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敬酒

    刚才跟你说话的是谁啊?”张部长边跟王部长往电梯问道。

    “哦,是孙信品同志,他今天刚好带了他的家人和朋友到这里聚餐。”王部长回道。

    孙信品,张部长愣了一下,立刻就确定刚才那感觉熟悉的背影肯定就是李培诚了。

    “小钱等会打听一下孙信品在哪个包厢。”张部长对帮他拎着包的小钱吩咐道。

    王部长等人搞不懂张部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王部长为了讨好张部长就道:“张部长,您是不是有事交代孙信品,我有他手机号码,我打电话让他来见您,何必麻烦钱秘书。”

    没有李培诚在,张部长自然可以打个电话让孙信品过来。但李培诚可是位连老首长都要敬重,吃个饭都要请他上座的大人物,而张部长自己这几天也因为那猴儿酒的缘故,算是彻底明白了李培诚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是一位真正有大本事的神秘人物。张部长这几天有时感受着自己好得出奇的身体,回想起老首长对李培诚一点一滴的举动,对李培诚就涌起说不清的敬畏感。就如人对未知神秘事物会有一种天生的敬畏甚至恐惧。

    “不用了,让小钱去打听便是。”张部长摆手道。

    王部长心里一惊,就不好再说什么。

    李培诚等人到了后,不一会儿何教授和蒋国平也到了。

    蒋国平听说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何教授经常提起的得意门生,就很热情地握着李培诚地手道:“哈哈。培诚,我可是久仰你大名啊,老何在我面前念叨过好几次了,害得我耳朵都起老茧了。”

    别看李培诚在葛门、在世俗其他地方牛哄哄的,但在眼前这几位面前就成了地地道道的小辈。而他自己也甘心当这个小辈。很多时候李培诚觉得只有在何老师还有孙信品等人面前,才会感觉到生活是那么的真实、温馨!他还是原来的他。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在失去了之后,会特别怀恋曾经拥有地东西。

    蒋国平这么一说,李培诚竟然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握着手道:“蒋叔叔的大名我也早听何老师和孙叔叔说起。”

    蒋国平放开手,自嘲道:“我那算什么大名,也就办公室里的一个小秘。”

    “你这小秘可是位高权重啊!”孙信品接过话笑道。

    蒋国平一屁股坐下去,指着孙信品就笑骂道:“老何你说说。他自己都要去管一个四十万人口的县了。还这么说,不是明显挖苦我嘛!”

    何教授身上还是带着浓浓的知识分子特有的气质和作风,慢腾腾地喝了口茶,道:“我只是个教书的。你们俩就别在我面前显摆了!”

    蒋国平和孙信品听了,立刻就笑了起来,道:“知识分子的话就是尖酸刻薄,又会装清高,这当官的就怕你们这些人了。”

    见到三位年纪一把,在社会中也有些地位地大男人,谈笑随意,没任何忌惮,李培诚感觉到了他们之间浓浓地友情。很自然就忘掉一切,融入这个充满了温馨和欢乐的氛围中。

    李培诚因为是何教授的学生,就坐在他的下首,见何教授杯子里地茶水喝了不少。就主动给他添上一些。

    又顺便给孙信品等人添加,只是加到蒋国平时。蒋国平就夸张地站起来,道:“咦,让你一个博士生给我倒茶,心惊胆颤的!”

    何教授见了,就笑指着蒋国平,对李培诚道:“老蒋是坐办公室的,酒量很好,这茶水就别让他多喝了,等会你帮老师多敬他几杯就是,免得他在这里穷叫。”

    李培诚笑道:“既然老师吩咐,我等会肯定多敬几杯。”

    蒋国平看来酒量确实不错,所以闻言嘿嘿笑了下,竟然没说谦虚的话。

    很快酒菜便上来,因为都是自己人,吃起来也很随意,无拘无束,倒也其乐融融。

    不过李培诚的身体素质好,蒋国平就算再会喝酒也不可能拼得过他,见李培诚敬他红酒都是一口闷的,心里就有些慌了,接下来死活不肯跟李培诚碰杯,惹得何教授和孙信品两人开怀大笑,一个劲夸李培诚为他们出了口恶气。

    孙晓萱见李培诚这么受长辈们赏识,心里感觉很是自豪,大大的眼睛不时偷偷投给李培诚深情的目光。

    另外一个包厢,

    都是市里省里地领导。因为这次省委党校的学习班州地区的处级干部,下周就要开学了。市委林书记就专门宴请了省委里的两位领导,有兼职省委党校校长地省委冯副书记和组织部张部长。

    喝了会酒,张部长惦记着李培诚,就起身道:“我有个朋友也在这里喝酒,我去打声招呼,失陪会!”

    小钱作为秘书,没有张部长特别安排,这等酒宴他是上不了桌地。秘书不在,王部长就间接成了张部长的手下,立刻起身陪张部长前往。

    李培诚万万没想到张部长竟然会找上门来,他本想等这次酒宴之后,找个机会跟孙信品通个气,如今看来是来不及了,心里就暗暗苦笑,这下倒省了解释。

    王部长这个人,这房间里除了何教授不认识他,其他人都认识地,蒋国平更是天天跟他见面。至于张部长,就三个人认识,孙信品、蒋国平、李培诚。

    孙信品和蒋国平见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亲自端着酒杯进来,震惊得差点有点拿不稳筷子,急忙站了起来。

    其他人见孙信品和蒋国平站起来,也就急忙都站了起来。

    李培诚只好无奈举着酒杯,笑着对向他走来的张部长道:“这么巧,老哥也在啊!”

    李培诚这话一出,众人皆惊,尤其是知道张部长身份的政府官员更是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在浙江能这样随意称呼张部长的人屈指可数,像李培诚这样年轻的人,则绝无仅有。

    张部长笑道:“刚才在门外见到你,来不及打招呼你就进了电梯。知道你也在这里,自然要来跟你喝一杯!”。

    李培诚笑了笑,就跟张部长碰了下杯,喝掉杯中的酒。张部长也是一饮而尽,滴酒不剩,态度很是谦虚,有点像是下级敬上级酒一样。

    王部长见了心里又是震惊不已,刚才在那边酒桌上,张部长一直都是浅饮则止,跟这个年轻人却是二话不说就干了一大杯,而且态度还这么谦虚,真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什么来头。难道是中央某位领导的公子不成?

    李培诚跟张部长喝了一杯之后,就帮双方互相介绍了下。

    张部长卖李培诚的面子,一一跟众人碰了下杯。

    何教授是学校里的教授,身份比较超脱,虽然面对张部长,还是表现的很是自然,不卑不亢。但孙信品和蒋国平是官场中的人,就有些不自然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是省里掌握实权的人物,甚至比普通的副省长实权还来得大,是不折不扣办得了事,说得上话的人物。对于他们这样等待着提拔的小官,这个官对于他们而言就越发显得高不可攀了。

    跟众人碰过杯后,张部长又略带歉意地跟李培诚碰了一杯,道:“几位同仁一起喝酒,先过去。”

    “呵呵,老哥你忙去!”李培诚笑道。

    张部长离开后,包厢里的气氛就立刻变得很怪,没有人说话,都用怪异的目光看李培诚,只有孙晓萱稍微好些。她见包厢的气氛怪怪的,就偷偷问夏菡,道:“那个张部长官很大吗?”

    夏菡点了点头,道:“跟副省长差不多。”

    孙晓萱闻言,吐了下小舌头,暗想,那么哥的师兄官不是也很大了。

    李培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我嘛!这事我本来准备找时间跟叔叔说声的,没想到在这里跟他不期而遇了。”

    孙信品当然不会怪李培诚没有提前跟他说,而且如今也不敢怪他。能跟张部长称兄道弟的李培诚,又哪里是他孙信品可以责怪的呢!

    “真没想到你竟然跟张部长认识!看来我这次升官,肯定是你托张部长帮的忙了。”孙信品感叹道。

    李培诚听得出来孙信品的感叹中带有感激之情,但同时也带上了生疏陌生。这也是李培诚迟迟没将这事挑明的原因,他知道自己一旦挑明了,他与孙家之间的关系肯定没法变得跟以前那样亲切随意,除了孙晓萱之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