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袭杀

    鹤上面迎风而立两人,两人神色平静得如冰冷石雕。

    一人手中握木剑,木剑青光闪闪,一面带着无穷无尽的生机,一面带着浓浓的死亡气息,给人无比矛盾却又似乎很是和谐的怪异感觉。

    另外一人手握丈二长枪,枪身暗红古朴,但枪尖却是森冷无比,锋芒逼人。

    此鹤还未至,又有呼呼龙卷风从远处刮来,卷起漫天沙石,那龙卷风夹带着浓浓的云雾,云雾中可隐见巨龙张牙舞爪。

    绝强的杀意,冲天的气势随着一鹤七龙急速而来,席卷了整个天地。

    莲花老祖终于猛然变了脸色,两眼精光暴射,一道黄光冲顶而出,随之浑厚洪亮无比的钟声蓦然间响彻天地。

    那黄光在天空一晃,乃是一巨大无比的铜钟,铜钟夹带着无可比拟的声势,呼啸着就朝李培诚和葛古当头罩来。

    葛古从小赤身上飞掠而起,手中枯松木剑脱飞而出,绽放出万丈青光,蓦然间本是惨烈无比,阴风煞煞,早已经成了人间地狱的天地中冒出了一股生气,这股生气无限蔓延。

    嗡一声巨响,木剑带着青光横档住了铜钟漆黑不见底的巨大洞口。

    葛古立感如被巨山给压在了下面,全身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仿若要碎了开来,嘴角有一丝鲜血流了下来,染红了雪白的胡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受此巨大压力猛击。葛古紫府内地翠绿小树枝叶抖动。猛地爆发出无限翠光。浓浓地生机在紫府内蔓延开来。一瞬间。葛古浑身体表隐隐有绿光浮现。那绿光带着无限生命地气息。快速地修复滋润着葛古受到重击地身子。

    仅此一击。练有神功。一身修为又几臻大乘期地葛古就受了伤。可见莲花老祖是何等厉害。葛古心中不禁震惊无比。心底升起一抹阴影。知道此次大战恐怕凶险无比。

    小黑等一众炎黄宗弟子见大长老一击就已隐见受伤。心中更是震惊。早已有苍浩老道同金琳从小黑身上飞掠而下。一人祭了八棱紫金锤。一人祭了追魂剑。朝那如山一样地巨大铜钟呼啸攻击而去。

    葛古等人暗自震惊。莲花老祖心中更是吃惊。他虽说因为受限制无法发挥出金仙地实力。但以他金仙地身份。随便一击都是大乘期巅峰地攻击力。更别说他这铜钟是极好地天级仙器。又经他数万年地温养淬炼。不仅与他心神相通。如臂使指。威力更是凶猛无比。妙用无穷。按他地想法。葛古不过是渡劫后期地修士。竟敢硬接自己一击。真可以说螳螂挡车。不自量力。必是一击即溃。不死也要脱成皮。没想到竟是挡住了自己一击。看情况竟还能支撑得住。

    心中不禁一怒。暗暗觉得大丢脸面。那铜钟再次响起洪亮钟声。声声敲在葛古心头。震得他浑身血气动荡。鲜血再次从嘴角边流淌而出。随着钟声敲响。黑漆漆地铜钟口子无限放大。似若要把天地都给吞噬进去。

    葛古脸色大变。他虽是厉害。枯松木剑也是厉害无比。但此时已经有些不支。暗暗叫苦不已。知道再如此下去。不要说枯松木剑挡不住铜钟。就连他自己都要被此钟给罩了进去。正在此时。两道紫光一道银光激射而至。狠狠地轰击在了铜钟之上。

    嗡!嗡!嗡!

    三声洪亮的铜钟声几乎同时响起,回荡天地。

    苍浩老道一身修为已经极为逼近渡劫后期,又兼有霸下血统,这一击力道刚猛有力无比,而金琳虽然稍弱,但手中法宝乃是仙器级的追魂剑,此剑至阴至寒,她这一击却是阴寒无比。

    两股力道一刚一柔,一阴一阳,饶是莲花老祖厉害无比,也是微微变了脸色。

    趁此机会,葛古立马大喝一声,心中默运法诀,体内青翠小树猛地光芒再起。浓浓的木系法力从飞龙山脉冲天而起,凝聚成一股股犹若实质地绿色藤条,然后朝铜钟的底下探伸而来,转眼间织结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网,堪堪挡住了铜钟下落的趋势。

    葛古暗中松了一口气,庆幸此处乃灵山灵脉,林木茂密,木系法力绵绵不绝,否则就算有苍浩、金琳二人相助,恐怕片刻间就要落败身亡。

    葛古一按约定安排出力挡住莲花老祖,李培诚的心神就完全屏去所有杂念,进入前所未有的寂静,灵台清明无比。

    他地目标只有青颜一人!

    李培诚要出其不意迅如闪电地击杀掉对方一位大乘期高手!

    小赤载着李培诚继续以闪电般的速度往前冲刺,带起阵阵热浪。

    这一切道来繁琐,实际上不过只是电光石火间地事情。

    青颜正暗自庆幸林云羽失去了耐性,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林云羽的绝地反击,准备等他如虹气势消磨尽之后,快速拿下此子,在莲花老祖面前立下功

    他欢心。

    没想到,突然间有股强大地杀气,随着汹涌而至的热流冲奔而来,更可怕地是,这股热流中还隐藏着一点尖锐凌厉到极点的寒气,破空疾至。

    饶是青颜平生历经大小战斗无数,久经生死考验,此时猛然间察觉到敌方竟有如此强大可怕的强援,也是惊得差点心神失守。

    闪念间,他完全明白过来了,一直沉稳冷静得近乎可怕的林云羽为何突然变得如此疯狂。

    只可笑自己,还以为大功将立,却未想到早入了对方圈套。

    各种念头不过只在脑子里一闪即逝,青颜怒叱一声,金光大印光芒大盛,如巨山一般稳稳压住林云羽疯狂的攻击,接着那三色莲台瞬间放大,爆发出道道三色霞光,护住了他的后背。

    几乎在青颜感受到两股强大的杀气从背后袭击而来的同时,朱啸天等人也感受到异常。

    林朝剑和林朝庆兄弟两精神为之一震,而朱啸天和韩柏广二人心随之一沉,暗呼不妙。

    好个朱啸天,怒吼一声,方天画戟带着数百丈的寒芒从天劈落而下。。

    锵一声巨响,竟把林朝剑的湛卢巨剑给击飞,本已经有些不支的林朝剑元神顿时大震,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口而出。

    朱啸天一招得手,方天画戟立刻掉转方向,幻化出满天戟影,一束束劲锐的气流,在空中互相激撞,带起一阵阵的狂风。几乎同时,他张嘴一喷,一道黄光从他嘴中射出,黄光一射出来,朝天铺张开来,猎猎作响,乃是一面三角黄色旗子。

    黄色旗子一铺张来,立时金光万道,瑞气千条,护住朱啸天的周身。

    林朝剑也是厉害人物,见朱啸天猛然全力击杀自己,立刻明白过来他想拦截李培诚和小赤,湛卢巨剑被一戟击退,他竟是任由它去,不做乘机攻击朱啸天之想,不顾一切地全力祭了火龙护心镜,火龙护心镜立时化为一条飞龙如影随行朝方天画戟追去。

    就在朱啸天与林朝剑两人拚命而为时,韩柏广也大喝一声,银色剑光暴射,带起一道剑气长虹,竟是当机立断舍了林朝庆,直接朝李培诚和小赤迎头刺杀而去。

    眼看柳暗花明又一村,林朝庆这个老狐狸自然不会任由韩柏广抽手拦杀李培诚二人,怒吼一声,飞剑光芒大盛,尖啸着朝韩柏广刺杀而去。

    只是林朝庆毕竟不是林朝剑,实力就连林云羽都不如,若不然韩柏广又何以敢毅然舍他而攻李培诚和小赤?

    韩柏广见林朝庆怒刺而来,双目寒芒一闪,冷哼一声,早已祭出了圆盾形防御法宝。

    锵一声巨响,林朝庆的飞剑狠狠刺中盾牌,爆**点火星,韩柏广安然无恙,只是飞剑去势出现了几乎不可察觉的一顿,反倒是林朝庆闷哼一声,被反震得血气翻腾。

    一戟一剑一前一后攻击而来,李培诚眼前寒芒点点,寒芒之后还有耀眼的火光,那是林朝剑火龙护心镜所幻化出来的火龙。

    眼见一戟一剑马上攻到,李培诚的脸色依然冷如铁铸,丝毫不为所动,小赤在没有李培诚任何指示下,不敢有丝毫停顿,眼见两道寒芒激射而来,仍然凶猛地按直线路线往前冲杀。

    他心里明白,此趟能否成功袭杀一位大乘期高手,关键在的是速度。

    让人措手不及的速度!

    一声高亢的龙吟响彻天地,呼地一声,火龙猛地飞掠过方天画戟,横亘在方天画戟之前,挡住了它的去路。

    朱啸天脸色猛地一变,而李培诚嘴角则终于扯动了一下,勾起一抹隐晦的冷笑。

    轰一声巨响,火龙被方天画戟拦腰砍断,显出了黯淡无光的护心镜丢溜溜地往下飞落,方天画戟也终于力竭,眼见一道红光呼啸着从身边疾飞而过,却再无力往前攻击,错过了拦截李培诚的最好机会。

    噗!鲜血从林朝剑口中狂喷而出,他的脸色立刻苍白如纸,这回林朝剑终于受了重伤,一粒回灵丹立刻激射入他的嘴中,入喉既化。

    几乎在火龙被方天画戟拦腰劈断的同时,又一声高亢的龙吟响彻天地,一条火龙从李培诚的胸口冲了出来,扬起高傲的龙头,迎头朝韩柏广的银色飞剑张开了血盘大口。

    朱啸天果然名不虚传,若是宗主刚才忍不住提前出手对付那方天画戟,恐怕去势必要受挫,再无法一气呵成,如今这银色飞剑由火龙护心镜应付应该足矣,念头在小赤的脑海里一闪即逝,载着李培诚,青颜终于进入了他们击杀的最佳范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