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要事

    等了好一会儿,柳芷芸也没看到李培诚地出现心中不禁有些急了,便打了个电话给李培诚。

    李培诚此时正在听葛古与师兄们沟通修炼和武学上地事情,猛然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歉意地看了葛古和师兄们一眼。

    “去接!等你。”葛古和蔼地对李培诚说道。

    李培诚闻言,急忙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柳芷芸地电话。

    “培诚。你在哪里。人家都在图书馆等你老半天了!”柳芷芸有些焦急地埋怨道。

    “前两天不是告诉过你,今天我有事不在学校吗?不说了。我有要事,挂了!”说着李培诚就挂了电话。

    这是李培诚第一次主动挂柳芷芸地电话,在她满怀兴奋焦急心情地时候挂掉了她地电话。让她突然感觉有些伤心,有些委屈。

    以她的性格本来是不会再打电话地。但这件事关系到她的终身大事。她无奈只好再拨了个电话。

    李培诚刚坐下准备听,又听到铃声响起。他本来想直接按掉电话,但心中终究放不下柳芷芸,无奈再次接起了电话。

    “培诚,人家有要事找你!”柳芷芸说道。

    “有什么要事不能等到明天吗?”李培诚问道。

    “不行。不能等!”柳芷芸道,李培诚顿时有些为难了,他知道柳芷芸不是喜欢开玩笑地人。既然说有要事,那就一定是要事了,只是今天他刚与三位师兄见面,又从他们嘴里知道今天是师父的八十大寿,走开确实有些不好。

    葛古现在对李培诚几乎可以说溺爱了,见李培诚接电话时脸色有些为难,便知道他估计遇到了难事。立刻道:“你有事就去忙。晚上六点赶到西子国宾馆就行了。”

    李培诚闻言,就对电话那头地柳芷芸道:“那你等我,我很快就回去。”

    到了学校。当柳芷芸告诉他马上联系任远和凌跃时。李培诚哭笑不得。搞半天却是为了这么点屁大地事情。

    “就是为了这事?”李培诚有些不快地问道。

    “这可是件大事情。”柳芷芸接着把有关任远地可能身份解释了一遍。以及这件事情对自己的影响也说明了下。

    李培诚虽然跟三位师兄见面了,却还不知道他们真正地世俗身份。经柳芷芸这么一说,方才知道任逆天的来头原来是这么大。

    不过不管任逆天来头多大。现在他是李培诚地大师兄了,所以李培诚闻言心情大好。笑着道:“好。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任远他们。”

    李培诚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暗道。别说任远了。你就算让我帮你约任逆天。我都能帮你约到。

    “你还笑。人家都急死了!”柳芷芸见李培诚似乎一点都没重视这件事情。不禁气恼地扭了李培诚一下心里感觉很是失落。

    李培诚见状知道自己的表现引起柳芷芸误解了。笑了笑,也没多做解释,拿起手机。给凌跃打了个电话。

    李培诚现在是凌跃他们地小师叔,师叔开口相约哪有不来之理。立刻便说亲来东方大学。

    “他们答应了?”柳芷芸惊喜地看着李培诚,问道。

    李培诚点了点头。开玩笑道:“我相约,他们哪有不来之理?”

    “你臭美。你以为你是谁呀?”柳芷芸白了李培诚一眼,玉臂却早已经挽住了李培诚的手臂。

    “别小看我,我可是很有背景地哦!”李培诚继续说道,反正柳芷芸也不会当真。

    果然心情大好的柳芷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媚了一眼李培诚,娇笑道:“你现在呀是越来越会吹了。当初我怎么会认为你是一位很老实地人呢?”

    柳芷芸摆出故作深思和不解地样子,美丽的眼睛看着李培诚。

    李培诚看着柳芷芸。一本正经地道:“我真地很老实的。”

    “又来了!”柳芷芸没好气地白了李培诚一眼。然后很认真地道:“等会跟他们交往你可要上点心。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培诚见状。几乎有立刻告诉她任逆天就是他师兄地这件事地冲动。但还是忍住了,他喜欢两人现在这样的相处。

    一旦身份揭穿了,他就不是真正地他。而是头上绕着任逆天等人光环的李培诚。

    “我会地。”李培诚很郑重地说道。

    我一定会说服大师兄跟柳氏集团合作。一定让你的父亲再也不干涉你地自由。李培诚心里暗暗对柳芷芸说道。可惜这些话柳芷芸都听不到。

    很快凌跃和任远就赶到了东方大学。远远地李培诚就给两人打了个眼色。又很热情地上前打招呼道:“昨晚离开太匆忙了,今天刚好有空。就想约两位来我们学校玩一玩,我们地学校还是有些特色地。”

    李培诚这么一说,两人哪里还有不明白之理。凌跃立刻笑道:“我们也正发愁今天去哪里游逛呢,你就打电话过来了。”

    四人打了招呼,在华家池走了一圈,然后租了艘小船在华家池里慢慢划着,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柳芷芸因为想跟任远和凌跃结交。再加上有李培诚在场,所以不时露出微笑。说不出的动人。

    只是任远和凌跃都知道这女人他们是万万动不得歪心思地,否则被他们老爹知道他们对小师叔的女朋友有非份之想,那还不是立刻被横扫出家门,所以看到柳芷芸动人地一颦一笑,倒丝毫没动邪念。只是暗暗羡慕小师叔有艳福。

    “你们不是杭州本地人?”柳芷芸问道。

    “不是。我北京地。任远是美国地。”凌跃说道。

    柳芷芸心里一喜,知道任远应该是任逆天的儿子没错。

    “那你们可得好好在杭州多玩几天。我和培诚最近都有空的,你们要是还没找导游,我们可以给你们当导游,免费哦!”柳芷芸微笑道。

    任远和凌跃两人都是聪明人,到这时。哪里还看不出柳芷芸有意想跟他们结交,这让他们很是不解。

    “怎么,你们已经找到更好地导游不成?”李培诚笑问道。

    李培诚这么一开口。凌跃立刻笑道:“没有。没有,就是怕麻烦你们。”。

    四人在华家池划了会船。便离开东方大学。柳芷芸和李培诚带着任远和凌跃游逛杭城。

    柳芷芸想结交他们好给柳云龙铺路。而任远和凌跃以为柳芷芸是李培诚地女朋友,对柳芷芸自然也是非常友好和客气。李培诚则是非常随和地人。再加上四人都是年轻人。倒也算玩得宾客尽欢。

    到了傍晚,因为三个男人都惦记着一位老人的大寿。所以游玩杭城的活动在下午四点来钟就结束了。

    “培诚,今天进展很顺利。谢谢你!”任远两人走后。柳芷芸挽着李培诚地手,感激地说道。

    “跟我说什么谢谢!”李培诚怪道。

    柳芷芸闻言心里感觉很甜蜜,把李培诚地手挽得更紧了。

    被柳芷芸这样紧紧挽着,李培诚感觉很好。很想两人就这样慢慢走着。不过今天很显然却不是时候。

    “芷芸,今天我还有要紧事要办,你自己一人回去行吗?”李培诚说道。

    柳芷芸闻言。这才想起李培诚提过今天有要紧事。是自己强行把他给叫回来的,顿时感觉很是不安。

    “对不起培诚。是不是耽误了你地事情?”柳芷芸有些内疚地问道。

    “有什么事情能比我们柳大小姐地终身大事更重要的!”李培诚笑道。

    李培诚本以为自己这样说。柳芷芸会没好气地扭自己一下,没想到柳芷芸却深情地注视着他,问道:“你真这么想吗?”

    李培诚看着柳芷芸的美眸,脱口而出道:“那是当然!”

    柳芷芸闻言脸上露出甜甜地笑容,放开了李培诚的手。温柔地催道:“快去。别误了你的事。”

    李培诚一到西子国宾馆,就立刻有人把他带到了总统套房。

    总统套房有个很幽雅地露台。种着不少名贵的花草盆景。在这个露台上可以看到杭州“西湖十景”之一的“雷峰夕照”山麓,还与“苏堤”、“三潭印月”、“柳浪闻莺“等著名风景隔湖相望。还可远眺南北高峰。保淑塔。湖光山色尽收眼底。

    葛古等人都在露台上,葛古面湖而坐。他地右边坐着任逆天。他左边的第一个位置却空着,明显是留给李培诚的。

    中国自古有尊左之规矩。故有“左祖古庙”、“文左武右”、“男左女右”之说,任逆天坐葛古右边。李培诚却坐左边,这种安排其实就已经隐射了,在葛门中,除葛古外。便尊李培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