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龟岛相遇

    离开灵栩门的店铺,叶冰没有立刻去玉溪楼休息,而是另外寻了一间炼器店铺,走了进去。

    半天之后,她从这炼器店铺出来,又花出去一大笔灵石。

    在西疆的那几年,她寻到了一株黑铁木,若是制造成舟,据说可抗海上飓风巨涛。这次要去云海墟,她一琢磨,打算先将这黑铁木炼成法宝,也好多一分把握。

    但她自己的炼器之术实在登不上大雅之堂,想来想去,还是请别人出手炼制的好。云海天这么大,想寻到能炼制法宝的炼器师并不难,毕竟黑铁木难得,她浪费不起。

    幸好,昔日经过这云翼城时,也曾听说过,城中有几个手艺不错的炼器店铺,她就寻了间信誉最好的,托付了此事。

    随后,她又零零碎碎办了些杂事,才回玉溪楼要了间清净的小院住下,一边打坐调息,一边等候消息。

    将近十年没来东吴国,刚才跟玉溪楼的掌柜打交道的时候,她听说了一个有趣的消息。

    正道三大派联合告知天下,真正的太虚剑已经现世了,请法宝的拥有者共聚云海墟,商议大事。

    一听到这个消息,叶冰就忍不住笑了。倘若是以前,她说不定真的怀疑自己手中的太虚剑是假的,可她触发了太虚剑中的禁制,又得了伏羲极亲传,太虚剑的真假自不必多言。想必这是正道三大派故意放出的风声,好引得“风轻悦”现身。

    这个计策算不上高明,可利之所趋,假如“风轻悦”当真还在云海天,多半会忍不住去验证一下。

    伏羲极听说之后,轻蔑地说道:“一群蠢货,就算太虚剑落于他们之手又怎样?他们还能寻到一个可以让太虚剑认主的人么?”

    这还是叶冰第一次听到伏羲极用这样口气说别人,这位师父脾气和善,向来是谦谦君子,只是事关他的太虚剑,让他有些忍不住了。

    五件法宝需要认主才可以使用,这事叶冰已经知道了。三大派急着找太虚剑,可能他们手中的三件法宝,已经寻到可以认主的人了吧?

    不过,这事也怪不得三大派的修士,他们不知道太虚剑已经认主了,多半想着拿到太虚剑,赶紧寻找可以认主之人。

    灵栩阁的人动作很快,第二日便把东西和灵石都送了过来,叶冰清点之后,银货两讫。

    又等了数日,那炼器店铺在浪费了一大半的黑铁木后,终于制成了法宝,这法宝被那炼器师命名为千里挡风船。虽然这名字很俗,叶冰也懒得反对,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法宝当真能在挡得住海中飓风巨涛就够了。

    拿到千里挡风船,结清住宿费用,叶冰不再停留,起程去云海墟。

    数日后的月底,陈庆晓按照规矩将一批难得的宝物送归灵栩门,恰巧遇到了那位上灵栩门打听“叶冰”的消息,而被门中元婴祖师留下的元婴前辈。

    这位元婴前辈看到其中的一瓶丹药,目光立刻被吸引住了。

    灵栩门的首座太上长老玄心元君看到他的神情,笑问:“凤道友,难道这里还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这位姓凤元婴修士仍是盯着那瓶丹药,口中问道:“玄心道友不介意我看一看吧?”

    “当然,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凤道友若是看上了,只管取了就是。”玄心元君微笑,十分大方地表示。这些东西虽然珍贵,可对元婴修士来说并不算什么,若是能借此交好一位实力强大的元婴中期修士,绝对是物超所值。

    得了应允,这姓凤修士手一抬,那玉瓶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中。他将玉瓶仔细地看了一遍,似乎这才是一件宝物,最后才打开瓶塞,闻了闻其中的丹药。

    “仙露……”他喃喃自语,下一刻,抬起头,目光犀利地望着陈庆晓,“小辈,这丹药你从何得来?”

    陈庆晓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连忙答道:“是一位修士卖到灵栩阁中的。哦,那位修士与前辈还颇有缘,前辈要的那些灵草妖丹,有大半是那位修士卖到店中的。”

    闻听此言,他脸色变了变,又问:“她叫什么?什么修为?模样如何?什么时候卖到店中的?去向何处?”

    听到这一连串问题,陈庆晓不敢怠慢,一一答道:“晚辈只知他姓风,是个结丹期的男修,青年书生模样。就在前辈来到店中的那一日,这位叶前辈前来出/售了大批材料,正好与前辈是前后脚。至于去向,晚辈却是不知。”

    青年书生模样,姓风,他深深吸了口气,起身向玄心元君拱手:“玄心道友,恐怕在下要寻之人已经出现了,这些日子多谢款待,先告辞了。”

    一个月之后,云海天南端云海墟的海边,一座小岛的半空,凭空立着一位青年书生,低头望着脚下的小岛。

    这小岛不大,方圆不过数十里,一大一小连接在一起组成,从上面看下去,其形状恰如一只乌龟,因而被称为龟岛。

    若说规模,这龟岛实在小得可怜,东吴国任何一个城镇的坊市都要比它大,但若论起规格,云海天再也没有比龟岛规格更高的坊市了。在这小岛上,结丹修士遍地可见,元婴老怪时常露面,就连打理店铺的商人,基本上都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

    这座占地极小、灵气也很一般的小岛之所以会有如此之多的高阶修士聚集,归结于它恰到好处的地理位置。

    云海天的修士,猎捕妖兽一般去两个地方,一是北边的北海,二是南端的云海墟。

    北海之地,正好有一座大岛极北岛,周围妖兽无数,从低阶到高阶皆有,所以极北岛聚集了一大批从炼气到结丹修为的修士,以捕兽为生,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妖丹市场。

    而云海墟又有所不同,它的妖兽市场并不大,比起极北岛,可说是小得可怜,但是,它在高阶修士中的名气,却比极北岛更大。因为,云海墟中的海兽,以五阶以上为主,而这些妖兽出产的尸体与妖丹,正是结丹以上修士所需。

    龟岛正好位于云海墟的一个入海口,位置极好,久而久之,那些来云海墟捕兽的修士,在此处形成了一个虽然小却高端的妖兽市场。

    叶冰站在半空看了一会儿,问:“师父,要在这里落脚吗?只怕那些元后修士都集中到了此处吧?”

    太虚剑发出一声轻鸣,伏羲极的声音传来:“去吧,你已将太虚剑认主,有为师在,那些修士修为再高,也拿你没办法。”

    叶冰略一犹豫,便信了。

    “冰冰,我们真的感觉到了,不能前去那个什么云海墟,更不能打开什么阵法。”脑海中又传来水灵的声音。

    “水灵,我觉得主人也许有感应的……”木灵忽然出声。

    “木灵,可越接近,我越有些烦躁。”水灵有些不乐,皱眉道。

    “是不是你与火灵的灵力冲突?”金灵出声,“土灵,你有什么感应么?”

    “我没有什么感应的。”土灵摇了摇头,“水灵,会不会是你与火灵之间的冲突……毕竟水克火,若是火灵苏醒,有抵制也是有的。”顿了顿,“我和木灵没什么感应,主人应该也没有觉得危险,我想还是顺应而行吧。”

    “拜托各位屏蔽下言语,我目前很忙。”叶冰用神识道,然后屏蔽几人的声音,才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这几年,水灵老是有些暴躁,叶冰听多了也就不放在心神了。何况,叶冰确实没有感应到什么危险。

    集中注意,落在龟岛的边缘上,登记时,叶冰用了真名,毕竟风轻月已经不能用了。登记完后,进入小镇。

    这龟岛果然不愧规格最高之名,一进城镇,便看到街上许多结丹修士来往,大声叫卖、打理店铺的许多都是筑基修士,在其他修仙城镇中,最常见的炼气修士和凡人反而不多,大多数只是店铺中的小打杂而已。这令叶冰惊奇不已,不管是天嵴还是云海天,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高阶修士集中在一起,甚至,这些高阶修士中,时常有那么一两个元婴修士出没。

    “龟岛,还是跟以前一样啊”伏羲极感叹。他虽无形谷无体,仅剩一抹神识,然秘术惊人,仍能感觉到周围的事物。

    叶冰微微一笑,道:“师父好像对龟岛很熟悉。”

    伏羲极道:“为师可不是你,没有师门作后盾,从踏上仙路,到结成元婴,一直都是散修。散修生活不易,炼气筑基时,为师落魄得很,结丹之后,时常来龟岛猎捕妖兽,这才好过了许多。”

    听得这话,叶冰不由自主地点头表示理解。她有当年与自己两人生计艰难的经历,对伏羲极所说的落魄十分有感触。不过,这般想来,她这位师父实在是了不起,凭着一部残缺的混元功法,没有逆天的仙缘,却从一个落魄的低阶修士,成长为名震云海天的第一修士,这其中不知有多少的艰辛。

    “师父,我们直接去落脚,休息一下然后出海?”

    “不,”伏羲极却道,“出海之事,你一个人可不行。”

    叶冰闻言一愣:“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伏羲极笑了一声:“那地方要五个法宝合而为一才可开启,你一人去了有什么用?自然是等其他人一起了。”

    “可是……”叶冰满肚子疑问。哪怕她现在有师父在背后出主意,可到底只是一个结丹修士,如何能与那些元后修士相争?到时秘地一旦开启,别说好处了,只怕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你莫担心,”伏羲极仍是淡淡说道,“为师自然不会让你吃亏的。”

    “师父,我没法不担心啊”叶冰坦然承认,“我虽然有太虚剑在手,又有师父作后盾,可是,到底只是一个人,他们同样有法宝在手,不但实力强大,而且背后势力惊人,我……”

    伏羲极笑了:“他们有法宝也没用。”

    “啊?为什么?”叶冰不解。

    伏羲极道:“实话与你说吧,所谓的五祖,其他四人都有弟子传承,惟独为师没有,所以,为师在封通禁神识时,做了点手脚。其他四人,只是封禁下神识与部分秘术,若是有门人弟子得到钥匙认主,他们传下开启秘术之后,神识便会消散,惟独为师的神识,可以存在良久。”

    叶冰曾见识过千机散人的手段,被其在识海中留下了印记。那千机散人惊才绝艳,将神识封禁数千年,被触发之后,仍然不会散去,甚至可以再继续存在下去。所以,她对伏羲极封存神识的手段从未怀疑过,毕竟怎么说,对方也是传说中的云海天第一人。至于五祖其他人,她也是想当然地认为也是如此——他们合称五祖,其他人就算比师父弱一些,也不会弱太多才是。如今听了伏羲极这话,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师父技高一筹。

    想到此处,叶冰恍然大悟之余,感叹:“师父,原来你不如外表那么老实啊”

    “什么话”伏羲极薄斥道,“为师虽然自认光明正大,却也不是毫无心机之辈。”

    是啊,从一个毫无根基的散修,到云海天第一修士,十几万年无人出其右,她这位师父怎么可能是完全地“正直纯良”呢?

    如此一想,她安心了许多,边走边打量。

    突然叶冰被一座酒楼三层那人震住,那是一个佛修一身袈裟,四十来岁的和尚,眉目慈祥,又有些熟悉,还有些怪异,视线总有些移动不开,总觉得哪里见过。

    “咦,这和尚怎么在此?”小白突然出声,与叶冰神识交流。

    “你认识?”

    “第一次我与你见面时,还是叶姐姐你从那和尚手中救了我。”

    “什么?”叶冰连忙移开视线,终于想起来了,那人是和风上人,他竟然也来了修仙界。

    叶冰移开的刹那,两道视线落在了她身上。威力强大无比,两人都是元婴修士。

    叶冰一时吃不准另外一修士是谁,视线不敢看向三楼,抬头看向另外一道视线,是左边的酒楼,一位五十来岁、打扮得如同俗世富家翁的修士坐在窗边,正目光犀利地望着她。

    努力忽视和风上人的视线,叶冰想着这富家翁修士是的什么意思,她有伏羲极在身旁,并无惧色,忽视身后的视线,朝着眼前的人微微一笑,拱了拱手,以示对前辈的敬意。

    这修士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她会这般行事,随后,无论是神识还是目光,都从她身上移开了。

    叶冰舒了口气,继续逛市场。不管这人是发现了她的幻形,还是注意到别的,都不重要,反正,她已经来到了云海墟,与那些云海天顶尖的元婴修士们打交道是早晚的事。

    叶冰逛到某个茶座,听别人说小道消息听得津津有味。

    五祖之事,如今在云海天大热,龟岛聚集了大批高阶修士,而且又正好是事发地点,此事自然更加热门。

    这一个月来,叶冰一路小心谨慎地赶路,却不知道原来此事热门到了这个程度。

    原来三大派除了邀请法宝的拥有者外,同样邀请了各大势力的元婴修士。名义上是说,五祖留下来的乃是云海天共同的财富,他们三派不敢独吞,故而,开启那神秘空间之后,但凡元婴修士,皆可入内一探,但真的如此吗?

    叶冰不用想也知道真正的原因。如今五祖之事云海天已经传遍了,不再是只有几位高阶修士才知道的隐秘,假如他们三派独吞,哪怕他们三派势力再大,其他人群起而攻之,也是他们承受不起的。既然如此,不如分点好处给别人,反正,他们手中有最重要的法宝,实力又最强大,最后仍然会得到最大的好处。

    但,哪怕这个理由元婴修士们心中清楚,仍然趋之若鹜地往龟岛赶过来。毕竟机缘这东西,运气的成分很重要,说不准他们就得到了天大的机缘呢?

    化神,这可是位于修仙界最顶层的元婴修士无法拒绝的*。

    利之所趋,前赴后继。

    不过数日,龟岛的元婴修士越来越多,以往偶尔才见到一两个元婴修士的坊市,时常有元婴修士大摇大摆地走过,其中修为在中期以上的也不少见。

    这让叶冰多了一个乐趣。

    她在一家客栈要了间临街的房间,没事就趴在窗边数经过的元婴修士,兴致勃勃地与伏羲极讨论这些人的修为宗门以及大概修什么功法。

    这难得的童心居然引起了伏羲极的兴趣,每日同样很热心地与她讨论。最开始,叶冰还以为自己这位师父在太虚剑里面困得太久了,所以对人世的一切很感兴趣,后来才慢慢地意识到,师父这是在刻意培养她的眼力。

    发现这点,她内心暗暗感动。

    让叶冰觉得有趣的是,随着龟岛的高阶修士越来越多,坊市中的眼线也越来越多,这些眼线,多半在留意初进岛的结丹修士,虽无冒犯,却一直监视着。

    有伏羲极在身边,叶冰胸有成竹,对于这些眼线,只当没看见,继续过自己悠闲的日子。

    而在她悠闲度日的时候,龟岛终于迎来了最重要的几位人物。

    龟岛中央,有一座矮峰,是此岛灵气最浓郁的地方,虽然这点灵气比之各大派山门不值一提,但仍然被各大势力瓜分,建成分堂。这座矮峰位于坊市的中央,平日里虽有守卫,却也是人来人往,惟独这几日,却是禁制重重,闲人免进。

    不过,龟岛的修士们,包括各大派的弟子都不敢表示异议,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此刻的分堂,聚集了云海天顶尖的元婴修士。

    ……

    这一日修炼完毕,叶冰出去溜达了一下。她从云翼城换回了大量的灵石,而龟岛又是云海天最高端的市场,面向的就是结丹修士,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闲了,就出去走走,买些珍贵之物,说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就算自己没用上,带回天嵴也是好的。

    逛完了市场,回到客栈,还未进房,背上太虚剑忽然鸣叫了一声,伏羲极的声音在她脑中响起:“有人。”

    叶冰笑笑,没有在意。坊市之中,虽然大家都不会随意使用神识,但她还不至于自己屋里有人还察觉不到,只不过这事在意料之中罢了。

    “这么多天才找上门来,他们的动作也太慢了。”

    听了这话,伏羲极苦笑道:“你怎么不说你的幻形术太高明了?就算是元婴修士,也要中期以上才能发现异常,神识弱些的都不行。”

    其实,慕容云的幻形术虽然高明,但也没高明到这程度,之所以叶冰用起来效果如此之强,是因为她身上有混元珠的缘故。面对她一身稀奇古怪的化妆,伏羲极也只能叹服。

    “可来人的修为似乎不高……”叶冰一边嘀咕,一边推开门。

    屋子里只有两个修士,一坐一立,一结丹一筑基——居然还是熟人。

    看到她进来,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叶冰眼睛一瞟,立刻看到其中一人手上的玉盘状法宝。原来借用了法宝之便,所以识破了她的幻形。

    “风道友,好久不见。”宁远赫起身,客客气气地向她揖了一礼。

    叶冰微微一笑,撤了幻形术,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确实很久了,在下每次想去寻宁道友,总是会被俗事绊住,一转眼,已经五十多年未见了,宁道友别来无恙?”

    “多谢风道友关怀,宁某很好。”宁远赫的目光闪了闪,看着她,忍不住说道,“多年未见,风道友修为精进如此之快,真令宁某佩服。”

    “宁道友也不差,俗事缠身,又被卷入纷争,仍然有此进步,实在难得。”

    宁远赫勉强笑了笑,没再说话。

    气氛有些诡异。昔日两人虽然交情不深,但彼此之间言覃自然,而今日,却是不疼不痒,皮笑肉不笑。

    叶冰并不怪宁远赫,她很明白目前的局势,不管她与宁远赫先前有什么样的交情,他都是臼岩宗的掌门,站在他的立场上,必须要为宗门利益考虑,哪怕她先前对他有救命之恩也是一样。如果说以前的宁远赫,是可以相交的同辈,那么今日的宁远赫,就是她要与之周旋的对象。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宁远赫终于开口:“风道友,当年幽忧谷之事,还要多谢你援手。”

    叶冰摆摆手,笑道:“宁道友早就谢过了,何须再谢?”

    宁远赫却很认真,从怀中取了一个乾坤袋递过来:“当年答应给风道友的报酬,迟迟未能兑现,宁某惭愧。这些东西,宁某放在身上很久了,今日就交还道友吧。”

    “……”叶冰叹了口气,接过乾坤袋,说道,“宁道友,你不必觉得愧疚,你我立场不同,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听她此言,宁远赫脸色稍霁。他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倘若是别人,他此时根本不会觉得如何,可是……

    “风道友……”他叹息地唤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吞了回去。而后,神色一转,端出温文尔雅有如面具的微笑,说道,“只要你把太虚剑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有人骚扰你。”

    叶冰的神色很平静,始终面带微笑,一点也没有被胁迫的愤怒和无奈。

    这让宁远赫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他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来。

    “宁道友,”他听到叶冰说,“很抱歉,我不能照做。”

    宁远赫睁大眼:“为什么?”他以为,她是个聪明人,不该贪图的东西,哪怕再珍贵,也不会死按在手心不交出去。既然天缠网能交出去,为什么太虚剑不能?

    他深吸一口气,慎重地劝告:“风道友,你可要想好,你不过独自一人,如何能与这么多元婴修士对抗?若是你交出来,我可以向老祖们进言,给你一些好处,补偿你的损失。”

    叶冰笑了笑,又叹息了一声。这一次虽然与宁远赫站在对立面,可他还是念着旧情,倒令她有些感动。

    “宁道友,我不能交出去,是因为——太虚剑我已经认主了。”

    “……”宁远赫望着她,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认主?你将太虚剑认主了?”

    “不错。”叶冰目光平静地直视他,“所以,带我去见那些前辈吧,我想,他们会很高兴看到我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