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死之征程

    乌云的云团终于被强劲的西风远远向东吹去。暴雨中的辽南前线终于恢复了晴朗。过去的几天,对双方在前线浴血激战的官兵来说,都是噩梦一样的日子。激流一般的山洪。烂泥溏一样的战场,战壕里面淹到了大腿的积水,水中还有那么多的尸体和血腥!国防军的步兵在泥泞当中攻击前进,炮火溅起满天混杂着血肉的泥水。伤兵在浅浅的水坑里面淹死,在不辨对手的雨幕当中,双方翻滚着用刺刀甚至牙齿互相拼杀。如果要找出东亚历史上最惨烈的攻防战,从六月十五日到六月十七日这几天的混战,就应该是了。

    在六月十八日,十九日这两天,随着天气的放晴。战事反而缓和了下来。双方似乎都为这几天肮脏的激战耗尽了力气。所有人都在等着战场干爽下来。除了双方的炮火互相仍然在播撒死亡之外。步兵的交手战,一时似乎都停滞了下来。伤亡惨重,耗尽了精力锐气的日本官兵们呆呆的坐在自己已经成了地域的战壕里面,已经没有人指望可以在这场血战当中回到自己的家乡。上级已经发出了指令,每个人必须要杀死十个中国兵才能去死!但是这两天暴雨当中噩梦一样的战场,当中国的伤兵满身泥水血肉仍然咬着刺刀向他们的战壕爬来的时候,这样的敌人,又怎么是他们一贯引以为豪的日本式的疯狂顽强所能压倒的呢!更不用说他们装备的武器。霰弹枪和轻型机关枪在战壕里的射击,手榴弹和炸药包的巨大轰鸣,将整个战壕碉堡掀开的装了延迟引信的重炮炮弹,还有那似乎可以将雨水都点燃的火焰喷射器!

    一个个战功卓著,曾经在帝国的历次战役中立下功勋劳绩地大队中队就这么整建制的倒在血火泥泞当中,一个个军官尸骨不全的拖了下去。但是更多的大队中队又填进了战场。在第一军主力增援上来之后,日军在辽南前线总算拥有了比较雄厚的兵力。重武器也大量集中。这是前线见识过现在国防军威力的日军来说,唯一觉得还比较有把握的事情。以一线六个师团番号地部队,抗击国防军九个师的轮番冲击。

    不管伤亡情况如何。据守住盘锦一线还是有相当把握的。第三军已经在陆续登陆,第四军也在国内集结。只要能熬到反盘的那一天。他们在辽南的血战苦战,就算没有白费!一线的官兵们这样幻想。但是在关东州旅顺,北满中朝边境等到这些增援部队水陆联合开进过来的派遣军总部,却不敢象前线这样乐观。日本的地国力毕竟薄弱,一线第一排派出十四个师团的兵力(包括海上的第二军两个师团),就已经是集中了全国陆军绝大多数地精锐军官士兵,还有绝大多数地重武器,国内的武器弹药物资供应这十四个师团长期作战已经是捉襟见肘。新的增援部队过来。重火力大部分缺编,扩超到战时编制地各师团充斥着太多的预备兵和充员兵,军官也是预备役军官居多。弹药物资更是一个大问题。

    粮食在富庶的东北还能就地解决。但是弹药真地成了一个大问题!第三军携带的弹药还不足一个基数。国内地储备已经见底。兵工厂在加班加点的生产,满世界准备购买日本口径的步枪机枪大炮弹药,但是应者寥寥。欧洲表示冷淡,美国表示敌意。本来对俄国出口的部分步枪和弹药,都被日本军队强行扣了下来,但是也是杯水车薪!前线因为华军的强大火力而要求后方增援重火力。军部不得不将日俄战争当中缴获封存的旧式大炮都拿了出来,但是还是远远没有达到前线需求的地步!

    战争进行到如此地地步,巨大的战争消耗。已经让突袭失败的日军上下觉得难以为继。一次拿出了十几个精锐师团的力量。竟然还在东北两面被华军按住狠揍!在日军高层当中已经蒙上了一层失败的阴影。疯狂的军部少壮派军官们仍然在叫嚣着将战事进行到底。疯狂的在督促国内的工业企业迅速转入完全的战时体制。在他们看来,日本的工业基础还是比中国强大。只要战事能够僵持下去,只要日本的工业生产能力跟上去。只要等到华军战前储备的那些巨量军火物资迅速消耗干净。就算打到世界末日,帝国也要争取胜利!

    对于普通的日本一线士兵来说。疲惫憔悴恐惧的他们,并没有想到这些事情。他们只是庆幸,这两天对于他们来说。基本平静的度过了。他们甚至可以轮流的撤下来,吃上一顿热食。晚上可以裹着大衣睡几个小时。而不是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对面华军战线此起彼伏的照明弹,还有那铺天盖地的炮火。战场上的士兵,要求的确有限得很。

    天色正是最浓黯的时候。国防军远程炮群突然在一片沉寂当中,轰隆的发射了。上百门各种口径的大炮,还有前线的迫击炮重机关枪一起打响。道道火流直朝日军方向倾泻。被突然惊醒的日军阵线一阵吱哇乱叫。全线的日军都纷纷涌出战壕,仓惶的将武器架上。日本的军官们脸上胡子都已经老深。趴在战壕壁上举着望远镜瞪大眼睛看着对面战线的动向。但是除了炮火机枪发射的闪光。并没有攻击步兵群的涌动。这些远程炮火还很少落在日军战壕的周围,而是向更深远的日军后方纵深落去。

    在一线纷纷通过通讯网络回报:“一线并未遭到敌军火力攻击!”的时候,日军在田家至甜水一带的后方,已经是落弹如雨。日军集结的物资大车突然间就被打得乱七八糟。炮火当中正在紧急输送物资的日军辎重部队人喊马嘶,乱成一团。日军朝鲜军的炮兵指挥官松平少将大声下令日军炮群反击,特别是指向火力发射得最凶猛的田家至甜水方向当面的华军炮兵阵地!双方的炮战在夜色当中顿时就打了一个惊天动地。半边天都已经被映红了。在睡梦中的关东军司令长官上田大将也被惊醒。。

    参谋军官们已经纷纷做出了判断,也许是华军拂晓攻势的前奏!必须让各个部队迅速进入阵地,弹药加紧输送,防备华军的拂晓攻击!

    疑惑地上田大将有些奇怪,华军那次大规模的攻击作战不是炮火开路,然后紧接着就是步兵集群推山倒海的大规模攻势?这次炮击虽然来得突然,不少炮弹还落到了盘锦城的外围。但是并不是全线的全力射击。打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见华军步兵的动静。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上田大将还是下达了命令,全军各一线部队,预备部队全部进入阵地,炮群节省弹药,准备迎接华军的拂晓攻击!紧接着转报派遣军总部,华军又有可能在六月二十日凌晨,发起一次全线攻击!

    在相对平静地三台子一线国防军阵地的后方。却是另外一番的景象。借着隆隆炮声的掩护。一辆辆钢铁的庞然巨物摇摇摆摆的在黑夜当中穿行。地上已经用白灰洒出了行进路线,每隔十米,就有一个戴着白色阿德里安钢盔的宪兵军官在指挥交通。甲型乙型战车炮塔舱盖都大开着,驾驶舱门也敞开着。车长和驾驶员的头都探了出来,借着微弱前灯的指路,缓慢的朝前运动着。战斗工兵和机械化工兵走在车队地最前面。随时加固要通过的道路和桥梁。一支庞大的装甲部队,就在满天红光,隆隆炮声当中向出发阵地隐蔽的开进!伴随作战地步兵们静默的走在坦克通行的大道地两侧,每个人都一边行军一边打量着这些钢铁巨兽。小鬼子可算要吃上这些铁家伙的厉害了!

    一门门地重炮,也在静默的转移着阵地。夏天的夜里。人马都是满身是汗,在骡马难以通行的地段,更是几十几百号人一起推着大炮的前进。已经进入出发阵地的步兵和战斗工兵们都在抓紧时间休息,弹药分发了下去。每个人还分到了一块美国产的朱古力,让步兵们在战前吃下,补充体力。但是对一些老兵来说,他们偷偷藏在水壶里的东北大烧锅。才是战斗的时候提神的最好法宝!

    第一装甲师,安蒙军第二师。教导第一师,战斗工兵第二“万岁”团。在向三台子日军战线面前的出发阵地全线开进展开!现在正在轰鸣的上百门重炮,就是在掩护他们行进的行迹!为了等到装甲部队合适出击的天气,指挥整个辽南集团军和甲午集团军的锦州前指。不得不按捺着内心的渴望,让甲午集团军继续修整隐蔽两天,等待路面干爽坚硬。长久的等待,终于到了即将要爆发出来的时候了!

    李睿和锦州前指的幕僚们乘坐的美国造指挥汽车开到了一处小小的山丘上面。看着脚下滚滚前进的这条钢铁长龙。在黑夜当中星星点点,的微弱车前灯。就构成了一副最壮观的画面。钢铁履带翻卷碰撞着地面的声音。坦克发动机低沉凶猛的吼声。都在震动着他们脚下的大地。这二百多辆坦克,就是二百多个活动的钢铁噩梦,在时机到来的时候,将彻底粉碎日军当前的战线,直指盘锦,为步兵打开的缺口,将让这些精锐部队直扑奉天,将日军彻底分割!这就是整个占据的关键!在他们身后和装甲部队平行开进的一条道路上面,是呼伦贝尔骑兵旅的大队骑兵,骏马们嘶鸣着喘息着,载着全副武装的骑兵也在朝前开进。这个骑兵旅是从黑山大虎山方向转调过来,作为打开突破口之后,最快的机动跟进突击力量!

    这九千多名骑兵都是东北热河子弟,在吴俊升旅长和张之江夫旅长这两位北洋时代的骑兵悍将率领下,对于光复他们的乡土,早就充满了最大的热诚!这些熟悉地形,机动力和战斗力都极其强悍的骑兵只要沿着装甲第一师打开的突破口涌出的时候,就是后方日军所有军事目标不折不扣的一场噩梦!

    工兵和通讯兵们在紧张的布置着临时指挥所,李睿已经决定。他一定要在第一线亲眼看着日军的崩溃,看着日军的覆灭。底定东北战局的功劳,必须由他李睿来创造。他现在需要这个声望!

    夜色当中一群军官朝李睿站着的高处爬来,李睿背着手傲慢的看着他们在脚下向上。走到近前,正是甲午集团军的司令长官林述庆中将,第三军军长陶定难少将,装甲第一师师长王登科少将,安蒙军第二师师长王挺少将等人。看到李睿站在那里。都是先啪地立正打了一个敬礼。每个人这个时候都是一副准备上阵厮杀的装束。特别是要带着战车冲击日军阵线的王登科少将,更是一身黑色的装甲兵制服,佩戴着装甲兵的银色死神徽章。腰里挎着一把白朗宁手枪,一***弹在炮弹发射的火光当中闪烁着幽暗的光芒。这位雨辰地第三任副官长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温和可喜,有的只是满脸满心的杀气!

    林述庆低声道:“报告纵云参谋长,第三军开进顺利。步兵各师各团已经陆续抵达出发位置。装甲第一师突击集团,装甲第二师先遣混成支队也将抵达出发阵地。四时之前,完成坦克突击部队的战勤补给,所有支援炮群已经就位待机…………就等着攻击发起了!”

    李睿点了点头,走近了这群人。这时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锐气,竟然让林述庆都退了一步。只有王登科毫不退缩的和他对视。这位少将,被雨辰安置在了这个职位。原来隐藏在笑脸后面的军人的血胆,这个时候正是最战意高昂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眼红他这个天字号第一师师长地位置,认为他是在雨辰的照顾下才得到了这个职位。他一个副官头儿,怎么能够指挥得好这么一支高技术的部队。为了回击这些背后的蔑视,王登科不知道暗地里下了多大地功夫。带天字第一号师快两年时间,他没有回过一次家,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和江北官校的高级研究人员不知道交流过多少次对这个新生部队建设地看法。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次的实弹实兵演练。每天就和自己地麾下官兵和这些钢铁巨兽在一起摸爬滚打。他甚至还成为了一个机械维修的专家!这个时候,就是他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李睿满意的点了点头。收回了他的视线。虽然他在在场的将官当中是最年轻的一个。但是他地举止还有眼神,却似乎在告诉所有人。我是这里的掌舵人。我是带领你们,带领两个集团军在这里走向胜利的那个人!对于别人对他这种傲气的背后的看法。他是一点也不在意。在国防军中下层以青军会会员为主体的军官团当中,这位和总统一样年轻。一直都站在国防军第一线,对现在政府批评态度最为激烈,永远将国防军视为新民国最重要的力量的这位少将,也是他们崇拜的,不亚于当初江北三杰的一个偶像。也许就在这场战役之后,他的影响力将超过江北三杰而成为国防军最耀眼的存在。

    “这是一支多么强大的部队,等待着你们的又是多么伟大地一场胜利!王师长。张展空是你的前辈。是总统身边第一任副官长。但是在凡尔登,他英勇的战死在了我的身边!而在这里,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你从总统身边出身的这个荣誉!冲上去,粉碎这帮混蛋鬼子,把我们失去的东西都拿回来!”

    王登科凛然行礼,转身就跑下了土丘。钻进了他的一五式履带装甲指挥车。少将一个手势,驾驶员顿时加大了马力。装甲车摇摇摆摆的就冲向了钢铁长龙的前面。

    李睿一摆手:“临时指挥部就设在这里,甲午集团军,第三军,还有锦州前指就近指挥这场突击作战。传令全军官兵,就在这里,决定的是我国的命运。作为军人,别忘了国防军的传统,我生国亡,我死国存!”

    雨辰手中的毛笔一抖,一团墨汁滴在了面前的公文便签上面。他有些觉得烦闷一样,走到了窗前推开了窗户。看着北面远方的一片漆黑如墨。甲午集团军主力,应该已经进入出发位置了?办公室的门推开了,司马湛走了进来。雨辰转过身来,就看见司马湛手里拿着一张抄报纸,对着雨辰笑道:“总统,天津总部转锦州前指来电,甲午集团军主力第三军,及呼伦贝尔骑兵旅,第五军。第九军等部队已经完全完成集结。即将发起突击,决战就在眼前…………”

    雨辰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纯如,这次我应该在第一线的啊,这是我眼前最大的目标。我却守在天津,作为一个精神象征稳定着北方局势…………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还要着手准备善后的问赴…………你觉得,我还象以前那个军人总统么?还是考虑的问题太多。心机也太深沉了一些?”

    司马湛一时语塞,雨辰在这个夜里,怎么突然和他说这个事情?他尴尬的四下望望,这种话题可不能答话,只有转开话题:“…………海军秦皇岛前进指挥部已经报告,日军舰队和大船团也出现在秦皇岛外海不远地洋面。海军直属第一水上侦察中队一直在关注他们的动向。北方总部已经调集海防军的部队向秦皇岛方向集结运动了。大战看来就要在前方后方同时打响,这次咱们双方都拼命啦。就看谁最先完成突破…………总统夫人已经在秦皇岛被宪兵和总统卫队追上保护了起来,正在劝总统夫人尽快撤离。地方上有些闲话,敌人来了,不先疏散百姓。倒是派军队先用宝贵的运输工具将夫人撤回来,总统有些公私不分什么的…………”

    这句话果然转移了雨辰的注意力,他难得的暴怒了起来:“放屁!

    我一个大总统,保护自己老婆还错了?他们地老婆早早躲到南方,我老婆还在北方照顾难民!谁说的这些话。让不群去查!赶紧把小媛撤下来,这个时候不是发扬风格的时候。她一个女孩子,不能让她再担惊受怕了!随时盯着天津总部。海防军集结情况要随时转报总部,预备军可以抽调应用的部队要准备好。随时应付万一的情况…………”

    他沉吟了一下,敲着桌子道:“以虎穴的名义给锦州前指去电报,期待他们胜利的消息。奠定胜局之后,我会亲自到前方表彰嘉奖他们。

    给南京去电报,七月中旬,我凯旋回都!下面善后的事情,才是真正未来东亚格局的关键!”

    司马湛点头答应。叫上雨辰的副官长赖文臻一起去布置这些事情。

    临出门地时候,又有些吞吞吐吐的苦笑道:“这次我对纵云取得胜利很有信心,他又该立个大功了…………但是我总是觉得,这次战役将灼然调回来指挥,应该比纵云要合适一些…………嗨,我瞎说的什么啊!“

    雨辰一怔,木然的看着司马湛匆匆离开。雨辰转身向窗外望去,潮湿闷热地夜风就这样吹了进来。李睿地位再高,我能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我能控制住他。灼然的地位更高,声望更大,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呢?这个时候,只能让一切牢固的掌握在自己手中。在这个最紧要地关头,必须让这个国家的所有力量,按照我地意志来运转!

    真累啊…………第一次的,雨辰从心底感觉到了一种发自骨髓的疲倦。在这个时刻,他加倍的想起了自己远在秦皇岛的太太。小媛,你可不要出什么意外啊!

    在乌黑的海面上,一支庞大的舰队在加速前进。在舰队地后面,跟着的是第二军的输送船团。清扫航道和侦察华军岸防力量的轻型舰艇部队已经冲在最前面,以二十二节的高速劈波斩浪的前进。预定登陆的地点是鲤鱼口,那里地形平坦,滩涂漫长。水位也很深,军舰可以抵近进行炮火支援。还避开了华军的几个主要的坚固海防炮台。

    桑岛省三海军大将站在比睿号的舰桥上面,目光深沉的看着海面上的道道白浪。海军在这次战役当中地位相当尴尬,海军大多数高级军官都认为这是一场过于仓促的战争。田中已经完全成为陆军的那个真崎阴谋家的傀儡。这次失败的可能性很大!在未来的日子里,海军重新拾回他们的地位,在日本未来的政治版图起着重要作用的日子也许很快就会到来了!海军军令部部长给他的一封晦涩的由运输船带来的私信。让这位一向被当作陆军跟屁虫式的海军大将想了许多。不过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帝国军人,还是想着怎么样将这场战役尽可能打赢!虽然他从来都不表示乐观!。

    海军作为一种战略军种,应该起到的作用远远超过支援陆军登陆的角色。但是现在掌握帝国的命运,并没有营造出最大的发挥这种战略军种作用的国际环境。海军正在戴着镣铐跳舞。…………这场战役之后,当面前这个大陆国家也开始建设他们强大的海军之后,日本最后的依靠,帝国海军的命运到底如何?桑岛对未来没有答案。

    而这个时候在“筑紫”号二等巡洋舰上面,陆军第二军的高级军官们,正在舰长休息室里面举行酒会。这里已经是松勇大将的卧室了。

    一瓶瓶的滩酒被打开了,鳗鱼罐头和蟹肉团子,还有寿司,奥殿在茶几上面摆得满满的。高级军官们互相祝酒,低声的说着:“祝武运长久!”但是脸上却少有欢愉的气氛。

    松勇大将喝完了杯中的酒,脸色有些发红。他盘腿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站了起来:“诸君!”所有人都转了过来,看着这位头发花白的大将。

    松勇举起了空酒杯,低声道:“请诸位英勇的去死!为了我们的帝国,为了天皇陛下。我们必须英勇的去死!”

    天色已经渐渐的亮了,历史走到了19156年6月20日的这一天。

    预料中的拂晓攻击并没有出现,紧张的日军官兵在掩蔽部里,在预备队集结地域里守候了半夜。战壕里面的警戒兵不断的观察着对面华军的阵地。但是这个时候,却连持续了半夜的炮击都停了下来。天地之间一片的安静。时间在慢慢的走到了上午十点。太阳越升越高。热浪开始从地表泛起。当警戒了许久的日军神经开始慢慢松懈了下来,想着午饭吃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在战壕里面的日本官兵脚下一阵颤抖,对面的华军阵地掠过了一片闪光。华军的全线炮击,突然又开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