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柄

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三二章 文庄太后

    还是在中都、还是在慈宁宫、还是在那间禅室之中,谈话仍在继续……

    “你要怎样才能改变主意?”作为一位母亲、作为一位祖母、作为一位太后,文庄在这一刻的选择极为艰难。

    “改不了了!谁都改不了了!”昭武帝尖声笑道:“就在朕来这儿之前,朕已经昭告天下,由隆威郡王秦雷代天出使,去楚国迎回太子。”

    “你这样做考虑过社稷吗?”沉默片刻,文庄太后仿佛默认秦雷的命运一般,转而与他讨论起大秦江山来:“两位皇子被扣,你不需要给国民一个交代吗?”

    “要,当然要!”昭武帝嘴角上翘道:“圣旨都已经写好了……只要南楚那边的消息一传回来,朕就要昭告大秦子民,是齐国挑唆楚人妄为,他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朕要让大秦子民再一次的愤怒,就像十八年前齐楚入侵一样,激发出我大秦子民全部的能量……”

    仿佛陷入某种臆想状态,昭武帝表情癫狂道:“到那时,朕已经通过大军演,将大秦的禁军牢牢掌握在手中,”说着猛地一挥手,两眼放光道:“然后朕将率领禁军亲征,与齐国展开倾国决战,到时候朕的兵锋所指,问天下谁是敌手?!”看他的丑态,就差说日出东方、唯我不败了。

    很显然隔行如隔山,这位天字一号阴谋家,把战争看的太简单了……

    但昭武帝显然自我感觉良好,他狂热的挥舞着手臂。目光炯炯地望着太后,哑着嗓子道:“我一定会让你以我为荣的!我要证明给你看,我才是最棒的一个!”

    文庄太后从心中叹一声,没有再做声。

    太阳从东方渐渐偏到西边,谈话的主角之一已经离去,仅留下文庄太后一人枯坐在蒲团上。但见她眼睑低垂,呼吸低缓。仿佛睡着了一般。

    但门口的仇太监知道,老太后心里定如翻江倒海一般,所以他将一盘檀安神香端了进来。

    闻到淡淡的香气,老太后轻声道:“你知道哀家从不用这个的……”

    仇太监微微笑道:“往日里您心如止水,自然用不到,但今天……还是点上。”关切地语气,就像多年老友一般,而不单单是主仆。

    老太后没有再反对。缓缓点头道:“坐下咱们聊聊。”

    仇太监恭声应下。坐在老太后对面的蒲团上……虽然半个时辰前,大秦皇帝陛下也在这里坐过,但老太监坐的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丝毫的诚惶诚恐。

    文庄太后也没有觉着怎么样,轻声问道:“老仇,你是哪一年跟着我的?得有一个甲子了……”

    仇太监感慨笑道:“难得您记得清楚。老奴是先帝初年进的宫,当时……”他有些说不下去了……大家熟归熟,有些话还是不能乱说的。

    但文庄太后却不以为意道:“当时哀家也是刚进宫,虽然被选为秀女,但在如云地美女中。相貌并不出众。也没有引起陛下地注意,不久便被派到浣衣局中浆洗衣服……”说着抿嘴一笑道:“你是半年之后去的浣衣局,说起来哀家还是你的前辈呢。”

    仇太监也沉浸在回忆中,轻声笑道:“是呀,奴婢那时候才八岁,什么都不懂,净被人欺负。还要代替那些年纪大的挨罚。被关黑屋子。若不是太后您给老奴送饭,怕早就饿死不知多少回了。”

    老太后叹一声道:“真快呀。转眼都六十年了,先帝爷、元康、老秦、老薛……哀家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走了,就只剩下你一路陪着的,一个还在身边了。”

    仇太监细声道:“那是因为老奴向老天爷诚心许过愿,要伺候您到最后一刻,”说着掩嘴轻笑道:“您可是千岁娘娘啊,说起来还是老奴跟着您沾光了呢。”

    文庄太后微微笑道:“万岁爷都早早崩了,可见寿元这东西,对谁都是公平的,不会因为贫贱富贵而增减几许。”说着轻叹一声道:“活那么长干嘛?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还净操心。”

    见老太后刚刚提起的情绪又低落下去,仇太监轻轻给自己一巴掌,陪笑道:“您看我这一张嘴,都快七十了还不会说话。”

    文庄太后摇头笑笑道:“不怪你,主要是最近哀家心里太难了。”文家的灭亡、昭武帝地疯狂,两个孙子地凶险命运,以及因此引起的一系列不良反应,仿佛一座座大山压在胸口,让老太后喘不过气来。

    仇太监笑着安慰道:“瞧您说的,您这辈子什么样的风浪没经过?老奴觉着这回比十八年前那次强多了,您绝对可以轻松应付的。”

    文庄太后又叹口气,短短时间她已经叹了三口气,甚至比过去十年叹的气都多:“看来我真是老了,硬不下心来了,若是有原先一半的狠心,断不会如此左右为难。”

    一面是自己当朝在位地儿子、一面是自己寄予厚望地孙子……选择了前者,大秦就很有可能输掉未来;而选择了后者,大秦可能现在就要崩坍,她曾经幻想着平稳的权利交接,让大秦明天安然到来。

    但老太后一辈子不惮以最大地恶意猜度别人,却还是把自己的儿孙想的太好了……她低估了自己儿子对权利的贪婪,昭武帝那种独占的欲望足以使其六亲不认;她甚至也低估了自己孙子的安分守己,秦雷那种大刀阔斧、唯我独尊的性格确实冒犯到了皇帝地威严……尤其是当这个皇帝不准备再容忍的时候。

    “不知道现在和未来那个更重要……”老太后心中念叨道。她突然觉着自己很悲哀,遇到了事情。需要找人商量一下时,居然只能与面前这个老太监说说。一时不由有些心灰意懒,不想再说一句话。

    仇太监毕竟服侍太后一个甲子了,他能感觉出太后情绪上的变化,便起身道:“太后,您也坐了半晌了,老奴扶您去歇歇。”

    文庄点点头。让仇太监揉揉酸麻的小腿,便在他的搀扶下起身,缓缓的往暖阁走去。。

    如果她就这样走回房中,躺下睡一觉,不去想什么儿子孙子。那她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太,而不是令无数人敬畏地大秦文庄太后了。

    她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她有一颗无比坚强的心脏,几十年过去了。那颗心脏虽然不再如年轻时那般有力。却更加的坚定……因为她是独一无二的文庄太后。

    走到一半时,她突然停住了脚步,一手稳稳握着凤头拐杖,便那样稳稳的站在堂中,仇太监知道,老太后已经摆脱了暂时的迷茫,做出了最终的选择。

    只见文庄太后微微闭目道:“你派人告诉雨田:奶奶只要你平安回来。”

    老太监神色一凛,沉声道:“遵旨。”

    望着仇太监消失的身影,老太后缓缓望向南边,轻声道:“但在南楚那边。只能靠你自己了。奶奶相信你一定能行!”

    虽然秦雷几乎没见过皇祖母发威,更多地只是从传说中了解她昔日地风采,但秦雷却无比的放心……他那位老太太之所以不发威,是因为她不想打乱昭武帝的计划、影响到他的权威。

    但这并不代表老太后已经无能为力的。正相反,秦雷相信老太后积蓄了十八年的力量,绝对是无比巨大的,一旦释放出来。便足以力挽狂澜。

    所以秦雷十分在意这位祖母的态度……若是她仍像往常许多次那样。无声的站在昭武帝那边,甚至连自己的娘家被剪除。都没有反应……因为秦雷虽然知道祖母对自己地栽培,但仍然无法确定,这种爱和栽培,能不能与其对昭武帝地支持相抗衡。

    而以秦雷现在的能力,还没发做到两头兼顾,当他将全部的心神能量都用在与楚人周旋,甚至策划逃命计划时,根本无法顾及到国内的一

    是以当秦雷见到太后传给他的那九个字时,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地。所谓聪明人之间不用废话,只要这一句,秦雷便能明白,老太后决定站在自己这一边了,自然也就无需再担心京里的情况……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秦雷从小憩中醒来,他轻声为自己打气道。

    说完便胡乱抹把脸,神采奕奕地出了门。一干手下看见王爷出来,赶紧起身相迎,待见到他神采飞扬地样子,众人心中的阴霾,也跟着淡了许多。

    “这是一场战争,现在咱们都是战友,所以不要拘礼!”他一边爽朗笑着,一边招呼众人围着方桌坐下。这驿馆地条件很差,整个厅里就这么一张半旧的八仙桌,再就是一溜更旧的椅子。

    拿起桌上的茶壶,咕嘟咕嘟一肚子,秦雷抹抹嘴道:“舒服啊……”说着抬眼对王安亭道:“大学士不要见怪,孤王在自己人面前都是这个样子。”

    王安亭虽然是太子一系,但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所以也不觉着秦雷的动作有何不妥,便摇头笑道:“王爷尽管随意,这样还看着亲切。”

    秦雷朝他呲牙笑笑,又对已经回来的周葆钧道:“你那国书递出去了,什么时候能觐见楚帝?”

    周葆钧的脸色又难看起来,摇头涩声道:“回禀王爷,递是递出去了,但楚国礼部根本不给准信,被微臣逼急了。这才说他们皇帝病了,已经卧床不起、不能视事了,要等病情好转、龙体安康之后才能禀报。”

    “推托之词!”秦雷撇嘴道:“这老头都缠绵病榻三五年了,要想好利索了,估计得等下半辈子了。”把那病老头搁一边,他又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太子?至少要先确定他是胖了还是瘦了,到底有没有受虐待?”

    周葆钧更是无奈道:“他们的答复就更离谱了。说:他们也不知道太子的下落。”

    秦雷一拍额头,苦笑道:“这下更绝,连个想念都没有了。”

    坐在他下首地王安亭有些焦急道:“王爷,咱们得赶紧找着太子爷啊,可不能有个三长两短,不然我们可吃罪不起!”激动万分的样子,就像他亲爹走丢了一般。

    可当秦雷询问他该怎么办时,这位大学士却又张目结舌。一问三不知。看来御史就是御史。除了挑毛病、喊口号之外,基本上是啥也不会。

    秦雷只好把目光投向随同前来的朱贵道:“怎么样,打探到什么消息没?”早预料到这次是凶多吉少,秦雷便把能调动的力量全都带到了南方,至于怎么过来,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了。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老子花了那么多钱,关键时刻就得派上用场才行。

    至少……乐布衣就一定隐藏在某处,深入虎穴当然要带上这位超级保镖了。

    而经验丰富的朱贵,便是此行的联络官。经过两年时间地磨练。他早已成为忠诚的王爷拥趸,并光荣的加入了黑衣卫这个神圣的组织……换言之,这哥们已经由扛活吃饭的短工,转变为包吃包住的长工了。

    朱贵给秦雷递个眼色,恭声道:“属下出去转了一圈,屁股后面就跟了七八条尾巴,并没有接触到什么有价值的人物。”

    “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王安亭职业病发作道:“你可有用心去打探哇?”

    朱贵自然不敢跟中唐大人一般见识。连忙陪笑道:“倒也不是白跑一趟。”说着朝秦雷拱拱手道:“王爷,卑职发现楚国百姓谣传。是太子爷送给楚帝的千年人参出了问题,这才让老皇帝又一次病倒地。他们都说,这是秦国不甘心谈判失败,想给楚国制造内乱来着。”

    秦雷翻翻白眼,苦笑道:“这种驴脑子里想出来地谣言都有人信?”

    王安亭也大摇其头道:“如此低级的谎言,怎么可能传播开来呢?”

    一边敬陪末席的公输营插嘴道:“楚人生活悠闲,没事儿最喜欢传些谣言,有道是三人成虎,再假的谣言也越传越真,到最后就连造谣的也信以为真了……”虽然心事重重,众人还是被他逗笑了一阵。

    正笑着,却听那一直默不作声的顾道:“当时太子爷想脱困,确实送了一棵千年人参给楚帝,结果不久便传出楚帝病重的消息,我们也以为这是楚国突然翻脸的原因。”

    “千年人参是从哪弄的?”公输营突然问道:“太子爷当初的礼单便是下官誊写地,却没见过什么千年人参?”

    秦雷呵呵笑道:“好几百样礼品呢,你都能记全了?”

    “王爷要是不信就问我们大人啊,下官地过目不忘可是出了名的。”颇具才干与过于张扬,公输营身上集中了世家子弟的优点与缺点。

    周葆钧还未点头,那顾却先道:“公输兄弟没记错,礼单上确实没有千年人参,那人参却是来这里以后,太子的一位故友送给他的……”要知道这时并没有作虚假广告的习惯,说一千年就是一千年,九百九十九年都不行。

    这东西自然稀罕无比了,也不知是哪位故友,居然能把这玩意随便送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