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既然你地鼠妖族有此本事,为何不自己挖掘?”苍浩老道疑惑地问道。

    令狐楚苦笑道:“我们自然想挖掘,但一旦挖掘难免要惊动地面修士。我们地鼠妖族虽然人数有三百二十一人,堪称千里赤血山脉最大的妖族。但大多是乌合之众,素来积弱。若被他人发现,无非替他人做嫁衣罢了!”

    李培诚本想问那你今日为何又要说,不过这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很显然士为知己者死,刚才自己那番举动已经折服令狐楚了,再问就显得多余虚假。

    想到这里,李培诚神色严肃地道:“你且道来,哪里有珍贵矿产,本宗算你大功一件,开发出来之后,决不会亏待你地鼠妖族!”

    这话若是出自赤血老祖之口,令狐楚肯定不信,他肯定会把所有一扫而空,连口汤也不会给他们地鼠妖族留下。但出自李培诚之口,令狐楚却不知为何深信不疑。

    “宗主请过目,此玉简中记载着千里赤血山还有周边一些地带的矿脉详情。”令狐楚双手捧着一块玉简,躬身道。李培诚手一扬,玉简飞起落入他的手中,神念随即扫过玉简。

    这一看,李培诚不禁大大动容。

    玉简之中详细记录了千里赤血山地底矿脉情况,有一很小型的紫氲石矿脉。位置在隔赤血峰百里开外的青云峰下,是血衣门的直隶辖地,目前为止还没人发现。两大中型碧霞石矿脉,其中一条矿脉就在赤血峰周围,已被血衣门占领,血衣门能在赤血山脉屹立数百年不倒。有一部分原因便是有这条矿脉源源不断地提供能量石。另外一条却没被人发现,就在九州山百里开外的一无主地带。除此三条上等能量石矿脉外,还有数条中小型的琥梦石矿脉,都已经被人占领了。

    除这些能量石矿脉外,在地鼠妖族的元蜀山与程家堡的程家山之间的数十里峡谷底地还隐藏有一条紫金铜矿脉。这紫金铜乃是炼器用地上好材料,经提炼后可炼制出灵器级法宝。

    别看李培诚和青羽等人一出手至少就是上品以上灵器。那是因为李培诚乃是炼器大师,手中有少量珍贵材料,才勉强配备数件,事实上整个炎黄宗配备上品灵器以上的没几人。

    而其他修士自然没有青羽和苍浩老道这等好运气。有炼器大师亲自为他们精心炼制法宝。而且还倒贴材料。也正因为如此青羽真人和苍浩老道在两个月前占尽了法宝优势。逼得血魂、血鬼两大长老祭性命攸关地歹毒法宝。由此可见灵器法宝哪怕在以炼器闻名地计都星也都是珍贵无比。就算令狐楚这样地一族之长也是翻箱倒柜。才忍痛在林轩阁买了件中品灵器。其他族人大部分都是配备法器。少数人才有资格配备下品灵器。

    这紫金铜矿是炼制灵器级法宝地矿材。若落入炎黄宗这样一个有炼器大师坐镇地门派。可发挥地作用可想而知。

    赤血山脉还有两条寻常地玄铁矿。不过都已经被人占了。

    除了赤血山脉地矿藏有详细地标注。赤血山脉周边近两千里也有些矿脉被模糊地标注了出来。

    李培诚越看心里越是震惊。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小小地地鼠妖族来投靠竟然会带来这么大财富。

    李培诚看过之后。又将玉简递给青羽真人和苍浩老道观看。自己则坐在位置上。手指习惯性地叩动着把手。整个人陷入了沉思中。

    这是一笔绝不算小的财富,至少对于目前的炎黄宗而言绝对不算是一笔小财富。

    青羽真人和苍浩老道看了之后,先是大大惊喜。接着同李培诚一样也陷入了沉思。

    毫无疑问令狐楚带来的是天大地好消息,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很显然冲击了李培诚三人原先定下的计划,需要好好消化,算计一番。

    血衣门现在不来炎黄宗惹事生非,静静旁观,那是他们投鼠忌器,静待时机。但若炎黄宗开发矿脉,那么一旦被血衣门发现,他们肯定如蜜蜂闻到了花蜜。不顾一切地来与炎黄宗一战。

    李培诚并不怕矿脉地开发会引起炎黄宗与血衣门提前的大战,他真正担心的是提前引来黑崖宗。以炎黄宗如今的实力与黑崖宗还是难以相敌。

    而炎黄宗如今的发展急需能量石,尤其是炎黄宗的弟子大部分在金丹期和元婴期两层次间徘徊,碧霞石需求量极大,可以说碧霞石供给在某种程度上讲扼住了炎黄宗的发展进程。所以矿脉的开发势在必行,而且是越快越好。

    令狐楚父子见李培诚三人陷入沉思,自然以为他们顾忌血衣门的势力,害怕引得他们来争夺矿脉,一时间难以抉择。

    “我看干脆杀上赤血峰。现在就把血衣门给灭了。省得束手束脚。”苍浩老道浑身杀气凛然地道。

    李培诚眉毛微微一挑,扫了苍浩老道一眼。问道:“若提前把黑崖宗引来,又该如何?”

    苍浩老道这老乌龟岂会想不到这问题,只是被血衣门搞得心烦了,口头发泄一二而已,闻李培诚如此说,苍浩老道浑身杀气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嘿嘿笑道:“不是有宗主老弟在吗?莫非还怕被他黑崖宗给吃了不成?”

    李培诚闻言不以为然道:“黑崖宗倒吃不下我炎黄宗,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炎黄宗在这云断山脉估计也就没法安心发展了。”

    “事事想等到万全,等到时机成熟再动手总是不可能地。血衣门目前虽然不来犯我,但估计这一日也不远矣。我们开发矿脉之事,只要小心一些,他们一时半刻发现不了。所以依我之见,反正血衣门来犯我炎黄宗是近期的事情,我们干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旦被他们发现也无非就是提前一点灭掉血衣门罢了。”青羽真人捻着白须,缓缓道。

    李培诚闻言叩动的手指猛然停了下来,两眼精光大盛,果断道:“青羽兄所言有理,我炎黄宗目前虽然实力还不算强大,但岂能被区区的血衣门给绊住了手脚。他们不来便罢,他们要来,我必让血衣门后悔莫及。至于黑崖宗,若真逼急了本宗,本宗并不介意杀他黑崖宗个天翻地覆,血流成河!”。

    苍浩老道被李培诚这话说得热血***,一对绿豆眼精光电闪,恨不得自己也有李培诚这般本事,也能说出这番豪言壮语。就连仙风道骨的青羽真人,此时身上也隐隐散发出肃杀之气,整个人变得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恨不得在云断山脉肆意驰骋,无人可挡。

    地鼠妖族向来积弱,在赤血山脉是任何一方势力都可欺压一二,更别说千里赤血山的绝对霸主血衣门了。对于地鼠妖族而言,那血衣门就是他们头顶的一座山,脖子上的一把刀,谁时都能轻而易举地把他们从千里赤血山给抹除了。

    对于令狐楚父子,不要说灭杀血衣门,就是得罪血衣门都是天塌下来的事情。若不是血衣门太过凶残霸道,若不是李培诚表现得太过强悍,青羽老道长得太仙风道骨,令狐楚父子是绝不会冒险来投靠默默无名的炎黄宗,心里也绝不会产生炎黄宗有与血衣门分庭抗礼之想法。

    至于那黑崖宗,对于令狐楚父子而言,那是一个接近神话般的势力存在,他们是连想都不敢去想。

    苍浩老道和青羽真人大致有数李培诚真正的实力堪比渡劫期修士,那令狐楚父子却又哪里知道。

    三人这番对话,尤其是李培诚最后杀气凛然的果断毅然之豪言,听得令狐楚父子俩神情呆滞如石雕,心儿却又如巨鼓敲打,咚咚咚地响个不停。

    他们是怎么都无法想象,李培诚三人凭什么这么轻视血衣门,似乎血衣门突然沦落为要杀便杀,要灭便灭的地鼠妖族。甚至就连那神话般存在的黑崖宗,到了宗主的嘴里也成了可以杀他个三进三出,血流成河地门派。但三人说这番话所表现出来地那股自信,那份从容不迫的神态,尤其是李培诚最后那番杀气凛然地豪言壮语,却又让他们不知不觉就产生一种错觉,他们没有虚张声势,他们没有大言不惭!这似乎是真的!

    若这话是真的,令狐楚现在已经贵为朱雀堂副堂主,这将意味着他令狐楚,他们的地鼠妖族不仅要在千里赤血山扬眉吐气,甚至在十多万里的云断山脉,在整座计都星扬眉吐气。

    可怜的令狐楚父子心有大志,但却被现状逼得苟且偷生,如今猛然听到这个近乎神话却又处处透着真实性的一番话,他们又怎么控制得住内心的澎湃!

    青羽真人和苍浩老道见令狐楚父子神色呆滞,但却又有股血色往脸上涌,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苍浩老道更是眯着对绿豆眼,上前拍了拍身高跟他一般无二的令狐楚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这个世界我真正佩服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宗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