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成为贤内助

    放下碗,钟江湖屏息凝神,想要用内力,将腿上的淤肿毒逼出体内。

    试了试几次,不由脸色大变。

    “我怎么没有任何内力了?”

    陆郁轻轻叹息,眸光柔软:“没有内力,没有武功,对于小湖来说,也是另外一种幸福。”

    “什么?你再说一遍?”钟江湖瞪大了眼睛。

    良久,陆郁才说出实情:“刚才王大夫替你来诊治过了,从伤口来看,咬到你的那条毒蛇十分稀有,举国上下也难找出十条来。被这种蛇咬到了,武功和内力会尽失,而且还会……”

    会失去武功和内力?简直晴天霹雳啊。

    “而且还会怎么样?”钟江湖突然打了个哈欠,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而且还会记忆错乱和嗜睡……”陆郁的话一说完,钟江湖已经趴在了床上,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陆郁坐在床头,轻轻帮钟江湖盖好了被子,默默坐着,注视着这一张自己深爱的容颜。

    “小湖,这是不是上天的意思?小湖,如果你醒过来,已经忘记了端木彻这个人,那该多好!”

    有时候,爱情是带着自私成分的。

    钟江湖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睁开眼睛,只觉得头昏脑涨。

    看到陆郁坐在床头,看着自己。

    陆郁见钟江湖醒来,神情比较紧张,他不知道,现在的钟江湖是怎样一个状态。

    “郁大哥,你不去练功,跑到我房里来干嘛?小心老爹呆会赏你毛栗子。”钟江湖语速飞快。

    “毛栗子”指的是拳头的意思。从中江湖的言语判断,她以为自己还在牛首山上和爹爹等人在一起。

    “霸道叔下山办事去了,要数月才回来。”陆郁不忍拆穿她。

    “老爹太调皮,下山这等好玩的事情,也不带上我。不行,我要追上他。”钟江湖起身。

    陆郁安慰他,说钟霸道下山不是玩的,而是去刺杀一个鱼肉百姓,草菅无数人命的二品狗官。

    钟江湖表示遗憾,朝着窗外看了一眼,迷糊道:“不对啊?这里不是牛首山,牛首山的山景不是这样的。”

    “小湖,你睡糊涂了。”陆郁说道。

    这时,小莞走了进来。

    “郁嫂子!”钟江湖叫了一声,小莞和陆郁全都愣住了。

    特别是小莞,脸涨得通红,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钟小姐,我只是大王身边的一个小奴婢,伺候大王饮食起居。”

    “大王?”钟江湖抄起桌上的烛台敲陆郁的脑袋:“大王?老爹不在,你居然敢封自己为大王?想死了不成?”

    陆郁的头上被钟江湖敲出无数个包,于是吩咐下去,让山上的众人只称呼他为郁统领(在牛首山的时候,陆郁担任的就是统领一职)

    钟江湖站起身,揉揉腿抱怨:“都怪我小时候太贪玩,没跟着爹爹学武功,现在就连杀鸡都不敢。”

    呃……陆郁一阵无语。现在的钟江湖因为这奇异的蛇毒,思维七颠八倒,竟然忘记自己会武功的事实。

    什么连鸡都不敢杀了?想当年,钟大小姐杀起贪官污吏恶霸狂徒的那股劲道,几十个男人合起来未必都能比得过她。

    蛇毒太诡异,已经完全混乱了钟江湖的思绪。

    陆郁看着钟江湖的脸,心中微微一动:不知道钟江湖有没有记得端木彻这个人了。

    于是,陆郁小心翼翼地问道:“小湖,那个端木彻……你还记得他么?”

    钟江湖眨巴着眼睛,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端木彻是谁啊?是我们山上的人么?还是爹爹新交的江湖朋友?”

    不记得就好。

    陆郁深深地缓了口气,一颗心刚刚要平复时,忽然听到钟江湖发怒地叫了起来。

    “端木彻?这小子我记起来了!”钟江湖一拍桌子,“这小子是我的相公!”

    陆郁的心情有了一些小小的失落。

    现在的钟江湖思维混乱,七颠八倒,却记得她和端木彻是夫妻的这一事实。

    “端木彻这个坏蛋,说我一不会武功,二不会持家,空有美貌,这个坏蛋……”钟江湖搜索自己的记忆:老爹派遣女婿端木彻去岳西府两月,有事要处理。

    临行前,端木彻说,两月之后,如果钟江湖在武功或者持家上能脱胎换骨,那么端木彻就老老实实和她过一辈子。

    “习武的话,要从小开始有底子,而且两个月的时间,也不会有什么突飞猛进的发展,不如用两个月的时间,将山上的农业和养殖等搞好,成为一个贤内助。哼,到时候看他还逃得出我的掌心?”钟江湖甜蜜又傲娇的笑了一声。

    起身要去大展身手的架势。

    蛇毒之后,钟江湖性情大变,这样娇蛮可爱的像小妻子一样的钟江湖,让陆郁更加动容。

    “小湖?”陆郁叫了一声,见钟江湖站的地方空无一人。想必她是去“持家”了吧。

    一旁的小莞指了指地上,神情吃惊:“大王……不,郁统领,你看……”

    陆郁看到倒在地上熟睡的钟江湖,微微叹息了一声,将她抱起,走入房中,将她放到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

    “小莞,你不必伺候我了,就在这守着小湖。”陆郁说道。

    小莞乖巧领命。

    出了房间,陆郁去找王大夫。

    王大夫说,钟江湖的蛇毒能够随着时间的递进,会慢慢清除干净,对身体基本没有性命之忧。

    但是对于目前钟江湖的这种错乱思维,王大夫没办法下结论。

    “钟小姐的这种症状,有可能会延续一辈子,也有可能在某个瞬间,突然好转也未可知,这一切,只能看钟小姐的造化了。”王大夫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有人来报,说是西凉山的一个小头领在山下铁器铺购置到的一批兵器到了。

    陆郁点了点头,将目光放空到山谷之外:他隐匿在这里,招兵买马,有他的目的。

    而这时,山上的总管老姜头已经将山上各处后勤耕作等等的人手全部召集到了某个偏堂。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乌泱泱的站了一屋子的人。

    老姜头清了清嗓子,宣布了三件事:第一,在山上见了陆郁一律称其为郁统领,山大王是钟霸道;第二,山上的衣食住行和农副业等等都由钟小姐管理;第三是,大家都要服从钟小姐。

    山上后勤工作的男女老少们议论纷纷。

    “听说这个钟江湖是个厉害的角色,大家小心为好。不要消极做工。”

    “大王……哦,不,郁统领这样做也太奇怪了。”一个妇女说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还不是因为郁统领喜欢钟小姐。”另外一个说道。

    穿红衣的胖妇对这穿绿衣的年轻姑娘说道:“小姨子,你赶紧拍拍钟小姐的马屁。她要是做了郁统领的正室,你说不定能当个二房什么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