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五十八章 没有证据

    2064年1月7日,对斐盟民众来说。注定是一个铭记终生的日子。

    在这一天的早些时候,他们还沉浸在雷峰星大捷的狂喜中。斐盟各成员国都出现了胜利游行。作为这场战役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关键。不少青年将裁决者机甲的模型扛到了广场,然后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砸成了破烂。

    这意味着,不可一世的裁决者,正式走下神坛。

    可是,人们并没有想到,就在这一天的晚间,传来了斐扬共和国总统弗朗西斯遇刺身亡的消息。还处于兴奋中的人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消息得到了官方的证实。

    数以千计的电视频道,同时出现了相同的新闻画面。由于副总统,同时受伤,斐扬国会宣布按照共和国宪法,由国会主席伊恩甘比尔暂代总统行使职能。原定于半年后举行的总统选举提前到月力日,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这个消息让整个斐盟都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和恐慌中。人们直到看到降下了一半的国旗,看到报纸和所有新闻媒体都用上了统一的黑色,才在震惊中渐渐明白,这个难以让人相信的事实,真的发生了,就在自己的眼前!

    震惊的同时,所有人的心头。只剩下了两个让人心酸的疑问

    谁是凶手?

    斐盟的未来,是雷峰星大捷带来的一抹希望之光,还是弗朗西斯的死亡带来的血腥黑暗?

    “看来,这个黑锅已经背到我们身上了。”奢华的会议室里,人声鼎沸,索伯尔将手中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淡淡地道。

    “那可不行,咱们怎么会对这样一个小人物动手?比纳尔特军情局的集誉,可不是这么糟蹋的!”坐在索伯尔左边第二席的比纳尔特上将博格笑道。

    这位身材高瘦,长着一个诡异的大鹰钩鼻子的陆军上将的话,引来了一阵哄笑。

    “我这算是幸灾乐祸吗?”博格很无辜地睁大眼睛。摊开手,看起来活像一只无辜地秃鹫。

    会议室里,又是一阵爆笑。

    就连一向表情冷峻的索伯尔。也笑着摇了摇头。

    “好,言归正传”坐在索伯尔右边第一位置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相貌清秀文雅的男子。他等笑声渐渐小了,这才轻轻一敲椭圆形的会议桌:“诸位,我们是不是应该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为我们混乱的对手再制造一点麻烦?”

    虽然论年龄,这个名件杰森的男人在会议室里,只能算小字辈。不过,他那一身绣有比纳尔特帝国皇室纹章的华贵服饰,以及他第一继承人的身份。足以让会议室里的所有人收敛笑容。摆出认真的模样,倾听他的意见。

    杰森将目光投向了索伯尔,犹豫了一下,说道:“裁决者的失利,对整个联盟来说都是一件严重的事情。我们需要以胜利维护帝国的威严并鼓舞我们的追随者的信心。”

    他的话,让整个会议室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索伯尔微眯着眼睛不说话,刚刚还言笑无忌的将军们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

    三百裁决者的覆灭,是比纳尔特帝国自开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失利。那段裁决者落荒而逃然后被匪军机士一个个追上屠杀的录像,对整个西约造成的影响几乎是恐慌性的。

    一些成员国纷纷放缓了进攻的步伐。向联军派遣作战部队时,也显的不那么积极了。

    这一点,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只不过。除了身为皇储,并有着索伯尔表弟身份的杰森之外,没有人敢在索伯尔面前提及。

    在比纳尔特帝国,军事方面,就连皇帝也不会干预索伯尔的决定。可是,皇室需要索伯尔的一个解释。或许这个请求。以杰森的身份来提出,会比较恰当。

    杰森看了看四周,放缓了语气,对索伯尔道:“请原谅我的冒昧。相信我,这并非皇室对军部的质疑。”

    “我明白,杰森”索伯尔点了点头,冲侍立在县边的阿利桑德罗摆动两根手指,面无表情地道:“把文件给殿下看看。”

    制服笔挺的阿利桑德罗,快步上前。将两份文件放在了杰森的面前。

    “第一份文件,是目前裁决者计划的实施进程”索伯尔深邃的眼睛,注视着杰森,“我希望,这份文件,能够让杰森殿下感到振奋。”

    在周围将领心痒难耐的目光中,杰森打开了这份世界上只有不超过五个人才能阅读的文件。片刻之后,他的脸上,洋溢起兴奋的笑容。

    “难以置信”杰森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索伯尔干脆地打断了。

    “第二份文件,需要殿下您的授权。”索伯尔站了起来。瘦削的身形,高大而挺拔,几乎遮蔽了所有的光芒。他一双狭长的眼睛,就像一把锋利的刺刀,冷意逼人:“我将亲自率领军队,前往东南星域!殿下六

    时间,仿佛一下子凝固了。

    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索伯尔伸出食指,指…比沐手中文件的末尾位置。用不容胃疑的语与道!“您只需粉在里签字就行了帝国需要的胜利,我会亲自拿回来!”

    当战舰在查克纳星第一空港靠上泊位时,胖子抚绝了玛格丽特的同行要求,一个人乘穿梭机飞往汉京。

    他有六个小时的时间。

    六个小时之后,他和玛格丽特。安蕾,以及哈格罗夫等二十位随行的战神,将转乘查克纳共和国特别派遣的总统号飞船,与黑斯廷斯一道飞往斐扬共和国首都海德菲尔德。

    生命垂危的贝尔纳多特,就在那里。而最可能发动这次暗杀的那个人。也在那里。

    穿梭机降落地面的时候,胖子第一次失去了偷膘身边漂亮空姐的兴趣。他一言不发地步下扶梯,钻进了等待在机场的一辆豪华飞行车中。

    飞行车,在沉默中沿汉京繁华的街道前行。透过车窗可以看见,一群群围在电视光幕前的民众,在收看弗朗西斯遇刺新闻时,那惊骇,沉重的表情。。

    所有的光幕都播放着同样的新闻。

    甚至有些神通广大的记者,还拿到了火光冲天的斐扬口基地,以及弗朗西斯的遗体被运回海德菲尔德的录像。

    因为不是事关本国,嘉宾们在谈论时。就显得大胆许多。

    不少人都猜测,这个)斐扬共和国即将开始的总统选举有关。最大的获益者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这个浅显的道理,懂得人不止一个。

    尽管没有提及姓名,不过,谁都知道这个人是谁。

    只不过,对方做得太干净,谁也没有证据而已。

    看着胖子一直心事重重,流星公司的老板马特从车载冰箱里取出一瓶威士忌,打开,将金黄的酒液注入放了冰块的酒杯中,递给胖子道:“田将军,听说贵国的贝尔纳多特上将,也在这次袭击中受了伤?”

    胖子接过酒杯,脸颊一阵抽动,恶狠狠的表情一闪即逝,还是那张迷糊脸。

    “有什么集要我效劳的吗?”马特喝了一口酒,胖胖的脸上,那个大大的酒糟鼻显得更红了。

    “或许,你能告诉我这是谁干的?”胖子木着一张脸道。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马特摇了摇头。一耸肩膀:“问题在于,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

    “你是说李佛?”胖子盯着马特的眼睛。

    “是他妹妹。”马特嘿然一笑:“说实话,变扬的军火企业中,除了我们流星公司因为和您的合作,摆脱了芭芭拉的控制以外,其他的企业,都得听这个女人的话。要说情报消息,我们或许比大多数的政府官员更灵通。”

    马特一边为胖子倒酒,一边道:“论狠,十个李佛加起来,也比不上一个芭芭拉。李佛的能力是在军事上,而一手把他捧上现在如日中天的位置的。就是芭芭拉。”

    “给我说说。”胖子摇晃着酒杯。

    “十年前,芭芭拉还是一名大学教授”马特叹息道:“二十五岁的教授,可不多见。那时候,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会成为现在的芭芭拉。不过,自从她离婚之后,一切都变了。”

    马特讲述着关于芭芭拉的故事。从十年前,她前夫那离奇的死亡开始,到她帮李佛摆平政敌,收拢斐扬财阀和超级军火企业,渗透政坛。军部,打造地下势力,竖立军队对李佛的个人崇拜一桩桩一件件。极其详尽。

    “这个女人是个天才。”马特由衷地感叹道:“有她在背后支持,短短十年,李佛就成了斐扬五虎上将之首,忠于他的军队,甚至能动摇斐扬的国本。就连黑斯廷斯元帅。也不敢轻易对他动手。李佛对他这个妹妹言听计从,视若珍宝。”

    “既然这么多人,都能看出来事情是她干的”胖子微微眯着眼睛道:“难道,斐扬的民众,一点也不会对他们的偶像产生怀疑?”

    “当然会!”马特皱眉道:“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不过我知道,这个女人从来都不会干引火烧身的蠢事。她有一万种方法,让民众相信她的无辜!”

    “例如”胖子的目光,透过车窗。停留在了一栋大楼的公共电视屏幕上:“干掉自己的竞选人?”

    马特一怔,随即飞快地打开车载电视。

    “最新消息,斐扬共和国自由民主联盟总统候选人炮尔森,今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在其办公室楼下,遭遇狙击手射击,当场身亡。炮尔森现年四十八岁于去年三月,宣布参加竞选其支持率一直高居榜首目前,警方没有透露更多的消息鲍尔森遇刺时间。距离弗朗西斯总统遇刺,不到二十个小时一我们将密切关注,

    马特一哆嗦,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