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8.第1778章 不需要

    “那你,喝了吗?”她忍不住担忧问,觉得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压得她都肩膀沉。

    “喝了,我不能让他们得逞,抓到话柄,这群人表面风度翩翩,私下的算计可不少。我这个后辈也不能不给长辈面子,他们想看我倒下出丑,我偏偏不让他们有这个机会。他们既然一杯杯来,我就一杯杯面不改色的喝!”

    君意意再小生活在上流社会自然明白,他所说的那些人。表面上谈笑风生,和你友好万分的样子,却是笑里藏刀,他们的阴险永远不会明着来,而是暗里狠狠捅你一道,在你面前还笑得像朋友。

    天天面对着这样一堆城府深沉的人,提防着被他们暗算,这种生活,应该很累吧!

    富豪的圈子尚且如此,更别说政界这种水更深,人心更狠更无情的地方。

    此刻听着他淡漠平静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种微妙心疼的感觉。

    “那你喝光了?你怎么受得了,你不怕酒精中毒吗?”

    难以想象,他喝了那么多酒,到底有多难受,多不舒服。

    季凌空微微抬起头,望着她,迷离带醉的眼眸弯弯

    “意意,你在关心我吗?”

    嗓音变得分外温柔,手指轻轻掠过她的额头。

    “没关系,我没有事,不要担心!”

    实在喝到受不了的时候,他就借口去洗手间,然后吞一颗药,把喝下去的,全都吐出来,只是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确实有些难受。

    而且那些老滑头,个个阴险得很,红兑白,什么酒都混在一起,不烈性不来,有意整他呢。但因为政治关系复杂,也因为这些人跟父亲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他再讨厌,也忍耐着笑着喝下去。

    最后,那群老滑头看怎么都没有放倒他,也没法惹怒他,找他的把柄,只能尴尬笑着,赞了一句果然还是年轻人厉害,就讪讪的走了。

    不敢再来敬酒,毕竟他那股狠劲,也震住了他们。

    “我才没有担心你。”君意意赧然的撇开脸,谁关心他呢,“你是大议长的儿子,有那么多亲人,那么家族下属关心你,又不需要我关心。”

    季凌空一怔,随即露出淡淡的涩意。

    很多人关心吗?看起来应该是很多,平时嘘寒问暖的不少,亲热巴结奉承的不少。但是谁知道暗地里,又是怎么恨他,讽刺他,暗算他呢?

    大家族有多复杂,这几个月他体会得太清楚,他是大议长的养子,就凭这个身份,就让很多人足够不爽了,因为他这个横空出世的家伙,一下子夺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怎可能不忌惮他,心里嫉恨他。

    父亲的爵位,父亲巨大的财产,已经政治上的权力,家族的威望,在奥斯国中,基本上无人能出其左右。

    所以,很多亲戚族人一直觊觎着这个位置,眼见父亲母亲的亲生子死了,估计都想着办法,争夺父亲的注意力,将自己的孩子扶上位,让父亲看上眼,那便有机会,将这一个庞大家族和财产、爵位名誉全都继承。

    可偏偏他的到来,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

    让很多人梦想落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