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天外来人

    提李培诚被隆重地迎接入龙啸宫城,且说众人在龙啸寒暄之后,众人便都散了去,只剩下林朝剑、林云羽还有林文肖三人陪同,不曾离去。

    “老弟今日亲来龙啸宫城不知有何要事?”林朝剑含笑问道。

    李培诚笑着指了指林文肖,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林老和林兄都不过问文肖的终身大事,唯有我这个做师父的来提了。”

    林朝剑父子两讪讪地笑了笑,他们还真没关心过林文肖这个问题,只是隐约还记得两百多年前林文茂为了李家长孙女之事跟林文肖争风吃醋过,差点引起了一场大风波,心里暗暗感叹李培诚这个师父对自己这个孙子(儿子)真是疼爱。

    林朝剑面带嫉妒地道:“怪不得文肖跟你这个师父特亲,我和他父亲想留他在林家多呆段日子都不肯。”

    李培诚哈哈一笑,道:“林老这事情可就想错了,你们留不住他那是因为九州山有他心系之人在等他。”

    “咦,文肖不是喜欢那个李茗卓的长孙女吗?叫什么来着?”林朝剑有些惊讶。

    “父亲,那女子叫李书瑶。”林云羽插话道。

    “对,对就叫李书瑶,怎么,文肖心中莫非另有所欢不成?”林朝剑好奇问道。

    不要说林朝剑这样的人物就连林云羽也是不会花心思去关注李家孙女这个小角色的,况且当初李培诚收李书瑶为徒一点都不张扬,林文肖向来不会提起宗门内的事情,到现在林朝剑和林云羽竟是不知道李培诚已收了李书瑶为徒。

    “爷爷、父亲。如今李书瑶是文肖地师妹。”林文肖略微有些尴尬地解释道。

    “原来如此。”

    林朝剑和林云羽这才明白过来。两人都感激地看了李培诚一眼。以他们地智慧自是不难看透李培诚招李书瑶为徒地用心。

    “不知道林老和林兄对此门亲事可有什么意见?”李培诚微笑问道。

    “没意见。今日我便做主挑些聘礼。等哪日老弟方便了。还要劳烦你帮忙说个媒。提个亲。”林朝剑笑道。

    李培诚自是应承了下来。喜得林文肖眉开眼笑地。又变成一副傻乎乎地样子。气得林朝剑笑骂他没出息。

    四人正说需备些什么礼物方好时,有人报聂家家主聂成岳来访。

    李培诚心里暗笑,这聂成岳倒是比较性急地。

    “聂老头没事来我林家做什么?”林朝剑与林云羽同时微微皱了下眉头,别有深意地看了李培诚一眼,颇有询问之意。

    李培诚笑了笑,道:“你们见了他之后自便知晓了,我最好还是不与他碰面,免得他抹不开脸。”

    说完便让林文肖带他先去念云宫,说等会还有件重要的事情需与林云羽夫妻商量。

    因聂成岳身份非同小可,乃是与林朝剑同一辈的人物,林云羽虽接任了家主之位,李培诚离去之后,林朝剑还是陪同着他接见了聂成岳。

    一阵寒暄,聂成岳说明来意之后,林朝剑父子方知是怎么一回事,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倒还真有些怕炎黄宗不肯揭过这段梁子,弄得计都星腥风血雨,到时其他几家必是人心惊慌,暗中不满。而他们林家却是注定要站在炎黄宗这边,只是其他几家平时虽是竞争对手,又何尝没有交情,真要因与炎黄宗争斗而落个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心里却也不见得就会舒服。

    如今听聂成岳这么一说,倒也是皆大欢喜,心中暗自叹服李培诚有大肚量,乃真正有道高人。

    聂成岳走了之后,林朝剑父子一同到了念云宫,然后把拟定的礼单递与李培诚。李培诚目光一扫,见礼单上罗列地乃是两件接近仙器级的防御法宝,五块元灵石,还有两粒上等丹药。暗暗点头,这些东西全都是针对李茗卓渡劫需用的礼单,看来林朝剑父子是真心想替文肖定下这门亲事,同时还是有些担心林文肖地身份问题,否则一个李家孙女又何需这么贵重的聘礼。

    “老弟你看这礼单可使得?”林朝剑问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道:“应该差不多了,他李家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再说我这做师父的总也有些做主的权力不是?”

    林朝剑笑了笑,道:“那倒也是。你看是否等开了阁老会之后,你与云羽就动身把这亲事给提了?”

    李培诚笑道:“正有此意。”

    林朝剑等人向李培诚道了谢,这才问起李培诚有何重要之事商量。

    李培诚叫文肖去把他母亲念云请来,这才取出了浑体青鳞,头长两角,早已是蛟龙之身的翠兰蛟。

    “此乃蛟龙,一身修为早已到了开灵智,化身为真正巨龙之境,怎生却还是这般模样?”林朝剑见多识广,目光犀利,立刻惊讶道。

    林云羽同念云也是面露惊讶之色,唯有林文肖联想到灵虬长老等的真身,隐隐猜到了点,脸上情不自禁露出惊喜和感激之色。

    “此蛟龙还未开灵智时便被我用特殊手段给封印住并烙印入炼化丹药和吐纳养气之法,日日以丹药喂养,直至今日方才有了这般修为。”李培诚解释道。

    “老弟此恩,叫为兄和你嫂子如何报答方好!”林云羽立马就明白过来李培诚的用心良苦,拉着念云激动地要跪下来拜谢。

    急得李培诚赶紧拉着他们二人,笑道:“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只要林兄和嫂子不介意那便好。”

    “极好,极好!”不待林云羽说话,念云早已经抢着说道。

    这巨龙之身比起她以前那肉身要强过许多,不仅今生有了得道成仙的希望,而且龙自古以来便是被人誉为上古神兽,倒也不会再有人嚼舌说她是妖孽了。

    “老弟,你算是彻底了了我地一桩心事。如今可好念云因祸得福,不仅有了肉身还是巨龙之身,渡劫条件都比常人胜上一些。”林朝剑感叹道,脸上露出说不出的喜悦之情。

    “父亲!”林云羽和念云同声动情地叫道,这才知道林朝剑对昔日逼得念云失了肉身还在耿耿于怀。。

    林朝剑呵呵一笑,道:“不提此事,不提此事,念云精心准备一下,便夺舍了此蛟龙,不要辜负了培诚的一番苦心。”

    众人都纷纷凝神屏气,唯有李培诚仍然是一脸轻松。

    念云的元神比起灵虬等人强大了不少,因此夺舍时对翠兰蛟破坏程度强了不少,念云虽是小心翼翼,这翠兰蛟比起以前那几条也是强大了一些,仍是轰地一声,化为满地血肉,没有夺舍成功。

    众人一脸土色,念云更是万念俱灰得落下了眼泪,没想到李培诚却又拿出一条翠兰蛟

    :“不碍事,小弟早有准备。这次嫂子轻车熟有意外了。”

    众人这才转忧为喜,也不多说感激之言,让念云好生平静心态,再做夺舍。

    果如李培诚所言,这次夺舍顺顺当当再没出意外。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大大欢喜,李培诚也不例外,他豢养的雌翠兰蛟只剩两条了,真要再出意外,事情就有些悬乎。

    助文肖母亲成功夺舍之后,李培诚便打道回府,说好等阁老会之后再亲上云泽山给文肖做媒提亲。

    过不了几日,就有代表着计都星最高权力机构的阁老会差人来送请帖,邀请李培诚参加阁老会。

    阁老会上,李培诚亲自与聂成岳击掌立誓,往日恩怨一笔勾销,炎黄宗不追究聂家昔日进犯云断山脉之事,聂家也绝不提为聂凤报仇之事。

    炎黄宗此举安了众人地心,认为炎黄宗无争霸计都星的想法,一切都是叶家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各家都纷纷向炎黄宗示好,在李家家主李茗卓地提议下,李培诚名正言顺地成为了阁老,预示着炎黄宗已经取代了叶家的位置,成为计都星另外一个不可争议地超强势力。

    阁老会后,李培诚携手林云羽,带着林文肖亲上云泽山脉替林文肖提亲。为了林文肖的亲事,也算是看在徒弟李书瑶的面子上,李培诚为此次亲事特意以师父地身份替林文肖也备了分聘礼。这聘礼乃是两粒改进过的补元丹和回灵丹,这两种丹药都是万春丹级地丹药,对李茗卓渡劫之事相助极大。

    说起来,李茗卓渡第三次天劫乃是合三家之力了。

    那李茗卓虽然有些在意林文肖妖怪血脉,但林文肖年纪轻轻却眼看着就要渡第二次天劫,只要他不是睁眼瞎,就知道林文肖的前途不可限量。又见如今计都星最炙手可热地两大势力的掌舵人亲来提亲,那礼单也是让他心底抓狂,哪还有什么意见,巴不得李家多生几个像李书瑶这样地孙女。

    亲事定下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林家便为林文肖举行了盛大婚礼。

    李培诚为了迎亲之事,还真的特意为林文肖炼制了一朵七彩祥云,让他驾此祥云迎娶李书瑶,感动得李书瑶都流泪哭了。

    林李两家结为亲家,而这对新人又都是李培诚地得意门人。

    林家与炎黄宗暗地里本就是生死与共的关系,倒没什么,李家家主却是精明地利用这层关系大力拉拢李家与如今计都星势力最强大的两家关系。尤其是当李茗卓发现自己的孙女不仅修为突飞猛进,竟然还拥有仙器时,对炎黄宗更是另眼相看,暗暗庆幸当初让孙女投入炎黄宗,又结了林家这门亲事。

    炎黄宗自此之后,也不再特意韬光养晦。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武当商行出售的法宝变得总类齐全,唯有丹药,除非有特殊需要,才会放出一些高档次的丹药兑换急需药材,否则仍然只是大量出售一些培元固本等适用普通修真者使用的丹药。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风平浪静,炎黄宗以稳健的速度在发展壮大。

    聂成岳最终渡劫没有成功,不过庆幸地是霸枪聂士龙渡劫成功,成为了渡劫后期修士,使得聂家没有立马衰落下去。不过聂成岳一去,聂家终究还是大不如前。

    距离上次大战没多少年,葛古终于成功炼制出了渡厄紫金丹。此丹一出,炎黄宗渡劫期高手终于迎来了大幅度提升修为的希望,也终于让李培诚大大松了一口气。

    最新迎来第一次天劫的是苍浩老道,接下来是青羽真人、林文肖。他们渡天劫时,李培诚都全程陪同,只是仍旧无法参悟出天劫的真正奥秘。

    他们三人渡过第一次天劫之后,炎黄宗有数年内没人渡天劫,倒是有不少长老护法窥得了天劫玄机,成为渡劫期高手。而这期间孙信品夫妇还有杜美玲等人终于飞迁到计都星。杜美玲、兰小雪还有邓婕三人的加入,使得武当商行又多了三个出谋画策地能人。

    炎黄宗除了武当商行名声越来越大之外,炎黄宗内长老护法因为甚少出九州山仙界,就算出来也几乎没什么人认识,故炎黄宗的渡劫期高手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外面却是根本不知道。

    除了仍然坚持不刻意去修炼真元法力,这些年李培诚在其他方面都很刻苦,包括丹道他也开始花些心思去钻研,虽然这方面不如日益变得深不可测地葛古,但名师出高徒,在葛古悉心传授下,倒也勉强算得上一位炼丹大家。

    这一日,天高云淡,风和日丽。

    一朵祥云从云断山脉上悠然飘过,祥云上面站着两人,男的虽谈不上英俊,但淡然出尘,朴实干净,看起来很让人舒服。女地身材高挑,容貌艳美,眉宇间隐隐带着一股英气,使得她看起来更加动人。

    这二人正是李培诚和孙晓宣,此次出门乃是因孙晓萱也到了渡劫之日,正赶赴上次无极魔君挑中的那个星球渡天劫。

    --------------------------------分割线----------------------------------------

    缥缈浩瀚地夜空,繁星点点。

    突然夜空起了巨大的波动,接着猛然虚空裂开了条缝,那缝开得越来越大,有千万道金光从那裂缝中射了出来。

    猛然间天地一亮,一道金光闪闪的人影从那道裂缝中如幽灵般闪了出来。

    这人长得英俊妖异无比,双目深邃如夜空,光芒如闪电,一头银发。

    此人一出来之后,他身后的那道裂缝就慢慢合了起来,而他身上的金光也渐渐收敛了起来,最后点滴不剩,唯有一身金光霞衣在夜空下隐隐闪烁着好看的光芒。

    此人虚立空中,目光环视周围一圈,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陶醉的样子,然后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那笑声透着无穷无尽的岁月沧桑,又透着一股被压制了许久的狂妄。

    许久笑声才在虚空中消失,而后这人如流星划过夜空,也消失在漫漫太空之中。

    夜空依旧缥缈浩瀚,繁星点点,谁也不知道这无垠的石矶星系多了这么一个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