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四章 初到沧浪星

    我该走了!”玛格丽特站起身来,走到墙边,一把扯电脑的电源线。

    推演电脑的虚拟屏幕,在一道闪光后,变成漆黑一片。

    胖子眼泪汪汪地扭过头,瞪着玛格丽特,嘴唇颤抖着:“你会被钉上耻辱柱的!”

    “随便钉好了。”玛格丽特走到胖子面前,用手指勾了勾胖子的下巴,女人的香味如同夜里润物细无声的微风细雨,静静地弥漫开来,浸润着胖子的鼻息。

    “老娘以后不跟你玩对抗了。所以,你的胜率,永远是百分之三十。”玛格丽特粉莹莹的嘴唇,几乎快要贴到胖子脸上了。弯下腰时,被t恤和棉裙包裹的曼妙曲线,绷得愈发惊心动魄。看着胖子郁闷的表情,女孩嘴角的微笑,愈发的得意。

    “输了居然耍赖。靠我那么近干什么,想非礼我啊?”胖子冷冷地道。目光一转,随即变得有些发直,一丝亮晶晶地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滴。

    “这就算非礼么!”玛格丽特胖子较劲已经养成了习惯,当下离胖子更近了。勾在胖子下巴上的手指,微微用力,想把胖子的头抬起来。胖子拼命低头含~,誓死不从。

    “你再这样,我喊了啊。”胖子的声音显得色厉内荏。可是,目光依旧呆呆地,如同看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忽然间,两道失控的鼻血,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你流血了!”玛格丽特吓了一跳,伸就去给胖子擦。

    “没事,”胖子摆了摆手,睛发直:“正常现象。”

    玛格丽特一愣。随即顺着胖子地目低下头。忽然一声惊叫。

    “流氓。你”玛格丽特紧紧按自己地t恤领口。一张俏脸红得跟红布似地。明亮如水地眸子。羞得连看也不敢看胖子一眼。

    只伸出腿。冲着胖子地小腿一同猛踢。

    “好厉害!算你非礼老子成功了。”胖子翘起大拇指。恨恨地卷起两张纸塞住鼻孔:“我认栽!下次非礼我。千万记住要提前告诉我一声。他妈地。一滴血十个蛋!”

    “死胖子。”玛格丽特对厚颜无耻地胖子一点办法也没有。恨恨地啐了一口:“你就得意。等我从海德菲尔德回来。有你哭地时候!”

    “流泪我倒不怕。”胖子一脸地好意思:“就怕流鼻血。”

    “你”玛格丽特恨恨踢了胖子一脚,哭笑不得:“你这人怎么这么讨厌!”想到自己领口春光,都被胖子看了个透,一时间心里又羞又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这种奇怪的滋味,是她二十三年人生当中,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

    正茫然无措中,她忽然发现推演室里的灯光一暗。随即感到飞船甲板墙壁发出一阵细密地颤抖。

    不用抬眼看电子公告牌她也知道,这是飞船进入空间跳跃点时的反应。过了这个跳跃点,就是她和胖子分手的地方。

    胖子将直接前往雷斯克星系,而自己,则经由另一条d级航道,抵达查克纳长征星系昆仑星,再由钱柏林舰队,护送回首都海德菲尔德。

    房间里,静悄悄的。因为飞船引擎熄灭,供电系统自动转切到了备用电源,最基本的供电,让电子灯的亮度等级,下降到最低。房间里,一片昏暗朦胧。

    一时沉默了下来。

    玛格丽特心里忽然一阵说不出的失落,她出神地看着眼前这个胖子。

    胖子张着一张平平无奇的脸。脸上,一双可怜兮兮有点倒霉的八字眉。眉毛下面,是一双不算小,可也绝对算不上大的黑色眼睛。

    他的鼻子还算挺拔,就是有点肉肉的。嘴唇永远有一条略微弯曲的弧度,让他的整张脸看起来,总是憨憨地,一脸迷糊相。再配上他那对有点招风也有点拉风的耳朵,往那里一坐,憨直可爱,让人生不起一点提防之心。

    可就是这么一个白白胖胖的胖子,却在自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张鹏程一起肆无忌惮地痛揍了b15队指挥官萨蒙少将,然后在训练场上独斗十二名斐扬最精锐的特种兵。

    如果说这些,只是这家伙的疯狂的话,那么,他在【漫天战火】里击败自己的宿敌**01314,在格斗赛俘虏了比纳尔特十二代机甲,在长弓星系俘虏了汉弗雷!则展现出了他的天才。

    这是一个通身上下,都没什么英雄气质的家伙。他锱铢必较睚眦必报小肚鸡肠猥琐无耻。可以说,就算是从斐扬随便拉一个小市民出来,也比这胖子显得又风度。

    这样的家伙,被勒雷宣传出来的时候,在所有盟国官兵和民众看来,不过是勒雷联邦的一次造神运动。那个小国需要精神力量,所以,他们抓住了一个普通机修兵偶然立下的功绩,大书特书。把这个从骨子里就像一个军人的胖子,硬生生塑造成了一个英雄!

    玛格丽特不知道当初有多少人抱着这样的想法,不知道现在又还有多少人,同样对这位英雄不屑一顾。斐扬也好,查克纳或莱恩也罢,这些国土面积是斐扬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国家,有足够的理由对这种人造的冒牌英雄嗤之以鼻。

    除了勒雷本国,没有其他国家的媒体会对这个胖子花费笔墨,作为自己国家的宣传引导者,在战争期间,他们最关注的,只是国防部提供的本国英雄名单,只是一场场可以振奋人心的胜利,只是自己的生活!

    这是一场席卷了人类数千亿人口的战争。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兴趣去关注遥远的勒雷或被放逐的玛尔斯发生的一切。就连指挥部的那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将军们,又有几个人知道这个胖子在这四年战争中所做的一切?又有几个人真正了解,发生在勒雷的这场战争?

    可是,自己知道。

    玛格丽特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对面的胖子,在她眼前点着了一支香烟。微弱的火光,映着他的脸。

    玛格丽特把头扭开,用余光仔细地观察着。

    只有在这昏暗的光线里,卸下了盔甲的胖子才是最真实的。他脸上的神情,并不像自己平时看见的那么嬉皮笑脸。虽然只是平淡和沉默,可自己却能看到这张脸上的一种,一种满不在乎,以及一丝丝惶惑,疲倦,还有。

    是啊,无论是谁,在前线,在敌后,在远离国土的被放逐之地,打了四年仗,都会有这样的神情。这胖子再厉害,他也是血肉之躯。可是,他一直在苦苦的坚持着

    在的勒雷,实际上只剩下了一个被打残的星域,以前十分之一的军队!

    从这个昏暗的,有些朦胧的身影上,自己看见了什么?

    仿佛有无数光芒和画面,出现在这个身影的背后火光,爆炸,绿地,工厂,城镇,机甲那个叫勒雷的国家,那是战场上一个个前赴后继的勒雷青年,那是太空中交火的战舰,那是一座座如同废墟般的城市里生活的人们。

    和他们相比,庞大的斐扬舰队,骄傲的斐扬将领和精明的斐扬政客,是那么的渺小。

    斐扬共和国,论综合实力大概是勒雷联邦的十五倍。可是,现在的斐扬,却已经不复三十年前那个英雄的时代了。一个斐扬,绝对没有起到十五个勒雷联邦的作用。如果有十五个勒雷联邦,或许这场战争,已经进入尾声了!

    现在,这个身影,静地坐在自己面前。未来十几个小时之后,他将带着几名机士,进入重兵包围中的沧浪星,去执行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家伙,到底是个傻子,还一个疯子?

    他说他要去的女人,这是真的吗?如果被困在沧浪星的是自己

    玛格丽特被心底忽然升起来的头弄得心烦意乱。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早已经把赢得这场战争看做自己人生唯一也是最后绽放的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升起这样毫无逻辑的推测念头。胖子去救他的女人,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战局演变到什么状了,指挥部那边是怎么回事,雷斯克还顶得住么,紧急增兵调动的部队完成集结没有,外公黑斯廷斯的身体

    玛格丽特快步走到落地舷窗边。窗,一片漆黑。空间跳跃时,是看不见任何宇宙美景的。透明的窗户上,只有自己窈窕修长的身影。

    思想,在信马由缰的胡乱:转。像一个黑夜中流光溢彩的旋转木马,任凭如何五光十色,始终又转回到了原地。

    “你会活着回来?”玛格丽特的声音,如同夜里的小溪。

    “呸!”胖子气急败坏:“老子长命百岁!”

    舷窗渐渐亮了起来,一颗被视觉拉扯变形的恒星,终于稳住了它的身形,圆圆的红红的,像一颗被烧红的兵乓球。战舰已经结束了空间跳跃。引擎开启,房间里的灯光,再度变得明亮。听着胖子气急败坏的声音,玛格丽特的嘴角,情不自禁地牵出一丝好笑的弧度。

    她轻松地转身走到房间门口:“你不送送我么?”

    胖子嘬着烟,半眯着眼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眼珠子却随着玛格丽特轻柔而富有韵律的身躯,上下跳动。

    “死胖子!”玛格丽特生气地带上了门,向穿梭机舱走去。心底盘算着,是不是该给钱柏林,麦金利和查克纳的拉宾斯基打个电话。还有,外公黑斯廷斯手中掌握的力量,是不是该换个思路,先到雷斯克去磨练磨练。

    ********************************************************************************************

    “我们还能支持多久?”

    查克纳元帅李存信威风八面地坐在简陋的地下指挥所里,一如他坐在查克纳军部。虽然年近七旬,不过,李存信的身躯依然魁梧结实,已经有了不少皱纹的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疤。配上一头无风自动的白发,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

    “元帅阁下,按照杰彭军目前的攻势,我们还能支持两天。不过”查克纳陆军第十三装甲师中将师长裴立同紧紧地看着推演台,一双疲惫的眼睛,似乎想要把虚拟的实景图给看出条通天路来,口中回答道:“如果今天夜里,他们继续增兵的话,我们恐怕”

    裴立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痛苦和挣扎,而一旁的军官们,也各自避开了同伴的目光。

    “别都跟死了老娘似地。”李存信一挥手,转头对第五十一全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巴尔默道:“你那边呢,还有多少人?”

    “部队刚刚撤下来,现在只有两个不满员的旅。”少将军衔的巴尔默一头金发乱糟糟的,满是尘泥,一向整洁笔挺的制服,也脏得分不出颜色,胳膊上还缠着被血渗透的绷带。听见李存信的问话,他如同被撕开了伤疤一般,脸都痛得变了形:“我师的机甲已经拼光了,没有机甲的支持,战士们只能靠阵地和聚变手雷跟敌人拼。现在,就连基本的弹药,也快没有了!”

    指挥室的气氛,随着巴尔默的话,越来越沉重。一声尖啸,剧烈的震动传来,指挥部在爆炸声中摇晃着,泥土簌簌直落。

    谁都知道,第十三装甲师和第五十一步兵师,已经走到了绝路。

    因为当时这两个师是最后从雷峰星撤下来的,所以,在遭遇杰彭偷袭的时候,这两个还没有来得及解盔卸甲的疲惫之师,反而是六个装甲师和十个步兵师中侥幸逃脱的。其他的查克纳部队,都在杰彭那近乎洪水般的攻击中淹没了。

    本来就疲惫不堪,又没有得到休整和补给。甚至遇袭的时候,十三装甲师大部分机甲都还在运输舰里,这一路过来,整个师,竟然只有一个团的机甲。他们几乎靠着运气,才和第五十一步兵师在敌人的围攻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可是现在,不光弹药不济,就连运气,似乎也已经远离了他们。

    指挥部设置在一个山头的背后,身旁悬崖下,就是宽四十公里的卡拉奇河,波涛汹涌的河水滚滚东去,磅礴之势,让人只能望而兴叹。别说机甲辅助推进器没有飞越那么长距离的能力,就算有,飞过去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两个师现在就被困在卡拉奇河边一条狭长的山地之中。杰彭陆军,已经封锁了所有通路。三个装甲师和至少六个步兵师,在不断地压缩着查克纳军的生存空间。加上空中战机的覆盖式打击,现在的查克纳军,可称得上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如果不是沧浪星人口城镇众多,被封锁的这片区域还有两个小村庄,就连食物,都差点供给不上了。

    求救信号,早已经发了无数遍了。除了在最开始的时候,还能和指挥部联系一下以外,到现在已经全无消息。杰

    的天网系统,覆盖了整个区域,而己方的天网,已经了极小的范围。甚至连通讯指挥系统,也有失灵崩溃的迹象。

    这仗,还怎么打下去?!

    李存信站在电子推演台前,仔细地观察着光幕模拟的立体地形图。

    军官们虽然早已经不对突围报以希望,不过,大家还是围了上去,心里只期盼万一老元帅能够找出一条生路来。

    “这就是下星堡镇?”老人的电子推杆,点中了防区后方五十公里外的一个点。

    “是的,元帅阁下。”尔默回答道:“侦察兵报告说,目前这个镇已经被杰彭第三五一装甲师的两个团扼守。镇外环线的高地,已经修建了机甲防御阵地。如果我们能够突破下星堡,就能进入三号资源公路以北,生存空间,要大许多。不过,别说我们现在的兵力根本无法对这两个团构成威胁,单说从这里到下星堡的山区,我们就过不了。况且,我们周围的敌人,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我们向那边运动。”

    “我说了要从那里突围了”李存信眼睛一瞪。

    巴尔默和裴同相视苦笑。这老人的脾气,在查克纳是除了名的不服输讲理。哪怕他输了,有时候都喜欢混赖。别说是自己这些人,就连包括他儿子李鸿武在内的军部上将,也不和他争辩,遇见这样的情况通常是转身就走。

    老元帅年轻时候,打仗是一把好。

    他的战术风格刚烈,起仗来,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硬碰硬的战役,他就没输过几场。别说查克纳找不到活着的能和他比肩的,就连斐扬军神黑斯廷斯,也对他钦佩有加。听说,他们不但曾经一起打过仗,甚至还曾经在斐盟的一个军官培训班,当过几个月的同学。

    这次到沧浪星来,老人本来是作为顾问,来视察的。谁知道遇上这么一件事。毕竟已经二十多年没统兵打仗了,别说现在的军事理论和二十年前有着天壤之别,军事科技更是日新月异。就算回到二十年前,他只怕也无力回天。

    “这是哪里?”

    果然,老头又把推杆指到另一个已经被证明无法突围的地方。

    一旁的裴立同苦笑着正要回答,忽然,一名少校参谋冲进了指挥室,甚至来不及立正敬礼就叫道:“长官,有新情况!”

    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是心头一紧!裴立同更是大步上前,一把抢过了少校手中的电子情报夹。

    “天网发现,一艘不明身份战舰闯进了杰彭的太空防御线。”少校激动地声音都有些发颤。

    被压缩到了极点的天网,已经丧失了大部分卫星的控制权。不过,由于沧浪星是雷斯克主星,在天网建设上非常完善,所以还剩有一两颗隐藏在外太空小行星带中的通讯和观察卫星。或许,再过几个小时,这些卫星的控制权,就不再属于查克纳了。能够在这最后的时刻,发现如此重要的情报,叫这位负责天网的少校怎么能不激动。

    “飞船已经坠毁在坐标1879546132位置,距离我左翼防线非常近。”少校接着报告道。

    在场的所有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虽然这艘不明身份飞船坠毁了,可是,这很可能意味着斐盟舰队的救援或者反攻行动。不然,有哪个白痴会在这时候闯进杰彭舰队的控制空域?

    不用提醒,军官们已经围住了电子推演台,查看坐标位置。

    可是,看着看着,大家的脸色就变了。

    在飞船坠毁的附近,原本有一个小高地,由一个步兵连把守。不过就在一个小时前,这个连已经失去了联系。现在,别说这个突前的阵地,就连侧翼靠后的另外一个阵地,都已经失守了。飞船虽然坠毁,不过以现在的安全技术,多少能有那么几个能活下来。

    原本还指望找到他们,问个明白,现在看来,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中,李存信摸了摸花白头发上的土渣,喃喃自语:“我说怎么老子亲自选的指挥部位置居然会被炸到,原来天上掉了个大家伙。”

    **************************************************************************************************

    “***,”胖子灰头土脸地爬出了飞船。刚刚从焦黑泥土中站起来,意气风发地冲天空竖了根中指,就听一声枪响。

    “隐蔽!”胖子一个饿狗扑屎,异常矫健地扑到在地,随即一个懒驴打滚,翻到了一块脱落的飞船装甲后面拔出了驳壳枪。在他身后,三十余名匪军士兵,正一个接一个悄悄地损着舱门走出战舰,匍匐着分散开来,隐藏在已经面目全非的战舰后面。

    除了卫见山因为年龄和身体原因没有跟来以外,到玛尔斯参加机甲格斗大赛的巴兹,蒙巴顿,科兹莫,韦瑟里尔,步兵,龙泰,以及明心流三级机甲战神哈格罗夫,千军道三级机甲战神瓦格斯塔夫,破山流二级机甲战神蒙逊。胖子都一股脑带了出来。

    虽然在匪军中,还有新晋的战神骑士,机甲技术不在这些人之下的也大有人在,不过,匪军机甲部队大部分都留在基地中。没有跟随舰队到长弓星系。而舰队中仅有的一个装甲团,胖子又舍不得用来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因此,干脆只到了这些用掼了手的打手。

    侧着耳朵,在地面上仔细听了半天,胖子冲匪军士兵们做了个手势。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胖子匍匐着,顺着飞船最大的残骸爬了半圈,绕到另一边,忽然间,如同一只捕食的鳄鱼,四肢着地飞快地向前蹿了出去。

    剧烈的枪声,追着胖子的身后钻进丛林。被能量子弹扫断的树枝青草,在空中四散乱飞,可是,只一眨呀,胖子的身形,就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三十米,消失潜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