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九卷 第三十八章 闪击(二十一)

    “将军!”

    “将军!”

    彼得洛夫铁青着脸。弯腰走进低矮的前线指挥部。

    他无视跳起来敬礼的部下,直接走到观察孔所在的位置,拿起副官递过来的便携式远视仪,向远方看去。

    轰轰的炮声在山谷中回荡着,震耳欲聋。远方漆黑的夜空中,一道道能量炮光团如同末日的流星雨。

    这些恐怖的毁灭者斜着撞进地面,又化作更大的白光钻出泥土,迅即扩散开来,掠过大地。

    黑夜笼罩的山坡上,山坡下,无数相同的光芒,星星点点,此起彼伏。

    当亮光消散于夜色之后,雷鸣般的声音才传过来。即便是距离前线近五公里,依然能感受到脚下大地的震动。

    “司令官阁下。”急匆匆赶回指挥部的2122师师长叶戈尔冲彼得洛夫敬礼。

    这位二十一集团军最具战斗力装甲师的少将师长,一头金发乱得如同鸡窝一般,汗水顺着满是硝烟尘土的脸往下流,冲出一道道沟壑。他的制服领口显然是冲进指挥部时才匆忙扣上的,因为扣错了扣眼,看起来狼狈而可笑。

    不过,没有人会笑话他。

    大家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知道叶戈尔一直在最前线指挥战斗。

    不过,一切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效果。尽管堵在前面枫叶坡的,仅仅是一个装甲团而已!

    彼得洛夫没有理会叶戈尔。他铁青的脸色,让整个地下指挥部的气温都降到了零度以下。如果仔细聆听的话,甚至可以听到旁边大气都不敢出的参谋们牙关颤抖的声音。

    2122师,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前出的四个侦察小队和一个电子机甲排,竟然完全没有发现早已经出现在他们身旁的敌军侦察部队。

    这些瞎子一般的侦察兵,就那么傻乎乎地走到枫叶坡。傻乎乎地将错误的情报发回给后方主力。

    侦察兵的失职,葬送了他们自己,也葬送了随后的两个装甲营——在主力收到前方没有斐盟部队踪迹的情报过后十分钟,四个侦察兵小队和一个电子机甲排同时失踪。紧接着,毫无防备的2122师一团的两个营在距离枫叶坡主山头还有一公里的时候,遭遇忽然袭击。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伏击。一头扎进斐盟包围圈的苏斯装甲部队,在敌人的第一次火力强袭之后就损失了百分之三十的机甲,并被穿插的敌装甲部队切成六段。基层军官,更是在第一时间遭遇点名式击杀。

    战斗毫无悬念。不到五分钟,部队就崩溃了。

    溃逃的苏斯前锋部队,被敌人赶鸭子一般沿着山脚往后赶。

    当紧随其后的部队听到枪炮声,准备占领周边高地就地组织拦截线的时候,溃逃的两百多辆苏斯机甲,已经仓皇退到了他们的面前。

    整个队伍,顿时陷入拥挤和混乱之中。

    基层指挥官拼命吼叫着,驱赶士兵稳住阵脚。一部分军官亲自带着部队向两翼扩散,试图在高地建立桥头堡,稳定局面。

    可是,这一切的努力,就像是一个玻璃球。被早已经埋伏在周边高地的敌人高高举起来,又狠狠地摔得粉碎。

    拥挤在山谷中的苏斯装甲集群,变成了被屠杀的羔羊。

    当后方部队抢占山脊,并绕过陡峭难行的山腰增援过来时,狡猾的敌人已经如同潮水般退去了。留下的,是枫叶坡东北两公里长的通道中一排排整齐的苏斯机甲残骸。…。

    2122师的大意,侦察兵的失职,导致了在整整二十分钟内,苏斯主力都处于混乱之中,无法前进一步。

    等到叶戈尔匆匆赶到前线,连踢带打的重新整顿部队,下令进攻时,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半个小时,在平时或许根本不值得一提。可是,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刻,却是敲在二十一集团军头上的一记闷棒!

    不用等彼得洛夫的指令,赶到枫叶坡的2122师迅即在叶戈尔的指挥下投入了进攻。

    正面,两翼,凡是能展开阵型的地方,都用苏斯装甲部队涌动的身影。

    基层军官身先士卒往前冲,后面的士兵。也拿出了全部的力量。每一个参谋都在满负荷的工作,自行火炮营的火力覆盖和定点清除,没停过一秒钟。

    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

    直到现在,2122师也没能前进一步........而且,天网屏幕上超过五十比一的战损统计数据,让所有苏斯军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方,只有一个装甲团,却像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

    这是大家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站在面色铁青的彼得洛夫面前,叶戈尔一脸惨白,冷汗簌簌直下。

    在赶到指挥部来之前的两分钟,他才刚刚收到消息,三团和四团发动的攻势,再度受挫。三团还好一点,左翼的四团甚至差点被敌人反击击溃。如果不是团直属警卫连拼死保护,团长差点被当场击杀!

    “多长时间能拿下枫叶坡?”

    在气温降到冰点以下之前,彼得洛夫终于开口了。他看着叶戈尔,那眼神仿佛刀子一般,能将人的皮肤割出无数血淋淋的伤口!

    一旁的军官和参谋们鸦雀无声,怜悯地看着叶戈尔。

    这个问题,是彼得洛夫给叶戈尔的最后一次机会。

    2122师的错误,几乎葬送了整个凤凰城西线战局。如果不是大家知道在一线天峡谷还有2111师一团据险而守,敌人绝对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通过道路狭窄的天险的话,只怕彼得洛夫到前线的第一条命令,就是处决叶戈尔!

    叶戈尔惨然一笑。

    他知道彼得洛夫已经给了自己机会。可是,这同样意味着,彼得洛夫还没能清醒地意识到这一次二十一集团军遇见的,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叶戈尔的沉默,让彼得洛夫的脸色愈加难看。

    就在所有人都为叶戈尔捏了一把冷汗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叶戈尔竟然自己摘下了肩章。

    “对不起,上将阁下,”叶戈尔垂下了头:“我师士气严重受挫,恐怕无法继续发动攻势.........而且,我建议,尽快构筑阵地,防止我军遭受更惨重的损失。”

    指挥部里一片死寂。2122师的军官和参谋们面色如土,跟在彼得洛夫身旁的其他三位师长则一脸的不敢置信。

    叶戈尔疯了?!

    他让四个精锐装甲师,构筑工事防御敌人的一个装甲团?!

    彼得洛夫气得发疯,他恶狠狠地看着自己的心腹爱将,恨不得一把他撕成碎片!

    不过很快,他就遏止住了自己勃发的怒气。

    叶戈尔那张惨白的脸,让他意识到事情或许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

    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叶戈尔了。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军校高材生,绝对不是一个分不清轻重,关键时候撂挑子给自己难堪的白痴。

    “究竟是怎么回事?”彼得洛夫沉声问道。…。

    叶戈尔的嘴唇颤抖着,声音沙哑:“将军,我想,您应该亲自去看看。”

    从叶戈尔的话中,彼得洛夫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危险,他深深地看了叶戈尔一眼,干脆地一转身:“走!”

    除了掩体,军官们分乘三辆指挥机甲。在彼得洛夫的直属警卫团的护卫下,向前线行去。

    夜色,笼罩着整个山区。星光下,路边的小溪流水潺潺。树林,在风中发出哗啦啦暴雨般的声响。

    山谷中,山坡上,到处都是拥挤在一起的苏斯机甲队伍。一些部队在一旁等待着,一些部队则向战区跑步前进。杂乱的灯光在四下乱晃,各种各样的口音交织在一起,整个山区,一派兵慌马乱的景象。

    集团军直属警卫团的出现。让拥堵在主道上的部队都退到两边。一个个疲惫不堪的苏斯机甲战士站在稀泥里,目送着高级军官的队列向远处被炮火的光芒映得火红的山头行进。

    越靠近交战前线,炮火声就越大。

    走进距离枫叶坡四公里的地区时,指挥机甲里的军官们已经能看见一排排的野战医院帐篷,也能看见流水般从前线送下来的伤兵。

    一辆接一辆医疗机甲从眼前一晃而过,迎面,不时看见一群士兵抬着担架飞奔而来。

    增援的部队在沉默地向前挺进,军官们的吼叫声,在远方的炮火声中显得声嘶力竭。

    天空中,巨大的能量炮光团如同彗星般流动,那刺目的光芒,那火车进隧道般的巨大轰鸣,宛若地狱的盛大节日。

    四周到处都散落着机甲残骸。道路中央的被工程机甲清理集中,两边山头的,就只能自顾自的燃烧着。一些地方的树木也被引燃,看起来,就像是一支支巨大的火把。

    军官们沉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的心越来越沉。

    部队,就被堵在这宽不超过五公里,长三十多公里的山区,动惮不得。而前方,真的只有敌人的一个团?!

    如果是真的,那么,那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

    当部队行进到一处山坳时,指挥机甲停了下来。军官们簇拥着彼得洛夫走出机甲,举目看向四周。

    整个山坳,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而喧嚣的前进基地。哨子声,叫喊声,引擎轰鸣声,交织在一起,乱作一团。

    左边不远处的几个简易维修坪上,机修兵在紧急维修着伤痕累累的机甲。右侧数十米外,几名满头大汗的后勤士官正在紧张地指挥着机甲和士兵装卸武器弹药。

    一些士兵在被踩出了水来的泥地上跑来跑去,灰色的战斗服上,满是流淌着的泥水,脸上脏得只能看见一双惊恐而慌乱眼睛和一口白牙。

    在山脚地势稍高一点的地方。设置着一长排野战医院。不时有伤员被抬进抬出。外面的空地上,摆满了躺着伤兵的担架。哀嚎声,呻吟声,不绝于耳。除了几名医护兵和护士在其中往来穿梭,为他们做简单的处理外,没有谁能顾得上照顾他们。

    军官们一边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边跟在叶戈尔的身后,向高处走去。

    山坡上的泥泞,让他们不得不小心行走,以避免滑倒。

    透过横生的枝叶可以看见,山坡下,一支从前线撤下来的部队如同受伤的幽灵一般穿过山谷,络绎不绝地向后方走去。

    几辆通讯越野车飞驰而过,起伏的轮胎溅起的泥点噼里啪啦打在行进的机甲那伤痕累累的外壳上,却没有引来脾气火爆的机士们惯常的喝骂。…。

    与其说那是一支军队,到不如说那是一群缺胳膊少腿的行尸走肉。

    “这是.........”彼得洛夫回头看着这败退下来的部队。

    “是四团,”叶戈尔目光阴郁,“他们刚刚从左翼撤下来,我已经让人去叫他们团长了。”

    彼得洛夫看了看叶戈尔,加快了脚步,大步冲上了山头。

    整个枫叶坡战场,陡然出现在眼前!

    相较于几公里外的临时指挥部,这里看见的战场,更加浩大,更加波澜壮阔。

    只见如同一只穿山甲一般的枫叶坡前,爆炸腾起的火焰和浓烟足有五六十米高,横卧山岗,遮天蔽日。大大小小的蘑菇云,在爆炸光芒中现出身形,如同一根根凝固的黑色石柱。

    数不清的双方机甲,就在这片炮火纵横的土地上来回冲杀。

    青色的,灰色的钢铁洪流,互相楔入对方的阵型。冲锋,突破,包围,分割.........人类陆军总结的一切战术,一切杀手段,在这个满是黄叶的山坡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中路,进攻枫叶坡主峰的苏斯部队显然刚刚才从山坡上退下来。随着灰色的苏斯机甲线的后撤,山头上的敌人狠狠地压了下来。

    一支支彼得洛夫从未见过的青色机甲组成的小队,如同锋利的匕首般扎进了苏斯机甲已经混乱的散兵线。

    他们三五成群,就像是纵马狂奔的骑士一般,呼喝着,冲山顶冲下来,以快逾闪电的速度贴近对手,发动致命一击。

    彼得洛夫脸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得干干净净。

    他的目光,定格在山腰上。那里,几辆排在散兵线最前面的苏斯机甲,正一边后退,一边疯狂开火。

    突前的一辆苏斯【铁甲龙】中型机甲的火力显然已经全开。身上的几门能量炮,以彼得洛夫熟悉的速度和节奏**着火力。能量炮弹,封锁了正面所有的角度。弹幕过处,飞沙走石,天崩地裂。

    可是,一辆幽灵般的青色机甲却迎面而上。

    他从山顶冲下来,肥胖的身体在空中宛若一只捕食的闪电隼。在接连变向,跃过山坡上的一块大岩石和几具残骸之后,只一晃,就毫发无损地穿过密集的弹幕,一拳轰进了铁甲龙的胸口。

    当体型远超对手的铁甲龙化作一团火球的时候,两侧同一条水平线上,齐头并进的十余辆青色机甲,也同时将拳头,离子匕首或飞踢的铁腿,送进了各自的目标身体。

    倒退的散兵线,在瞬间就破开了一个大口子。

    乍然点亮的火光映照着那鬼魅般的身影,即便是在隆隆炮声和炽烈的火焰中,也让彼得洛夫感到一种贴着背的阴森寒意。

    他的头发,猛地一下就炸立了起来。

    而更让他感到恐惧的,还不仅仅是这里。

    就在左翼山头,数百辆青色机甲,已经完全搅入了2122师三团的阵型。

    整个三团,被切割成十几个各自为战的小集团。慌乱的苏斯机甲战士,只能漫无目的地拼命开炮。

    这纷乱的炮火中,敌人,在展现着他们艺术般的配合。

    一个个青色的三角攻击阵型,随着苏斯机甲的炮火而翻滚着。就像是波浪般,一浪接着一浪。

    每五步,外围受到攻击的青色机甲就会退入阵中,而阵内拥有完整能量护罩的同伴,则会顶替他们的位置,迎接苏斯装甲部队的炮火。

    蓝色,红色,蓝色,红色.........能量护罩那薄薄的光幕,宛若虚空中的极光,在不断的变幻着。任凭苏斯装甲集群的火力多么凶猛,都无法将其摧毁。…。

    五步,一次波动。

    青色机甲精妙的步伐,就像是远古巫师鼓槌下的鼓声,神秘,自然,流畅,转折衔接天衣无缝!每五步,他们的阵型就会泛起一层荡漾开的涟漪,他们的机甲就会无声无息的换位。

    他们的前进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滞,阵型外围,却永远都是那让人绝望的蓝色光幕!

    这种步法,这种配合,已经超出了彼得洛夫的想象,同样,也超出了他身旁那些比他年轻很多,比他更有想象力的青年军官们的想象。

    苏斯二十一集团军的军官们,就这样呆呆地站在这个林木茂密的山头,看着山下的敌人,为他们展示他们从未见过的战斗方式。

    流畅的步法和配合,带来的是同样流畅的杀戮。

    最普通的三角攻击阵型,被他们赋予了新的生命。三角阵型的每一次转动,都会有几辆青色机甲齐头并进,稳步上前,拳脚翻飞手起刀落间,将一辆辆苏斯机甲变作燃烧的废铁!

    左翼,是地狱,右翼,也同样不是天堂。

    彼得洛夫艰难地转动着眼睛。

    硝烟弥漫的战场右翼,两百多辆青色机甲,组成了五个三角攻击阵型,深深地扎入苏斯装甲集群,不断的向纵深突破。

    这些青色的杀神,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他们成群结队的从苏斯机甲身旁掠过,每一次擦身而过,苏斯猬集的阵型都会如同被刀割一般,被划开一个血淋淋的口子。

    随着四团的后撤,整个右翼,其实已经是敌人的天下了。留在右翼负责阻击,为中路和左翼部队撤退争取时间的少量苏斯机甲,与其说是在抵抗,倒不如说是在消耗敌人一点用于屠杀的时间!

    “将军。”身后传来卫兵的报告声。

    彼得洛夫回头一看,正看见被两名卫兵搀扶着走上山头的2122师四团团长嘴唇乌青,一头栽倒在地。

    他的目光,越过那位已经因为伤重而昏迷的团长,落在几名急匆匆冲上山坡的集团军大本营参谋身上。

    一种不祥的预感,随着参谋们的脚步,越来越强烈。

    “上将阁下,我军侧翼遭敌人忽然袭击,部队损失惨重。中路的2121师已经溃退。后方部队失去联络。”

    “将军,2111师一团,于二十分钟之前,遭遇敌人主力强攻,激战之下,因阵地被敌人迂回偷袭而失守,全团壮烈牺牲。敌人主力,正快速通过一线天峡谷,逼近四九峰。”

    彼得洛夫身体猛然一晃,眼前一团漆黑。

    。

    。

    。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