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第45章 南笙失踪

    卫雅因为灵力耗损过多,导致此刻已经完全支撑不住,整个人昏迷在苏泽的怀里,脸色苍白的吓人。

    苏泽看着怀中的卫雅,眉宇之中闪过的担忧异常的明显。他将卫雅抱至床榻上,待卫雅躺好之后,他握住她的掌心,双眸轻闭,将灵力源源不断的传输给卫雅。

    半炷香后,卫雅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苏泽却依旧双眸闭着,将灵力继续灌输进卫雅的体内。就这样,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彼时,苏泽缓慢的睁开双眸,朝着卫雅的脸庞看去,在看到卫雅的脸庞如常人无异的红润后,苏泽才松开卫雅的手,替她盖好被褥,随即起身,朝着屋外走去。

    “主子!”苏泽刚刚走出屋子,锦华便恭声道。

    “水月如何?”苏泽一边询问锦华,一边朝着书房走去。

    锦华闻声,迈着步伐跟在苏泽的身后,应道:“已无大碍,只是昏迷了过去!”

    “嗯,那便好。”苏泽推开书房的门,走到书桌前坐下身,抬起头,对着锦华道:“锦华,去叫婉婉来见我。”

    “奴才遵命!”

    伴随着锦华消失的身影,苏泽渐渐地陷入了沉思。

    一直就知道,卫雅是九世圣女;

    一直就知道,卫雅是火族灵女。

    可是,苏泽从来不知道,卫雅竟然强大到那个地步。

    运用灵力,让人产生幻觉的幻术,是四大神族无人可以做到的。

    因为灵力隶属正派,而幻术,乃是邪术。正邪不相两立,所以做不到。可是偏偏,卫雅做到了。

    不仅如此,卫雅还能将南笙向来引以为傲的紫色战蛊据为己有。

    想起那只紫色战蛊,苏泽只觉得一阵阵的后怕。即便是他遇到南笙,都不一定能够顺利的杀死战蛊,更别说据为己有了。

    难道说,果真是天意难违,无法逆天而行?

    这般想着,苏泽迅速的拿出纸笔,写下了一个‘雅’字。

    随即,他拿出一个小算盘,开始敲打起来。

    伴随着苏泽敲打算盘的速度越来越快,诺大的书房被一股强大的结界包围。这样持续好一阵子后,苏泽才松手。

    算盘落,结界撤。而半空中,却漂浮出了了一行行的字。

    苏泽抬起眼眸,朝着那些字看去,看着看着,苏泽脸上的神情被惊讶,不可思议所替代。

    片刻的惊讶失神后,苏泽衣袖一挥,将半空中漂浮的字扇去。

    随后,他垂下眸子,看着那个‘雅’字,轻喃出声:“宿世负你,今生,即便逆天而行,亦要护你周全!”

    ……

    ……

    李府府邸,侧厅内

    天气虽然不似冬日那般寒冷,不过,秋意渐浓,躺在地上,着实觉得凉。

    南笙无比艰难的动着自己的身体,想要试着往榻上去。

    可无论他如何努力,总是到不了榻上,因为他的四肢被卫雅废了。

    南笙斜睨着自己如同废人的手脚,眼里眸射出无比阴冷的寒光,他的唇瓣张张合合,自言自语出声:“卫雅,本太子定要你不得好死,以还今日之辱……”

    “哈哈……”

    伴随着南笙话音的落下,偌大的侧厅内,响起了一阵无比尖锐的笑声。

    南笙闻声,立刻警惕起来,他用防备的目光看向四周,似乎想要找到笑声的来源。

    “南沧国太子南笙,你怨吗?恨吗?”

    然而,南笙还没有看到笑声的来源,又是一阵充满磁性的男性嗓音在侧厅空中响起。

    南笙皱眉,大声的询问出声:“你是谁?”

    “我是可以帮你的人!”

    伴随话音落下,一袭黑色衣袍的男子出现在半空中,一脸浅笑的看着地上无比狼狈的南笙。

    男子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浓密的眉毛,长而微卷的睫毛,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英气的鼻子,加上绯红色的唇瓣。

    一时之间,南笙望着男子出了神。

    不过,这倒不是因为这个男子的长相吸引了南笙。而是南笙不知为何移不开视线,下意识的就想要看着他。

    “帮我的人?”动了动喉结,南笙下意识的追问道:“你到底是谁?你真的能够帮我?”

    男子笑了笑,缓慢的从半空中下降到地上,随即,他走到南笙的面前,神秘无比的开口:

    “是,我可以帮你,不过,前提是,你要把你的灵魂,出卖给我。”

    灵魂出卖给他?

    南笙闻言,下意识的一颤,他问男子:“灵魂出卖给你,我还能活吗?”

    “当然,只是,你得听我差遣,以我为尊。”男子说着,伸出手,在半空中一挥,随即,半空中出现的,是苏云国废掉的公主苏凌钰此刻的境地。曾经被誉为最美的女子,此刻沦为歌姬,供人娱乐。

    男子看着画面上的苏凌钰,轻笑出声:“南笙,你想借着苏凌钰,和苏云国帝王交好,甚至不惜先与苏凌钰行了夫妻之礼。可你没想到,苏哲宁可废掉公主,也不将她下嫁与你。对是不对?”

    南笙看着那些画面,听着男子的话,整张脸都扭曲了,他下意识的朝着身后挪了挪身子,再次追问:“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

    男子的长袖一挥,画面消失,他望向南笙的脸:“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夺得皇位,我也可以帮你重新活过,我更可以给你一切你意想不到的。”

    南笙冷冷的质问道黑衣男子:“代价就是要我将灵魂出卖给你?”

    “嗯……”黑衣男子点了点头。

    “不可能。”南笙双眸一闭,然后,无比魄气的开口道:“我南笙乃堂堂南沧国太子,岂会出卖自己的灵魂。”

    黑衣男子似乎早就猜到南笙会如此,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片刻后,继续开口:“你四肢已残,如若没有我帮你,别说皇位,你将连过街老鼠都不如。”

    闻得黑衣男子的话,南笙睁开眼,下意识的朝着自己的四肢看去。

    的确,如男子所言,此刻的他,四肢残废,如果没有人帮他,他连生活都不能自理,还谈何登基为帝,谈何一洗今日之辱?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南笙仰起头,看向黑衣男子,下定决心一般的开了口:“好,只要你能够让我登上皇位,雪今日之辱,我便将灵魂出卖于你,从此以后,以你为尊!”

    “哈哈……”

    黑衣男子闻得南笙的话,大笑出声,笑过之后,他手掌一挥,带着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南笙离开了李府侧厅。

    ……

    ……

    燕雨轩从康平口中得知南笙受伤后,就迅速的赶到了李府府邸,可谁知道,当他到了时,哪里还有半点南笙的影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