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的夜晚

    兰心公主见念念不再推脱,爽快地收下了耳环,当下又拉着念念的手笑道:“这才是对嘛,我先才就说了,日后在这宫中我们俩就如同亲姐妹一般,嫂嫂对兰心大可不必见外。”

    孟念念见兰心公主一口一声姊妹嫂嫂,仿佛跟她是多年前就很亲近的人,心里说:这个兰心公主,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见面就对我这么热心?倒还真的是个自来熟。

    但她总觉得兰心公主对她的这番亲近热情似乎太甜腻了一点,令她一时还难以消化。所以也找不出更多的话来对公主说,只好频频颔首点头,做细心聆听公主话语状。

    兰心公主天南地北东扯西拉兀自说了半天,突然话锋一转,声音低了一点说:“昨日才听闻你三哥身体不适,连皇兄和嫂嫂的大婚庆典都未来参加,可是怎么回事?他病得要紧吗?”

    听到兰心公主提到苏俊楚,念念心里登时恍悟,原来兰心公主急急赶来看她,又绕了这么一大圈废话,最终只是想问她三哥现在怎么样了?

    也难怪她会对念念这么亲近,一见面就送了这么贵重的一对耳环。因为她以为念念是苏俊楚的亲妹妹苏小柔,既然她一直喜欢苏俊楚,当然是希望和未来的小姑子先行处好关系吧。

    只是她哪里知道,面前的太子妃并不是苏俊楚的亲妹妹苏小柔,反而是让苏俊楚心痛欲绝的心上人呢?

    想到这里,念念心里一阵酸楚,怔怔的竟忘了回答公主的问话。

    见到念念此种模样,兰心公主焦急起来,又连声问道:“他怎么样了?是不是病得很严重呢?不然我去求父皇派宫里太医院的第一御医胡太医去给俊楚瞧瞧。”

    “我三哥他……他这段时间一直有点受风寒感染……但也不是什么大碍,可能过两天就会好了的吧。”念念看着公主情急的样子,心说:她真的好关心三哥呀。却又不知该怎样更好的解释,只好支支吾吾答道。

    “这还不算大碍呀,他连你和皇兄的婚礼都不能参加了。那肯定就是很严重了,我想着终是不大放心。”兰心公主责怪地看了一眼念念,站起身来仿佛自言自语说道。

    “也许是很严重吧……”念念苦笑一声,心里如同翻江倒海般难受,再也说不下去。

    好在兰心公主此刻一人在沉思着什么,并没有注意到念念的脸色有异。

    兰心公主想了一会儿,突然回身又在念念身边坐下:“不行,我得去看看他怎么样了,他好久都没有到宫里来了,如果不是身体极端不适,我想他不会这样的。嫂嫂,明日是你和皇兄新婚满三之日,按照习俗是要回门过礼的,我和你们一起去苏府,我要去见俊楚。”

    原来古代皇宫里结婚也有三日回门的礼节,念念心里想着,再看眼前兰心公主满脸热切迫不及待的模样,一时怔在那儿,说不出话来……

    ---

    夜幕悄然降临,苏小柔躺在床上。

    因为太子交代过众人今日不用唤她做何差事,所以一直也没有人过来扰她清梦,她一睡就睡了个天翻地覆,当她清醒时已经天色全黑了。

    她不由暗自埋怨自己:今日还说去看看那个太子妃到底是谁,没想到一睡却睡得这么死沉。

    现在已经晚了,她到哪里再去寻找机会去见太子妃呢?她一个太子的跟班,又是男人身份,总不能晚上找借口去太子妃的寝宫吧。

    一边想着小柔一边起身下床,整理好衣服,顿时感到肚子饿得发慌。

    她还是昨夜在竹屋里喝了那一点茶水,今天只顾睡觉了,一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她心里说:民以食为天,还是先去御膳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剩下的东西吃吧。

    出了太子给她安排的平日居住的那个小屋,小柔穿过了花厅走廊,准备往御膳房方向走去。

    却见太子李默正站在花园假山那里,仿佛在想着什么。一层银色的月光淡淡的笼罩在李默身上,又给他增添了几分冷漠和傲然。

    苏小柔停下脚步,惊讶地问:“太子,你这么晚还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去陪太子妃呢?”

    不管怎样,她都始终记得今天是太子新婚燕尔的第二天,不该此时还一人呆在外面呀。

    “哦,我在这里欣赏一下月色,顺便想点事情。太子妃……她倒是不用我陪。你呢?这么晚你准备去哪儿呢?”李默回身说道,漆黑的眸子在月色下显得格外深邃。

    “太子妃不用你赔?今天可是你们新婚的第二天呀。”苏小柔更加疑惑了,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解地说道。

    “是的,她不用我陪。”李默简单地说了一句,又问:“你还没有说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我饿了,想去御膳房看看还有没有吃的东西。”苏小柔不好意思地揉揉脸。

    “你一天都没有吃饭吗?”李默看着她问。

    “嗯,我睡忘记了。”苏小柔老老实实地点了下头。

    “你也太能睡了吧,看样子你和二皇弟昨夜玩得相当开心呀。”李默略带嘲讽地看了看苏小柔,又说:“走吧,我带你一起去御膳房,让黄公公给你弄点好吃的,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不用了吧太子,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您还是快回寝宫去吧。免得新太子妃等得焦急……”苏小柔赶紧说道。

    李默却不再答话,高大的身影已经迈步朝前面走去。苏小柔只好也默不吭声地跟着他走在一边。

    很快到了御膳房门前,李默转过头来问:“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的东西可多了,苏小柔心里说道,可是现在她跟太子却不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毕竟这里是在皇宫,她的身份也只是一个太子的跟班,而不是她以前在宰相府里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了。所以,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随便一点点心就行了。”

    李默看了看她,难得地笑了一下:“随便是最不好弄的。”

    此时,御膳房的主厨黄公公听见声音已经迎了出来,看见太子,赶紧恭敬地说道:“太子可是想吃什么夜宵?让小贵子过来通传一声就行,奴才们即刻会给您送去太和殿,何须太子亲自过来呢。”

    “不是我想吃,是这位小先生一天没有吃东西,你看着给她做点好吃的糕点米粥吧。”太子指着苏小柔对黄公公说道。

    “是,奴才这就去弄。请太子进来厅堂稍作安歇,即刻就好。”黄公公微微诧异地看了一眼苏小柔,将太子和苏小柔迎进御膳房前厅,才转入后面厨房准备去了。

    李默和苏小柔在一张桌前相对而坐,一时谁也不再说话。

    其实苏小柔很想再问问太子妃的一些事情,可是看着李默一脸冷然仿佛神思悠远,她便也默然了,自个儿一人想起心事来。

    不一会儿,就见一个小公公端了四个小碟和两个小碗两双银箸走了上来,摆在太子和苏小柔面前。

    小柔见四小碟分别装着的是枣泥软糕、芝麻酥糖、蝴蝶虾卷和糖醋荷藕,而两个小碗一个装着慧仁米粥 ,一个是银耳莲子羹,也还真的都算她爱吃的物品。

    太子拿了一双银箸递到小柔面前说:“瞧你眼睛都放亮了,饿坏了吧。”

    小柔接过筷子夹了一块枣泥软糕咬了一口:“好好吃呀,谢谢太子,太子也再吃一点吧。”

    “你不用管我,自己吃好就行了。”太子看着她柔声说道。

    “那我就一个人吃了哦。”苏小柔对太子甜甜一笑,也不再客气,一人兀自吃了起来。

    李默看着苏小柔的笑容,又有一刹那的迷惑,总觉得这恬然纯净的笑容格外吸引他的目光。

    苏小柔自顾自吃了一会儿,一抬头却瞧见太子正专注地看着她,仿佛看着她吃东西也是一种享受似的。

    她的脸不禁微微泛红了:“太子,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好像我吃得多夸张似的。不过,这些点心真的很好吃耶,比我以前在家里时那个厨子……”

    说到这儿苏小柔打住了,她本来是想说这里的点心比起以前苏府的那个厨子烧得好多了,却猛然想起在太子眼里,她以前也不过是个小书童,小书童的家里怎么会有专门的厨子呢?

    却见太子还在眼神专注地望着她,似乎还在等着听她说下去一样。

    她赶紧又夹起一块蝴蝶虾卷:“比我以前吃过的好吃多了,太子,你也来尝尝。”说着就把夹起的蝴蝶虾卷送到了太子的面前。

    “我早就吃过晚膳了,都说过了让你自己吃好就行。”李默微微一愣,推辞说道。

    他没有想到苏小柔会突然递给他一筷子,他也是真的不喜爱吃这类点心。

    “太子,你就尝尝嘛,小梳子都给你递老半天了。”小柔禁不住撅起了小嘴,一双美丽的杏眼水波流转地看着太子。

    她自然而然把她女孩子时那份娇柔的模样带出来了,这份撒娇的技巧在小柔身上可是百试不爽的厉害武器。

    果然,冷峻的太子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免疫力。

    面对小柔含嗔似娇的模样,太子的脸也开始微微发烫,他没有再推辞,张开嘴吃掉了那块蝴蝶虾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