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培诚闻言喜上眉梢,收起玄色迷雾旗,看着血冥教~意地笑道:“现在该找个地方给你们解万毒噬心之苦了。<>”

    血冥教祖已经把无相玄毒魔功练到第八重,姚厉等七人最差的也已经练到第五重,可以说都是饱经万毒噬心之苦,想起来就不寒而,对此魔功真是又爱又怕。他们也曾费尽无数心思想解此苦,只是任他们绞尽脑汁也是枉然。

    如今听李培诚说得此随意,显是有绝对把握,饶是血冥教祖等人早已达泰山崩顶不变色,此时心儿还是不争气地剧烈跳动了起来。

    “还请上仙指路。”血冥教祖收起高傲的神态,很是恭谦地说道。

    李培诚略一沉吟,道:“便去彩霞山脉的玄毒阴眼处,那里最是清净。”

    血冥教祖等人:是知晓彩霞山脉有玄毒阴眼,只是李培诚说那里最是清净却听得他们一脸诧异。那等地方,毒物聚集横行,就算血冥教祖自恃毒功盖世,到了那里也得悠着点,却又哪里来的清净。

    唯有温吉一脸释然,现在毒阴眼所在的山谷,哪个毒物不识他李培诚,避都唯恐不及,又哪敢来骚扰他老人家,而那山谷除了那些毒物,又有哪个不要命的人敢去那种鬼地方,实在是再清净不过了。

    “听上仙的吩,便去彩霞山脉。”血冥教祖道。

    李培诚哈哈一笑,架起云,带着腾武和温吉三人朝浮霞仙岛的彩霞山脉飞去。

    血祖等人见状也急忙踏着那团黑雾所凝聚的云团紧跟其后,只是如今气势收敛了许多,那云团远远看去不过只是一寻常的乌云而已。

    两队人马一前后很快便到了玄毒阴眼所在地上空。李培诚手指被数千丈浓浓云霞所笼罩地下方:“这里便是了。”

    说着把万幻。幻翠宝塔缓缓转动。宝塔底座地九宫八卦玄阵绽放出重重玄光。垂挂下一道道紫金气流。将李培诚四人给围了起来。

    血冥教祖、姚厉还有沈魁三人倒是丝毫不惧此剧毒云霞。相反此云霞对与他们乃是好东西。但对于王平等五人而言此云霞之毒就有些过了急忙运转无相玄毒魔功。

    李培诚瞥了血冥教祖等人一眼。手一扬。一道玄光射向血冥教祖。道:“物归原主。”

    血冥教祖急忙接过无相玄毒幡。喜道:“多谢上仙。”

    说完把无相玄毒幡一展。幡旗猎猎作响。随风一卷。把血冥教祖连同其余七人都卷入幡下。然后紧跟李培诚穿过数千丈地云霞。飞临湖泊上空。

    那座原本盘踞着万魔兽的岛屿李培诚一走便空了下来,此时已被一群五阶魔兽给鸠占鹊巢了。

    那群五阶魔兽远远看到空中一朵祥云降下,祥云上有道翠光冲天而起,定睛一看刻吓得四处逃窜,转眼间岛屿上空无一兽看得血冥教祖八人目瞪口呆,他们还尚是第一次看到以凶残横行仙界的魔兽竟也有如此四处逃窜的时候。

    李培诚按下云头落在岛屿上,血冥教祖把无相玄毒幡一收,八人现出真身也飘落岛屿之上。

    众人降落之后,李培诚给众人好好检查过体内情况之后,这才一一仔细地给众人下符篆禁制。因为血冥教祖、姚厉和沈魁三人毒功高深自然也是中毒很深,李培诚颇耗了些心思力气至替血冥教祖下符印时还输入了一道混沌元气。

    下完符印之后,血冥教祖等人终于完全信服。不过李培诚素来小心谨慎冥教祖等人都是行事乖张桀骜的魔教之辈,而且还从未深交过故还给他们下了生死符。

    血冥教祖等人倒也光棍,对此举并没存丝毫不满之意。后来李培诚才知道,在仙界素来有这规矩,像一些妖仙若是被什么大仙收了坐骑,不仅下禁制,而且没主子命令就得保持着本体模样连变成人形都不成。至于魔教中人把活生生的仙人抽魂取魄炼制法宝都不是什么新鲜之事,更别说区区下符控制手下了。

    下过生死符之后,李培诚向血冥教祖要了完整的无相玄毒魔功,又向血冥教祖等人还有腾武和赵卓二人交代一番,便打发他们各回府邸。自己则捧着那无相玄毒魔功继续留在岛上,细细琢磨以便想通此魔功之后再以神念传神方式送入到那六百条翠兰龙大脑之内,温吉则留在岛上听命行事。

    忐忑不安的虚仑真君见到腾武和赵卓安然返回却不见李培诚和温吉二人,真是又惊又喜,急忙询问具体情况,但腾武和赵卓二人却三缄其口,不透半点口风。

    虚仑

    敢逼问,只好作罢,好在血冥教祖等人已经退去,:个安心。

    三十日之后,李培诚终把无相玄毒魔功给琢磨透,以神念传神之法将此魔功传给六百条翠兰龙。翠兰龙得了完整的无相玄毒魔功,竟一马平川地修炼到第五重,功力精深不少,有少数几条翠兰龙竟隐隐有突破中品金仙之境的迹象。

    李培诚大喜,把它们留在岛上修炼,以便能借助玄毒阴眼起到事半功倍之效,并留下命令可伺机在彩霞山脉捕食猎物进补。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这才带着温吉回到威武将军府。

    李培诚回到威武将军府没两日,**仙君也终于从从昊天仙城赶回**仙岛,又马不停蹄地领着空明和仲凌二人再次亲临浮霞仙岛。

    这次李培诚倒没摆什么架子,亲自在威武将军府大门口迎接了**仙君,也没让空明和仲凌二人回避。

    “听说前段时间冥教祖领着七位毒王趁本仙君不在之时来犯浮霞仙岛,后被仙友引了开去,不知最后结果如何?”双方分宾主落座之后,**仙君问道。

    李培诚大言不惭地笑道:“冥教祖虽是厉害,却又如何奈何得了本仙,自是被本仙给打发回天煞仙岛了。”

    **仙君自不信李培诚有此等厉害本事,但李培诚终究是安然而返,这一点至少说明李培诚的实力就算不如血冥教祖,也绝对相差不了多少。。

    **仙君没继续追问去,免得李培诚下不了台,反倒哈哈笑了起来,起身朝李培诚抱拳道:“云湖仙友果然神通广大,此趟你我联手必能击杀血冥教祖,救万千生灵免遭残害,报仙帝栽培之恩。”

    仲也起身抱拳道:“云湖仙友神通如此广大,仲凌自愧不如。”

    就连一向高傲空明天君也起身抱拳夸了几句,只是语气却太过生硬,让人一听便知言不由衷。

    李培诚也不点破,哈哈笑着却之恭,落在**仙君等人眼里难免有狂傲自大之嫌,再一联想上一次李培诚傲慢的态度。

    **仙君和仲凌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喜色。狂傲自大之辈比起城府深沉阴险之辈,收拾算计起来自然容易多了。

    **仙君心中大大笃定,把茶杯一搁,神态威严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落在李培诚的身上,沉声道:“云湖还不快快上前来受领天君官印!”

    说着手中多了一块四四方方,金光灿灿的天君官印,其上雕刻着一头白虎,其下篆刻着云湖天君四字。

    李培诚并没有表现出该有的恭敬,而是哈哈笑着上前取过官印,然后大大咧咧地朝**仙君拱拱手道:“多谢**仙君。”

    空明见状,脸色阴冷地喝道:“云湖,此乃仙帝所赐天君官印,怎可不跪地受领,而且你我如今都是仙君帐下天君,面见仙君时要自称下官,绝不可无礼。”

    李培诚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之意,冷哼道:“本仙素来散漫惯了,若真这般麻烦,这天君不做也罢。”

    **仙君怕李培诚撂担子不干,急忙瞪了空明一眼,道:“空明不可对云湖天君无礼,云湖天君神通广大,今后必在仙界大放异彩,如今不过暂时屈居本仙君帐下而已,岂可以常理论?”

    空明猛地一惊,这才知晓自己差点坏了大事,急忙朝李培诚拱手请罪,心里却暗暗冷笑,等收拾了血冥教祖之后,就由不得你猖狂了。

    李培诚见好便收,打了个哈哈,道:“不知道仙君准备何时收拾血冥教祖?”

    **仙君略一沉吟,双目杀机闪烁地道:“本君赶赴昊天城为云湖天君讨要官衔时,便已下令抽调各岛精锐天兵天将百万汇聚**仙岛,不日便能备齐人马,到时我们便从**仙岛出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兵天煞仙岛,将万毒教连根拔起。”

    说到这里**仙君顿了一下,目中杀机尽去,笑看着李培诚继续道:“哈哈,到时万毒教那两百一十个仙岛就要有劳云湖天君打理了。”

    李培诚心知肚明地笑道:“本天君必不负仙君重托。”

    十日之后,浩浩荡荡的百万大军从**仙岛出发,一路直奔天煞仙岛,半途不做丝毫停留。

    大军急行了近三十日,终于远远看到了如璀璨星辰悬挂仙空中的天煞仙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