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九十六章 开始于今日

    “你不是要把我们扯着头发都丢出去么?去你妈的,来,。现在丢!”胖子伸长了脖子把脑袋送到中年男子面前,唧唧地道。

    胖子从来不是什么品德高尚的圣人,也不是从小养成所谓教养或说直接点是有着足够的城府和心机的精英贵族。

    事实上,谁也别指望一十,从六岁起就失去了父母独自面对社会的孩子,能够有什么以德报怨的高尚情操。他没有大人的引导,也没有大人的呵护。他甚系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所有的一切经脸,都是从白眼和挨揍中获得的。

    他敏感小自卑小虚荣。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更没有什么高雅气度。只有一张将自己的自尊牢牢保护住的厚脸皮以及心头坚持纯净的一片绿地。充其量,多一点梦里充当小恶霸带狗腿子的幻想和现实中小市民不受欺负委屈的执拗而已。

    胖子的智商很高,过早的独立面对社会,让他总是很容易接受一些浅显的道理。

    他不因为对方包场而生气。世界本来就不是公平的,而且从来没有公平过。有些人一辈子也不会拥有一件梵纳尼的衣服,而有些人则可以买一件穿上一次就弃之如履。这个道理,胖子在知道别人有父母而自己失去了父母的那一天就已经明白了。不然,为什么别的小小孩都有父母,而自己的父母,却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了?

    那一天,这个一直在父母的呵护下有些懦弱,有着无穷无尽奇怪的幻想的小胖子,躲在任何人都找不到的角落里哭了整整一天,然后开始倔强地面对世界。也几乎是从那一天开始,胖子就已经长大了。

    当一些富有的小孩在他面前显摆他们的玩具时,六七岁的胖子通常就是转身离开,并且在心里冷笑着鄙夷。

    显摆个屁,谁他妈六岁了还玩玩具?!

    等老子有了钱,就买下全世界最知江充,气娃娃公司。然后每天吃在设计部,睡在生产线上!所有娃娃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正因为从小就有这种用很多咪咪麻醉自己自娱自乐的良好心态,所以,一直以来胖子既不恃恨权势也不仇富。况且,事实上现在的他本身就已经成了一十,暴发户。如果需要,包场这样的事情他同样干得兴高采烈。不为了清静的选衣服,纯粹就是为了得意洋洋地显摆。

    他动手揍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高兴。

    他不是什么君子,也没想过要当君子。揍翻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恶棍,是每一十,…小市民最本能的想法。谈不上什么龙之逆鳞触之必怒,也够不上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纯粹就是男人对自己女人本能的领地意识和小,市民的睚眦必报。

    如果非要扯上一十,足够高尚的理由的话,那么,对于胖子来说,也就因为那两十,当众袭胸并倚仗自己的力量和权势仗势欺人的白痴,玷污了他心目中色狼这十,神圣的职业。

    真正的色情狂,人品必然是高尚的。从事这个职业,可以研究女性内衣,研究性爱技巧和充气娃娃版本,躲在墙角流着口水翻看色情杂志,或趴在地板上膜拜女优海报,以不同的方式为促进人类繁衍动作花样翻新不断进步而奋斗。

    就算做不到像胖爷这样眼睛一瞄,就能将罩杯精确毫米,甚至能利用专业知识破案,也绝不能当众利用力量和权势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猥囊他的女伴!士其是猥亵胖爷的女人,纯粹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既然对方仗势欺人,想抓着海伦和美朵的头发把她们拖出去,那胖子也不吝于以牙还牙,打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用更刻…薄的一口唾沫,奉还这些人试图加注于自身的羞辱。

    即便他此发的身份地位,异已经不是那个撒泼耍赖的小胖子,他依然无比坚定地坚持着这种简单直接的信念。谁要是看不惯,讲什么大道理,指责什么尖酸刻薄过分,胖子通常奉陪的就只有一个字。

    呸!

    看着伸长了脖子,把脑袋递到中年男子面前的胖子,四周的人们,一个个张口结舌,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大鸭蛋。

    那短暂却充满了暴力美学的格斗,那飞溅的玻璃,倒飞的人体和破空呼啸的拳脚震撼力实在太过惊人,以至于到现在,许多人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以一敌六,胖子痛揍的是六名蛮横的保镖。可摧毁的,却是一个常人无法抗衡的强权。在场的许多男士,都捏紧了拳头。

    如果说之前对这十,带着两个女伴傻乎乎试图进入梵纳尼的胖子,大家有的只是同情的话,那么现在,司情已经演化为了崇拜。回想之前的战斗场景,回想那一个十,强悍的保镖,被纵横驰骋指南打北的胖子一一击倒在地的画面,人们就呼吸急促心神激荡不能自己。

    这是他们见过的,最激烈,也是最匪夷所思的一场战斗。这场战斗,将在今后一段很长的日子里,成为他们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吹嘘宣扬的话题。

    人们嘲讽地看着站在原地的中年男子。刚才这个家伙和他的保镖们的蛮横嘴脸,仿佛还在眼前,而现在,他们已经成了一群土鸡瓦狗。

    这是他们自找的。当他们以他们的强势欺负别人并习以为常的时候,恐怕他们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人群中央,擦掉脸上唾沫星子的中年男子,高傲冷漠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了,他一脸铁青。

    细长的眼睛里闪动的眼神,既惊恐又恶毒地看着把脑袋递到自己眼前的胖子。

    中年男子很干脆地承认,这一次是自己看走眼了。

    他没有去看六名躺在地上的保镖。而是将余光,瞟向了专卖店。

    在碎裂的橱窗后面的缝隙中,他看见了一双明媚动人的眼睛,正带着一丝淡漠和冷酷,看着自己面前的胖子。

    一看到这双眼睛,中年男子惊骇的情绪,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那是小姐的眼睛。

    眼前这个胖子或许还不知道,当小姐那双总是满是笑意的眼睛,变得冷冰冰的时候。那么,在她视线里的人,已经可以为自己准备后事了。

    即便中年男子自己已经跟随在小姐身旁十几年,寸步不离。有时候,也会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本能地感到恐惧。

    她是斐扬上流社会皇冠上的明珠,也是斐扬所有青年军官的梦中情人。她是一朵艳丽的罂粟,也是一杯甜美的毒酒。更重要的是,她是李佛上将最疼爱的妹妹,也是李佛集团中,资金,科技以及一切地下力量的事实掌控者!

    她有一焉l好听的名字,色芭拉。

    在李佛被压制的那些年里,这个名字原本在斐扬上流社会,并不怎么受尊敬。可自从十年前,她那位风流倜傥位高权重的文夫,在做了一件对不起她的事情后于一次宴会中莫名其妙淹死在洗手间的洗脸盆里,楚扬上流社会就再也没有人敢将这个名字作为花边新闻的主角楼在嘴边。

    谁也不敢确定那个男人是死在自己妻子的手上。

    可是,谁都记得,那一天,穿着如水一般的丝质旗袍,挽起高高的发髻,娇媚如丝的眼睛里带着魅惑的笑意,高挑而柔软的身躯,在满是达官贵人的宴会中如司蝴蝶一般飞舞,举着酒杯,和所有人谈笑风生的芭色拉。

    看到专卖店里的那双眼角有些上挑的凤眼,中年男子咬牙站在原地,任凭周遭人群各种各样的眼神如同激光一般钉在自己的身上,一动不动。虽然愤怒而屈辱,不过,他知道自己单薄的身体相较于能够轻易击倒六名保镖的胖子来说,是多么不堪一击。也知道,现在自己要做的,只是静静地站在这里而已。

    要不了多久这胖子就会明白,他那超人的身手,在带给他短暂的痛快时也将同时带来一场噩梦。现在,他要嚣张就让他嚣张个够,

    “不丢?”胖子揉了揉脖子,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脸,“那我可走了?”胖子的手掌很重,拍得中年男子的头一偏一偏的,脸颊上泛起一片羞愤的血红。

    “告诉你的朋友”胖子若有所思地瞟了一眼禁纳尼的专卖店,淳淳教导,语重心长“有钱有势,没什么大不了的。总有你们惹不起的人。你看我,多低调?!”

    “你走不了了。”中年男子的眼神,终于迎上了胖子的眼睛。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毒的恨意。他已经看见,数十名身穿黑色西服的彪形大汉,出现在了人群外,正冲四面八方,向这边涌来。人群被推攘开了,出现一阵骚动。

    “是吗?”胖子笑眯眯地看着中年男子,眼光忽然一转,迎上了专卖店里的那道目光。

    专卖店里的目光消失了,片刻之后,在几位战战兢兢的店员和两名面无表情,却长得一模一样的挛生漂亮女孩的簇拥下,一个三十多岁,体态婀娜的女人,袅袅婷婷地踩着满地地玻璃渣,走出了梵纳尼的大门。

    一看见这十,女人,海伦的瞳孔忽然一阵收缩。身为胖子机要秘书的她,飞快地在胖子的耳畔说了一句话。

    “爱德华,我们走。”

    当数十名黑衣人挤进人群,将胖子和海伦,美朵团团围住的时候,芭芭拉淡淡地对中年男子道。

    说话时,她那斜斜上挑,显得妖媚入骨的眼睛,轻轻转动。目光在胖子身上一扫而过,仿佛看见空气一般,没有丝毫的停留。

    从走出门到开口,她都是那么地恬淡。仿佛刚刚门口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都不存在一般。

    那不是装腔作势的目中无人,那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面对如司蝼蚁一般的普通人,自然流露的忽视。

    “是。小姐。”、中年男人恭敬地躬身,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在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瞟了胖子一眼。

    四周的黑衣壮汉,已经将胖子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其中几个,扶起了躺在地上的同伴。另外几个,则面无表情地走到胖子和海伦美朵的面前。

    “跟我们走。”

    领头的黑衣男子面沉如水。声音冷得像一座冰山,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强势。在他身旁,几名保镖已经将手探进了怀里。从他们的姿势来看,很显然,在他们怀里握着的,是再凶悍的拳脚也没有用武之地的能量手枪。

    “你要干什么?”刚才还无比嚣张的胖子,看到身旁几名黑衣人放在怀里的手,顿时有些惊慌失措,嘴里叫道:“我干嘛要跟你走,我不走!”

    “先生”眼看事情要闹出人命,领暮保安的那名女经理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对黑衣人道“我想,这只是误会而已,能不能”

    女经理的话还没说完去……,声音就嘎然而止。

    一把能量枪,已经顶上了她的脑袋。

    在冷冰冰的枪口下,相貌清秀的中年女经理的脚,一下就软了。她的嘴唇哆嗦着,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这一次,四周连尖叫声也没有了。

    围观的人群,在目光森冷地数十名黑衣人的注视下,噤若寒蝉。一些女孩子,死死捂住嘴,把头埋在司样脸色苍白的男友怀里,浑身颤抖。

    “走。”领头的黑衣男子,从怀里摸出了枪。

    “不走!”胖子憨憨地摇着头,猪气道,“我给不走”

    这一次,就连已经准备转身离开的芭芭拉,也禁不住回过头来。

    或许是对这样的冲突有此不耐烦,熟身旁的李生女孩其中一个冷冰冰地开口对领头黑衣男子道:“打断他们的腿,带走。”

    女孩的俗,没有丝毫的感情和情绪波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如水一般的大眼睛和她冰冷的表情,冷酷的语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周围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中,胖子的目光,迎上了芭芭拉斜挑的眼睛,忽然冲她诡异地一笑“我不走,你们也不能走。”色芭拉的嘴角,拉起一道迷人而清冷的弧线。。

    她真的很想知道,在自己的手中,这胖子能够忍受多长时间的折磨而不崩溃。同样是一个胖子,他作为那十,让自己不愉快的胖子的替身,或许是一个很好的玩物。

    不过,忽然间,色芭拉的笑容就变得僵硬起来。与此司时,她身旁的李生姐秣的表情,也变得无比呆滞。

    五道红色的激光瞄准线中的三道,同时钉上了色芭拉的眉心和两侧太阳穴。还有两道,则分别钉在孪生姐妹的眉心。

    “活腻味了。”随着一个粗豪的声音,斯图尔特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在他身后,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正从商场的楼梯间,自动扶梯和电梯中涌出来。而在中央的阳光天并,数十名士兵从天而降,几把狙击枪,早已经架在了四周。

    斯图尔特穿过自动分开的人群,走到胖子面前敬礼,随即,一个十,拿着可以在瞬旬将一头大象打成没有二两重血块的自动能量不强的彪悍强壮十兵们,一拥而上,三个侍候一十,地将已经壳全呆滞且投鼠忌器的黑衣人缴枪反绑。

    “他是你们惹得起的?”向胖子敬礼过后,牢牢记住胖子打人要打脸教导的斯图尔特,反手就是一耳光抽在领头的黑衣人脸上,那帚模样,年口之前胖子打人耳光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他恶狠狠地一挥手,“都他妈给我带回去。”

    忽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看着眼前这些士兵,片刻的寂静后,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激动的喧嚣。

    尤其是那位被枪指着脑袋的女经理,更是睁大了泪眼朦胧的眼睛,喜极而泣。

    所有人已经认出了这些身穿蓝色制服的士兵。不久之前,这支部队简直闹翻了整个汉京。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认识了这支被老云,帅李存信誉为蠢克纳亲人的部队,也见识了这支部队面对斐扬三十一军时的蛮横。

    那个女人和她的保镖招惹谁不好,居然敢招惹这帮凶神,简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恶人还需恶人磨。刚刚还威风八面的数十名黑衣保镖,现在在恶狠狠的匪军十兵面前,就像几十只被狼叼在嘴里的小白免。

    风姿绰约的芭芭拉,在匪军士兵的枪口下,嘴唇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她旁边的两名李生姐妹,脸上表情虽然依旧冷冰冰的,可眼中,依然有着无法抑制的羞愤。

    这一刻,她们的感觉,就如司在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被人扒了个精光。

    正当色芭拉和两个女孩,在匪军的枪口下,带着满腔羞愤和恨意举步,准备被押走的时候,斯图尔特忽然摆了摆手,对三人身后的士兵道:“***,你们押这么老的女人回去干什么?恶心不恶心,赶紧的,让她们滚蛋。”

    黑衣保镖,中年男子被匪军士兵连推带攘地押走了。胖子和两个女孩,也和那位匪军少将说说笑笑的离开了。

    整个商场,就只剩下了那十,女人和她身边两十,李生女孩。看着她们一阵青一阵白的脸,所有人,都对匪军这帮混蛋的万恶,有了更深一层酣畅淋漓的认识。

    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哪怕穿着梵纳尼的衣服,这三个长得无比漂亮的女人,也像是三只被洗脚水泼过的落汤鸡。

    老女人,恶心那个匪军少将的嘴巴,实在太毒了。

    色色拉没有因为旁人的目光,而羞愤地急着离开。

    她淡淡地看着胖子离开的方向,回想着那家伙最后摘掉墨镜后那双意味深长的眼睛,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即便他明显改变了面容,不过,在取下墨镜之后,自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这是一场不死不休,没有任何规则,也没有任何怜悯和宽容的战争。

    战火已经点燃。不是在明天的机甲测试会上,而是在今天,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商场里,开始于一次不期而遇。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