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大战莲花老祖 (上)

    净浑雄的真元沿着火云枪滚滚涌入李培诚的体内,一紫府之内,被九大元神快速地吸收走,一部分通过全身穴道泻洪一般奔涌入肉身之中。

    李培诚已经很久没感受到过这种实力快速暴涨的感觉,但此时此刻他却没有半点喜悦之情,反倒暗叹一声,若不是此趟敌人太过强大,他绝不会走这条捷径,毕竟他的天劫是最不可预知的,也无人能帮助他。

    这究竟是福是祸,谁也不知道。

    倒是火云枪因为猛然经受大乘期元神的淬炼,隐隐又厉害上一些,这点让李培诚心中暗自高兴一下。

    大乘期高手的真元何等磅礴浩大,不过转眼间,李培诚已经感觉到了全身传来的熟悉膨胀感,同时天上也似乎隐隐有什么难以言明的威严压顶而下,而此时青颜浑雄真元仍然奔涌而入。

    李培诚心中一惊,知道自己再肆无忌惮地吸收真元,恐怕天劫会立马降临,急忙朝自己身上打了九道法符,又迅如闪电地抽枪而出,把早已经差不多死透的青颜随手扔入金丝小袋中。

    可怜的青颜,贵为莲花教长老,曾经多么的威风,本以为此次得晋大乘期,又恰逢老祖宗下凡,以为马上要得道成仙,却没想到死了还要被毒蛇分而食之。

    李培诚这边发生的事情并无法逃过莲花老祖的感知,此时他真可谓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

    他乃是货真价实的金仙之体,只因此趟是奉命买通当值的巡天将军得以私自下凡,不敢解开身上禁制,以免被仙界发现,这才不能发挥出他真正的实力。饶是如此,他也是厉害至极,虽是一时拿不下葛古、苍浩、金琳三人,但不过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且他自己说起来乃是以大人之身使出小孩子的力气,轻松得很,这等程度的对战,就算斗上个八年十年对他来说也没什么。而葛古三人却是多坚持一分,真元法力就枯竭一分,不出一刻恐怕就要任莲花老祖宰割了。

    可万万没想到,李培诚竟然当着他老人家地面杀了他的徒孙青颜,这不是狮子头上动土是什么?更可气的是偏生他有一身法力苦与无法施展出来,鞭长莫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培诚一枪击杀了青颜。

    此子应该就是什么炎黄宗地云湖了。果然有些厉害!莲花老祖气归气。心中还是有些惊讶与李培诚地强大。双目杀机一闪。已然动了浓浓杀意。

    哼。莲花老祖冷哼一声。张嘴又喷出一道金光。乃是一把金光飞剑。

    飞剑尖啸着。带起浓烈地杀气。化为漫天剑影。朝三人击杀而去。

    莲花老祖终于不顾金仙脸面。面对区区三位小辈。祭出两件贴身法宝。准备尽快收拾掉葛古三人。然后再把李培诚拿下。否则以炎黄宗与林家联合起来地实力。莲花教并不见得能获胜。至不济。林朝剑等人已有了逃路地资本。到时恐怕就要绣篮打水一场空。

    莲花老祖飞剑一出。葛古三人立刻岌岌可危。若不是葛古木系法术神奇无比。苦苦支撑着。恐怕三人早已经落败而亡了。

    李培诚手握火云枪。头顶盘着一青一红两条巨龙。双目神光电闪。早已把周身战场上地情况收入眼中。

    只见朱啸天在愤怒之下,用黄色三角旗护住周身,把方天画戟使唤得漫天寒芒闪烁,气劲激荡。面对狂怒的朱啸天,已经身带伤势地林朝剑节节败退,几乎没有任何反手之力,若朱啸天执意要杀他的话,估计只在片刻之间。好在此时小赤一击得手,立马化为一道红芒,尖啸着杀向朱啸天,这才使得形势稍微有些好转。

    另外一边,林朝庆和林云羽都已经身受重伤,二人合力激战怒气冲天的韩柏广,形势同样极不乐观,已经被韩柏广击杀得披头散发,挥汗如雨。

    李培诚微皱眉头正准备出手助战,猛地感觉到远处冲天而起一股绝强地杀气,心神一震,急忙朝远处望去,只见一道耀眼到了极点的金光巨剑从天击下,苍浩老道的八棱紫金锤被此剑一击撞飞,金光巨剑继续击下。

    苍浩老道见状怒吼一声,急忙把头一缩,把后背拱起,现出了数亩方圆,上面纵横交错古朴厚实的龟甲。

    金琳见状俏脸变色,追魂剑在空中划过一道寒光,朝金光巨剑迎头而去。

    锵一声巨响!追魂剑应声跌落,寒光涣散,金琳更是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脸如金纸。

    金光巨剑击落追魂剑之后,余势尤存,竟再次发出尖啸之声,直直而下,尖锐地剑锋与龟甲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声。鲜血散落天空,苍浩老道一路嘴中狂喷鲜血而坠,瞬间受了重伤。

    “桀桀,竟是上等龟甲,老祖我刚好缺少一件上好防御法宝,这龟甲正合适。”莲花老祖阴恻恻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使得本就阴森的天地更添阴森寒冷之意。

    莲花老祖说着宽袖一甩

    犹如实质的真元法力如长索一般朝往下跌落的苍浩老去。

    葛古两眼射出悲愤之色,但此时他被铜钟压住,微微一动就会落入钟内,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却是根本动弹不得。

    金琳虽是受了伤,仍然尖啸一声,拚了命地祭起已经黯淡无光地追魂剑朝莲花老祖刺杀而去。

    金琳能在如此危急时刻,冷静地施展围魏救赵之计,可见她实乃天生战场上的杀将,奈何这莲花老祖乃是金仙之躯,虽是施展不出真正地实力,但控宝却是自如到了骇人地步,每一次随意出击都是大乘期全力而为的威力。

    他见金琳攻击而来,冷哼一声,金光巨剑立刻如虹而至,随意一击,便把追魂剑给再次击飞。

    金琳不过渡劫中期,同苍浩老道二人在旁干扰,助葛古一臂之力尚可,又如何挡得住接连两次相当于大乘期高手全力一击呢?

    鲜血再次从金琳嘴中狂喷而出,身子如苍浩老道一样直挺挺地往下跌落,再无一战之力。。

    莲花老祖脸上露出狰狞地冷笑,目中朝金琳娇美的身子射去一丝色迷迷地神色,另外一只宽袖也是一甩,立刻又一道真元法力凝聚而成的长索脱手而出,朝金琳诱人的身子席卷而去。

    李培诚两眼射出骇然目光,他虽是知道莲花老祖厉害无比,但认为以葛古堪比大乘期地实际战斗力,总也能抵挡片刻。却万万没想到莲花老祖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就算有苍浩老道和金琳二人相助,仍然远不是他的对手。

    转眼间,竟是两人要立马落入他的魔手之中。

    李培诚此时哪还来得及深思,怒吼一声,再也顾不得林朝剑等人,人枪合一,转眼间化为一点暗红光芒朝莲花老祖激射而去。

    只可惜正如刚才莲花老祖鞭长莫及一样,此时李培诚也是鞭长莫及,等他火云枪爆起团团枪芒赶到时,苍浩老道和金琳已经落入莲花老祖之手,紧闭双目,脸如金纸,横卧在五色莲台上,

    李培诚刚刚晋级渡劫期时,曾找过林朝剑比武,当初真元法力对抗上稍逊一些,但若合肉身之力,稳胜林朝剑。如今数十年过去,他刚才又吸收了青颜大半的真元,差点要引来第一次天劫,真元法力可以说已达大乘期之境,若再合上肉身之力,其实力在这一界已经达到了惊世骇俗,无敌之境了。

    李培诚如今飞驰电掣而来,含怒而来,火云枪当空朝稳如泰山一般盘坐的莲花老祖刺去,枪未至,一股惊人的气劲已经当胸袭去,更可怕的这股气劲带着杀气地冰冷,又带着火云枪以及李培诚本身至阳至火的炙热,一股气劲带着一冷一热两股截然不同的性质,又有如如此威势。

    饶是莲花老祖自恃在这一界无人能伤得了他,仍然是心中暗惊,神色重起来,金光巨剑立刻金光大放,呼啸着朝李培诚迎面击杀而去。

    李培诚见状,毫不退缩,双目反倒射出说不尽地狠劲。他就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人的力道能比得过自己真元肉身合并之力。

    不知道为何,莲花老祖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不过他马上又暗自自嘲,这一界再强大地修真者又能强大到哪里去呢?

    锵一声巨响!

    半空中爆起团团火花,对撞引起的强大气劲猛地朝四周冲了出去,刮起阵阵狂风。

    莲花老祖身子一颤,脸色微变,这一枪竟有万钧之力,比起他金光巨剑的力道还要猛上两分,金光巨剑挡不住李培诚如此强势一击,竟是急退里许。

    李培诚一招得手,已经确信这莲花老祖虽然厉害无比,但力道却是不如自己。

    丈二火云枪立时如滚滚怒流施展开来,一击接着一击朝金光巨剑攻击而去,攻击一波猛过一波,源源不绝,逼得金光巨剑连连后退,竟是挡不住。

    莲花老祖的眼光自然不是叶天南能比,也知道这一界真元法力地巅峰在哪个位置,自是立刻明白过来,李培诚真正厉害之处必是在肉身。

    这个推测让莲花老祖几乎差点要以为李培诚也是仙人下凡了。要知道这等强大的肉身,在仙界正常来讲也是要达到他这等下品金仙左右的境界方才能拥有,也就是说,李培诚现在的肉身跟莲花老祖的肉身差不多强大。

    莲花老祖脸色终于完全变了,再也无法稳坐五色莲台,心中怎么也想不通一位下界的修真者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大地肉身,同时心里更是郁闷得要死,现在他只能依靠自己强大的法宝,这一界无人能比地控宝本领来取胜了,只是要想杀李培诚,恐怕也得像李培诚一样借用肉身之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