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独行

    第六百二十七章  独行

    出了九州山仙境,众人想想得李培诚授道,修为提升指日可望,又想想极品灵器,还有丹药,怎么都难掩内心的亢奋。  尤其是清远老道到现在还是浮想翩翩,一旦李培诚真的能替他炼制出仙器,第一次天劫几乎不用再操什么心了,更别说还有极品灵器级防御法宝,上等丹药。

    众人渐渐远离九州山仙境,正想告辞而去,清远老道却面露难色地捋着白须,道:“此趟云湖宗主与我等有大恩自是不消老夫多说,就单凭炼器一事,若是换了请四大家族或者两大门派的高手炼制,我们也得出巨资,更别说请云湖宗主这等宗师级人物亲自出马了。  如今我们就这样走了,似乎于情于理都是大大不妥啊。  ”

    “清远兄所言极是有理,只是像云湖宗主这等人物岂会看上我们的东西。  说实话,若不是他老人家胸襟宽广,义薄云天,就以我们大家的面子又哪里请得动他亲自为我们炼制法宝呢?其余的就更不消说了。  ”绿瞳老祖点头说道,同样也面临难色,现在他才真正感觉到自己这样的一方霸主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

    众人闻言都连连点头,十分赞同他的说法。  李培诚在他们眼里如今已经是完全等同于四大家主两大掌门级的人物,以他们的面子确实再多的钱财也难请动他们亲自出手炼制。

    清远老道苦笑道:“这正是老夫为难之处,否则老夫刚才在四海宫就提出此事了。  终究怕唐突了他老人家,落了俗。  不过刚才老夫细细一思想,若没有云湖宗主大义相助,天劫这一关老夫是绝对过不了了,命都没了,再多的天才地宝又有何用?老夫平时杀人虽然从不眨眼,但若这等大恩不能报答一二。  恐怕卧榻难安,怎么说也要表示表示。  宗主老人家不需要。  他那些徒子徒孙总也是需要地。  ”

    司徒南点头附和道:“清远兄这话说得有理,炎黄宗上下门人也有数千,开支也是极大,若不然他们也无需开矿脉,开商行了。  ”

    众人闻言也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绿瞳老祖等人一走,李培诚就言出必行地闭门帮他们炼制贴身法宝,倒是丝毫不知道千里赤血山某处高空。  那些雄霸一方的霸主此时竟为给他送礼之事发愁。

    第二日,绿瞳老祖等人果真亲自将昨日所言的药材送来九州山仙境,不仅如此,而且他们个个还带来了大量的天才地宝,那些天才地宝都是他们积攒了大半辈子的好东西。  平时就连最宠爱的门人弟子都舍不得赏赐,这次却至少带来了一大半,只留了一部分做为救急和撑门面用。

    因为李培诚闭门帮他们炼制法宝,接待工作自然落在了青羽长老身上。  无极魔君在身边陪同。  青羽这老狐狸看到一堆堆堆积如山的药材和珍贵矿石,心里早就恨不得大手一挥让门人弟子把这些天才地宝统统给搬到藏宝库中。  但这老狐狸愣是两眼都不眨一下,把拂尘搭在手臂上,连连竖单掌行礼拒绝好意。

    那份高风亮节,那份飘逸仙风,那份坚决。  看得连绿瞳老祖这些刀口舔血,跌打滚爬了数千年地老奸雄都分不清是真是假,暗地里竟被青羽真人风范所折服,暗暗感叹强将手下无弱兵,也只有像云湖宗主这样的人物方能培养出如此人物。

    倒是无极魔君这魔头狗改不了吃屎,看着满地地天才地宝,两眼发绿,心里直叫唤,乖乖,这么多上好的天才地宝。  估计这些老家伙把老底都掏出来了!宗主厉害。  实在厉害啊!这么一会儿功夫竟是把十八万里云断山脉所有上等天才地宝收刮了个遍,不。  不是收刮,是他们心甘情愿地送上门来的!

    不过绿瞳老祖等都是一方霸主,既已把东西送上门来又岂有收回去之礼,况且这次也是他们平生第一次真心实意想尽办法送礼。  众人态度竟是出奇的坚决,好一阵推让后,青羽真人这才勉为其难地收了下来。…。

    等绿瞳老祖等人离开后,青羽真人这才两眼发绿地看着眼前一堆堆的天才地宝,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咬上几口。

    这么多好东西,可以炼制多少法宝,多少丹药,可以换购到多少仙石啊,可以培养多少门人弟子!

    晶莹剔透的口水终于从青羽真人的嘴角流了出来,然后滴落到他白花花地胡须上面,看得无极魔君好一阵佩服,心想,这家伙真是真人不露相啊!连清远老道这些老家伙都被骗得团团转。  对了,莫非宗主早就算到这点,才如此大方?难不成宗主大人真是这样道貌岸然的高手?

    罪过,罪过!这个想法不可以,不应该有!

    两年之后,炼器殿。

    终于大功告成了!李培诚长长舒了口气,两眼精光闪闪地看着地下排成两行,共二八十六件法宝。

    这十六件法宝,一半攻击法宝一半防御型法宝,件件都至少是极品灵器级法宝,尤其第一件璇光尺,浑体翠绿欲滴,竟很难看到一点紫色杂光,而且还隐隐发散着丝丝仙气,竟是仙器级法宝。

    为了炼制这十六件法宝,李培诚这次还真是下了大力气,不仅闭门专心炼制两年时间,而且期间更是为了炼制这些法宝服用了数粒上等丹药,吸干数十块紫氲石补充真元,这才支撑了过来。

    啧啧!好法宝啊,好法宝,十八万里云断山脉一方霸主穷其一生凑齐的好东西果然非同寻常。  李培诚把地上的法宝一件件拿起来,轻轻抚摸着。  饶是他如今财大气粗,贵为一门之主,一代炼器宗师也是免不了心动不已。

    许久李培诚才把地上的十六件法宝一一收入储物戒,出了炼器殿。

    出了炼器殿后,自然先找到青羽真人了解一番情况。  从他口中知道了清远老道等人在他闭门炼器地第二天就送来了大量天才地宝,心中自是好一阵高兴。  毕竟,炎黄宗跟那些传统大门派大世家比起来。  家底还是薄了许多,天才地宝自然是越多越好。

    在翠竹轩过了几日温馨的家庭生活。  又亲自开坛布道数日之后,李培诚终于决定离开九州山仙境,四处游历,一来为了历练探险,探索宇宙奥秘,二来自然是为了寻访如梦下落。

    把青羽等众长老护法叫齐四海宫,一阵嘱咐。  然后又从白筠仙子那里支取了不少仙石备用,李培诚终于离开盘踞了近两百年的九州山仙境。

    出了九州山仙境,立在祥云法宝之上,李培诚眺望无边无垠地碧蓝天空,又俯瞰连绵起伏,一望无际的苍莽山脉,颇有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豪情壮志在心头。

    这次出行。  李培诚没有什么特别的目地地,说起来算是走到哪里算哪里,困了,累了就回归老巢。

    李培诚立在祥云上,四处扫视,嘴角不知不觉中浮起一丝颇有自嘲意味的苦笑。  说起来到计都星有近两百年,他最熟悉地只是千里赤血山,就连这十八万里云断山脉大部分地方他都没去过,更别说计都星其他地方了。

    先把那十六件法宝一一给那些老家伙送过去,既可游历一番十八万里云断山脉,也可顺便看看他们的老巢究竟在哪里,免得连隔壁邻居住哪里都不知道,李培诚心里暗道。  于是稍微辨别了下方向,先朝黑崖宗所在的麒麟峰而去,这条路他倒是轻车熟路的。

    一路飞行。  天上不时有修真者从旁边飞过。  比起李培诚刚来的时候似乎更为频繁一些。  不过李培诚就一百多年前在荒芜山一战大大露了一次脸,而且那次敢亲赴决战现场的基本上都是计都星有些实力和来头的人物。  倒不是随便一只阿猫阿狗就敢去地,再加上那战之后李培诚一直销声匿迹。  这一路飞行,竟没有人认出这位一袭古朴青衣,黑发飞拂的年青人就是十八万里云断山脉真正的霸主。

    远远地看到麒麟峰在阳光下高耸入云,雄伟壮丽,不时有实力强大地修真者进进出出,显然这一百多年黑崖宗地发展速度非常迅猛。…。

    黑崖宗不像炎黄宗有厉害的大阵护山,随便派两个弟子在山门口一守就成,而是有专门地巡山卫队,日夜持刀剑枪戟,威风凛凛地在麒麟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巡逻,以免有不长眼的东西擅闯黑崖宗重地。

    见李培诚一袭古朴青衣,独自往麒麟峰而来,早有一队身披明晃晃铠甲地卫队迎上来,那为首身材魁梧的头目刚想开口盘问,目光冷不丁扫过李培诚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身子不禁猛地一颤,神情立刻恭敬了起来。  看得后面的卫兵暗自嘀咕不已,这十八万里云断山脉有头有脸的人我们哪个不认识,这小子看起来面生得很,不知道陈头领为何如此紧张。

    “小的黑崖宗巡山弟子陈凯拜见云湖宗主!”陈凯也就是那位头领急忙上前抱拳迎接,态度十分恭敬。

    那些跟班地闻言,无不面露骇色。  如今这十八万里云断山脉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炎黄宗宗主云湖乃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是云断山脉的守护神,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位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年青人。

    众人心里惊骇万分,纷纷战战兢兢地上前拜见。

    李培诚淡淡一笑,扫了那陈凯一眼,道:“本宗有事求见司徒兄,劳烦陈道友通报一声。  ”

    陈凯哪敢怠慢,急忙派了得力助手入山禀告,自己则小心翼翼地陪着李培诚往麒麟峰山门口飞去。

    “陈道友一眼就认出本宗,莫非见过本宗?”李培诚边走边问道。

    陈凯急忙回道:“宗主上次来麒麟峰时,刚好那天也是小的巡逻。  ”

    李培诚扭头看了陈凯一眼。  果然有些眼熟。

    原来如此,我说呢,怎么黑崖宗随便出来一人就认识我!李培诚恍然大悟。

    李培诚不过刚到黑崖宗山门口,麒麟峰上空就飘荡而下声声悠扬地钟声,有三个人影从麒麟峰巅飞掠而下,为首者正是高大魁梧的司徒南,他的身后还跟着副宗主慕容昇和梁卜。

    司徒南远远看到李培诚。  就连连抱拳打招呼,等到了跟前。  更是丝毫不顾有门人弟子在旁,神情恭敬地邀请李培诚入山门。

    到了宫殿内,分宾主就坐后,两人一阵寒暄,李培诚取出了一把虎头大刀和一件雕刻着巨龙的金色盾牌。

    虎头大刀刀身古朴无华,但刀刃锋利异常,透着股刺骨的森冷。  那盾牌金光内敛。  巨龙却栩栩如生,似欲腾空而去,蕴藏着无穷力量。

    司徒南两眼猛地一亮,看着苦等了两年地贴身法宝竟有口干舌燥地感觉。

    “幸不负重托,这是祭炼方法!”李培诚说着把虎头大刀、金龙盾还有记载着祭炼方法地玉简一并交给了司徒南。

    司徒南喜不自禁地接过来,也顾不得丢了形象,手握住虎头大刀,一种既熟悉又陌生地感觉立刻沿着刀柄传到手臂然后蔓延到全身。  血脉贲张,似乎突然间司徒南觉得内心最原始地男人血性被点燃了。

    司徒南几乎一瞬间就深深爱上了这把重新加工过的虎头大刀,还未祭炼,他就已经感到这把刀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威力胜过以前多多。

    “你以前温养此刀的印记本宗并没有磨灭,只要你按着本宗给的祭炼方法祭炼。  当很快就能像以前一样使唤此刀。  ”李培诚微笑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握着此刀我有种熟悉的感觉,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他如此做肯定要多费很多心思……司徒南闻言浑身一震,目露惊骇感激之色,脑子里一时间闪过无数想法。

    “如今物归原主,本宗这就告辞,只是还务必请司徒兄不要宣扬此事。  ”李培诚起身朝司徒南还有慕容昇、梁卜抱了抱拳说道。

    武当商行到现在出售地法宝最高档的也不过上品法宝,像司徒南这样的人物岂会不明白炎黄宗不想大张旗鼓,李培诚这话其实是说给慕容昇和梁卜听的。  免得他们不知道轻重传了出去。

    司徒南自然连连称是。  然后起身亲自送李培诚下山,到了山门口。  司徒南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忍不住问道:“云湖宗主,不知道清远兄那件璇光尺炼制得如何?”…。

    李培诚仰天哈哈一笑,飘然离去。

    “仙器!”山门口,司徒南耳鼓里响起李培诚的声音,浑身一震,两眼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敬佩和羡慕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目光。

    过了麒麟山脉是天煞门的青远山脉,天煞门随着无极魔君的归附,早已经彻彻底底成了炎黄宗地附属势力。  这十八万里云断山脉李培诚最熟悉的除了千里赤血山也就是这青远山脉了,故没做任何停留继续往前飞行。

    出了青远山脉,便是紫清宫的势力范围紫云山脉。

    紫清宫是十八万里云断山脉最不张扬,也是人数最少的一股势力,门内弟子八成以上是女弟子,宫主紫易仙子是位看起来很是端庄高贵的中年女子,修为合体后期巅峰。

    按此表面看起来紫清宫当是十八万里云断山脉势力最弱的一股,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就连她地隔壁邻居天煞门也轻易不会招惹紫清宫,因为紫清宫门人弟子的团结程度是整个云断山脉最出名的,而且门人弟子人数虽少,但走的却是精英路线。

    李培诚脑子里闪过一些有关紫清宫的资料,深邃的双目闪过精光俯视下方峰峦迭起,支脉丛生的苍莽山脉,唇角不禁逸出一丝苦笑。  莽莽大山中,要寻找紫清宫所在的灵兰谷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培诚正准备按下云头,找个人问下路,听到后方传来洪亮的声音。

    “紫清宫五十年才开山门招收男弟子,等到了那里你可一定要机灵一点,胆子大一些。  ”

    巧了!李培诚闻言心中暗喜,急忙转身向后方望去。

    只见不远处有一男一女正御剑飞来,修为倒也不算低,男地有出窍初期,女地已经有出窍中期了。  那女的长得眉清目秀,身材娇小,不失为一位美女。  那男子长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地,身材魁梧程度竟不下小黑。

    那清秀女子此时正对那男子唠唠叨叨,洪亮的声音竟是出自她那樱桃小嘴,委实把李培诚吓了一跳。

    正有些发愣间,那魁梧男子看到了李培诚,脸上竟飞过一朵红云,神情有些腼腆尴尬,低声叫了声:“姐!”

    显然他觉得被他姐姐这样念叨,被外人看到很没面子。

    声音竟是出奇的细柔,实在让李培诚无法想象一个大男人竟有这么细柔的声音。

    这时那女子也看到了李培诚站在祥云上看着他们,显然在等他们,这才又低声嘟哝了一句,闭上了嘴。

    两人转眼飞近,李培诚向两人抱了抱拳,装作没听到刚才两人对话,免得那男子尴尬,问道:“不知道两位可知道灵兰谷怎么走?”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