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五十四章 胜利的冲击波

    汉京的冬季,已经走到了尾。

    城市街头的树木有不少都在沁凉的风中抽发出了新芽。人们欣喜地看着这些嫩绿的小家伙。对熬过了一个灰色冬季的他们来说,这些稚嫩枝叶,就像金子一样珍贵。只是从旁边经过,便觉得心情似乎都好了很多。

    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往往。有脚步匆匆的中年男子戴着头盔护膝,骑着自行车锻炼的男青年驾驶飞行车一晃而过的上班族,一边极有气势地嚎哭,一边用泪汪汪的眼睛打量周围的小男孩红着脸,有些尴尬地哄着孩子的少妇,手挽手路过,冲小男孩投去好笑而怜爱目光的窈窕女孩

    这个城市,依旧生机勃勃!虽然战争还在继续,局势甚至比以前更加严峻。可是,对查克纳人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振作的精神,似乎随着李存信元帅的回归,随着总统府和军部下决心战斗到底,一下子就回来了。

    那是祖先遗留在查克纳人血脉中的自信,这种特质从未消失。就像这街头的绿色,只要气温回暖,便会在万千枝头抽发。

    站在一间咖啡馆二楼的落地窗前,斐扬《阳光报》记者威廉,摁着相机快门。对准街头的相机,发出一连串咯略咯的连拍声。

    “在这里呆得越久,我就越明白,查克纳为什么能被称为一个压不垮的再度”威廉松开了快门,转身走到茶桌边,在四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同行身边坐下,一边领首查看着相机中的照片,一边感慨地道:“他们的恢复力太惊人了”。

    说着,他将相机屏幕上的照片展示给喝着咖啡的同行们:“你们仔细看看他们的表情,多么自信从容。”

    相机在笑眯眯的同行们之间传递着,咖啡馆里,弥漫着咖啡浓郁的香味。

    威廉端起咖啡道:“如果只是从照片上看得话,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国家正在与几大帝国进行一场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战争。”

    威廉的话和照片,引来了几位中年男子的一致赞同。大家仔细地查看着照片。将图片放大,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威廉的摄影技术,在这些人中是公认的厉害。站在咖啡室的窗户边,他用镜头捕捉了街上每一查克纳人最自然的表情。

    没有恐慌和惊惧,这个正在全力投入到战争的国度,在雷斯克星系大战拉开序幕的时候,表现出了一个从不惧怕战争的大国的底蕴。

    在座的除了威廉外,另外四人分别是来自西利亚克联邦,莱恩共和国,塔塔尼亚自由联盟和一位西部成员国的记者。他们跟随第三批援军中的本国部队抵达汉京已经很长时间了,因为同住在汉京酒店彼此非常熟悉。

    汉京大酒店是一座高六百米的小型太空城,这里几乎聚集了来自世界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新闻工作者,政府官员和企业财团的工作人员。

    随着战争局势越来越紧张,平日里,酒店上上下下进进出出的,都是脚步匆忙的人群。威廉等人也难得有时间像今天这样坐下来,端上一杯咖啡,悠闲地聊聊天。

    只是这几天,随着盟军准备发动的雷斯克增援计划的临近,所有的采访活动都已经被叫停。

    汉京东郊和西郊的军事基地,大气层外的太空港,都已经戒严。谁都知道盟军发动在即,可谁都不清楚现在盟军部队是不是已经出发,到了哪里,更不知道前线的战局怎么样。

    大家手里掌握的,都还是两周之前的战况通报。最新的,也是最热门的话题,就是一天之前查克纳军方才刚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的匪军舰队全歼龙骑舰队,击毙独眼巨蟒奥布恩的消息了。

    这个消息,已经被几位记者在第一时间传回了国内。即便已经完成了一系列的报道。坐在这里端着香浓的咖啡,大家似乎都还没有从兴奋的状态中平复下来。精神,一如当时从新闻发布会现场狂奔到新闻中心,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化作一挥而就的新闻稿,一边发送回国,一边狠狠挥着拳头,与每一位进出的同样击掌相庆时的亢奋!

    话题,很自然就被照片引到了东南战局上。

    “对了”将传了一圈的相机还给威廉,西利亚克联邦的记者哈珀道:“匪军在几天前就已经歼灭了杰彰龙骑舰队,这么一场大胜,查克纳怎么憋到这个时候才拿出来?!早知道这事情是真的,前几天听到消息的时候,我就该抢先一步!”

    “抢先一步?”另一位记者笑着椰愉道:“也不知道当时说起这个,消息的时候,是谁差点把脑袋都给摇掉了。口沫横飞地说不可能?。

    看哈珀胖乎乎的脸上一双小眼睛一瞪,几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威廉道:“憋到这个时候拿出来,原因无非两点,一是需要时间确定消息的真实性,这种爆炸性的新闻,毕竟不能有半点虚假,一旦闹了乌龙笑话,收不了场。二来。

    他膘了膘坐在旁边的那位莱恩共和国的记

    “二来,恐怕也是准备好给斐盟联合议会抽上一记耳光!”

    说话的是莱恩共和国的记者。这位儒雅的中年人淡淡一笑道:“不用忌讳我,虽然弹劾黑斯廷斯元帅的,是莱恩国防部长,不过,他并不能代表所有的莱恩人。在大多数的莱恩新闻工作者看来,联盟议会的那些政治流氓,更应该一人发一支枪送上战场。

    ”

    有了周围来自倾向于联合议会和李佛集团的记者表态,气氛一下子轻松热烈起来。

    “是啊,听说了联合议会上的提案,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肮脏的政客,难道已经没有了最起码的良心和辨别能力?”哈珀愤愤地道:“指鹿为马混淆黑白,为了争权夺利,他们的脸皮真是厚到了极点!如果不是他们一次又一次否决军购预算,否决战争准备议案,我们在战争初期怎么可能遭受这么惨重的损失?”。

    说到激愤处,哈珀将手中的咖啡杯重重往茶几止一放,义愤填膺地道:“战争爆发的时候夹着尾巴不吭声,现在等风平浪静了,他们又跳出来,要审核各**备开支和控制盟军军费的权利,干预盟军指挥官任命,插手盟军部队的调派,甚至帮军火商向匪军施压,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众人一时沉默。

    来自塔塔尼亚的记者沉重地道:“这个世界,总有这样一些人。和平年代,他们官商勾结,垒断产业,利用手中的权利录削民众,利用打手,讪棍和贿赔法官欺压良善。谁能指望战争年代,这样的人就能变好,变公正?”

    他轻轻搅动面前的红茶:“只有真正近距离接触战争,我们才知道,究竟谁在为自己亲人,自己的国家浴血战斗,究竟谁才用一双睿智的眼睛,审视着这个。庞大而腐朽的联盟,耗尽心力为联盟寻找一条通往胜利的路。”他低着头悠悠地说着,忽而冷冷一笑:“以不作为弹劾黑斯廷斯元帅,不就是为了让他们的人坐上这个宝座,捞取更大的利益么?如果不是元帅阁下,斐盟能支撑到现在?!”

    “说得对!”哈珀赞同道,他挤了挤眼睛:“知道我在得到匪军打败奥布恩的消息时,脑子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

    他哈哈大笑,举起了咖啡杯:“我的想法是,这一记耳光,抽得真漂亮!我真想到联合议会上,去看看那些人知道他们引导的民意,将被击毙奥布恩这个爆炸新闻的冲击波所左右时的嘴脸。匪军好样的,我们应该为此赶上一杯!”

    哈珀的话。引来众人的轰然叫好,几个人举起红茶或咖啡,狠狠碰了一下。

    看着几个人到中年的同行还如同孩子般胡闹。威廉静静地摇了摇头:“或许,并不是每一个人发回去的稿件,都会全文刊登。”

    气氛冷了下来,众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声叹息。谁都知道,有时候,真相是会被掩盖的。他们可以了解真相,可以发回稿件,可是,在政治的高压下,稿件或许被涂改得面目全非,或许只是一条不引人注目的简讯,或许一根本就被锁在抽屉里!

    其他人还好,斐扬和莱恩两国,就难说的很。

    威廉嘴角牵起一声苦涩的笑容,说道:“如果不是亲身在东南星域,谁知道这片星域究竟发生了什么。其他人更难以想象在这里战斗的军队和在这里生活的民众所承受的压力。相比其他战区,东南星域的战争更为惨烈,这里的人付出的代价也更高!”

    他的声音,在喧嚣中显得有些清冷而沉重。

    他喝了一口咖啡,缓缓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到勒雷联邦去看看。看看是什么让这个国家在西约几大帝国的进攻下坚持到现在,又是什么让他们的军人,即便在自己的国家已经四分五裂的情况下,依然影响着整个东南星域。”

    威廉说着,转过头,看向窗外。街边那个苦恼的小男孩,已经被他的母亲哄得破涕为笑,正牵着母亲的手拐过街角。

    太阳在街角商店橱窗的玻璃反着光,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片明媚。

    静静地喝着咖啡,不知道过了多久。

    忽然,威廉发现,街上似乎变得喧嚣起来。他霍然起立,和几位记者一起走到落地窗前。

    只见酒店外的商业街上,人群向着一个地方飞快的涌动着。一些人仰着头快步行走,一些青年甚至放开长腿跑了起来。一阵阵的喧嚣传来,整个世界,忽然就像开水一般沸腾。

    宁静悠闲的酒店咖啡馆,也随着街道的人群变得乱糟糟的。一些人茫然四顾,一些人飞快地站起身冲向窗户边,还有一些记者,已经抓起了摄影机和相机冲出了大门。

    出什么事了?威廉侧头贴在窗户上,看着街上向西奔走的人群,他敏锐地观察到,人们一边奔跑,一边仰起头在看着什么。他们目光聚集的方向,似乎就是汉京大酒店的正面想到这里,威廉脑中灵光一闪。转过头,一眼就透过对面楼房的

    “打开电视!”威廉转身冲侍应生叫道。

    侍应生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需要宁静和音乐的咖啡馆平常很少开启的电视。

    电视画面一出现,所有人都懵了。

    只见新闻画面上,无数的斐盟装甲部队在广阔的大地上驰骋。随着这个愿景镜头的昙花一现,数不清的西约机甲残骸,出现在镜头中。再然后,画面又变了,这一次,轰轰的炮声在山的远端响起,巨大的光团即使在白天,也耀眼夺目。

    一排排一列列斐盟机甲,气势昂扬地从镜头前奔跑而过。沉重的脚步声,就像是激昂的战鼓。引擎的轰鸣声,嘹亮的冲锋号声,将电视前的人们,带入了一幅波澜壮阔的战争场景中。

    画面外的解说,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同行费列克的声音。

    这个丹网在上一期节目中大发雷霆的老男人,用他激动得难以自持的声音传达着一个让人发疯的信息一

    “月4日,杰彭刀、坠,等三个装甲师忽然对我凤凰城西线弗伦察镇防段发动偷袭,攻势猛烈,一度占领弗伦索镇并推进到距离镇东二十公里的半云岭。在此危急时刻,我雷峰星方面军迅即投入反击,在刚刚抵达雷峰星的匪军装甲师的帮助下,只用了不到六个小时,即以一次漂亮的战术包抄,将敌军包围在弗伦索镇,并将其全歼。”

    “随即,判断出对方作战意图的盟军迅即投入反攻,在匪军的带领下,我盟军沿弗伦索镇向北进攻,一日之内强行突破沿途的圣约翰镇战区,北齐山战区,比利镇战区,击溃敌杰彰第二十五集团军及苏斯第二十一集团军,将西约贝利夫集团军主力,围歼于夕阳山!”。

    “夕阳山一役,我弈峰星方面军,全歼敌贝利夫北方集群主力总计二十个装甲师。

    缴获武器机甲等物资无数。再加上弗伦索镇及六大战区的杰彰二十五集团军等部队,凤凰城西线北部战区正面之敌,已被我盟军一扫而空!”

    “目前,盟军正乘胜追击,至前线指挥部发布战报时截止,我军已经收复多莱河以西一百二十公里的十二个城镇,敌贝利夫所部残兵,正在我军的快速追击下,向西逃窜!”

    费列克抛出的一个个消息,就像是一枚枚重破炸弹,炸得所有人头晕眼花。

    没有欢呼,没有喧闹。咖啡馆里,城市的广场,街道,统统是死,一般的寂静。人们目瞪口呆,凝神屏息,在剧烈的心跳中,感受着这重磅炸弹的威力。

    威廉等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傻傻地看着电视,听他们那位让人羡慕的同行告诉他们在雷峰星发生的一切。

    “另外”费列克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几度,“比纳尔特帝国投入雷峰星的三百辆裁决者,已被我匪军直属特种营尽数击杀!最后的战斗中,裁决者竟然不顾友军,落荒而逃。他们所向无敌,十辆机甲就能主导一场战役的神话,彻底破灭!”

    屏幕画面,适时出现了十几辆裁决者疯狂逃窜的画面。在他们身旁,黑色的匪军魔鬼机甲,就像是包围了羊群的猛虎,在用爪子不断的戏弄猎物!

    轰地一声,威廉撞翻了桌子。他飞快地抓起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向咖啡馆外冲去!反应过来的几位记者,也顿时一哄而散,各自抓起自己的背包往外跑。

    这个消息,他们要在第一时间,传回国内!

    这是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胜利,可以想象,当这个消息被费列克投放在查克纳的时候,会以多么惊人的速度向整个宇宙扩散!没有人能够阻挡这颗炸弹的威力,民众会为这场胜利发狂!

    刚刚冲出咖啡馆,威廉就看见不少同住在酒店的同行正在飞奔。

    冲下楼的时候,他听见酒店外,如同一颗核弹爆炸了。

    数以千万的查克纳民众发出的疯狂欢呼声,就像一道高达千米的海啸巨浪,瞬间淹没了一切!

    月7日,无数的邮件。电波从查克纳发出,通过网络,通过电话,通过一切可以传递信息的方式,向整个斐盟扩散。

    斐扬共和国,莱恩共和国,西利亚克联邦,塔塔尼亚自由联盟,普迪托克联邦,克纳威尔四国联盟。萨勒加联邦……

    在这个消息的冲击波范围之内,所有饱受战争折磨,一直期待着一场胜利的民众,都陷入了狂欢之中。

    在没有增加一兵一卒的情况下,歼灭数十个西约师的消息或许还不够猛烈,可是,加上击杀三百辆裁决者的画面,再加上之前独眼巨蟒奥布恩陨落的消息的余波,足以让任何一个人为之疯狂。雷峰星胜利的消息,横扫整个宇宙。

    其中,也包括苦难的勒雷联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