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1911新中华

第五卷 新世界 第六十五章 世界之潮

    在1914年的中国,还没有无线电广播这个词。就算在全世界,也只不过到了1920年才在美国开始了无线电广播的试营运。而最快地将雨辰的重要声明,传播到全国重要城市地办法,还是靠报馆们加印的一张张号外。雨辰的声明,在9月22日上午,就已经交给南京的重要报馆,上海、天津、北平、广州等等城市,也都得到了这份声明的快邮代电到了下午地时候,关系国事地百姓们谈论的话题,已经完全都是雨辰的这一纸声明了。

    “…………民国三年之国际国内,风云激荡至此已极矣!在此世界板荡,战火连天之际我民国政府,唯思世界之公理正义是视。对内则充实国力,厚陪民生对外则维护国家安全。民族利益除此岂有他哉!欧州不幸列国纷争唯胶州湾及青岛一地。清季不幸,割于德人之手雨某至恭领全国大总统一职以后,常思回收。又则德人实力全在欧陆,青岛孤悬海外,德人实力不及战事一开协约国家必有兵力加之,欧洲烽火将波及我民国神圣之国土我国民何辜,我民国何辜?雨某则断然决议出兵青岛,解除德人之武装,维持我民国神圣中立之地位,区区衷肠,国内民众无不拥护,而国际友人无不谅解矣然德军负隅,断然拒绝我之解除武装,维持国家中立之合理提议我国防军不得不已武力加之血战三日我国防军付出重大牺牲艰苦努力之后我中华骨肉分离越数十年之青岛,终回祖国怀抱中矣!消息传出,凡我国民,无不感奋而慷慨流涕谓此为我民国收回前清失去权益之张本,我民国经此一义战,可免如日俄战事东北所函之兵灾矣!

    然国事多艰。东邻日本国。悍然不顾青岛已为我国防军收复之事实。张协约国之虎皮,调十万陆军,军舰无数。耀武于胶东外海,扬威于我国门之外!随即黄岛登陆,胶济线南北,尽成日军残暴之师狼奔之腥膻之地!兵火交接。生灵涂炭我民国遭此劫难,公理何存,正义何存?日本国内之对我决诀华夏之狼子野心由此固为天下所知!我国防军上下,在我国土遭此奇辱上下无不流涕,誓已杀敌至果,尽复国仇为己任。山东本为华夏祖先所遗之血肉,又焉能因敌暴强而丧于我手!如若至此我民国担负责任之诸公又何面目见我先祖,对我百姓!逾月以来肇鼓大动民族武力,全线而击先于胶济线南北节节施加抵抗。青岛死守亦屡挫敌锋各路大军齐集之日,则全线反击,愤怒威武之师,天下莫何抗手!日军十万暴师,土崩瓦解于青岛城下伤亡损折过半。余部已无力于我大军周旋。向北鼠窜凭海而守。当此日军穷促已极之际,实不能当我大军之追击。然雨某为善后计。为国际责任计。强自束手唯已大军监视,期盼重开和谈。实思日本政府能痛悟前非,菩对西邻化东亚之烽烟为祥和,各自致力于国内民生大计!协约国之英国外交大臣格雷爵士,亦穿风破浪,千里而来,调停其中望两国协和,为世界去一乱源,为东亚开一新天友人此心,民国上下感激无置。举国上下,皆谓和平可得。而公理胜利矣。

    我民国检讨围绕青岛所起之纷争,我之所作所为。无一不合于公理正义,国际友人,亦早有定论。至此道义为我独有,军事亦大占上风之际我国防军束手观兵,期待和平解决耿耿此心,可昭日月我民国对日本之行事,可谓至矣尽矣,蔑已加矣!日本政府似有愧作之心,大隈内阁亦发表声明公布于世,谓前线绝对和平,次第撤军,两国之间,一切争端谈判解决孰料言由在耳,则昨夜日军又对我国防军断然启衅,以数万重兵,环攻于我国防军之前线阵地,枪炮交加,白刃互接,恶战通宵达旦,至于天明!数万乌合,焉能当我百战雄师。日军溃灭于我强固阵地之前,遗尸遍野,肝脑涂地,山川为之赤,河水为之不流!数万日本训练经年之师。成为异国无定河边之鬼!细察前后,对日人之铸张铸幻,强悍无理之伎俩,我国民早已领教至于极点!民气之沸腾,战意之高昂,亦至于极点!我国防劲旅凭此民气军心挥师东北,复我国土,尽逐国内之日人,不过反掌之事。世人莫能谁何!

    然则为国际责任计,为我民族之素有宽大为怀本性计,雨某及当道同仁诸公,雅不愿于世界激荡之际,再于东亚开之战事此举对世界局势牵动非小雨某愿在此最后正告日本国内诸君,从速改弦易辙早开和谈奠定东亚和平然我必不可改之和平原则有三,一者焉日本本次出征所余之残兵,须从速撤离我国土二者焉战事激化之渠魁,必要有以交代于世界。三者焉日本在我国土享有之一切不平等之权益条约,必妥商办法次第消除。非谓如此,则虽天地合,山陵崩,江海竭。我国复仇之战,自强之战,不得停矣!

    日本诸公,其速醒乎!”

    在雨辰结束了内战之后,他地通电已经是难得一见了。这次再度出手,这篇声明仍然是振聋发聩,掷地有声。全国各个方面,包括国际上面。都从这份声明当中读出了他们需要得东西。国民读到了国防军地伟大战果,读到了民族崛起的呼声读到了自身强大实实在在地东西。当政的一些稳健派,也读到了雨辰并不希望将战事进一步扩大的想法也暗中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能够和平,还是和平一些的好!而国际方面,却读出了一个对协约国表示友善,对国际局势自觉负有责任,对和平放孜以求的一位远东地统治者的心情。对雨辰的这份声明,国内的参众两院当天就联合通过了声明,表示全体支持。并致电日本帝国议会,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追究责任,推进和平。同时宣布再组织一个议员慰问团,前去慰问山东前线地国防军部队。也向协约国国家的议会纷纷去电,请他们共同谴责日本这次的举动。。

    而在南京的英国调停专员,帝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爵士。也在当天下午晚些时候,发表了一份正式的声明对雨辰的宽宏大量,还有对和平的追求表示了高度的赞赏认为此举表现出了一个文明国家应该有地风范,协约国与现在的中国有着相当多的共同地道义基础,完全有可能展开进一步的合作。中国已经表明,他们愿意承担文明国家的责任,也必将得到文明国家的认可对于日本,对他们这样地举动表示极大地遗憾,甚至在声明当中隐约的怀疑他们能不能约束军队,如果不能做到那实在很难称为一个负责任地文明国家敦促他们迅速开始在协约国地监督下撤军,开始谈判不然东亚局势进一步恶化的责任,就需要他们全部承担。认为雨辰在声明中提出的和平条件是相当正当的,是合理的。声明中还隐晦的提醒了日本,要是日本再这样一意孤行下去,那么协约国就将考虑对日本所承担的义务了这篇声明想必是格雷爵士在气急败坏当中草草而成地。有些地方并没有外交辞令所特有地那种客气这位爵士毕竟是从帝国中枢而来,他考虑地问题是尽早结束东亚战事,稳定帝国后院,调集东亚的力量增援欧洲其他地东亚本地外交官的平衡考虑,在局势急转直下地情况下,并不显得那样重要。更何况作为一个相当守承诺的英国伸士,他对大隈重信内阁先做了庄严保证,然后马上就违反。个人也感到相当地反感。

    美国在太平洋彼岸,也有副国务卿蓝辛发表了代表美国政府意见地公开声明,他们表示日本政府地举动是让人感到非常遗憾的,在太平洋对岸持久进行的战事严重妨碍了美国对华传统政策地实现,也让美国西海岸面临可能地战争威胁。在欧洲局势进展到如此地步地情况下,这种西海岸外出现的威胁。是美国不可能接受的。声明当中还大大推崇了美国和雨辰的传统友谊,认为他这次的政策举动是有男子汉气概的是光明矗落地,同时也用了一个欧洲化地形容词,是负责任的。声明中甚至期待地说道,中美两国在太平洋上的合作,也许就是遏制亚洲未来不可能发展为欧洲那种混战局势地保障这种论调,就是美国国内人士看来,也有些喊得太高了声明中对日本政府举动的反感也几乎是毫不掩饰地,这可以说是从西奥多。罗斯福政府传下来的传统了。进入二十世纪以来美日关系一直在磕磕碰碰当中从夏威夷危机到移民法案的轩然大波。再到大白舰队航行全球过程当中两国之间的暗战。美国对于日本舰队的扩充一直是高度警惕。对于日俄战争中日本所欠美国地债务。美国也是历来分毫不肯减免伍德罗威尔逊总统虽然是位和平主义者,但是对于在太平洋的西边。有一个国家能够协助美国遏制日本。能让他们永远处于光荣的和平当中还是非常感兴趣地。这也是美国国内相当主流的想法。所以他们这次也毫不犹豫地对日本政府实行了警告让他们尽快回到亚洲和平的道路上面来,不然就会承担相当严重的后果。蓝辛还宣布,他将赶赴中国,参与本次事件的调停中来尽快的推行和平。

    现在国际上面对日本开始了一片指责地声音。只有英国驻华大使克劳福德先生在当天他自己的日记里面郁闷地写道:“…………上帝啊日本人把一切都搞糟了!本来他们可以不需要战争就得到他们所要的一切!只要在这个时候,他们对爱德华格雷爵士这样满脑子欧州大陆情节的老头子说些坚决支持协约国事业的话,再把他们在中国地军队换个欧洲派遣军之类的名义尽快撤出来,大英帝国是愿意拿出他们全部的影响力去帮助日本得到他们想得到的!而美国的牛仔在这个话题上面没有发言权!但是他们愚蠢地陆军却让这个事情变得向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在这个国家供职的时间只有断断半年多一点的时间,就是一个只有普通智商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也能看出来,这个国家已经在开始了他们复兴的道路,而他们在未来的威力,将比打赢了日俄战争的日本强得多!这才是帝国在亚洲利益地巨大威胁!

    帝国一切关于国际势力的传统,在这一天里被爱德华格雷爵士抛弃。老头子还用难得的喜悦的口吻提起雨辰说准备为欧战出兵三十个师!他的头脑只有现在。而聪明人都会看到将来!皮特会在这个时候在坟墓里面打滚,而巴麦尊先生也会在地下跺脚!他在1840年取得的成果在这一天就被抛弃个干净!对于日本国内现在混乱而紧张的局面我完全可以推测出来哭泣,日本人,在这混乱地情况下,你们将错过遏制中国地最后一次机会。完全是因为你们的那些罗圈腿近视眼的将军!而我将很有可能活着看到帝国在亚洲殖民体系的崩溃!但愿上帝继续保佑英国!”(《使华六年记——见证崛起》,英国牛津出版社1928年出版。中国商务印书馆1933年翻绎出版)克劳福德先生这些激动而不符合他外交官身份的话,后来在他地日记中全部都披露了出来成为后来历史学家宝贵的研究资料但是在当时,他只是一个感到挫折,愤怒,还有无力地外交官的信手涂鸦而已。

    总统府的小花园,是前清两江总督衙门留下来的历年下来,很有一些奇花异草,造型独特的观赏石。比起雨辰原来在徐州公署时候的那个简单的小花园比起来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雨辰对这个也没什么鉴赏能力,只是当作自己消闲散步的一个场所而已这个时候。劳累了一天的他就在这里悠闲地走着,他的秘书长陈卓,正在尽职的将自己所整理的各方面声明和反应一一的向他汇报雨辰静静的听着,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等到陈群的汇报告一段落之后,他才微笑着问陈卓道:“不群,一天整理完这么多东西,多数还是洋文原稿,当真是了不起。陈卓笑笑:“我读洋文比中文流利,写洋文也比中文快这点不算本事,不过是长久学习训练的成果,总统对局势的把握,那才真是了不起呢,。雨辰哈哈一笑:“我对洋文好的人都很佩服,当年在大学的时候,英文也经常被当,吃足了苦头…………”接着他马上就把话题一转:“不群。你对现在这个局势,有什么看法?”。

    陈卓正在奇怪呢,总统不是美国华侨子弟么?怎么在美国读大学也经常英文被当?在美国有是有华人私人开办地华文学校,可没什么大学啊!说起来也真是,跟他这么久了也没有看到他美国什么亲戚来往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雨辰问自己这个忙道:“国际上面地反响很好,国内也团结一心但是总是吃不准日本会怎么反应,我看他们这么顽固,劣势情况下还能组织大军反击,虽然是送死,但是也说明了他们不服输。会不会顶着压力和咱们全面开战,那真是说不准总之咱们要做好准备就是了。。他这个话。也是国内相当大一部分的人的心声,他们为雨辰的胜利喝彩,为各国的重视沾沾自喜,但是总担心日本恼羞成怒,爆发对华的全面战事,那么现在这个小康地局面可就要彻底被打破了虽然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挑战雨辰权威地心思,但是总免不了腹诽几句这总统总会以至刚来行事。不懂得稍稍柔和一点。

    雨辰挥了挥手,他地身影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是精神还算不坏,有了一种已经了了大事的放松:“打不起来了!日本国力就那么点。在他们崛起的道路上几场大仗都是在国际上面有了支持和靠山之后打的日俄战争,以他们的国力,其实根本不是俄国人的对手只不过俄国当时欧州被牵制,背后又有英日同盟撑腰战争过程当中不断有西方资本在给他们输血,才支撑着打完这一仗也打到财政快破产地地步后遗症一直持续到现在。他们真正地国力,还没有日俄战争时候那样充实呢!现在国际上面已经纷纷不表支持。而联合调停战局。他们已经没有继续打下去的实力基础了,比人他们没有我们人多,比钱现在也比我们窘迫,先行一步的优势只不过在海军上面保持对我们的绝对优势罢。了仗是不会再打了。”

    陈卓还有些疑惑:“那他们怎么还主动在山东前线启衅?日本军人那种疯狂劲儿,我们可不能低估啊!”雨辰回过头饶有兴味的打量着这个精干的秘书长,笑道:“你怕?”陈卓窘迫的一笑:“怕当然是不怕,有您统帅。我们什么样地敌人都不怕!只是担心打大了,把咱们的摊子也打烂了。那真是两败俱伤。”

    雨辰继续背着手朝前走,淡淡地道:“日本这次反击,是他们的陆军为了挽回自己低落地地位,用几万人的生命。去赌一把,获取国内狂热地支持。将大正派政治家们压下去他们的真正本意是对内,不是对外等他们国内洗牌结束,该和谈地还是要和谈就看怎么谈了我现在唯一吃不准的就是,这次洗牌的结果,到底是大正派政治家继续留在他们的位置上面,而陆军一蹶不振。还是陆军全面占据上风。而日本的国策继续向对内保守对外扩张越走越远?说实在的,我现在在祈祷日本陆军地得势。掌握整个国家的政权。那么他们就将是我们崛起道路上面最好地挡箭牌和将来用在民族复兴祭坛上面地最好祭品……看着自己的理想一步步的实现,人很满足…………”他的声音无限地感慨,而陈卓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他只是以崇敬的目光看着雨辰的背影。这个并不宽阔威武地背影,却吸引着现在中国最优秀地人才信仰他,追随他

    雨辰还在继续着他自己的思路:“这次曲折地战事,是我们走向世界的第一步,快则一个月,慢则最多三个月,就会全部解决了此间事了,就该我出国走一趟了美国英国法国我都要去,奠定我们在这次大战中合作的基础,争取资金和技术的援助接下来的一年,才是我们真正关键的一年啊……不群,出国地时候,你就是我文职的首席随员。到时候还要借重你比中文还要流利的洋文哟!”听着雨辰第一次表露他要出国访问的意图陈卓有点激动,这下可是真的迈向世界了!中国国家元首破天荒的第一次出国访问,而他就在其中见证着历史他用力的点着头也不管雨辰看不看得见随即他的脑海当中又不可遏制的突然冒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李娱呢?李娱是不是也要以第一夫人的身份出访?”

    而雨辰自然不知道他的秘书长现在居然在帮他考虑这个问题,他只是慢慢的走着,自言自语的低低道:“日本…………日本国内的政局,究竟会怎样变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