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89章 小宋出局

    不管宁昭昭怎么想,这件事却给了姚芷荷极大的刺激!

    宁相那种人,两面三刀,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不顾,你总得防着什么时候他会突然捅你一刀!

    再则就是齐太子,偷腥敢偷到她这里来了!

    她道:“你今晚就先呆在屋子里别出去,别让太子瞧见你了。”

    宁昭昭愣了愣,道:“那怎么行?”

    不是要商量她的铺子的事吗?

    姚芷荷道:“有我和我娘呢,宁葳那老东西也讨不得好去。我先去把太子引开,等我让人来叫你,你再出来。”

    说着,她轻轻拍了拍宁昭昭的脸算是安抚,出了门去。

    姚芷荷立刻就让大长公主最喜欢的那一支歌舞团准备准备。那些艺伶各个都是精挑细选,糟蹋在这儿未免可惜,不过她也顾不得了。

    而此时,宋顾谨还在满园子转悠着寻找宁昭昭,齐太子也在转悠着找他的刺客。

    两人终于在花园里遇上了,齐太子看见宋顾谨就眼前一亮,上前去揽住他的肩膀:“顾谨,你的脸色怎么不对劲?”

    能对劲吗!还疼呢!

    宋顾谨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先前没听说殿下会赴宴。”

    “嗨,宁葳那老东西非拽着我来,说是有什么惊喜等着我。我反正也无事可做,就来了。”

    最近秦皇后看得紧,他的东宫也不像从前那么自由了,成天对着那些闷头闷脑的妃子,他早就玩腻了。

    宋顾谨一听就知道了宁葳打的什么主意,顿时冷哼了一声,心道真是天下都少见这样的父亲。

    他漫不经心地道:“什么惊喜,你瞧见了吗?”

    “哪有什么惊喜?不过我刚才在花园里倒是看到个绝色……说出来你不信,我眼里过过的女人多了,那小丫头虽然包得严实,可我一眼就看出来她是个小****,把弄起来,滋味一定赛过神仙……”

    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宋顾谨想起宁昭昭那张如月光般纯净的脸,心下一怒,但是先按捺了下来,声音冷得几乎听不出情绪:“是么?我没看见。不过宁葳把你叫来,就是让你看什么惊喜的?”

    “不止,还说你们一家子被人诓骗了,所以帮着人家来要他的铺子……嗨,这点破事儿,我听都懒得听。”齐太子道。

    宋顾谨略一沉吟。

    镇远侯府如今最避讳的就是秦皇后一脉,所以万事都和秦家绕着走。纵然齐太子懒得听,可是他往这儿一坐,就是给了镇远侯府的人压力。

    大长公主又是个极其圆滑的人,有镇远侯府的人在一边帮衬着就罢了,若是独自一方,便不一定会出这个头。

    宁葳那老东西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宋顾谨淡淡地道:“他诓你呢,诓你来给他压场子。我要是你,就不跟他一路。这老东西狡猾的很。”

    “话是这么说,我也好奇,你怎么牵扯到这件事里来了?你和宁家那个大小姐,不是已经退了婚吗?一个毁了容的女人,还值得你记挂?”

    宋顾谨道:“这次其实不是为了宁家大小姐,为的是公主府的芷荷郡主。她头一次单独做事,看中了宁葳许给宁大小姐的几个铺子。可是宁葳那个老东西就是死咬着不肯放,我娘不想芷荷郡主扫了兴,才来出这个头。”

    “糟,宁葳这老东西也不跟我说清楚,若是惹了芷荷生气可不好!”齐太子顿时恼道。

    宋顾谨冷哼了一声,道:“现在知道还不晚。”

    “都是当相国的人了,几个铺子他竟然还不舍得。芷荷想要,别说是挂他家大小姐的名字,便是要他送上去,他也该乖乖地不放一个屁!”齐太子不知人间疾苦地愤愤道。

    “哟,现在知道想起我了啊。”一个清凉的女声传来。

    只见不远处,丫鬟打着灯笼,一身材修长婀娜的女子款款而来。

    待走到近前,姚芷荷扶了扶发髻,似笑非笑地看着齐太子,道:“怎么了我的小侄儿,这都没听见消息说你要来,结果一来呢,就把我这儿闹得鸡飞狗跳的。”

    齐太子瞬间就把宋顾谨丢下了,涎着脸上前道:“怎么就是我闹呢?不是你这宅子里藏了个厉害的丫头,竟然敢行刺太子么?”

    说着,他便添油加醋,把刚才有个女子袭击他的事情说了一遍。

    姚芷荷听了只是笑,道:“我看你这抓刺客是假,寻美才是真。”

    齐太子不要脸地道:“这都叫你看出来了,不愧是我的亲亲芷荷姑姑。人让你藏哪儿呢,打了本宫,也不出来让本宫见见?”

    自称都换了,意思很明显了。他今儿是不见人不罢休了。

    姚芷荷淡淡道:“你也别冲着我摆你那太子威风。照你说的,那姑娘那么美,便只能是我娘的彩云班的人了。我带你瞧瞧去啊?”

    “彩云班?”

    “你说我府里有漂亮的丫头,我府里最漂亮的几个丫头,就是在彩云班了。不过那些可都是我娘一手调教出来的心肝宝贝,你去找人,可不许找出点别的什么来啊。”姚芷荷佯怒警告道。

    齐太子一听有好多漂亮的美人,魂都要飞了,连忙道:“好好,你快带我瞧瞧去。”

    姚芷荷笑骂了一声,果然领着他去了。临走冲宋顾谨使了个眼色。

    宋顾谨会意。

    宁昭昭在屋里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人来接她,可是她万万没想到那是宋顾谨!

    面对她警觉的眼神,宋顾谨也是无奈,低声道:“芷荷郡主把太子哄走了,一时半会儿恐难回来。你可以去赴宴了。”

    宁昭昭想了想,觉得正事要紧,便忍着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宋顾谨要跟。

    “慢着!你离我远点!”宁昭昭是认真在生气呢!

    宋顾谨又不是颜清沅,哪里能知道她的心思。

    所以他犯了一个大多数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自以为是。

    “你害羞呢。”他突然觉得阴霾一扫而光。

    宁昭昭:“……”

    她低头快走了几步。

    宋顾谨乐呵呵地跟了上去。刚才他其实还是很生气的,觉得她怎么能对他下那样的狠手。

    可是现在看到她,虽然她已经整理好了头发,甚至换了一身衣裳,可是宋顾谨还是立刻想起了刚才的美妙滋味。

    女子多羞涩,她刚才,嗯会有那种过激的行为,也不奇怪。说不定,她不是故意的呢,她只是不小心撞到了呢……

    不得不说,恋爱中的宋顾谨,智商也变低了……

    他跟在宁昭昭身后,想跟宁昭昭再说些什么。

    “你不必内疚,我不怪你。”

    “我压根就没内疚!”宁昭昭气急败坏了。

    宋顾谨却是一副我都理解你别装了的样子,低声道:“下次别那么粗暴了。婚前,先把规矩学一学。”

    “……”

    “虽然我不嫌弃你,可是镇远侯府毕竟是百年侯门,规矩大。你以后要是做了镇远侯夫人,还像今天这样,怕压服不住下人……”

    “……”

    “我最爱你的天真直率,但是你可以只天真给我一个人看……”

    “!!!”

    “我知道你是极聪明的人,肯定一学就会了,不用有压力……”

    宁昭昭被气笑了,终于停了下来,冷眼看着他:“宋顾谨。”

    宋顾谨笑道:“嗯?”

    他又笑了。或许他这辈子都没有像今晚笑的那么多。

    宁昭昭也不可能发现,从他成年以后,他几乎就不怎么笑了。

    要有,他也只对她一个人笑。

    宋顾谨是一片真心,刚才那些话听着虽然可笑,却都是肺腑之言。他甚至开始为婚后的生活做打算。

    他的智商反正是彻彻底底被降低了,所以才没有发现宁昭昭眸中的火光,他以为那是嗔怒,是羞恼。

    宁昭昭寻思着身边还有下人呢,不能揍他。

    她只能站在那儿,道:“我就没想过要嫁给你!”

    宋顾谨一愣,但显然不信,他甚至还在笑,道:“嗯,赌气呢?”

    宁昭昭彻底要暴走了:“你听不听得懂人话啊!我说不想啊,我也不会嫁给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你这人怎么这么自以为是啊!一门心思认定了人家就会嫁给你啊!哪来的自信不知道,你以为你是谁啊!”

    宋顾谨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顿吼,半晌回不过神来,后来才结巴似的,道:“可,可我们,我,你……”

    宁昭昭想到刚才的事,又更生气了,道:“你什么你,我什么我!刚才的事,我就当被狗咬了,你也赶紧忘了吧!”

    说完,一甩手就要往回走。

    宋顾谨回过神,连忙追了上去,急道:“昭昭!”

    宁昭昭气道:“放开!”

    宋顾谨几乎是有些小心翼翼地道:“你怎么往回走啊……饮宴,在那边。”

    宁昭昭停下了脚步,回头冷冷地看着他,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你帮了我的忙呢。不过不好意思,大不了铺子我不要了。今儿饮宴,我还就不去了!”

    说着,她用力一甩手。

    宋顾谨最终还是被她甩开了,退出去老远,半晌,眸中的光彩一点一点地泯灭,最后,变成死灰一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