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同人小说 > 浪子归来

第八十一章 极限高烧

    “本书独家上传中文”就在这最后关头,麦冬拼尽全力说出一句话:“脱裤子!快脱裤子”!聪明的展蒙立即明白,用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脱下裤子和褂子,把裤腿和上衣袖子绑在一起,然后绑起另一端裤腿并在里边塞了一大把泥土,奋力抛过去!麦冬挣扎着伸出一只胳膊,并抓住了裤腿,展蒙使劲拽了一下,麦冬就上浮了一截,然后麦冬又伸出另一只手死命的抓住阿君的耳朵。展蒙慢慢的使劲拽了起来。一人一獒慢慢的浮出来,沿着沼泽面慢慢的被拽向安全地带,直至彻底被拽上岸边。哇塞!虽然有惊无险!麦冬的心还是咚咚地狂跳着,感到十分后怕!是他自己的野外生存经验,加上展蒙的幸运挽救了他和阿君,否则他和阿君就永远地消失在沼泽里了。这些沼泽无论从哪儿来看,和地面并无什么明显的区别,一样的绿草葱葱,可是踏上去就会万劫不复,这就是沼泽地的防不胜防和可怕之处。

    麦冬浑身是泥,身体差点被拽散了架,躺在地上,一个劲儿地念“阿弥陀佛”!阿君则若无其事的抖动着身上的泥浆,呵呵地吐着舌头,抖了展蒙一身泥。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了,食品,备品,座驾!都没有了,有的只是三条脆弱的小命。 尤其是展蒙最惨,只穿着一个“拳王裤头”,他那打成结的衣服上满是泥浆,暂时已不能穿。他们也不可能再去盗猎者那里去夺取生活物品和车,因为离“裤裆阴阳二洞”已有一百多里地,就是用一天的时间走回去,盗猎者们的酒劲儿也早已醒过来,好歹四五十人,岂会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阿君把身上的泥浆抖得差不多了,而展蒙则被“抖”成了“泥人儿”,拿着不能穿又不能丢的泥衣服,开始发愣!他在想“这下子可怎样搜救高疯子”。阿君则走过来,吧嗒吧嗒地舔着主人的手;麦冬则开始庆幸自己又捡回了一条小命儿。

    沉默,良久的沉默,没有任何语言。就连阿君的吠叫声也听不见。只闻阿君吧嗒吧嗒舔展蒙大手时发出的声音。也许,它是在安慰主人;也许,它是在依恋主人!经过了这么多生死,它已把自己和主人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个不会说话和表达的朋友,谁也不知道此刻它的心里在想什么!只见它用温存的目光抚摸着着主人英俊而沾满泥浆的脸。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时间也仿佛在沉默中停止,生命也好似停止了代谢,整个可可西里仿佛也在静默中凝固了起来。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事先没有任何预兆,展蒙就歇斯底里般的狂笑了起来,直笑得脸上的泥浆顺脖子流将下来,浑身发抖。麦冬大吃一惊,狐疑的看着展蒙发愣!当他确认展蒙精神没有错乱时,显得百思不得其解。因为现在他们都一无所有了,别说搜救高疯子,就是活着走出可可西里都是个大问题,而这家伙竟然还无故发笑,这真让书生气十足的胖博士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展蒙似乎越笑越厉害,毫无停止的意思!只笑得在地上打滚儿,差点就滚到沼泽地里去!随即又笑着,打着滚儿,嗗碌回来,捂着肚子直哎呦。凡事都要搞个明白和子寅卯丑的胖博士麦冬见他如此滑稽,再也不管它为何发笑,在巨大的感染力下,麦冬自己也笑得满地乱滚,眯着眼,直笑得最后满地找眼镜。。。。。。

    阿君见二人如此“开心大笑”!不知何故,但二人的爆笑却是深深地感染了它!只见它发疯般地围着展蒙他们跑了三圈儿,然后呵呵地吐着舌头,眯着眼,朝展蒙他们摇摇尾巴,箭一样的射向前方,很快就变成一个蠕动的小黑点,最后消失在地平线和他们的视线里。

    胖博士哪里知道“圣者”的境界!展蒙这是“枭雄曹操丢失乌巢式的大笑”。。。。。。

    突然间,展蒙的笑声嘎然而止,然后出其不意地跳将起来,双腿一跃,就从胖博士麦冬的头上轻盈的跨了过去,然后快速的超阿君消失的方向跑去。

    麦冬突然间莫名其妙地受此侮辱,就爬起来使劲儿追展蒙,但无论如何努力,展蒙总是在他前面五米远的地方,可望而不可即。就这样。两人一追一跑,已跑了五六里地,只把胖博士累得半死不活,气喘如牛!直到展蒙故意摔倒在地,让麦冬从他头上跨过去为止。至此,麦冬已忘掉一切不快和惊吓,就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大肚儿将军一样,很有成就感的说“哈哈,终于让我迈了你毛儿不长了吧”!之后,张着河马一样的大嘴,喘的像梧桐树做的风箱,却是心满意足的很。

    就在此时,远去撒欢儿的阿君叼着一只野兔儿回来了,叼到展蒙的脚下。然后欢快的跳跃了几下,上身直立,把两只前抓高高地搭在展蒙的胸上,摇动着大尾巴,邀功请赏。展蒙摸了摸它的头,它就快乐的爬到一边,不停地摇动着大尾巴,呵呵地吐着舌头在地上休息。

    展蒙这才觉出饿来,看看野兔已死,再留着也是无用,就双手合十,为野兔超度一番,交给麦冬把它收拾好了,才察觉他们已是一无所有。麦冬摸遍了口袋,竟然惊喜地摸出了一盒防风防水火柴,于是找了一些柴禾,撅了根灌木树条,串起野兔烧烤了起来。

    几十分钟后,野兔肉的香味儿飘荡在可可西里上空,二人一獒美美地享用了一顿美餐,之后继续赶路。

    日落时分,二人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坐下来休息,高原很快就笼罩在夜幕中。又困又乏的二人在阿君的“放哨”下,在草地上蜷曲着身体睡着了,并且一觉到日出。

    阿君跳过去,用猩红的大舌头呵呵地舔展蒙的手,试图把他舔醒,可是半天也没有动静。麦冬叫也没有反应。用手一摸,我的天,额头烫的怕人!凭麦冬的野外生存经验,展蒙的高烧怕有四十一二度!乖乖,这可是人体的极限温度,这样烧下去,不把人烧死也得烧傻!可是他们现在是一无所有,麦冬不禁急得团团乱转,束手无措。

    阿君似乎也感觉到什么,静静地卧在展蒙身边,默默地,一下一下地舔舐着展蒙那张滚烫似火的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