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昆仑行(上)

    龙骧真人这话如今说来却是一点都不狂妄,崂山派去了上峰老道,也就剩下七八位元婴期修士。而他们这边,苍浩老道是出窍期高手,白筠仙子乃是元婴后期修士。龙骧等三人三年前本就是处于元婴初期巅峰,近三年来势力集团内部大团结,各家交流不断,互相帮助,尤其是李培诚不是什么吝啬之人,大大方方地给了他们不少指点,当然葛老爷子炼制的不少好丹药也有不少进了他们的肚腹,再加上换购市集财源广进,如今三人早已经稳稳落实在元婴中期境界。岛内实力也是水涨船高,每个岛屿元婴期高手包括他们不下三位,至于苍翠岛与美人岛那更是不用说了,本就实力非同一般,若再算上葛门的护法、长老,随便召集一下就能凑齐二十名元婴期高手。以崂山派如今的实力,去了上峰老道,要踏平崂山确实不再是什么难事。

    李培诚知道他们误解了,不过也没有特意解释这事情,只是淡淡笑了笑道:“有各位助我,崂山派确实不足为惧,我只是担心神州大陆其他门派的反应,他们若要插手便有些麻烦了!”

    “此乃我们与崂山派之间的恩怨,莫非他们还能强行干涉私人恩怨不成?”海天真人冷声道。

    李培诚没有接话,只是微笑着,意味深长地扫视了周围一番。

    大殿沉静了下来,海外积弱,神州大陆强势不是一日两日之事。他们难道真的会眼睁睁看着崂山派被海外修士给灭门了无动于衷。而且貌似这事情从始至终苍翠五岛都没有介入,如今若突然介入,岂不是刚好给了他们借口。

    “好你个云湖,是否从始至终你就未把我当姐姐来看!”白筠仙子竟然站了起来,芊芊手指指着李培诚道,美眸里隐隐有些湿润。

    很显然她想通了其中关节之后,有种受伤的心痛。以至于她这样端庄稳重的人也忍不住失了态。

    李培诚没想到白筠仙子反应会这么强烈。心里是倍感温馨却也有些急了,急忙起身,也顾不得什么身份面子,在李培诚心里身份面子哪里有亲人来得重要,当场便很无赖很老土地指着老天要起誓。

    白筠仙子见李培诚一脸着急,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开口便道“老天在上”,没来由脸就红了起来,狠狠地瞪了李培诚一眼。道:“好了,我信你就是。”

    然后看似气呼呼地坐了下去。但李培诚却感觉得出来她心里怨气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确实此时白筠仙子心里是又甜又乱。眼前似乎又浮现李培诚那一抹大男孩般地羞涩,扮鬼脸的样子。

    对敌人冷血无情,哪怕是强如珍灵岛、崂山派他也是巍然不惧,说杀便杀,但偏偏对兄弟姐妹却是情深意重,丝毫没有架子。

    李培诚这番举动不仅没引起他人的轻视,心中反倒越发敬重李培诚。

    “云湖兄你却是把我们大家都骗了,早知如此珍灵岛一战我们便出战了。”海天真人埋怨道,只是任谁都听得出来这埋怨中更多的是感动。

    李培诚闻言笑道:“我又非圣人。哪里算得了这么多。若崂山派出海外一战。自然要倚重各位道兄,如今他们却是龟缩在崂山。^由我一人出面为妙。若神州大陆那些人不服,各位再给我撑腰也不迟。再说,这上峰我一人却也没把握击杀,不是已经邀请了苍浩兄暗中与我门三位护法配合布阵,以防不测吗?却又哪里有骗你们之意。”

    李培诚越是如此说,众人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总觉得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偏生却又没办法反驳。

    “如今崂山之事,云湖兄下一步又做何打算?还有那珍灵岛、青奎岛如今也是等着你来处理,海外看来是无人敢染指了。”苍浩老道终于打破僵局,问道。

    众人都将目光投向李培诚。

    李培诚倒没想过灭了珍灵岛后还要接收他们的仙家洞府,当初更是没存过这种歹心,否则他就连其他人也灭了。如今听苍浩老道提起这事,才恍然想起,灭了珍灵岛,却还有仙家岛屿这个战利品。

    如今崂山未除,占了这岛屿岂不是变成了敌在明我也在明,目前看来不占为妥,况且南极洞府如今灵气充盈,再过数十数百年却也不见得会差到哪里去。倒是我那两位哥哥如今都已是元婴期的高手,若要开宗立派,神州大陆地小洞天便显得过于狭小寒碜,有此两岛屿倒也刚好。不过崂山派未除,却还是搁置为妙,反正也无人敢染指。

    念头在李培诚地脑子里转悠了一番,李培诚哈哈笑着站起来道:“我且先去趟昆仑,至于珍灵两岛等我灭了崂山派再言不迟。”

    说完他不顾众人惊愕表情,竟直接飘然飞身离去了,空中传来他的笑声,说不出的豪迈洒脱。

    “昆仑,昆仑”众人暗自嘀咕,接着似乎同时想起了什么很让人吃惊的事情,众人猛然抬起了头,互相对视,都发现其他之人与自己一样,一脸震惊之色。

    西域,一座山脉,连绵万里,巍峨雄伟,这山便是有万山之祖尊称的昆仑山。昆仑山口地势高耸,气候寒冷潮湿,这里群山连绵起伏,雪峰突兀林立,到处是突兀嶙峋的冰丘和变幻莫测的冰锥。

    在昆仑山口,有两座名为玉虚峰和玉珠峰的山峰东西遥望,高耸入天,银装素裹,云雾缭绕。

    此时已是寒冬,这里早便大雪封山,不要说人就连飞鸟这时候也不见踪影,但偏生在这个时候却有一青衣男子屹立冰雪之上,抬头仰望冰雪覆盖地山峰。

    此人自然不是别人,乃是从海外一路飞来的李培诚。

    李培诚两眼射出两道犹如实质地目光,目光穿过重重云雾,隐约看到昆仑山口之上,两座山峰之间有一道门。

    那门乃是白玉做成,有十多丈高,毫光闪闪,甚是雄伟。门上有两苍劲有力地古老篆字,乃是昆仑二字。。

    门后有一条似乎白云组成的阶梯远远往上蜿蜒而去,也不知道通向何处。通过那道门还可隐约见到门后有山有水,那山是绿的,不见一丝冰雪。

    这里就是昆仑了,果然不愧天下第一道门,光看此气势天下就没有一家仙家洞府可比,李培诚心里暗暗赞叹。

    李培诚跃身而起,飘然飞向居与昆仑山口之上的那道门。

    门口有两位道士执拂尘而立,都有金丹后期的境界。啧,啧,金丹后期境界的弟子看门,这昆仑派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若不能说服昆仑派不干涉崂山派之事,恐怕还真不敢把崂山派连根拔起,李培诚心里暗暗思量。

    正想之间,其中一位看起来比较老实淳厚的修士向李培诚行了个礼,问道:“青木子师伯讲道,还需再过一个月,道友来早了。”

    李培诚闻言,想起曾经方雨华说过,昆仑派乃修真第一派,凌驾天下道门之上。每两年大开山门一次,有昆仑派得道高人开坛授道,天下所有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皆可入山听道。方雨华自结丹之后,便曾两度来昆仑派听过昆仑派掌门青羽师弟青木子讲道。说来这昆仑派之所以凌驾天下道门之上,除了其本身强大地实力之外,跟其广结善缘却也是有一定关系。若说天下各门各派皆可得罪,唯这昆仑派却需好生掂量掂量。李培诚不是愚人,心里自然也是明白得很。崂山可灭,若昆仑插手,振臂一挥,天下修真门派恐怕便要群而攻之了。恐怕到时得了昆仑派点恩惠地方雨华、段威虽然肯定会站在他培诚这边,但心里总是会有点负罪之感。这也正是他非来昆仑一趟不可的原因。

    李培诚心里这么想着,礼数却一点也不马虎,哪怕对方只是一个看门地道士,跟他如今的地位是差得十万八千里。

    “我并不是来听道,乃是求见玄桓子真人。”李培诚回礼,微微一笑道。

    听说李培诚竟然是来求见师祖,另外一个门人两眼猛地精芒一闪,急忙上前来,向李培诚客气地行了一礼,道:“不知道友如何称呼?我也好回山禀告掌门。”很显然这人是两人中的为首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