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六卷 第四十七章 货运商船

    “动力准备完毕!”主控航行员猛地挥动拳头,从胸膛里迸发出来一多带着颤音地狂吼。

    他的声音刚落,二号航行员同样以激动得难以自持的声音叫道:“主推进器六道喷射口全开!四道备用喷射口全开!”

    看着主控台上那盏无比美丽的绿灯,整个主控室里的一片寂静中,一种压抑不住的狂喜刺激得每一个人浑身发抖。大伙儿都明白,只要闯过了这道原本根本就无计可施的鬼门关,后面的路,就是直通生天!

    “右舵1620刻,前车六推量。三号,五号转向推进器点火。”刚刚从胖子手里接过航行步骤的契科夫,毫不犹豫地照着步骤一字不改下达了命令。

    主控航行员更是没有半天迟疑:“右舵1620刻,前车六推量!……三号转向推进器点火,五号转向推进器点火!”

    随着主控航行员手中的操控杆缓缓摆动,舰首已经变成了一堆烂铁的“伯蓝玫瑰”号,在太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缩进了已经失去动力的,菲尼克斯,老式驱逐舰身后。

    密密麻麻数十道白光闪过,擦着“伯蓝玫瑰”号的舰身,投向了遥远的宇宙。

    主控台虚拟屏幕上,那艘刚刚转入攻击位置,正匆忙开火的德西克巡洋舰,消失在了,“菲尼克斯”驱逐舰翻滚的舰身另一端。

    “保持航向,全速前进。”

    在胖子的命令声中,主控航行员毫不迟疑地把推进柄一推到底。几秒钟的停顿后,全开的喷射口猛然间喷射出一道炫丽地离子流。巨大的推力让战舰猛然间电射而出。

    只一瞬间,“伯蓝玫瑰”号就已经远离了战场。当战舰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慌忙转向的敌人舰队变成了一个小点,当雷达上拼命试图追击地红色标记距离越来越远时。早已经按捺不住的官兵们呼啦一声跳了起来。

    整艘战舰里,欢声雷动!

    所有人都在狂呼大嚷,在抛飞着自己的帽子,脱掉自己的外衣,在拥抱,在喜极而泣,在击掌相庆!

    这是一个奇迹!

    三分钟,动力准备真的只用了三分钟!

    “伯蓝玫瑰”号逃出生天!

    德西克巡洋舰和那些“俄克拉”武装商船,是绝对没办法跟“伯蓝玫瑰”号拼速度的!而海盗舰队那两艘尾部推进器一伤一毁的老式驱逐舰,有办法自己回船坞。就已经谢天谢地。

    真的逃出来了!

    带着无法置信地狂喜,所有充满了感激、崇拜和钦佩的船员们把目光投向了指挥台……

    ……那个紧紧抱着挣扎地海伦,把脸凑向人家胸口喜极而泣的猥琐胖子。就是刚才无比壮烈地带着大家横在漫天炮火中间,带着大家撞向敌舰,又带着大家冲出地狱地联邦英雄?

    欢呼声如同被掐住了脖子般停下来。

    大伙儿面面相觑,一脸扭曲地看着海伦一把推开胖子,狠狠踢了他一脚然后怒气冲冲地离去。看着那一点也不尴尬的胖子摆出一张极度困惑无辜的脸。不停地抹着喜悦地眼泪。

    大家忽然间发现,这个曾经无数次在电视上,在海报里认识地联邦英雄是那么地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

    他不是那个海报上千篇一律保持微笑的勒雷英雄,也不是那个一上舰就胡摸瞎搞让人恨不得一刀宰了他的讨厌鬼。他就是一个胖子!一个吃软不吃硬,讨厌被糊弄,有着所有男人的好色毛病,还只能顺着梳毛地勒雷胖子!

    “咳。”契科夫的副官咳嗽了一声,大声道:“大家赶紧坐下来,各自坚守岗位!”

    呼啦一声,人群顿时作鸟兽散。

    “管损组报告情况。”

    “重新分配能量供应,开启生活系统。开启三级舱室。”

    “约瑟夫,你个黑心厨子,今天你要不弄点好吃的,你就等着挨揍。记着,把你私带上舰地酒给拿出来!”

    “尤莉亚,重新启动电子伪装和干扰系统,开启反追踪程序……亲爱的,我爱你。”

    “妈的,这次算是再世为人啊!张三,你丫欠老子的两百赌债,都这辈子了,总该还了?”

    舰首已经完全变了形的“伯蓝玫瑰”号,带着满身的伤痕,在一片喧闹中,漫无目的地向宇宙深处飞去。在战舰的前方,延绵横贯整个金枪鱼星座的巨大带状星云,静静地存在着,亘古不变。

    ……………………

    鲍尔森都快疯了。

    当他接到德西克巡洋舰地消息,知道那个胖子在另一艘驱逐舰上的时候,他恨不得一巴掌抽死自己。

    太空伏击很难,要把一个人活着带回去的太空伏击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为了这次行动,鲍尔森花了大量的心血一次又一次地反复做着推演和计划方案,又一次又一次地向上级申请所需要的支持。

    九艘从驻扎在德西克帝国的比-纳联合舰队直接调派出来的“狂流”驱逐舰,三艘德西克巡洋舰,六艘老式,“菲尼克斯”驱逐舰,再加上从海盗手上收罗一空的数十艘武装商船,鱼雷艇!

    计划的每一个部分,都得到了有力的支持和最有效的执行!

    从勒雷特别舰队启程的情报开始,一直到最后跃迁而出的时机掌握,种种细节都经过了反复考虑。这样的计划,在鲍尔森看来,几乎是万无一失的!

    事实上,当勒雷舰队恰好踏上自己亲自率领埋伏的这条线路,当海盗已经将勒雷舰队完全拖住,当三艘驱逐舰和一艘巡洋舰在最恰当的时机完成跃迁,出现在勒雷舰队正面的时候,鲍威尔自己都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逃过自己布下的这次伏击!

    这不过是一支运送些交流学员地超小型舰队。鲍尔森当时就想,在三艘驱逐舰和一艘巡洋舰已经充能完毕的主炮面前。已经被缠住的勒雷人除了挂上白旗投降以外,他们还能做什么?

    ————

    那一刻,自己离胜利是那么地接近。

    然后,形势就失去了控制。急转直下。。

    那个胖子所在的驱逐舰,原本一直处于旗舰地侧后翼保护位置。只要他们稍微犹豫一下,依靠跃迁惯性高速突进的伏击主力舰队,就能把他们团团包围!事实上,即使没有包围住,这些勒雷舰队也都已经被充能完毕的主炮锁定了!

    可没想到的是,就是这艘疯子般的战舰,干脆利落地抢在伏击主力舰队完成包围,占据有利位置之前,用它的身躯横在了所有战舰和炮火中间!

    鲍尔森苦笑。接下来。自己在看到敌人旗舰逃跑时的焦急中下达的追击命令,直接导致了这次伏击的失败!

    除了用十艘鱼雷艇和四艘武装商船完全被击毁的代价干掉了勒雷舰队六艘护卫舰以外,两支煮熟地鸭子。都飞掉了!

    勒雷舰队的旗舰“卡斯尔百合号”直接钻进了障碍区,最终消失在他们来时的跳跃点里。而那艘“伯蓝玫瑰”号,则彪悍地自重重包围之中,一头撞了出去!

    “给联合舰队发报。封锁整个通道!”鲍尔森对自己地副官下达命令道。

    这是他唯一的选择。在索伯尔确定这场伏击失败之前,他必须摆出行动的态势。挖地三尺,也要把那艘已经撞成破铜烂铁的驱逐舰给找出来!

    …………………………

    “如果当时那三艘比纳尔特驱逐舰不去追“卡斯尔百合”号。或者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开火,怎么办?”

    在“伯蓝玫瑰”号的餐厅里,契科夫提着厨师私自带上船地一瓶莫斯科牌伏特加,一边给胖子倒酒,一边问道。

    宇宙中的航行者,总是懂得感恩的。每一次闯过宇宙中各式各样危险地带地时候,船员们总是会由衷地赞美幸运女神,并对身旁每一个为之付出的同伴心怀感激。

    而这一次,带领着数百名船员逃出生天的不是幸运女神。而是这个被误会的胖子。

    所以,借着庆祝的机会,契科夫很直率地找到胖子,对自己之前的言论表示歉意,并且宣布,只要胖子愿意,“伯蓝玫瑰号”他想怎么改就怎么改。没有一个船员会说半个不字。

    当然,除了感激以外,契科夫想不出让胖子帮忙改装战舰,对自己有什么坏处。

    控制台电脑上显示的能量罩强度,各系统反应配合速度,主炮舱和炮塔充能速度和火力增幅等数据,契科夫是实实在在看在眼里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象过,自己熟悉得和身体一般的“伯蓝玫瑰”号,竟然能通过改装,挖掘出如此恐怖地潜力!

    那普遍升级百分之十五的数据,就算和斐扬,比纳尔特这样超级大国的驱逐舰比起来,也绝不会逊色!这还是在胖子没有更多的零件和时间进行大规模改装的情况下完成的,要是能找到一个好点的船坞,让这胖子……

    只要想一想,契科夫就激动地浑身发抖。

    “怎么办我也没想过……”胖子把一大块米罗叶烤肉塞进嘴里,咬得满口流油:“反正大伙儿是没机会坐下来吃饭了。舰载逃生舱,能塞几个塞几个进去,其他的人,也就是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契科夫默默地端起酒杯来,滋地一声灌了下去,龇牙咧嘴地喘着粗气塞了一大块肉在嘴里,面红脖子粗地和胖子面对面据案大嚼。

    “咱们现在……”胖子皱着眉头抿了一小口酒,哇地一声,张嘴吐舌不停地做喷火状:“往哪儿飞?”

    契科夫摇了摇头道:“星级图上,前面是金枪鱼星座的星云,那里是障碍区,便于隐藏踪迹。我们可以顺着星云跑,先找个地方把战舰修理一下。再想办法绕出这个星域。”

    “这里有几个跳跃点?”胖子问道。

    契科夫叹了口气道:“两个……或者三个。”

    “两三个?!”胖子目瞪口呆:“那人家只要把跳跃点一封锁,我们就是瓮中的那……东西?”

    契科夫扯了扯自己的耳朵,愁眉不展地道:“其他跳跃点倒是有不少,问题是。大多数跳跃点不是微型跳跃点就是未知跳跃点,距离我们的距离也太远,在障碍区里航行地话,恐怕会花上很长的时间。”

    “时间长点就长点!”胖子断然道:“怎么也得把命给保住再说!”

    “在障碍区里飞上几年?”契科夫耷拉着眼皮。

    “几年?!”胖子吓了一跳。

    契科夫灌了杯酒道:“要不你以为呢?真要是几天几个星期的行程。我还发什么愁?”

    “***。”胖子一口酒灌下去,被酒劲一辣,一张脸顿时红地跟猴子屁股似的,骂骂咧咧地道:“等咱们绕出去,黄花菜都凉了。通讯跟国内联系得上么,让他们派舰队来接应一下!”

    “在这样的星域里,可没有空间通讯中转器。”契科夫喝酒跟喝水似的,一边喝一边道:“就算是有,我们也需要保持通讯静默,不然。只要一进行星际间通讯沟通,就会暴露我们的位置。他们可还在后面追着呢。”

    “那他们一天守着跳跃点不离开,我们就得在这里面呆一天。一年不离开……呆一年?”胖子觉得有些傻眼。

    契科夫摇头道:“除了主线路上的那两个跳跃点外,在我们前面还有一个跳跃点。那个跳跃点,他们是封锁不了的。我们现在就是往那边去碰碰运气。”

    “怎么回事?”胖子好奇地道。

    “……这是个e级跳跃点。在星际线路图上没有,基本上只有长期走这条路的老航行员才知道。”酒意上头的契科夫硬着舌头招呼厨师:“…唔…,把这菜拿去热热。弄点花生米来。”

    转身过来,又对胖子接着道:“不过……这跳跃点是通往萨勒加联邦的。被一条陨石带封着,状态很不稳定。几年前就有崩溃地迹象。这样的跳跃点也被封锁,那我就算服了。”说着。红着脸得意地哈哈大笑。

    “屁话!”喝得半醉地胖子打了个酒嗝。怒道:“这样地跳跃点封不封有什么区别,你不服就往里面跳?跳不出去怎么办?况且还有条陨石带!”。

    契科夫梗着脖子道:“不然怎么办?咱们的能量,食物能坚持几年?”

    “不行,不能去送死!”胖子一拍桌子。

    “老子在太空战舰干了一辈子,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比你清楚!”契科夫也拍桌子。

    “噼里啪啦!”两个人互相拍着桌子瞪眼,然后只见契科夫一拳挥出。迅疾打作一团。

    “喂喂……”坐在一旁座子上的海伦被滚来滚去地两个醉鬼吓得跳了起来,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对几个喝得满脸通红的舰艇官兵道:“你们赶紧把他们分开啊。”

    “分什么啊……”一个少校大着舌头道:“咱们舰长就这习惯。要不咱们舰上禁酒呢!打舒坦了,他们自然就分开了。”

    几个勾肩搭背地士兵配合着在旁边频频点头。

    “唉……你们真是……”海伦急得跺脚。不过,她知道说也没用,这些长期在寂寥的太空中航行,活动范围只在舰艇上的太空兵,个个都是这样,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发泄一下。

    “呯呯嘭嘭!”两个人狗熊般打得热闹无比。旁边加油助威的喝彩声此起彼伏。

    又是一拳头闷在契科夫地脸上,胖子把契科夫放到在地,补上两脚狠的,大着舌头傻乐道:“跟我打架……也不想想胖爷什么出生!”

    正得意间,不防躺在地上的契科夫突出阴着,一记兔子蹬鹰………

    “嗷!”在一声凄厉地哀嚎中,所有人都打着哆嗦转过了头,实在不忍心再看了……胖老鹰当时捂着裆就跪了下去。

    海伦又好笑又好气地转过脸去,这些男人打架,也太……听那胖子叫得那么惨,蹬那上面,能不疼么……下手也没个轻重…

    胖子在地上翻来滚去,哀嚎声不绝于耳。

    过了老半天,胖子也没恢复过来,惨叫声越来越大。

    海伦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刚刚转过头去看,却发现那胖子已经滚到了自己面前。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胖子跟抱了根柱子一般,三爬两爬地扯着衣服借着她地身体站了起来……

    “他踢我老二。”胖子委屈而痛楚地咬着嘴唇,泪眼婆娑地看着海伦道。

    “你……活该!”海伦又踢了胖子一脚,怒气冲冲地走了!什么联邦英雄,这就是个混蛋!

    等胖子第二天从宿醉中醒来的时候,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对于大家瞟向自己下体的怪异眼神,胖子只觉得有些凉飕飕的。偷偷扯开裤裆看了看,***,老子穿了内裤的啊!

    至于海伦对自己咬牙切齿地表情,胖子一边纳闷,一边直接忽视了。女人嘛,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

    有了之前一番同生共死的经历和几天的相处后,“伯蓝玫瑰”号上从舰长到厨师,都已经完全熟悉了这个有点另类地联邦英雄。大伙儿现在没人把胖子当英雄尊敬,骂骂咧咧喝酒赌钱,倒厮混得熟稔无比。

    “伯蓝玫瑰”号已经进入了星云障碍区。雷达上的敌人行踪,也已经完全消失了。在这样电磁混乱,环境恶劣地障碍区里,不靠近到五万公里以内,谁也别想用雷达发现谁。

    战舰已经把速度放到了最缓。雷达,舰载望远镜,扫描器一刻不停地紧张工作着,在这样满是小行星,陨石带,空间粒子流的地方航行,一个小小的疏忽,就可能寻致舰毁人亡。

    胖子的主要工作,又变成了机修兵。每天,他都驾驶着维修机甲飞进太空,贴在航行中的舰身上,一点点的修复着战舰缺损部位。

    而一有空,他就在研究如何把战舰改得更有杀伤力。这方面,吸引了管损组,维修部,驻舰工程师和赴查克纳交流人员中许多战舰和机械方面的专家。为了讨论一个异想天开的主意,海伦经常能看见这帮人争得面红耳赤继而大打出手。

    每到这时候,挑拨者胖子就会下意识地捂着裆,躲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用他的话来说,搞学术的斯文人打起架来那是别有一番风味,抓头发咬耳朵,动作极其卑劣有效。

    他就是一个混蛋!海伦越来越觉得自己下的定论是正确的。尤其是一想到这胖子两次抱住自己,屁股,腰,腿,乃至……都被他吃了豆腐,海伦就恨得牙痒痒!

    一个星期的艰苦航行后,当战舰的舰首,被胖子一点点敲起来,总算有一点形状的时候,跳跃点到了。

    刚刚航行到跳跃点外围那条遮天蔽日的陨石带边缘,舰艇雷达的警报声骤然响起!

    “报告舰长!”雷达官大声道:“发现一艘货运商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