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倾世而独立2

    想起刚刚得到的消息,水月连忙开口,向卫雅禀报道:“小姐,奴婢刚刚得到消息,红鸾阁的花魁烟雨失踪了。”

    “失踪?”卫雅闻言,面色微微有些诧异:“什么时候失踪的?”

    “大街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据说是烟雨的贴身丫鬟亲眼见到烟雨和一个男人凭空消失的。”

    水月说着,眉头紧锁,时不时的,朝着卫雅身边的水无心望去:“小姐,奴婢担心事有蹊跷,您……”

    “我知道了!”卫雅说着,望向水无心:“无心,你先去十里飘香,我随后就到。”

    水无心虽然听不明白卫雅和水月再说什么,但从话里的大致意思,也明白卫雅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办。

    他轻轻地朝着卫雅点了点头,随后,迈着轻盈的步伐而去。

    看着水无心离去的身影,卫雅微微转过身,与水月四目相对,语气清冷的询问道:“那个男人是苏毅?”

    “不,不是三皇子。”水月摇了摇头:“烟雨身边的丫鬟说,身形,气息,以及穿着打扮,都不是三皇子,而是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陌生男人!”

    “消息属实?”

    水月笃定的点了点头:“是的,小姐!”

    一个从未出现过的陌生男人带着烟雨凭空消失?这样的事情,确实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卫雅不信,难道还有男人对此刻丑陋不堪的烟雨有兴趣,她更不相信,烟雨过去还有一个爱慕她的,修为高深莫测的男人。

    可,不是爱慕烟雨,也不是对她有兴趣,那么,那个男人,救走烟雨的目的……

    想到这儿,卫雅的瞳仁一紧。不管烟雨知道不知道对她出手的人是她卫雅,卫雅心中大概明了,找水无心医治自己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

    不仅仅是为了修炼战气,更是为了保命。

    从来都是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她,此刻得到的消息,让她感觉到了危险的讯息。

    “水月,走吧!”卫雅说着,直接迈着步伐朝着镇国将军府外面走去。

    水月闻声,看着卫雅的背影,眼底闪过不解,但还是飞快的追了上去:“小姐,我们去哪?”

    “十里飘香……”

    ……

    ……

    卫雅和水月是光明正大的,在大白天从镇国将军府走出去的。于是,自然而然的,吸引了许许多多的来往行人的目光。

    今日的卫雅依旧是素衣锦带,素面朝天。可是即便如此,却也让见过她的人无法移开视线,纷纷感叹,一时之间,各种议论的声音不绝于耳。

    “世间竟有如此貌美的人儿……”

    “是啊,与她相比,苏云国第一美人苏凌钰完完全全是不值得一提啊!”

    “你们知道她是谁吗?怎么会从镇国将军府走出来?”

    “咦,那个不是五小姐身边的贴身丫鬟水月吗,怎么……”

    “早就听闻五小姐大难不死,该不会是……”

    某男子的这样一句话,惹得旁边的其他人对他大声的吐槽道:

    “你闭嘴,别恶心我们。”

    “就是,大难不死而已,怎么可能会改头换面,再说咯,五小姐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会……”

    “可是……”

    “没有可是……”

    “……”

    “……”

    这样的议论声音,一直伴随着卫雅,从镇国将军府走至十里飘香。

    水月跟在卫雅的身边,听着那些揣测和赞扬,心底有些雀跃。

    这么多年了,她家小姐总算不会再一出门就被人逗弄了。

    而卫雅,却像是没有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声一般。只是径自走进十里飘香,然后,上楼,去了苏泽所说的天字号一包。

    卫雅气质超凡脱俗,容颜绝世无双。所过之处,皆是引得一阵阵的赞叹声,以及碗筷,酒杯等等等掉落在地的声音。

    卫雅闻声,一个斜睨,便看到满大厅的男人一副哈喇子掉了一地的模样,刹那间的,卫雅的心里升起了浓厚的厌恶之情。

    这些以色取人的男人,真是可怜又可悲,更加是可耻,无赖至极。

    不过,站在卫雅身边的水月却不那样想,她觉得,虽然自家小姐以这张本就属于她的脸展示人前已经多日。

    但是见过的人毕竟是少数,还是一些对美色不大感兴趣的人。

    所以,在这样的场合,人多的数都数不清的地方,自家小姐第一次出现引起这样的轰动,也是理所应当的。水月甚至于还觉得,轰动不够大。

    因为水月记得,之前苏凌钰第一次出宫,引起的轰动也不过如此。

    其实水月的意思是,苏凌钰无论是从哪个方面,都足以被卫雅甩个几条街。

    卫雅与她的轰动一样,实在是有失身份。

    见水月一副想事情正想的神的样子,卫雅淡淡的开口询问道:“水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像小姐这样气质出众,才华洋溢的女子,岂是七公主能比的。”

    水月想的正出神,丝毫没有停顿的,对着卫雅说出了自己此时心中所想。

    卫雅闻言,面色一沉,训斥水月道:“水月,祸从口出这个道理,难道要我教你吗?”

    被卫雅一呵斥,水月方才回了神,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些什么。

    扑通一声,水月跪倒在卫雅的身前:“奴婢知道错了,请小姐恕罪。”

    水月诚恳认错,卫雅也不打算再说什么,她四下看了看,确定走廊上无人之后,才对着水月道:“起来吧,从今以后,务必谨言慎行,再有下次,定不饶你。”

    卫雅说完,继续朝着天字号一包走去。

    “奴婢遵命!”水月从地上起身之后,也随着卫雅朝着天字号一包走去。

    待卫雅和水月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走进天字号一包之后,天字号二包的门随即打开,而后,走出来的是身着锦衣华服的苏毅。

    他看着卫雅消失的方向,眸色黯然。方才,他决计没有看错,那个美得惊为天人的女子,的的确确的,就是卫雅。

    只是,这卫雅非但不傻了,还绝色倾城,是福还是祸?

    正当苏毅想着卫雅的转变出神之际,南泗忽然出现在苏毅的面前,半躬着身子,恭敬地开口道:“殿下,奴才得到消息,烟雨姑娘失踪了!”

    烟雨失踪了?

    苏毅闻声,微微转过脸,望向南泗,冷冷的质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南泗微微颔首,继续道:“在几个时辰前,烟雨姑娘的贴身丫鬟亲眼看着烟雨姑娘和一个神秘的男人凭空消失!”

    听见神秘的男人,凭空消失几个字时,苏毅的眸色一沉,随即,他迅速地退回了包厢。

    南泗见状,也跟着苏毅走进包厢,然后随手带上了门:“殿下,可是有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