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返大隋

526.第526章 禅位

    随着杨秀的服毒自尽,开皇十九年这场突然而起的大内乱,也随之结束了。

    菊潭城,长孙洪兄弟捧着杨秀的尸体开城投降,八万关中军也纷纷弃械,局势好的让人惊叹。在三个月前,杨秀弑君篡位,占据关中。而杨广自河东潜返扬州,起兵称帝自立,紧接着杨勇在太原称帝,皇太孙杨林率二十万大军兵临马邑,那个时候,无数的人都在哀叹,开皇盛世结束,乱世已经开启。也许刚一统中原没多久的华夏大地,又要陷入三国之乱或者南北之争。那个时候,谁都想不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大叛乱,仅仅三个月就结束了。那时更没多少人会想到,结束这场叛乱的最后竟然会是杨林。

    八月初一,易风兵入长安。

    杨素在、贺若弼、史万岁三员大将亲自灞上迎接。

    易风骑着白色的雄骏五尺大马,身披金甲,腰挎玉具剑,外披蟒龙织金披风,连跨下的白马也披着一件绣着白虎的马甲。在他的前面,左秦琼右来整,两位北衙上将军亲自开道。易风的身边,则是由北次平叛战争中立下卓越战功的勇猛士官们,一共三百六十名勇敢的士官,他们获得了此次拱卫皇太子进入大兴城的荣耀。而在易风的后面,是杨俊、郭衍、段达、张衡、宇文述、冯盎、冯暄、长孙洪、长孙龛、窦抗、元衡、梁刚等一众归降将领。

    关中百姓万人空巷,纷纷出城前来迎接这位皇太子入城。虽然皇帝杨勇也在队伍之中,可大家似乎都选择性的把杨勇遗忘掉了。

    在大兴城外,易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阅兵式,让关中百姓亲眼见证了这支三月时间就平定杨秀、杨广叛乱的精锐之兵。锃亮的镜甲,彪悍的骑兵,战车、长弓,统一的红色战袍,整齐有序的队列,那沉稳有力的脚步,飞扬的旗帜,无不让关中百姓感叹,怪不得太子能三月平定叛乱,原来拥有如此之极的军队,甚至还有大量的突厥骑兵,居然也为太子效力。

    检阅仪式结束之后,易风带着北衙禁军进入大兴城,杨素、史万岁、贺若弼虽早到达京师,可却并没有驻军城中,只是分驻在京师郊外,只派了少数兵马入城维持秩序,如今易风一到,大兴城内及城外的防御自然交给了北衙禁军,杨素、贺若弼等人都交兵权上交朝廷。

    入城之后,易风直入大兴宫,宫里的杨秀妻小都已经被赶出宫外,安置到了少府寺。

    李丽仪与萧素美赶来迎接。

    两人都很好,杨秀虽弑君篡位,可并没有对她怎么样,也许是因为李丽仪是杨秀姐姐的女儿,也许是留着她们想做为一个对付易风的筹码。

    “先去见太后。”易风见到二人无事,也很高兴,不过他还是提出了先见太后。“太后还好吗?”

    “自高祖皇帝驾崩后,太后就一病不起,听说殿下已经平定叛乱,太后很高兴。本来说要亲自出宫去迎你的,结果早上起来身体又有些不适。”李丽仪说道。

    太后高兴才有鬼了,易风心道,这次的内乱,可以说是皇家的一场惨剧。伉俪几十年的丈夫这被儿子弑杀,这本就难以接受。何况,接下来,几个儿子又互相交战,如今皇孙杨林平定叛乱,可代价却是大儿子杨勇被孙子夺权,而二儿子被部下所杀,四子兵败服毒自尽。死了丈夫,五个亲儿子又死了两个,这接连的打击之下,本就已经老迈的独孤皇后更加是一病不起。哪怕杨林平定叛乱,独孤后也绝不会高兴的。

    立政殿中,易风与李丽仪一起拜见独孤氏。

    独孤氏躺在榻上,整个人瘦的不成样子,两眼无神,完全看不到一丝原来那种母仪天下,那种充满着智慧的模样。很难想象,眼前这个几尽油尽灯枯的女人,会是那个与文帝并称二圣的传奇女性。在文帝时代,她是真正的能当文帝的半边天,甚至有时比宰相的话更能影响皇帝。在大隋的创立之中,她立下汗马功劳。她曾经极为骄傲,皇帝身为九五至尊,却只爱她一个女人,只娶她一人。她曾经更骄傲,皇帝只与她生了五个儿子,将来必然可心避免骨肉相争的惨剧。可世事无常,皇帝老了,却也背着她宠信尉迟氏,迫她最终不得不放弃当年两人的誓言,甚至为他亲自选择美貌嫔妃。然而更心痛的还是她亲生的五个儿子,最终居然酿成了一道如此惨烈的人伦惨剧。

    “是须弥啊,你回来了。”独孤氏被宫人扶着靠坐起来,缓缓睁开眼睛,打量着易风,目光中有些恍忽。她伸出手,在易风的脸上摸着。

    “皇祖母,孙儿来晚了。”

    “你父皇怎么没来?”独孤太后问。

    “陛下不耐舟车劳顿,暂时身体有些不适,不敢马上来看太后,免传染。”易风答道。

    “水。”太后道,易风坐宫女手里接过水,亲自扶着独孤氏给她喂水。喝过水后,独孤氏整个人稍显精神了一些,她凝望着杨林,长叹了一声,然后道:“过去的事情不想多说了,你平定叛乱有功,安定了大隋的社稷江山。当初陛下立你为太孙,也正是看到你的不凡之处。唉,我知道见地伐并不是一个睿智之人,我也知道你与他有些隔阂。甚至,那个传闻我也听说过了。”

    易风不知道如何回答。

    “其实你不必紧张,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关系了呢。不过我现在只剩下了三个儿子,我希望你能保全他们。”

    “孙儿会的。”

    “我也不跟你绕弯,老太婆今天就直说了吧,挑一个好日子,让见地伐禅位于你,你也保他下辈子平安富贵就好。见地伐没什么本事,你留他不会有事的。还有秦王,他是你叔父,不过这次出了这事,不管如何也不能再留在京中了,你给他也选一个封国,封藩让他之国吧。另外阿客,他曾经做过许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可现在他既然已经在南越了,那你就放过他一马吧。这些,你能答应老太婆吗?”

    易风有些惊讶的望着她,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她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不过想想也觉得正常,杨坚、杨广、杨秀三个都死了,杨谅在南越,剩下杨勇、杨俊两个,不管怎么说,如今杨林都是大权在握。而且杨林又是杨广的儿子,如果她不说句话,搞不好杨勇这个儿子到时也得暴毙而亡。反正杨林也是她的孙子,不管是杨广的儿子还是杨勇的儿子,让他来继承这个王朝,是最好的选择,也别无选择。

    “你的那些兄弟们,也都分封到西南,不需要封国多大,有个落身之地就足够了。”独孤氏又道。

    易风点头答应了,杨广、杨秀、杨勇的儿子,也都是他的兄弟,都姓杨,他不可能把他们都杀掉。何况易风也不觉得有那个需要,一个封建诏书一下,他们就都得到西南建藩就国,根本没有可能再卷土重来或者给朝廷制造什么麻烦。留下他们,还能全一个仁名,多收一些天下人心。

    “孙儿都依皇祖母的。”

    “好了,老太婆要说的就是这些,其它的就没什么可说了。希望你能早点继承皇位,让老太婆也能看到那一天。那样,等我去见了高祖皇帝,也好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让他知道,大隋并没有因此而没落,反而将在你的手里更加强盛。你回吧,跟无丑儿回去,你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就不要继续在这里烦我老太婆了。”

    易风又坚持多坐了会,等独孤太后精神不济昏昏睡去之后,才起身离开立政殿。

    出了立政殿,易风去了甘露殿。这里是皇帝的寝宫,但杨勇并没有安排在这里,易风也没有客气,直接入住甘露殿。这时,易风才有机会与李丽仪好好聊聊。李丽仪已经有了七个多月的身孕,萧素美则身孕更久,两人都挺着一个大肚子。

    “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我也曾派人想来接你们离开,可惜杨秀直接把你们安置在了宫中,根本没有机会。”

    “除了经常为殿下担忧,妾身们倒是很好。”

    萧素美也在一边道,“这段时间妾身和姐姐一直为殿下担忧,总算上天保佑,一切无事,殿下三月已经平定叛乱,太好了。”

    “是啊,当初发兵南下之时,我也不曾想过,会这么快的平定这场动乱。”易风坐在两人中间,一会低头俯身在李丽仪的肚子上听听,一会在萧素美的肚子上听听,两人怀孕七个多月,已经能明显的感受到胎动了,甚至偶尔能感受到胎儿在肚子里伸腿踢他。

    “殿下,如今叛乱平定,是不是也该接怀荒的诸位姐妹们入京了?”

    易风想了想,道,“我打算过段时间就回洛阳。”

    “回洛阳?不是已经平定叛乱了吗,如今殿下就在京师,为何还要去洛阳?”

    “洛阳为天下中心,大隋一统南北,将来还会开疆拓土,只会疆土更广阔,长安做为京师会有许多不便之处,难以统筹全局,会有许多限制。现在迁都洛阳,长远发展会有许多好处。”易风简单的解释了几句,定都洛阳并不只是当初他在关外之时的权宜之计,而是仔细考虑过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易风神清气爽,好久没有睡的这么榻实了。

    刘文静、李密二人入宫随侍。

    “殿下似乎有心事?”刘文静见易风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忙问道。

    易风看了看他,又望着远处,道:“昨天我去立政殿看望太后,你知道太后对我说了什么?”

    “臣猜测,莫非太后欲让皇上禅位给殿下?”刘文静道。

    易风一笑,“你还真是什么都猜的到。”

    刘文静一喜:“若真是如此,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殿下为何不高兴?”

    “我哪有不高兴,你知道我,不是那种惺惺做态之人。我在考虑的是其它的事情,眼下叛乱算是平定了,可并不表示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啊。如此大的一个帝国,要治理可不容易。”

    “帝国?”李密问。

    “疆域极为辽阔,同时统治支配诸多民族,且拥有极大影响力的强大国家王朝。大隋,不单要恢复华夏汉人旧地,同时也要统治四方的胡狄戎夷,支配四边的那些蕃邦属国,向天下传递我华夏文明,成为天朝上国,让四方来朝。此谓,大隋帝国。”易风解释。

    “天朝上国,四方来朝,说的太好了。”刘文静赞道。

    “可要做到这一步,我们还有太多的路要走。”

    “那就一步步走,有殿下带领我们,定然会有四方来朝的这一天。”

    易风笑笑,“那你就先帮我选一个日子吧。”

    “禅位吉日吗?”刘文静激动的问。

    “嗯。这事情早点定下好。”

    “殿下,要不...”刘文静吱唔着说不出口,易风却立马猜到他想说什么,摇了摇头,“没那个必要。”

    “臣明白。”

    易风点了点头,有些事情该做得坐,但如果没有威胁的事情,那也就不必做。杨勇绝不会成为他的威胁,不过高颎和杨素、史万岁、贺若弼等一众开皇重臣,却让易风感觉有些威胁了。

    “法主,我也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易风把李密叫过来,“如今叛乱已定,高颎、杨素、贺若弼、史万岁诸将都还握着一支重兵,虽然他们已经将兵符上交于枢密院,但现在这些兵马仍然驻扎于京郊,我们得早日做出安置方案。你先带人去统计一下各军的情况,做一份详细报告上来。到时是就地解散回乡,还是重新编入三衙序列,再做商议。”

    “是。”李密点头接下任务。

    刘文静问易风,“对于杨素、史万岁、长孙洪、宇文述等这些人,殿下又打算如何安排呢?”

    “我还也没有想好!”易风摇了摇头道,这些人都不简单,若安置不当,只怕又要生乱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