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瘟疫的战争历史

    对一种生物感染,然后控制它的行为,是瘟疫真菌的新反击方式,最开始,脑经常去寻找一些较为强大的生物,不过那并不是很好找,敌军依旧慢慢地在摧毁着它所占领的地盘。

    这个和瘟疫真菌战争的生物种族,琳暂时称其为‘亚特种群’,并没什么特别的意思,但琳觉得它们可能和印加虫群有关系,按照‘脑’的记忆来看,‘亚特种群’的能力和印加虫群非常的相似,但它们的族群习性有些不一样……

    因为被感染的生物是有限的,强大的生物更是稀少,为了对付‘亚特种群’,脑想出了一个新计划,将那些被感染的生物组合到一起。

    这个就叫做‘瘟疫之首’计划,其实这是琳起的名字。

    脑试图将一些巨大的生物组合成一个生物,然后再以硬化的菌丝包裹起来,用于作战,这时脑发现它难以指挥太多的被感染生物,于是它特地感染了一些生物,用于传播信息使用,于是真菌领主就这么诞生了……

    许多被感染的生物在五座岛附近的深海之下被制造成瘟疫之首,脑的原定计划是将它们制造成一种庞大无比,体型如……飞龙一般的生物。 脑的计划没有成功,亚特种群已经打到了瘟疫五岛附近,几乎所有的瘟疫之首都基本还是在未完成品的状态,脑将它们藏到了岛屿之中。

    面对疯狂的亚特种群,脑几乎没有办法,但就在最后的防线瓦解之前,它发现它能够感染并且控制亚特种群的兵种。

    它那时还是第一次试验这种事情,之前它都是杀掉这些兵种,于是它立刻大量地控制起亚特种群。让它们开始‘自相残杀’,以这种控制方式,脑慢慢地取得了优势,亚特种群依靠吞噬别的生物来增强自身,但它们找不到免疫真菌感染脑部的生物。

    瘟疫真菌通常是通过将菌尘大量扩散,一般先是感染亚特种群的食物,让它们吃下后感染。有时则能直接感染部队,对不同的兵种有着不同的方式,因为每次都能感染相当大量,瘟疫真菌甚至等于把敌军转化了为自己的部队。 在发现这件事后,脑就想着要去感染亚特种群的首脑,以此来结束战斗,很快的它就通过分析信号等方式来确认了亚特种群的首脑位置。

    当最初发现目标位置时,它准备了一支队伍去偷袭目标,亚特种群实际上也和脑一样,发现了瘟疫真菌有脑作为指挥者。于是它们的首脑想出了一种偷袭的方式去摧毁这个脑。

    瘟疫真菌的脑发现了亚特种群的偷袭,它立刻聚集部队进行防守,同时它躲藏进了海底洞穴之内。

    双方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对对方展开偷袭,然而,瘟疫真菌的脑先成功了,它用大量的菌尘成功地感染了亚特种群的脑……

    ………………

    记忆到这里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不过有些断断续续的内容。

    痛苦,控制,战斗。反应……杀杀杀杀杀……胜利……偷袭……重生,分裂,增长,战斗……诅咒……死亡………

    ‘诅咒’?这是什么东西?看到这个记忆时,琳的思绪中第一次冒出了这个词,这个词感觉很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词?

    接下来记忆似乎到达了终点。不如说脑里的这块区域没有再被用来记录了,但是琳可以知道它们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真菌的脑控制了亚特种群的脑,不过对方的脑可能因为过于强大,反倒影响了瘟疫真菌的脑。让它感受到痛苦,可能就像是被脑袋虫的脑波影响一样的效果,亚特种群的脑可能通过此发送了大量的信号导致瘟疫真菌的脑无法承受,记忆部分也应该是在这时受到了损害。

    不过瘟疫真菌最终承受住痛苦,成功的杀死了亚特种群的脑,然后彻底屠杀了亚特种群的所有部队,兵种,琳见到的那大量的残骸就应该是那次屠杀留下来的痕迹……

    到此为止,瘟疫真菌可以说是胜利了。

    但是亚特种群脑还并没有彻底的死亡,它似乎用某种方法在瘟疫真菌的脑上‘重生’了。

    应该是亚特种群的偷袭部队也成功偷袭了瘟疫真菌的脑,它们利用这种方法在上面重生,琳觉得是亚特种群的偷袭兵种里有携带卵或者能产生脑的某种东西,这个兵种成功地把卵放在了瘟疫真菌的脑上,随即就增长出一个新的脑……然后,这个增长的脑开始与瘟疫真菌的脑互相争夺控制权。

    这两个脑开始了互相的战争,琳认为它们开始只是互相用免疫细胞攻击,到后面甚至发展成了生产小型部队互相攻击。

    在互相的战斗过程之中,双方的部队也开始疯狂残杀,

    在战争的途中,瘟疫真菌显然处于弱势,它的脑大部分区域都被关闭了,它可以说是在慢慢地被对方给吞噬……

    甚至,亚特种群的脑给它下达了……‘诅咒’?

    琳发现瘟疫真菌的最后一点记忆有提示,所有的瘟疫真菌在海中生活的能力受到了这个诅咒的影响,似乎是失去了在海中的过滤能力,使得瘟疫真菌在海中开始完全死亡。

    而当时瘟疫真菌的脑可能当时位于没有水的海底洞穴,所以没有受到什么特别的影响。

    而亚特种群的部队也在战争之中死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失去了脑的指挥,也可能慢慢地走向了灭绝。

    ……这就是所谓的同归于尽么?

    但奇妙的是,失去了脑之后,瘟疫真菌依旧能不断地在岛屿上生长,继续的活下去……

    瘟疫五岛上巨量的真菌怪和瘟疫之首也是原来脑为了对付亚特种群而储备的,虽然后面还没有发挥作用,战争就结束了。

    在战争结束之后,两个脑就一直都在海底洞穴争斗下去,亚特种群可以说是被瘟疫真菌给灭绝了,但它们的脑没完全死亡,而是用最后的偷袭试图控制或者杀死瘟疫真菌的脑……

    瘟疫真菌表现出的种种‘间歇性智力’,肯定是和这里的脑有关,这个脑还在不断地放出信号,偶尔它能成功地影响这些部队,使得它们的智力获得提升。

    不过这些部队只是受到了信息影响而提升智力,却不懂得回去救脑,这点有些奇怪。

    瘟疫之首原来只是未完成品,难怪长的那么奇怪……不过琳发现一个记忆片段有提示实际上有一个完成品,但这个完成品在哪却没有相关的信息。

    琳的进攻可能唤醒了这些在‘沉睡’的部队,使得它们开始展开反击,它们本身应该还是有一些智力的,会有基本的战斗反应,但是没什么战术能力。

    原来如此,它们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历史呢。

    这主要是因为瘟疫真菌的脑把记忆都清晰地储藏在一个区域,倒不像别的物种那样分散而模糊,所以琳才能读取的比较完整,当然其中还有一些不完整的细节。

    像是它们如何把自身石化的目前还未得知,瘟疫真菌的脑可能活了有几千年了,或者更长,包括两个脑互相战斗的时间,实际上它当初的扩展速度并没现在那么快,传播能力也没那么强,更倾向于感染物种战斗,而现在的真菌完全依靠自身增长,控制物种只是偶然的行为……

    它们可能原来就是类似真菌的物种,但如何进化出脑还是个谜。

    而且记忆中似乎没有有关于之前那次海中灾难的信息,难道它们没有受到影响么?

    那些古鱿对脑的崇拜的确是因为它不断地释放出信息然后影响了它们……在发现它们的历史时,琳也学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也许以后利用的上。

    那么说的话,现在只需要炸掉这个脑的话,也许就能让瘟疫真菌的军队停止行动了?

    的确应该这么做呢,不管它们活了多久,以前经历了什么,现在都应该结束了,瘟疫将会被终结。

    接下来琳让探钻者再探索了一遍那一大一小的两个脑,确保没有什么遗漏的问题,那些关闭的区域也没有储藏更多的记忆的样子,其他的区域大概是用于思考或者指挥之类的别的用途,这些比较大的脑将这些区域分的很详细,不像通常的生物那样比较散,所以才难读取通常生物的记忆。

    等等……这个是什么东西?

    琳的探钻者在脑的搜索过程之中,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是一个……奇特物体。

    它在脑袋的血管之中漂浮着,但和周围的细胞都不相似,它模样……琳很熟悉。

    ……这是观察者的结晶……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感谢~伟大虚无~的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