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二十六集 - 神陵 之四 同伴

    那老者用苍老的声音说道:“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但是回不回答那就看我愿不愿了。”

    这时田宇和南月也收起了自己的武器,走了过来,田宇问道:“这坐古墓真的是太宗皇帝的陵寝吗?那你又是谁呢,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老者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看着墓室的的上方,说道:“我是给皇上守墓的臣子,终身不能离开这里的,也不会离开这里。“

    田宇又仔细地打量了一翻这老者,这老者虽然身上没有活人的气息,但是却也没有灵魂的气息,田宇无法确定这老者到底还是不是人。当然,他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田宇问道:“那老先生,您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了?这墓里面还有其他人吗?“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在这里呆了多长时间,我自己也记不得了,怕是有上千年了吧。这墓一共有多少道关我也不清楚,因为我是被人蒙着眼睛带进来的,然后他们告诉我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说完老者又指了指身后的墙角,只见那墙角里有一俱枯骨坐靠在墙边,这应该就是他自己的身体了,只是不知道已经死了有多少年了。

    田宇又问道:“那您知不知道最近有没有一个跟我们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来过呢?身高跟那些武士们差不多,长相也挺英俊的。”

    老者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见过,随后又说道:“不过前阵子到是见到过一个少年带着扶着一个女子来到了这里,那女子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人,几下就将我的傀儡术给破了,然后就往里面的墓室去了。“

    三人同时猜想到,莫非是王子俊带着白素素进来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为什么还不回去呢?田宇又问道:“那您知道这墓室为什么会俱有时间倒流的能力吗?“

    这次却是轮到了老者诧异了,看着田宇的脸,疑声说道:“时间倒流?这个我没听说过,不过在我死后倒是听见过几个来盗墓的人说这墓里面能让时间停止什么的,我也不太懂就没去注意了。我想你们要找的朋友可能已经进到里面的墓室去了,不过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进去了,因为里面比这城要危险多了,即使你们进去了也不一定能活着出去。”

    田宇朝老者行了一礼,算是表达对他提醒自己的谢意了,然后就准备继续往里走了。老者看着这三个年青人摇了摇头,便消失不见了。

    三人走到另外的张门的时候里面,原本漆黑一片的隧道,装在隧道两旁的油灯自已着了起来,从隧道口的一直朝里面亮去。三人便继续朝里走去,因为有了油灯照明,这隧道里便也不再黑暗了。隧道两旁的墙壁上都画着许多的人物图形,从平民百姓到文武大臣,再到太宗皇帝。

    墙壁上的图画像是在讲述一个很长的故事,田宇猜想这应该是记载了太宗皇帝生平的事迹吧。方秋他们走走停停也不知用了多长的时间,感觉都累了就坐在地上休息一下,但是却都没有感觉到一丝困意。之前跟金甲武士斗了那么久居然也不觉的困,方秋想也许是自己睡的太久的缘故。

    慢慢的隧道开始变宽了,越往里面走就越是宽敞,等三人都发现周围的油灯已经不见了的时候,三人已经来到了另外一间墓室。这间墓室跟之前的那间也差不太多,不过两侧的墙壁上却没有画金甲武士,画的却是一些文雅的图画,有抚琴子,诵诗、画画、下棋这些图案。

    这间墓室却是有两个入口,田宇他们三人走的是左边的入口,在他们的右边还有另外一个入口,想来在大厅里的那个入口怕也是会通向这进而的,走哪边都是一样的。

    墓室的正中央还有一张石桌,桌面上还摆着副没下完的棋,桌面上还趴着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苏特伦。苏特伦像是睡着了一样,静静的趴在桌面上。南月朝着苏特伦走去,嘴里还在喊着他的名字。就在南月即将走到苏特伦面前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男子。

    这男生穿着一身白色的汉服,面目清秀,手中摇头纸扇,那男子笑着说道:“不知几位来这里是找人呢,还是摸金呢?”

    田宇正准备说自己来这里是找人的,被这男子先说一步自己却不好开口了。南月却干脆地回答道:“我们就是来找人的。“

    那男子摇着纸扇,笑着说道:“哈哈,每一个人进来这里都是这么说的,像这家伙他刚见到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莫非你们是同伴?”

    田宇刚想跟那男子说他们是同伴的,却又被他先一步说了,自己又没说词了,田宇知道自己现在再说的话,那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可是南月却不这么想,继续回答道:“他就是我们的同伴,我是来找他跟我回去的。不相信你可以把他叫醒,你再问问他认不认识我们就知道了。“

    这回没等白衣男子先开口,田宇便抢先说道:“我们是来这里找他跟另外两个人的,是一男一女。他是不是跟你赌了什么,所以现在醒不过来。“说完田宇指了指苏特伦。

    只见那男子随着白光一闪,便坐到了石桌旁的石凳上面,指了指桌面上没有下完的棋,说道:“输赢全凭自己,灵魂便是赌注,如果你们想帮他赢回灵魂的话,就来把这盘棋下完吧。”

    田宇走到石桌前,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棋,是象棋。红方已经落了下风,黑方则是以强势压倒着红方,想要赢的希望却不是很大。田宇坐在了苏特伦旁边的石凳上,以红方开始和这男子对弈。

    虽然田宇平时在学校里面下棋也是算是个高手,可是在面对同样是一个高手,而且自己选择的还是几乎快要落失的一方跟他进行对弈,想要赢过他几乎是不太可能的。田宇越下越着急,他看见白衣男子落子的速度变快了,他自己也跟着快了起来。

    可是有一句话叫“欲速则不达”,田宇为了跟上对方的步伐,竟然打乱了自己节奏。白衣男子的一子落下,彻底的宣告了田宇的落败,白衣男子摇着纸扇说道:“不好意思,你输了。”说完之后,白衣男子将纸扇在田宇面前一扬,田宇便就这样昏睡过去了。

    方秋知道田宇的灵魂已经被白衣男子收去了,看来只有自己去了,虽然方秋自己的棋艺不是很好,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有试一试了。

    方秋走到石桌旁,指了指凳,示意白衣男子自己没地方坐了。白衣男子笑着将手中的纸扇一挥,只见圆形的石桌竟然转动了起来,坐地下又升起了两个石凳。方秋坐下,白衣男子问他要选择哪一方,方秋佣旧是选了红方,棋局还是之前的那盘残局,也就是和田宇之前下的一模一样的。

    方秋倒是不着急,也不去管白衣男子的催促,只是自顾自的想着下一步棋应该怎么走。每次总是举着棋子在空中停顿半天,指了指这里,又指了指那里。白衣男子被方秋这样的拖延精神急的是汗水直流,但是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方秋是一个女流之辈。

    虽然方秋不没有被白衣男子的的快速所扰乱,但是棋艺不精却是方秋最致命的弱点,到最后方秋还是输了,白衣男子说了声“得罪了,”便将方秋的灵魂也收了去。

    这时只剩下南月一个人了,白衣男子笑看着南月,说道:“小妹妹,你是不是想帮你的同伴把灵魂都赢回来呢?”

    南月点了点头,然后就突然摇头,说道:“可是我不会下象棋啊。”

    白衣男子可能是连赢了两局,此时正是自我感觉良好,笑着说道:“没事的,你随便下,反正你也是逃不出去的,还不如陪着你的同伴一起留下来。如果你要是侥幸赢了我的话,我把你三位同伴的灵魂都还给他们,并且给你们打开通往下一间墓室的门。“

    南月听见白衣男子这样说,便只好一试了,反正现在剩下她自己一个人要逃跑是不可能的,还不如跟方秋他们呆在一块。南月试探性地问道:“那我可以用外挂吗?“

    白衣男子先是一愣,然后问道:“什么是外挂?“

    南月突然想起来,这男子是一千多年前的人了,哪里会知道“外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于是摇手说没什么,自己坐便坐到了凳子上。

    如果说让南月一个不会下棋的女孩子去赢这个象棋高手的话,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了。不过这个白衣男子始终是一千多年前的人,就算他的棋艺再高,他能下得过电脑吗?所以我们这位来自一千多年前的白衣同学,很不幸运地运到了南月同学。同时很不幸的是南月同学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掌上电脑,把这盘残局输入了电脑里面。很快掌上电脑便分析出了每一个应对的方法。

    南月几乎是不用思考的,因为电脑已经帮他分析好了。而这时白衣男子自己却开始慌了起来,心里暗骂道:“好个小丫头,说自己不会下棋,没想到竟然反败为胜,竟局势扭转了过来。”可怜的白衣男子,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竟然是在和一台电脑下棋,他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口吐鲜血,再死一次。

    最后的结果当然不必再说,肯定是南月赢了,哦,不应该是电脑赢了。白衣男子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其实他根本没有汗,都已经死这么多年了,哪里会有汗水,这只是个心理习惯而已)然后便遵守了自己的承诺把苏特伦、田宇、方秋三人的灵魂归还给他们了。白衣男子摇头纸扇问道:“你明明棋艺这么超高,为什么说自己不会下棋呢?”

    这时方秋他们也已经醒过来了,他们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还会再醒过来,都诧异地看着南月,南月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掌上电脑,三人都差点笑了出来。

    那白衣男子疑惑地问道:“难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外挂’吗?”

    南月甜笑着说道:“算是吧,那现在能请你帮我们打开通往下一间墓室的门吗?”

    白衣男子现在很后悔自己说出的那翻话,都怪自己一事被胜利冲昏了头,才许下这样的承诺,但是君子不能失信于人。白衣男子身后的墙边,将手中的纸扇一扬,只听见“轰隆“的声音,两块巨石开始移动,整间墓室开始摇晃不止。白衣男子让南月他们不要害怕,说这是正常的现象,几人这才安下心来。

    石门开户后出现了一条走廊,方秋他们四人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便朝着里面走去。南月刚走进走廊几步时,突然回过头来对白衣男子说道:“你关在这里太久了,应该出去看看现在的世界,其实刚才不是我赢了你,而是它。”说完南月还扬了扬自己手中的掌上电脑。

    经过几翻辛苦,田宇他们总算是将苏特伦找到了,田宇开始询问苏特伦最近发生的事情,苏特伦说只记得在学校里跟王子俊还有他们一起破了很多件案子,最后跟他们一起消失在了镜子世界中。田宇的猜想,现在得到了证实,看了那些事情都是这座古墓所制造出来的幻觉。

    四人继续往里面走着,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困难等在面前,不过他们自己相信只要是自己坚持下去了,就一定会有成果的,他们一定会把王子俊救回来的。

    可是王子俊带着白素素来这里干什么呢?而且单凭他们两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力进入到古墓的深处去呢?在死亡之谷的山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王子俊和白素素会来到这里?还有阮素玉为什么要选择出国留学呢?

    这一连患的问题,都压在了四人的脑海之中,他们都想找到王子俊问个明白,想知道为什么王子俊要不辞而别,连他们这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能丢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