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四十二集 - 移魂换体(结局篇) 之二

    女孩没花多久的时间就将南月给她的香蕉和苹果又吃完了,含着满口的苹果轻声细语,瞪大着眼睛问道:“那个……,我还能继续吃吗,我都已经一天没有吃过东西了,好饿的。“

    南月额头三道汗线流了下来,索性将手中的水果盘递给了她,无可奈何地说道:“吃吧,吃吧。”

    女孩花了七八分钟时间,将果盘里的所有水果全都吃完了,并且还满意地喝了一杯水,伸手在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拍打了几下,说道:”好了,我吃饱了。我来找你们是想让你们帮我一个忙,想让你们帮我把我的身体找回来,条件是我可以帮你们找到王子俊,还有那个满身是毒的老头。“

    女孩所说的那个老头大概就是指任老校长了,不过南月却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情,毕竟当时她没有参与事件的调查。南月本来就不相信这个女孩子的话,经过上午那女孩的妈妈那么一闹,就更加地对她不信任了。微微一笑,说道:”好了,你也吃饱了,差不多该回少管所去了,我们的事情会自己解决的。“

    ”你还是不相信我,我说的话都是真的。再说了,我大老远的跑来骗你们有什么意思,你们这群人真是没一点头脑,拜托你用脑子好好想一下行吗?“女孩没想到南月还是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冷哼着说道。

    南月还是一幅不相信的样子,答道:”没办法啊,本来我们就跟白梦灵不熟,而且你妈妈都说过了,说你老爱撒谎,这就让我们更加的不能相信你说的话了,何况你还说你自己是白梦灵。“

    ”那个女人不是我妈,我妈早就过世了,这句话我不想再说第三次。“女孩显得十分的决然。

    南月起身帮舒慧拉了拉被子,然后坐下说道:”这句话我也不想再听第三次,你要真觉的你是白梦灵,那你就拿出一点实际的证据来让我相信你说的话,否则谁又敢随便的相信一个人呢?“

    ”哼,我会让你们相信我就是白梦灵的,你等着!”女孩丢下这句话,摔门而去。

    苏特伦在市区里面转了一天,自己在电脑上地图上标注的地方几乎都去看过了,可就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苏特伦只好开着车子在市区里面瞎逛,希望在无意之中发现王子俊的踪迹。

    方秋和田宇两人在市郊找了一天,同样是毫无收获,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钟了。家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一想起南月还在医院里面,方秋又拉着田宇去了医院,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舒慧的病情。

    来到医院里面,南月坐在舒慧的病床前看书,病床上的舒慧仍安静的躺在床上,并没有将要醒过来的迹象。方秋看了看输液瓶,又试了试舒慧额头的温度,发现没有异常才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离开之后,舒慧有没有怎么样?”方秋问道。

    南月倒了两杯水递给方秋和田宇,随后坐了下来,说道:”没,她一直就这么睡着,医院过来检查过两次,不过没说什么。问他舒慧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医院也没有答回,只说是再等等会醒的。“

    方秋也不知该怎么回答,简单的哦了一声,算是回答过了。田宇在病房里转了转,随后放下水杯也坐了下来,发现垃圾桶里面有许多吃过水果果皮,随即问道:”今天还有别人来过了?“

    南月点了点头,答道:“上午那个说自己是白梦灵的女孩来了,刚才在你们过来之前来的。”

    ”她还坚持说自己就是白梦灵?“方秋疑问道。

    ”是啊,她还说会让我们相信他就是白梦灵的,在这里吃了一堆水果之后,生气的摔门跑掉了。刚才你们进医院的时候没遇见了她么,她刚刚走你们就来了呢。“南月像是在说一件极普通的事情。

    就在方秋准备继续问下去的时候,突然田宇的电话响了起来,田宇抱歉一笑,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

    “南月,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方秋忽然问道。

    “那个说自己是白梦灵的女孩么?根本不能相信她,况且她妈妈都说了,她是一个爱撒谎的孩子,你看她的穿着打扮,还有那一头黄头发,哪里像是一个会说真话的人。再说我们对白梦灵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每次见到白梦灵她都是一身白衣,从来没见她穿成这样过。”南月使劲的摇了摇头,坚决的否定道。

    “虽然‘狼来了’这个故事中那个小男孩说了两次假话,但是第三次却是真的,只是大家都不再相信他了。如果那个女孩真的是骗我们,那她能这连着两次找上门来,恐怕其中也多少有些原由吧。”方秋说道。

    两人说话之际,田宇猛地一推门冲了进来,神情有些焦急,对两人说道:“不好了,苏特伦说他现在被抓进警察局去了,好像是出了车祸撞死了人,叫我们赶紧过去看看。”

    “什么?”两个女孩子同时喊道。

    因为舒慧需要有人照顾,所以南月被迫留了下来,这还是方秋给她做了许久的思想工作才勉强答应的。方秋和田宇急忙驾着车开往警察局,方秋已经有些焦头烂额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单是在挑战人心理的承受极限,而这个挑战却又是没无边无际的,不知何时才是一个头。

    “我说过了,我没有撞到他,是他自己冲过来的,他冲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踩了刹车,是他自己倒在了车子前面的,这跟我没有关系。”苏特伦已经被几位警察连续质问了几个小时,精神上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如果他们再继续这样问下去的话,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疯掉了。

    “我们的法医已经检验过尸体了,死者系被硬物的强劲冲击撞击致死的,死者死在你车子的前面,这不是你撞的难道是从天上飞下来的不成!“抽着烟的男警察一猛地一拍桌子怒吼道。

    ”是他自己冲出马路,然后就倒在了地上的,我根本没有撞他,为什么非要说是我撞的呢。你们这么做到底是在逼问口供,还是污蔑栽赃啊。“苏特伦已经不想再客气的回答他们的话了。

    ”小子,你再嚣张一个试试,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让你在这里过上十五天。“旁边的一个青年男警站了起来,用夹着香烟的两只手指指着苏特伦,怒气冲天地对他说道。

    方秋和田宇总算是来到了警察局,被一名值夜班的女警给带到了审问室里,苏特伦见到方秋和田宇,心里总算是安抚了许多。方秋和田宇他们仔细的向警察了解了整件事情的过程,总算是清楚了来龙去脉。

    苏特伦因为没有找到线索,所以开着车着在市里面瞎逛。正在打算回医院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前面冲了出来,苏特伦急忙踩下了刹车。可是苏特伦的车子还没撞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突然冲出来的人就一下子倒在了地上,苏特伦连忙下车去查看,只见那人瘫软在地上,口眼嘴鼻里全都流出鲜血。

    这时路上的行也虽然不多,但好事者也有不少,也不知是谁报了警,没过几分钟警察就过来了,警察检查了一下躺在地上的人的伤势,发现人已经当场死亡了,随即便将苏特伦带回了警察局里。

    “你们两位是这他的朋友是吧,现在事情你们也已经清楚了,现在人已经死了,经法医确认之后,死者确系被车撞死的,所以我们要起诉他,介于他没有肇事逃逸,所以会请求法庭从轻处理。不过死者的家属到底要怎么赠偿,那就得看他们如何说了。“坐在旁边留着胡子的警察对方秋和田宇说道。

    ”那个,能不能让我们去看看尸体,我是学法医专业的,是青宁大学的学生。“田宇请求道。

    ”可以,不过只能让你一个人去,他们两个得呆在这里。“留胡子的警察说道。

    方秋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田宇对他摆了摆手,示意她跟苏特伦先留在这里,自己会想办法处理的。留胡子的警察带着田宇出去了,方秋有些坐立不安,倒是旁边的苏特伦显得要比她沉稳多了,像是自己根本没有撞死过人,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审问室里还有两个警察,这时他们也不说话,一脸正值地盯着方秋和苏特伦看着。方秋被看得有些不太舒服,只好跟旁边的苏特伦说话,道:“你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这个时候撞到人呢。现在子俊的下落没找着,舒慧还躺在医院里面昏迷不醒,偏偏你又在这个节骨眼上开车撞了人。”

    “方秋姐,我都说了,我没有撞到他,是他自己冲出来了,车子还没有撞到他,他自己就先躺到地上了。我也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就死了的,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呢。”苏特伦显然没有想到连方秋也会这么说他。

    “可是现在都已经证据确凿了,而且连法医都检验过了,现场又只有你一个人开着车子在尸体前面,就算是想替你辩驳也是很困难的事情。最近大家是怎么了,接二连三的出事。“方秋感叹道。

    田宇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推开门坐在了方秋身边,方秋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田宇摇了摇头,沉默了一阵,旋即说道:“死者确实是被车子撞死的,而且内脏破裂很严重,死前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撞击,才会导致七窍留血的,死前一定是很痛苦了。“

    ”死前很痛苦?不是当场死亡的吗?“方秋有些不懂,随即问道。

    田宇继续说道:“死者确实是当场死亡的,不过有几件事情确是很奇怪,让我有些想不太明白。”

    “什么事情,快说。”方秋着急的想要知道。

    “死者确实是被车撞死的,可是尸体上面却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连一道红印都没有留下。第二就是,虽然现在没有解剖尸体,可是我发现死者的内脏好像在撞车之前就已经破裂了。”田宇摸着下巴对方秋说道。

    “这是什么意思?那这么说来的话,死者就是在撞车之前就已经死了?“方秋又问道。

    “不知道,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如果他在撞车之前就已经死了的话,那他又是怎么走到马路上去的呢?这显然有些不符合逻辑,一个死人会走到马上去被别人撞死,这是不可能做到的。”田宇否定道。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如果真的是被苏特伦撞死的,那监控器应该拍到了画面的,我们去交通管理局的监控室查看了下录象就会知道的,那里一定拍到了当时的情况的。”方秋突然对几位警察和田宇说道。

    就在方秋刚刚说完话的时候,一个年青的警察走了进来,对留着胡子的警察说道:“队长,死者的家属说他们明天会过来领尸体的,从头到尾都没有问过一句是谁撞死了死者。”

    “搞什么鬼,自己家里的人被撞死了居然一点也不着急。算了,你先出去吧。”留胡子的队长眉头一皱,道。

    留胡子的警察队长和旁边两个青年的警察小声在商量着什么事情,随后对三人说道:“你们三个先留在这里,我们现在去交通局查看录象,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没有撞到死者,而是死者自己倒下去的话,那我们就会放了他的。你们三个老实的坐在这里,有消息了会通知你们的。”

    方秋点了点头,田宇回答了一声,只有旁边的苏特伦一直坐在那里,跟没事人一样。

    山顶上坐着两个人,相互依靠着,穿白衣服的女孩将头俯在了男孩的肩上,两人就在这样依偎着。男孩儿似乎想起些什么,说道:“素素,还记你第一次来给我们上课吗,当时我跟苏大哥都吓了一跳,还以为学校里面发疯了,找一个小姑娘来给我们上课。“

    坐在旁边穿白衣服的女孩撩了撩头发,甜甜一笑,说道:“记得啊,你当时是不是吓傻了。”

    “你才吓傻了呢,你又不是妖怪,再说我也不是没见过恐怖的事情。”男孩也笑着回答道。

    “不可能,你当时看见我这么漂亮的美人,怎么可能不会给吓傻呢。快说,本小姐是不是美人。”被叫做素素的女孩突然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本正经地问道。

    “是是,你当然是美人了,你是美人。不过……”男孩故意卖了个关子,就是不把话说完,一旁叫素素的女孩瞪着眼睛等着他说下去,可男孩却将头一偏,不再说话了。

    “王子俊,你有本事就再给我说一遍。”叫素素的女孩指着男孩的脸说道。

    “你是美人。”王子俊又重复了一遍。

    方秋他们坐在警察局里等了一整夜,天都已经亮了也没见那个留胡子的警察队长回来。这时一个值班的年青警察推门走了进来,说道:”死家的家属来了,说要把尸体领回去,该怎么处理?“

    ”让他再等等,等队长回来了再说,先让他在这里等一下。”旁边抽烟提醒的警察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