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七十一章 包围

    整个四方高地就像被打着了火一样,从盘锦城向西南望去吕仙看到里口屯一带四面飞溅的弹道。枪炮的声音象怒涛一样传来。让十一师团上下官兵还有关东军总部的官佐们心胆欲裂。现在整个辽南战线都打成了一锅粥。国防军已经大量突入了进来。关东军在天色临近傍晚的时候接到了派遣军总部的命令,让他们迅速放弃阵地,在十一师团掩护下向盘锦收缩转移。等到了天明,整个关东军在南下的十二师团掩护下向奉天一带收缩。

    但是命令虽然如此,想让整个关东军在华军的猛烈攻势下撤下来,又谈何容易?通讯网已经大量的被华军横冲直撞的骑兵破坏。有些守备在阵地上面的日军单位根本联系不上。而就是有些单位及时接到了命令,拼命在向盘锦靠拢。但是沿着三台子突破口杀进来的华军步兵,在各处拼命牵制他们不能通过里口屯撤向盘锦。他们的背后还有大队大队的国防军步兵持续攻击,让这些部队不得不就地抵抗。而盘锦一带的十一师团试图接应撤下来的日军大部队的时候,又遭到了突进来的教导第二师的攻击。在黑夜里,这些国防军的精华种子教导部队,高呼着他们勿忘张堡的口号,象日军盘锦城垣阵地发起了前仆后继的攻击。火力在城上城下已经交错连成了一片。重炮炮弹不断的飞越城头,在盘锦城四处落下。十一师团已经是在苦苦支撑,如何有能力前出支援接应退下来的部队?

    他们只有祈祷,里口屯在十二师团赶来之前,一定要坚守住。虽然那里只是乱七八糟的各个单位拼凑出来的一些守军!只要到天明那里还能掌握,日军关东军至少还能顺着这个口子撤出相当一部分主力出来!华军的打开突破口之后攻击意图之坚决。华军投入的这些新锐力量的战斗力之强悍,实在让关东军感觉到这是一场噩梦突然降临!

    迫击炮还有战车上面的三十七毫米火炮地炸点,已经将四方高地整个笼罩。大大小小的炸点象翻腾的岩浆,此起彼伏的闪现。在这个控制住了南满铁路通过的小小山岭。还有岭下的里口屯小镇,日军残余部队的命运,也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这些日军绝望的狂喊着,要不就在炮火当中葬身,要不就拼命而盲目地向山下射击。不多的几挺机关枪已经被彻底打烂。而匆匆挖掘的战壕内外,全是双方官兵的尸体。刺刀互相埋在对手的体内,同一枚手榴弹让几个肉搏的人一起粉身碎骨。日军匆匆拼凑地数千守军,多是后勤部队。只有一多半的人有枪,弹药也不足。在华军可能是最强的一个步兵团和战车的配合下。以惨重的伤亡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竭尽了他们最大地努力!但是到了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他们南北两面仍是枪炮声一阵紧似一阵。却看不到南北两面的增援部队上来。难道这个关键之关键的要点,真要丢在华军手中了么?

    日军辎重第六联队大佐联队长跳出了战壕,在一片弹雨当中,就看见了在平缓的山脊上面,几百个华军的身影。端着步枪又一次的涌了上来!在山脚下的那些钢铁魔鬼,以最强地烈度在向他们喷吐着一切可以发射的火力。弹雨一层层地将一条条战壕淹没。无数日本伤兵垂死惨叫的声音,甚至将炮声都完全压住了!这是一支什么样的敌人啊。在夜色当中,连续发起了十几次的冲锋。每一次这些华军都在日本军人的肉搏攻击下伤亡惨重,但是新的攻势又马上组织了起来!这样残酷的战场。无数次惨烈地肉搏。攻击一方仍然没有精神崩溃,仍然没有筋疲力尽。在以顽强著称的日本军人都感到神经再也承受不住的时候。他们仍然又发起了最后一次攻击!这位大佐联队长想不到的是,冲在这支冲锋队伍前面的,就是安蒙军第一师少将师长,曾经获得法国军团勋章,英国b比勋章的国防军王挺少将!

    而他麾下跟着他发起冲锋的几百官兵,也已经是姑衍山步兵团的全部剩余力量,加上师部警卫连一部分。甚至还有呼伦贝尔骑兵旅的一个下马作战的步兵连。整个国防军,都对里口屯这个要点势在必得!大佐联队长在呼啸的弹雨中突然声嘶力竭的吼叫了起来:“皇军万岁!如果我们不能征服这里。那么就死在这里!所有人员上刺刀…………”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一发三十七毫米的炮弹整个的贯穿了他的胸腹,带着他腥臭的内脏飞了出去。然后在战壕里面炸开。这位大佐联队长当即就滚下了山脊。战壕里面看着这位发疯的大佐联队长丧命的日军官兵们也发出了不类活人的绝望的嘶鸣。看来真的只有死在这里了!

    如林的弹雨没有能够阻挡王挺带着的小小突击队伍的前进。已经放弃了生还希望的日军官兵发射完了身边仅有的子弹。就纷纷跳出了战壕,举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举着工兵铲,举着军刀,甚至赤手空拳的跳了出来。这些军服破碎。满脸硝烟血迹的日军官兵象从地狱里放出的饿鬼,伤员甚至爬着坚持前进。他们弹尽援绝,也就剩下了这几百人,敌人的攻击却象无穷无尽一样,在山脚下还有几十台钢铁怪物在喷烟吐火。撤向盘锦是不可能的。作为俘虏更是不能接受。那么就只有去死,了!

    几十颗手榴弹在日军涌下来的队伍当中炸开,不少日军顿时被炸飞。但是剩下来的人似乎一点不为身边的血肉横飞所动。仍然直冲向前。几个战斗工兵手中的霰弹枪响了。六号子弹的打出的霰弹,似乎就在两军之间撒出了一大把铁沙子。不少日军捂着脸就倒了下来。痛苦的在地上翻滚。但是更多的日军仍然狰狞的扑了上来。而国防军的回应是甩掉了皮帽子和阿德里安钢盔,挺着刺刀就这样迎了上去!双方顿时扭打在一起,刺刀在夜空当中闪耀翻飞。倒映着如血地火光。双十扣没了队形,没了战术,只是这样盲目而狂热的拼杀。刺刀互相捅进对方的似以。工兵铲砍开了一个个的脑袋。刺刀拼弯了,武器打飞了。人还有牙齿,还有手指。两个士兵扭打在一起,手指都互相戳进了对方的眼睛里面。已经瞎了的他们仍然撕咬着。直到被压在下面的那个国防军战士,摸着了自己肩膀上的民三年式手榴弹。一下拉开了引火环!。

    王挺就在这血腥的肉搏战场当中,他剌倒了一个日军小军官后身上就已经带伤两处。更多地日本人朝肩章闪亮的他涌来,似乎就认准了这个大目标。他抢过一个死去鬼子军官的军刀挥舞着,卫护在他身边的卫士们在短促激烈的白刃战当中很快伤亡殆尽。还有十几个鬼子恶狠狠的向他冲来,手中拿什么武器地都有!战场上面突然响起了刘易斯机关枪的长点射。这十几个鬼子兵就像触电一样手舞足蹈的仰天栽倒。转头一看,就看见一个已经负了致命伤的姑衍山步兵团的下士,吃力地端着一架刘易斯机关枪在开火。他的胸口已经有三处深深的刺刀伤,脸上也几乎被日本军刀劈成了两半。在看着他们师长遭遇危险的时候。他挣扎着爬了起来,坚持打完了一个弹鼓!看着王挺无恙,他似乎还吃力的朝王挺微笑了一笑,然后就一头栽倒在尸堆当中。

    几百个日军的垂死挣扎,一场争夺四方高地的肉搏战,终于接近尾声。鬼子的顽强终于被国防军地勇猛所粉碎。在这一支戴着皮帽子的军队面前。仍然没有夺取不下地阵地!王挺迈着吃力的步子朝四方高地上面爬去。用一支步枪支撑着他已经负伤的身体。最重的一处伤是一个快死的鬼子军曹用牛蒡剑在腰眼上面捅的。但是他已经顾不得这些还在流血的伤口了。在他地身后,是已经伤亡了一大半的突击部队。脚下全是破碎的弹片,武器零件,还有软绵绵的尸体。他心中只有一个目标,抢下四方高地。然后守住这里。将鬼子关东军主力,牢牢的装在辽南的国防军的口袋里面!

    “报告参谋长!王挺少将指挥的姑衍山步兵团和战斗工兵营还有战车营组成的联合支队,已经在凌晨时分拿下四方台高地,日军撤退部队几次向四方台一带发起攻击,但是都被王挺少将指挥的不多的部队牢牢挡在里口屯以南。十一师一部紧急增援上去之后,已经稳住了态势。里口屯镇也被我军穿插部队占领。装甲第一师拂晓紧急出击,配合步兵死死的守住了那里。日军在里口屯一带遗尸无数,南满铁路上面全是被打烂的火车头和火车车厢。盘锦城日军已经动摇。日军十一师团和五、七、六师团一部炮火相连,但是就是无法汇合。我军大部队在源源不断的加入战场。日军关东军主力已经被我割裂包围!”

    甲午集团军的参谋主任一身硝烟战战火,满脸兴奋地向站在那里的李睿汇报战果。林述庆陶定难他们已经跟着装甲第一师还有十一师地部队进入了战场,直接掌握部队。围绕着里口屯一带,双方地部队已经打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日军就在这漩涡中心损失惨重。到了天明以后,反应过来的日军知道已经无法再坚守下去,各部都在夺路突围。有些日军更是乘坐火车,想直接冲过里口屯。退向盘锦一带。但是国防军的不多的穿插部队,已经经过一夜的血战牢牢的控制住了这里。死死的挡住了日军的退路。在装甲第一师,呼伦贝尔骑兵旅等部队的配合下。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乘坐着装甲第一师的履带输送装甲车的步兵,每辆装甲车上面都挤了几十个人,一波又一波的赶来增援。日军仓惶撤退的部队,在这一带撞得粉碎。而他们的屁股后面,还跟着辽南集团军各师在追踪攻击。激战从拂晓一直打到中午。战场上面已经可以听到日军官兵绝望的哭声了。关东军已经被强大的国防军合围了!一面面联队军旗在战场上面被焚烧,而盘锦城的日军也在紧急赶来增援的十二师团先头部队的配合下,试图接应这些日军出来。但是在教导第二师的顽强抗击下,这些日军也不能越雷池一步!装甲第一师在三台子打开了突破口之后,仅仅一天的功夫,战局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国防军第一次将装甲部队投入战场,配合国防军本来就擅长地突击步兵攻击战术。利用大范围的步骑兵穿插迂回。配合辽南集团军的正面攻势,几乎是一举就利用日军被突破之后的混乱。奠定了整个辽南战场的局势!

    李睿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太兴奋的地方,这种战果,对于他来说似乎就是理所当然的东西。他只是关切的问道:“王坚直呢?怎么样了?他们安蒙军第一师承担着最重要地穿插攻击的任务。一举夺下了里口屯,好得很!现在他下来没有?”

    甲午集团军上校参谋主任常海川神色一阵黯然:“坚直他亲自带队冲锋,又率领不多的兵力在增援部队赶上来之前死守四方高地。虽然在王登科少将亲自指挥的装甲部队配合下打退了日军的攻击。但是坚直他…………他带花十九处,流血也过多。正在紧急抢救。上手术台之前,坚直他还抓着步枪不肯放手。这一仗,王登科少将和王坚直的功劳最大。都打得辛苦啊!”听着王坚直带伤十九处,心肠坚硬如铁之李睿都忍不住一动。他们这些国防军地高级军官。外界的人们都看着他们年少高位,但是却不知道他们为这个国家民族的崛起付出了多少!这样的战友袍泽,一定要抢救回来!未来的国家,需要这样地人物!

    他走出了指挥部,常海川也跟在了他的身后,前进指挥所的幕僚们也纷纷跟了出来。站在高处。不用望远镜,就能看见眼前正在弥漫的战火。三台子一带,已经完全打成了废墟。到处都坦克装甲车横冲直挺讲后的痕迹。日军的尸体已经被一堆堆的集中了起来,准备点火焚烧。工兵在紧急修造道路。大量的车队,马队。还有增援上去地甲午集团军的步兵部队,正在山脚下滚滚地通过。再向远处望去,整个辽南战线全然硝烟弥漫。到处都传来炮火轰击的声音。空中一队队的战机在加油挂弹之后,向日军集结的地方再次出击。整个辽南前线的国防军就像一台巨大的机器,隆隆的全力开动,粉碎一切敢于挡在他们面前地敌人!。

    整个辽南,都在国防军的强大威力下动摇。从这里向北,就是奉天。再向北,就是朝鲜。那是国防军的全部目标。而经此一战。国防军的威名就再也在这个国家无法动摇。他们作为这个国家的守护神的形象,就从此深入人心。没有他们这些军人,就没有这个远东古老国家民族的复生!那时,就是改造这个国家的时候了么?总统会不会这样做?如果总统还要犹豫,那么就让他们这些百战余生的军人来推动这一切!有种东西,叫做理想。而他李睿,恰恰是愿意为了这种理想而九死犹不悔的。他们在总统领导下付出如此之多的牺牲打出来的国家。未来发展的道路,还是需要他们来捍卫!

    王挺转过身,向身边的参谋下达命令:“去电天津总部还有虎穴,我辽南、甲午集团军已彻底合围日军关东军所部!第八军于黑山大虎山方向也转入反动。日军第一军所部正向巨流河东岸北宁方向撤退,侧翼仍被我跟踪追击当中。日军十二师团已南下接应日军关东军主力。但除盘锦十一师团所部外,其余部队已无可救药。在二十五日之前,有望解决关东军五、七、十九师团全部,六师团一部。日军上陆之秦皇岛方向第二军进展如何?甚念。望以现有力量稳定后方,职当亲率辽南我精锐主力,直击奉天…………”

    他站在那里,神色有些微微的激动。底下的参谋们敬慕的看着这个一举奠定了东北战局的新战神。他缓缓的道:“…………战场之上,日军遗尸遍野,缴获摧毁之武器弹药不计其数。虽日军尚有第三、第四等军陆续支援。但此等缺少装备,缺少补给之部队,已不能成为我国防军之对手。国防军参战所部,不将倭奴全部驱逐于大陆之外,誓不旋师!”

    他跳下了自己站着的小小土丘,用力的一挥手:“上一线,命令全军,加紧攻击,不要给日军喘息的机会!”

    燕和营镇周围绵延的阵地上面,炮火连天。海防军所部在国防军宿将张兆甲这位出身镇军的高级军官指挥下,在这里集结了五十一、五十八、六十三个师及相当的保安部队。这些部队都是在摸清日军上陆方向之后紧急增援过来的。天津总部的工兵部队还有征募的民夫也在这里修建了大量的强固工事。本来以为日军在上陆未稳”第二军主力未曾集结完毕之前,最多有一些侦察行动,而不会发起主力攻击…当日军上陆完毕之后,天津总部至少在后方可以集结五六个师的部队随时增援这个方向。说真的,对海防军这三个师,天津总部也没有寄予太大的期望。虽然这三个师装备整齐,但是部队实在太新。都是从保安部队才升格的部队。训练也不充分。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军士也实在太少。天津总部也没有太多配属火力支援他们。更多的火力拿到了在辽西辽南作战的三个集团军上面了。空中力量也只有属于海军航空兵的一个侦察轰炸中队,第三飞行联队所部,现在还在从欧洲返国的路上呢。总部只希望他们坚守阵地。直到东北主力会战战局稳定之后,日本第二军回头再来收拾他们也来得及。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日军以一个多联队的部队就象海防军三个师据守的绵亘战线发起了可以称为决死的攻击。松勇正敏大将对所部传达了辽南日军主力面临的危险局面。激励所部,为了帝国的命运,一定要击破当面华军的抵抗,直指天津。挽救东北战局。帝国还有陆军,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些已经没有了退路,而且满心报国热情的日军官兵,作为除了辽南辽西主力外,日军最有训练,装备最完善的两个师团。拼死的向海防军发起了攻击。日军进攻之疯狂,完全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一个白昼下来,日军居然拼凑力量,连续向他们的攻击重点,燕和营镇一带。发起了三十多次冲锋!日军海军也四下活动,以加倍的疯狂,对塘沽,山海关,以及北方沿海城市,发起了无差别的轰击!他们就是想以他们的疯狂,吸引国防军将注意力集中到后方来!

    日军不顾伤亡的攻击,一天之内,就阵亡了两个大佐联队长和几乎全部中级军官。先期上陆的九十三联队,还有紧急上陆的五十八联队。伤亡都超过了百分之五十。但是攻势仍然不稍减!日军第二军上下,似乎已经不把自己的存亡放在心中了。一天的攻击下来,承受了如此大攻击压力的国防军五十九师所部,虽然得到了侧翼部队的不断增援。但是这个新部队还是损失相当重,应付得手忙脚乱。一线阵地全线崩溃。部队已经撤到了二线阵地。当蔡锷在天津要求他们夜间发起反攻的时候,张兆甲少将居然回到说部队士气已挫,不能夜战!气愤的蔡锷在才回天津不久的情况下,又强撑病体驱车前线,督促各部队准备夜间反攻。日军已经是不顾军学常理的疯狂了。现在只有两个遭到极大削弱的联队在一线和海防军所部对峙。难道还要守在阵地后面等着日军加强他们的力量么?燕和营一带被突破,直到天津都将无险可守!在东北取得胜利的同时,日军一部突然出现在天津附近,对国内国外的震动该有多大?身体已经差到了极点的蔡锷作为北方负最高军事责任的长官,必须为大局着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