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很多谜团待解开

    “唔,不这样最好!我可以给你擦背,我们一起坐在浴桶里泡澡喝桂花酒。”

    “速滚!”

    端木男神走出去帮钟江湖取了热水,又在浴桶里洒满了粉白和嫣红相间的玫瑰花瓣。

    “湖湖,好好享受一下。沐浴过后定能安睡,最近你太操劳了。”端木暖男好体贴,像个下人似的垂手立在一旁,等候吩咐。

    “你还有事么?”钟江湖问道。

    “没啊?”端木彻认真地摇摇头。

    “那你可以走了。”

    “哦!”端木暖男多少有些失落。

    等端木彻一走,钟江湖开始解开衣衫,刚将外衫脱了下来,突然一阵大风,将门窗吹开,圆桌上的蜡烛如数被吹灭。

    外面月色如华,倾泻了进来。钟江湖猛然一看脚下的地砖,见有一块鸽子蛋般大小的光斑。

    哼!房上又有人!

    不用抬眸就可以得知结论:房上的人揭开了一片瓦,在窥视她。

    钟江湖不动声色,将手指探人到了洗澡水中,手指立刻伸出,皱着眉心嘀咕:“想要烫死我么?”

    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桌子边,趴在上面,似在等水微凉。

    趴着的钟江湖哈欠连天,很快眸合睫垂,呼吸均匀,睡着了。

    房顶上的人思忖了一会儿,轻如羽毛般跃下,轻微的推开窗户,如风一样来到钟江湖的身边。

    佯装睡着的钟江湖纹丝不动,黑衣蒙面人靠近,出其不意地伸出手,去抚。摸钟江湖的发髻,手指未曾触及钟江湖的发丝,又伸了回去。

    趴着的钟江湖忽然起身,伸出手掌,朝着黑衣蒙面人击打而去。

    黑衣人一时疏忽,被钟江湖击中,连连后退了数步。

    “你是谁?”钟江湖冷眉问道。

    “……”那人沉默。

    “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还是沉默。

    “湖湖!”出现在门口的端木彻叫了一声,一个腾挪,冲了进来。

    黑衣人趁机一闪身,从钟江湖的身边一跃而过,破窗而出,立刻消失在黑夜中。

    黑衣人跃窗而出的时候,一枚飞镖掉落了出来。

    钟江湖将飞镖拿在手上,刀把上刻着一只半匿山林的豹子。

    “钻山豹子!”

    果然是他!这一次,她百分百确定了。

    “湖湖,你没事吧?”端木彻很紧张。

    “没事。”钟江湖的思绪不能平静。

    两人正说着话,窗户纸上印着赵姨娘鬼鬼祟祟的身影。

    “赵姨娘有事么?”

    窗户上的身影停顿了一下,轻声轻气说道:“来,来,彻儿媳妇和彻儿,你们两个快出来!”

    钟江湖和端木彻打开门,赵姨娘压低声音说道:“晚上我睡不着,在院子里闲走,看到馨娘鬼鬼祟祟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赵姨娘觉得奇怪,就一路跟着馨娘,可是馨娘走到一棵树后面之后,不见了。

    “彻儿媳妇,我就觉得这个女人怪异,咱家的人可要小心些!”赵姨娘说道。

    钟江湖眉心一皱,顺手端起自己桌上的一盘葡萄,来到了馨娘的门口。

    而端木彻赵姨娘则隐匿在楼梯口。

    “馨娘开门,我给你送了点葡萄来。”钟江湖道。

    “多谢彻少奶奶!”十几秒之后,传来了馨娘的声音。

    而后,门打开了。

    馨娘穿了白色小衣,显然已经是睡下了。

    “谢谢彻少奶奶。”

    钟江湖端着盘子往里走,馨娘规规矩矩地让在一边。

    “睡得可习惯?”

    “嗯,吃过晚饭我就睡了。被褥很软和,睡得很好。”馨娘用手掩口,打了个哈欠。

    钟江湖巡视了一遍,说道:“好好休息,有什么要求,可以和我提。”

    “彻少奶奶收留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不敢再叨扰。”馨娘恭敬地说。

    钟江湖出了馨娘的房门,走到了楼梯的拐角处。

    “奇怪了,我明明看见馨娘在院子里鬼鬼祟祟的找什么。她一定是刚回房间里。”赵姨娘说道。

    “嗯,她是刚回房。”尽管馨娘穿着小衣,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但是钟江湖何等眼尖,早就看到馨娘的鞋子上沾着露水和泥土草屑,这和她的说法不符。

    “我就说这个馨娘有鬼。哼!想在我们端木家作妖,也不看看我是谁?呃……也不看看彻儿媳妇是谁!”赵姨娘摩拳擦掌。

    等赵姨娘一走,钟江湖和端木彻回了房间。

    “我早发现馨娘有问题。”钟江湖说道。馨娘来求她收留时,尽管不停抹眼睛,但始终没有眼泪。

    “确实,我也发现了。而且,如赵姨娘所说的那样,馨娘的眼神闪烁,似在找什么东西。”

    端木彻说道。

    馨娘找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第二天一大早,端木彻和钟江湖起身,一起习武。

    两人开始切磋,斗得难舍难分。

    “端木彻,真人不露相,你的功夫绝不在我之下。可是你却总是藏着掖着。”钟江湖一个擒拿。

    “湖湖,不要叫我端木彻,听着好生分。”端木彻一个避让。

    “那叫你什么?”钟霸女飞出一脚,踢中轻则元气大伤,重则断子绝孙。

    “叫我相公或者彻彻。”端木彻又避让。

    “相公?还公象(公相)呢!”钟江湖翻白眼。

    “那你就是母象。”

    “着打,汪汪嘴里吐不出象牙。”

    “被喜欢的人欺负是一件很美的事。”男神真欠虐啊。

    唉!

    “喵呜!”一声猫咪的惨叫从院楼里传了出来,于此同时,猫儿从窗户里猛然窜跳到了楼下的院落里,落在了钟江湖和端木彻的身边。

    “喵呜!喵呜!”猫咪叫着,惊魂未定。

    钟江湖抱着瑟瑟发抖的猫儿,和端木彻一起上楼,见院楼的走廊里空无一人。

    馨娘的门开了,她拿着针线箩筐,一脸吃惊地看着钟江湖和端木彻。

    “彻少奶奶,方才听到一声凄烈的叫声,究竟是何物?”

    “我养了一只猫眯。”钟江湖摸摸怀里瑟瑟发抖的猫咪,手指触碰到猫咪的下腹时,感觉有隐隐的血迹渗出。

    刚才猫咪极度惊恐,将腹部的缝线崩断了。

    钟江湖带着猫咪回房,重新处理伤口。

    “彻少奶奶……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院楼里的一个小丫头当着钟江湖和端木彻的面吞吞吐吐。

    “说。”钟江湖道。

    “刚才……馨娘是装的……”小丫头说她远远看到馨娘在追着猫咪跑,追到了猫咪之后就急着翻看猫咪的肚子。

    猫咪及时从馨娘的手上跳窗跃楼。

    “馨娘没有看见奴婢,所以,馨娘刚才在撒谎。”小丫头说道。

    钟江湖点了点头,赏了她一两银子,让她下去。

    馨娘寻寻觅觅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猫咪呢?

    会不会为了猫腹中的铁管而来?

    馨娘是吴老爷身边的人,和周家庄里的猫咪又有什么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