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回家

    曾经因为林朝剑的离去,林氏山庄被紧张不安气氛牢牢笼罩着,现在因为林朝剑的回归,整座林氏山庄沉默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像一座巨大古城一样的林氏山庄彻底***了,完全被欢乐的气氛笼罩。繁华的古外城街道上挤满狂喜的林氏族人,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鞭炮声震耳欲聋,欢乐的笑声飘荡在城池上空。

    龙啸宫城内,此时虽然不像外城那样疯狂,但那些家教良好,修为颇高的林家高层子弟家里也是鼓乐喧天,歌舞不绝。

    林家本来在计都星就是实力超绝的一方势力,如今因为林朝剑晋级大乘期,林家将彻底成为凌驾其余势力之上的超强存在。在计都星已经没有任何势力敢轻易招惹林家,就算石矶星系有资格招惹林家的也是寥寥无几。

    林朝剑的回归是林家发展史中的一个里程碑。

    龙啸宫殿内,林朝剑面带微笑高坐大殿之上,林云羽手握龙杖坐与他的身边。

    下面就坐的都是林氏家族中的重要人物,此时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林朝剑深邃如夜空的双目光最后停在了林文肖的脸上,那目光中带着近乎溺爱的光芒。

    “文肖你坐到文茂前面去!”林朝剑慈祥地说道。

    不少人都微微变了脸色,因为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已令所有人都感觉到林文肖的身份在发生急剧地变化。

    他再不是什么被排斥在外的妖女之子,而是林氏家族文字辈子弟中首选家主继承人。

    如果说之前林朝庆、林朝峰占着自己乃是林家长老的身份还敢提出一些反对意见。但现在林朝剑在林家已经成为了像神一样的存在,况且之前林朝剑出发就提过,以后任谁也不能再提林文肖血统的问题。现在就算给他们十万个胆子,也不敢去拂逆林朝剑的龙鳞。

    林文茂曾经虽然恃宠骄纵,但还不是缺心眼的人,此时他哪会不清楚林朝庆两位爷爷反对或许得来是怒斥,而他若敢支支吾吾,表现出一点反对意见,恐怕立马就要被打断

    他太清楚他的爷爷了,一旦冷酷无情起来。\*\\就如他的三叔一样,敢用血吟剑指着林家长辈,更别说他这个区区的孙儿了。

    林文茂客客气气地起身把位置让给了林文肖,而他自己则挨着林文肖坐下,个中滋味真是难以言明。

    早知道此劫爷爷能安然渡了。如今却让这小子得了爷爷地大宠,林文茂心里无比懊丧地想道。

    他却不知道,真正让林朝剑安然渡过此劫的是李培诚。若换成是他去,林文肖没去,李培诚还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林老头吗?

    林文肖坐与文字辈子弟首位之后,林朝剑的目光再次缓缓扫过众人。说了这次家族会议的第二件事,“从今之后,文肖师父李培诚便是林家大恩人,若让老夫知道谁敢再对他不敬…….”

    林朝剑脸上的微笑渐渐收敛了起来,目光变得如刀剑般冰冷凌厉。

    “逐出林家!”四个冷冰冰,不带丝毫感情的字从林朝剑地嘴巴里蹦了出来。

    众人闻言目中都流露出震惊之色,虽隐隐觉得林朝剑这个惊天决定必与渡劫之事有关,却怎么也想不通李培诚又如何能帮得上忙,若仅仅是因为帮忙淬炼枫壤石的事情,绝不可能值得林朝剑下这个命令。\\*\\\

    但林朝剑身上那大乘期高手浩瀚无垠的威严压迫。那冰冷不容任何人反对的铁脸,所有人只能把这个疑惑深深藏入内心底,只管记住一点。李培诚这个人惹不得。

    整个大殿只有林云羽父子知道为何林朝剑下这道命令,因为没有李培诚就没有现在的林朝剑。

    众人不一的反应一一落入双目,他心里暗暗摇头,这帮不知道好歹的家伙,还以为老夫在护着李培诚,却不知道老夫这是为你们好,哼,那人岂是你们可以得罪得起的!

    警告过林家众人之后,林朝剑身上隐隐散出让人感到彻骨冰冷的杀气,耳边回荡起回来路上李培诚说过的话。

    “从今日开始。只要是叶家的人招惹我们林家。都给老夫狠狠地反击回去,不用怕惹麻烦!”林朝剑冷声说道。脑海里不禁浮现林三那张阴沉的马脸。直到李培诚告诉他那批黑衣人是莲花教的人,而且还从凌天山脉出发时被他无意中发现,林朝剑才发现此叛徒眉宇间竟与叶天南有些相似。\*\\

    叶天南,你这个棋子摆得好狠好深。哼,不过老夫命不该绝,现在老夫倒要看看你叶家凭什么跟林家斗,倒要看看莲花教敢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全力插足计都星,林朝剑双目寒芒电闪,心里暗自发天南派人参与破坏了?”笑面虎林朝庆微眯着眼睛问道,两道冷厉的锐光从他半眯的眼睛中射了出来。

    “不仅参与了,而且老夫若猜得不错,其余几家参与地人也都是他提供的消息!”林朝剑冷声道。

    “哼,叶家自以为有莲花教撑着,气焰嚣张,一直想凌上,成为计都星霸主。当初大哥渡劫在即,我们还要忌惮他几分。如今大哥安然回归,我们就好好陪他们玩一玩。”林朝庆阴冷道,半眯双目中的锐光越发冰冷凌厉。

    凌天山脉,无穷无尽地暴戾气息从叶天南的身上奔涌而出,须发皆直。长袍狂动,整个人如绝世凶魔一般,早没了世家家主的高贵风范。

    他地身前战战兢兢跪着一黑衣人。

    “传令下去,告诫所有叶家的人不准轻易招惹林家的人!”许久叶天南冷冰冰地道。\\*\

    “遵命”黑衣人如释重负,急忙退去。

    “好一个林朝剑,竟然让你渡过了天劫!”叶天南仰望天空,嘴里喃喃道,双目兀自闪烁着不信的目光。

    除了叶天南,在同一天,计都星一直关注着林家动静的其余大势力都收到了同样的消息。并且也都下了跟叶天南同样的命令。

    李培诚并没有因为救了林朝剑之命而在林家露脸接受人们地欢呼,而是悄然回到念云宫,然后带上了柳芷芸和孙晓萱两人回九州山仙境。。

    此趟林朝剑渡劫,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地性命。若剑渡劫成功乃是因为他李培诚之故,那些派去的人大部分人也死与他之手。那些强大势力就算顾忌林家不会光明正大地去攻打炎黄宗,恐怕必也会千方百计要灭炎黄宗而后快。更可怕地是。到目前为止,他们真正知道的下手势力只有叶家和莲花教,其余却是丝毫不知。

    我在明,敌在暗,李培诚可不会愚蠢到为了露一时之脸而成为众人箭靶。

    也正因为如此,没有收服到一人。李培诚却也丝毫不觉得遗憾,这些人真要收服过来,李培诚也不敢把他们用在云断山脉,无非再派往地球而

    白云悠悠,李培诚此时正不时深情地左右看看娇滴滴的两位妻子,仿若隔世。

    此次天劫之战看似收获极大,不仅肉身强悍程度达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而且怀里还揣着近百名合体期修士随身携带的财富。但李培诚心里清楚得很,若不是最后灵机一动冒险想到用天雷把那暴戾的真元给锤炼掉,恐怕他现在就算不爆体而亡。就算不被林三等人杀死,也早已经走火入魔神?”柳芷芸轻声问道。

    柳芷芸和孙晓宣两人并不知道在过去地一个月,李培诚已经在鬼门关面前来回走了好几趟。因为李培诚怕她们担有告诉她们自己远赴渡劫之地的事情。

    这一个月,柳芷芸和孙晓宣一直在忙碌着天柱仙市商店之事,不仅落实了商店装修之事,两人还在念云的陪同下煞有其事地做了市场调查,整理了一大堆的数据,看得念云暗暗瞠目结舌,不明白开家商店竟还有这么多讲究。

    “没什么,只是有些想早点到九州山。”李培诚微笑道。

    这话倒是不假,李培诚体内的庞杂真元虽然被转化得七七八八,但终究还是有一部分滞留在经脉紫府之内。李培诚已经吃过一次苦头。可不想让这些庞杂的真元影响到自己今后地修炼。得尽快回九州山把这些真元给淬炼掉。

    柳芷芸白了李培诚一眼,娇声道:“既然想早点回到九州山。你还这么慢腾腾地

    李培诚嘿嘿笑了笑,道:“可是难得有两位美人相陪,别人求都求不来…….”

    “好了,少给我贫嘴,快走。”柳芷芸这么聪明的人岂会不知道李培诚不会无的放矢,横了李培诚一眼,催道。

    李培诚这才哈哈一笑,左拥右抱,催动着白云法宝急速往九州山仙境而去。

    九州山,四海宫大殿之

    哗啦啦,李培诚从储物戒中抖出一大堆法宝,堆积如山是低于上品灵器等级的,至少有二十件是极品灵器。

    那绚丽耀眼的光芒晃得众长老的眼眼发痛,偏生又舍不得从这堆法宝上挪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