应时间,他快步朝朗-霍华德走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一个小个子女孩,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雨果隐约记得应该是朗的女儿,他对着小女孩微笑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和朗交流了起来,“这场戏的镜头走位如何安排?”

    朗不由噎了噎,看着眼前的雨果,“伙计,你确定没事吗?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再休息几天,你的情况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雨果笑着摇了摇头,“我不会勉强自己的,放心吧。说实话,我现在的状况前所未有得好,你必须相信我。”雨果现在只觉得心潮澎湃,因为他真正地感受到了全新的演技领域,迫不及待就想要去体验、去验证一番。

    朗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看了看雨果的眸子,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激动的光芒,随后又看向了雨果身后紧随而至的查理兹。查理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导演,如果你不满足他的愿望,我觉得今天剧组所有人都不要睡觉了。”一句调侃让朗不由就轻笑了起来。

    站在朗身边的布莱丝-达拉斯-霍华德(Bryce。Dallas。Howard)的确就是他的女儿,今年才刚刚十九岁,此次是专门过来剧组探班学习的。1988年开始,出于某种迷信的驱使,朗认为他的每一部片子里,都应该安排一名至亲出现在电影镜头里。布莱丝这次也作为电影里一群大学生群众演员的一员,出镜了一回,她所出现的镜头就是罗森等医院工作人员现场围捕约翰的那场戏。

    布莱丝痴迷而专注地看着眼前的雨果,眼底深处闪烁着崇拜了光芒。

    经过半个小时的准备,前后进行了两次走位彩排,这场戏就要正式宣布开拍了。雨果和查理兹都已经就位了,可就在场记准备出来打场记板时,朗却摇了摇头,再次走到了雨果的面前,“伙计,你确定真的没问题吗?”想起最近一段时间的拍摄,想起三天前雨果直挺挺晕倒的画面,朗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雨果哑然失笑,不过他也没有急忙忙地解释自己,而是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认真地对朗点了点头,“是的,我准备好了。”朗死死地盯着雨果的眸子,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想说点什么,却最后还是收住了话语,只是拍了拍雨果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雨果转头看向了距离自己约莫七步远的查理兹,两个人交换了一个视线。查理兹看到雨果那跃跃欲试的神情,内心虽然依旧担忧不已——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也许,这一份难以割舍、难以控制的牵挂就注定将一直伴随着她了,但嘴角的笑容还是忍不住勾勒了起来。查理兹知道,这样的雨果才是最真实最美好的面貌,而这样的雨果才是她奋不顾身、飞蛾扑火一般坠入爱河的那个男人。

    看到场记跑到摄像机面前,剧组的骚动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平复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但却没有人能够分辨地清楚,他们到底是在紧张还是在期待,只知道此时此刻心脏的跳动已经彻底停止了。

    “啪”,清脆的场记板声音响了起来,然后很快就恢复了沉默。

    艾丽西亚坐在访问室的椅子上,穿着一身黑色的套装,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眉宇之间隐隐约约透着一抹阴郁,却怎么抹也抹不去,彷佛整个世界的光亮都消散在那沉重的心绪之间般。

    正前方传来了开门的声响,艾丽西亚抬起了眼睛,然后就看到茫然和焦虑在眉宇之间涌动的约翰踩着小碎步走进了访问室。约翰有些慌乱地四周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了艾丽西亚,但是他却没有发现艾丽西亚没有丝毫的兴奋,甚至眉宇还更加往中间靠拢了一些,他而是转头看向了为自己开门的医护人员,重重地瞪了对方一眼,彷佛在说,“我现在就要得救了,能够证明我清白的人终于出现了!”

    然后约翰这才看向了艾丽西亚。

    艾丽西亚有些局促紧张地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了椅子旁边,沉默而担忧地看着约翰;约翰不敢置信地看着艾丽西亚,嘴角的笑容微微一扯,但随即涌上来的悲伤和痛苦又让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幸福的笑容顿时充满了逃出生天的感动和美好,他快步走了上前,用力地抱住了艾丽西亚。

    艾丽西亚不敢置信地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约翰,等那熟悉的怀抱包围自己时,她眉宇之间的担忧才终于舒展来开来:他是真实的,他的丈夫是真实存在的,这一切不是她的幻想,她深深爱着的那个男人是真实的。那种释然的解脱让她用力地抱着约翰,希望借用这种方式来平复内心的躁动和不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