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冒牌大英雄

第一卷 第十三章 特种侦察营

    运输舰降落在卡托市的军用机场,舱门打开,田行健跳了下来,乘客只有他一个人。这艘运输舰是负责物质补给的,装载着一些机甲零件和武器弹药,田行健的机甲和行李也同在这艘运输舰上。

    机场上空漂浮着数以百记的各类舰艇,大多数都是运输舰,也有一些负责空中警戒的战机。远处有一个太空舰艇的维修船坞,船坞有四个泊岸,架设着密密麻麻地工字钢架,四艘正在维修的巨大战舰静静地悬浮在泊岸之中,数千工作人员如同蚂蚁一般,正在加紧抢修这些闪着黑色金属光芒的舰艇。

    地面上的运输车辆和负责装载的机甲来回穿梭着,将一艘艘张着大口的运输舰里堆积如山的物质转运出来,这些物质将通过联邦庞大而有效的后勤部门分配到前线或其它急需这些物资的单位。

    哨子声此起彼付,上百个穿着白色信号服的信号兵正挥舞着手中红绿两色的三角小旗指挥着舰艇的升降和运输车辆的通行.

    这宏大的场景让田行健震撼,当一个拥有三个星域的国家充分动员起来以后,它所爆发的力量是巨大的。这种力量并没有因为它和平时的蛰伏而消失,当它在受到威胁的时候,这种力量会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无法控制的,也无法阻挡。即使有比它更强大的力量与之抗衡,最终的结果也必将是玉石俱焚。

    这种力量是联邦公民每一个人的力量,也许一个人在这浩瀚的宇宙中只是一粒微小的尘埃,可是千千万万的人聚集在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的时候,这种力量就变得不可估量,而时间,会让这些在时间长河中生命犹如昙花一现的人们将他们所奉献出来的热情累计到一起。这种累计成就了人类的文明,也征服了浩瀚的宇宙。

    而自己,也存在于其中,这种存在终将被人所忘却,可是却是人类文明大海中永不消失的一朵浪花。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恐惧有用吗?

    既然不能回避,那么,直面波澜壮阔的人生也许是最正确的选择。

    田行健不知道在面临战争,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有多少人会有相同或类似的想法,他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但是,现实在告诉他自己,这些人在战斗,在义无返顾的投入一场随时可能为之失去生命的卫国战争,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或许,他们也和自己一样害怕,害怕成为宇宙中漂浮的尘埃,害怕成为土地上随风扬起的灰沙。可是他们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位置,在所不惜。

    而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联邦,这个生育养育自己的国度,难道没有值得自己去捍卫的东西么?

    这种东西是什么?是记忆中一直暗恋着的那个美丽女孩的回眸一笑,还是童年时从上面跌下来痛哭流涕的那已经锈迹斑斑的秋千,或者是电视上那位痛苦死去的年轻战士的可怜母亲……

    逃已经逃够了,长达半年的二十一次逃亡,那种绝望的滋味已经不愿意再去品尝了,忘掉生死的选择,这是一道无解的命题,命运最后会给出答案,在此之前,自己应该做的是真正的去融入这个伟大的时代。

    三个小时以后,胖子驾驶着他那辆被命名为“逻辑”的破烂机甲,来到了航空陆战队第16师的师部。

    这是一处位于卡托市西南方向的军事基地,基地外四周遍布着反探测干扰器,若是空中卫星对这里进行拍摄,得到的只会是漆黑一片的照片。

    田行健将自己的电子士兵身份牌交给大门外站岗的警卫,一分钟后,他被允许进入基地。

    穿过停满了各种制式机甲的几排警卫营房,这辆仿佛随时都会散架的机甲吸引了沿途所有人的目光,不少女兵看着这个东西都捂着嘴讶然失笑。

    胖子面不改色,故意让机甲迈着仿佛挪不动腿的艰难步伐向前走,看见漂亮的女兵这个家伙就跳下来色眯眯地假装问路。

    离师直属侦察营最多还有一百米距离了,胖子忽然看见路边一个身材曼妙的漂亮女兵,他嘻皮笑脸地凑了上去,继续他问路搭讪的那一招。可这美女却没有前边遇见的那几个和气,冷着脸一副爱理不理样子。

    胖子心道:“行,不理人是?老子今天跟你耗上了。”

    这家伙本来就是一无赖的性子,猥琐下流卑鄙无耻的典范。成天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没事找事,脸皮既厚且不厌其烦,除了米兰那种暴力女郎,这世界上还没有胖子不占点便宜就能脱身的女人。

    加之胖子平生最厌恶这般对人一脸不屑自觉高人一等的家伙,在他眼里无论是谁,但凡装b,一律打倒。

    那冷漠女兵被这家伙拉着扯着胡搅蛮缠追根到底弄到最后实在躲不开,咬着牙详细画了一张地图讲解了半天,抬头见眼前这讨厌的胖子一副终于明白了的样子,正松口气,却听那胖子又问:“还是不明白,到底怎么走啊?你这画的是地图吗?”

    一旁围观的几个士兵笑得前仰后合,心里纷纷笑骂这胖子实在不是个人。

    眼见那女兵怒火冲天,胖子才不紧不慢的浇上一盆凉水,道:“少尉,记得以后见到长官要行礼,这次算了,我就不追究了。”

    说罢转身跳上破烂机甲扬长而去,一股仿佛古董柴油发动机才有的黑烟自机甲尾部喷出,又黑又浓,一团团袅绕不散。

    这位名叫爱丽丝的女兵原本自小娇生惯养目中无人。何曾见过这么猥琐无耻的胖子受过这般作弄欺负?而自己职位比对方低,打不能打骂不能骂,一股委屈直冲鼻腔,差点忍不住哭出声来,心里又气又恨:“死胖子,我跟你势不两立!”。

    胖子还没到自己的连队就惹恼了全师最高傲的三号美女爱丽丝的消息,飞快传遍了整个营区。大家都在猜测这个胖子到底是什么来头,一些被爱丽丝当面奚落过或看她不顺眼的士兵议论纷纷幸灾乐祸,而爱丽丝的拥趸们则义愤填膺,发誓要让这个羞辱他们心中女神的胖子好看。

    来到侦察营营部,跳下机甲的胖子被卫兵告知营长纳达尔正在召开战时情报通报会议。

    等待了一小会儿,会议结束了,身材高大,面容瘦削的纳达尔皱着眉头走了出来,他准备看看这个被前线指挥部硬塞过来的中尉连副到底是个什么德行。

    “联邦航空陆战队第16装甲师直属侦察营一连副连长田行健奉命前来报到,请指示。”胖子的军礼标准有力。

    “妈的,一个胖子来干侦察兵,还是个贪生怕死的胖子。”早已经从前线指挥部的好友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的纳达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对眼前这个胖子的鄙夷。

    “稍息,中尉。请跟我来。”纳达尔转身带胖子进了办公室。

    “请坐,中尉,那边有椅子。”纳达尔用手指了指。

    “谢谢长官。”胖子依然一副标准军人的姿态,坐下的时候后背直挺,双手放在两腿膝盖上,目不斜视。

    纳达尔绕过办公桌坐到自己的椅子上,从桌上的烟匣里拿出一支烟塞在嘴里点着,深深吸了一口,自言自语般问道:“听说你以前是个机械维修兵?”

    “是的,长官。”胖子觉得有点心虚,加强训练的敏锐第六感显示这位直属上司的语气似乎不那么友善。

    “听说你进过特训队?第一项特训是侦察兵?”纳达尔斜着眼睛透过袅袅烟雾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胖子。

    “是的,长官。”胖子在心里暗骂:“***,明明我的档案里写的明明白白,这家伙非得左一句听说右一句听说的阴阳怪气。”

    纳达尔微微一笑,依旧不紧不慢地问道:“既然接受了特训,成绩好象也还不错,怎么又成了机械维修兵?”

    “**,总不能告诉你我怕死,不想进侦察连?”胖子在心里叫苦,嘴里却毫不停顿:“完全是个人兴趣,长官。”

    “兴趣?”纳达尔狠狠灭掉手中只抽了一半的烟头,大声怒道:“中尉,战争不会顾及每个人的兴趣,如果都按照自己的兴趣做选择,我他妈现在是个木匠。”

    “终于爆发了。”胖子在心里哀嚎。他从椅子上触电似的跳起来,抬头立正,大声道:

    “是的,长官。对不起,长官。”

    情绪激动的纳达尔跳了起来,吼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前线指挥部会把你这个胖子塞到我这里来,我只知道你档案里那些莫名其妙得来的功劳都是狗屁,除了会夹着尾巴逃跑的技术比较高明以外,我不认为你凭你那身肥肉就有资格到我这里来领导一个连!胖子,我不管你以前干过什么,或者你还很得意在特训队里玩那些小孩游戏所取得的成绩,但是我要告诉你,我这里没有吃闲饭长膘的人,记住,我只说一遍,记住这个营的全称,不是狗屁的侦察营,而是航空陆战队第16装甲师师直属特种侦察营。”

    “全联邦唯一的特种侦察营!记住了?滚蛋!”

    胖子落荒而逃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