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巨星

1848.第1848章 1848 门口蹲点

    继“日出之前”后,雨果再次原创了一个剧本,“尽善尽美”,这个消息几乎是让整个好莱坞都轰动起来。

    大大小小的制片公司都纷纷把视线投了过来,但雨果始终保持着冷静的头脑,他清楚地知道,这些制片公司看重的不是雨果作为编剧的才华,而是雨果作为演员的号召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尽善尽美”仅仅是雨果的第二部编剧作品而已,但作为演员,雨果已经证明了自己强大的影响力。

    当然,在很多时候,这两件事都是一样的——特别是当雨果出演男主角的时候,这几乎就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如果雨果不出演男主角,甚至干脆就不出演呢?其中的巨大落差就清晰可见了。

    雨果希望能够清楚其中的界线:编剧是编剧,演员是演员,这是两份不同的工作。

    马克听到了雨果的回答,不由皱起了眉头,颇为急切地说到,“所以,你还有其他什么条件吗?”对于索尼哥伦比亚影业来说,“尽善尽美”完全可以说是志在必得,这也是马克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雨果想了想,郑重其事地说到,“马克,认真阅读一下剧本。”马克一脸疑惑地看向了雨果,显然没有明白他的意思,“剧本,认真仔细地阅读,这就是我的条件。”说完,雨果就站了起来,举了举手中的咖啡,“谢谢你的款待。”然后转身离开了咖啡屋,留下不明所以的马克坐在原地。

    日落广场门口这家咖啡屋的咖啡真的很糟糕,但却是记忆中的味道,雨果一边皱着眉头,一边还是慢慢地品味着,然后驱车离开了日落广场。

    与此同时,就在日落广场旁边的一栋建筑里,一个修长的身影身着湛蓝色的西装站立在落地窗前,亲眼目睹着日落广场上所发生的一切。目送雨果离开日落广场之后,视线里的马克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然后这位屋子里的手机铃声就打破了沉寂,男人接起了手机,然后马克的声音就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先生,雨果已经离开了……不,雨果没有点头答应……不不,交谈过程一直都很顺利,可是到了最后……”

    雨果一路开车回到了马里布,忍不住又想起了“尽善尽美”的剧本,他对于剧本的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对他所创作的角色也一清二楚,但他却一直没有站在演员的立场去思考,如果他真的接下这个所谓“量身打造”的剧本,那么他会如何演绎梅尔文这个角色?

    将车子倒进车库里,雨果无意识地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然后朝着家门口方向走去,就在他推开木栅栏的那一刻,旁边传来了一个怯生生的声响,“雨果”,这让雨果脚步顿了顿,四周看了看,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推开木栅栏之后,那声音又响了起来,“雨果!”

    这一次声音大了一些,雨果顺着声音位置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犹犹豫豫地从小花园里站了起来,他背着一个破旧的天蓝色双肩包,头上戴着一顶脏兮兮的棒球帽,一双大大的眼睛无辜而可怜地看向了雨果,看起来就像是被遗弃的小狗。

    雨果仔细看了看,真的没有认出来这到底是谁,他本来就有脸盲症,再加上对方棒球帽的遮掩,就更加不确定了。对方似乎也意识到了雨果视线里的迷茫,把棒球帽摘了下来,窘迫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拘谨地看着雨果。

    眼前之人居然是詹姆斯-弗兰科!

    真的是太久太久没有想起这个名字了,以至于雨果几乎要忘记弗兰科一家人,以为他们可以相安无事地继续生活下去了。可当看到詹姆斯的这一刻,雨果却知道,很多事情是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摆脱的,因为它就伴随着血液和基因,深深地烙印在灵魂里。

    可是,为什么詹姆斯会出现在他家门口呢?“这是怎么一回事?”雨果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一脸无法理解地看向了眼前的身影,这让詹姆斯更加局促不安了起来,几乎不知道自己的双手应该放在哪里。

    犹豫再三,詹姆斯抬起了右手,朝雨果僵硬地挥了挥,尴尬地笑着“嘿,伙计。”

    雨果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转身就准备走下楼梯。詹姆斯看着雨果的背影,却彻底慌了起来,情急之下就直接喊到,“我离家出走了。”这话让雨果的脚步停顿了下来,但他依旧没有转身,只是留了一个背影给詹姆斯,“我和妈妈大吵了一架,我再也没有办法忍受她的虚伪了,我恨不得撕下她的面具,我甚至没有办法心平气和地面对她。吵架之后,我一怒之下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爸爸,紧接着……家里就彻底乱套了,我收拾了几件衣服,就直接逃到了洛杉矶。”

    詹姆斯那稚嫩青涩的声音在空气里颤抖着,可以明显感觉到他激动的情绪和紧张的心情,那种无法抑制的忐忑在瑟瑟发抖。那凌乱的只言片语无法描绘出事情的全貌,但却可以感受到生活里的巨变对他造成的巨大影响。

    其实,即使是对雨果来说,那些汹涌澎湃的消息也几乎让他应付不过来,他曾经期盼了二十多年的真相,却犹如猛兽一般将他吞噬。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詹姆斯身上,真相彻彻底底改变了他的生活,一直以来在他心目中完美的母亲形象顿时变得……真实起来,这对于处于青春期的詹姆斯来说,太过残酷,也太过凶猛。

    “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守住这个秘密,假装我们一家还是一样幸福快乐。”詹姆斯大脑一片混乱,因为这一切来得实在太快,以至于他手忙脚乱,所有生活都变得支离破碎,甚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来龙去脉,他就来到了雨果的家门口,忐忑不安地蹲在花园里,等待着雨果的出现,也等待着一个未知的将来——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到底想要寻找出什么。

    “你的形象总是铺天盖地地出现,让我们根本没有逃避的空间,几乎每一天都可以看到你的新闻,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妈妈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可是,她却总是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彷佛你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她对待我们三兄弟很好,所有一切都很好,甚至比以前更好,她始终都是那个完美的母亲……但我知道,她后悔了,她每天都会躲在卫生间里擦眼泪,她还会悄悄地关注你的新闻,如果电视节目上出现你的画面,她总是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两眼……但只要我出现,她就会假装根本不在意,我知道……”

    “所以,你想要什么?”雨果终于再也忍不住,转过身硬邦邦地打断了詹姆斯的话语,“需要我去安慰你母亲的内疚?还是需要我原谅你母亲的过错?记得吗?我告诉过你,你有你们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詹姆斯看着眼前一脸僵硬的雨果,就彷佛看到了洪水猛兽一般,被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原本就混乱的思绪,此时更是没有办法理清一个思路,“不,我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詹姆斯只能这样低声呢喃着,不知道应该如何为自己辩解,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平复雨果的怒火,只能是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

    “我不知道你过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想寻求我的宽恕,我可以告诉你,我已经不在意了;但如果你希望我能够做出更多的举动,抱歉,我没有办法。”雨果认为,他已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了最好,他没有办法也没有必要付出更多。

    詹姆斯不由缩了缩肩膀,呆呆地站在原地,蠕动着嘴巴,但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惶恐不安的视线甚至不敢去看雨果,含糊不清地试图解释着,“我身上的钱全部都花光了,汽车旅馆的钱都付不出来,我是偷跑出来的……我,我也不知道还能够去哪里……我没有地方落脚,也……不知道……”

    雨果觉得太阳穴在隐隐作痛,他忍不住闭上眼睛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努力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为什么来找我?为什么是我?”

    詹姆斯偷偷抬起头,瞥了雨果一眼,低声说到,“因为我在洛杉矶只认识你。”

    雨果只觉得胸口一闷,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甚至无法分辨自己到底是愤怒还是无奈,亦或者是可笑。上下打量了一番可怜兮兮的詹姆斯,但最后还是移开了视线,想着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处理眼前这个迷途少年。

    “嘎吱”,汽车轮胎的刹车声吸引了雨果的注意力,慌乱之中,他只是下意识顺着声音看了过去,车子都还没有完全听闻,就看到一个穿着湛蓝色西装的身影慌乱地走下车,“雨果……”

    雨果看到眼前的男人,原本混乱的思绪就更加乱作了一团,“雨果,我们需要谈谈。”来人开口说到,这让雨果狠狠地搓了搓脸,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颇为无奈地说到,“艾伦,好久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