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96.继续上演5

    --------------------

    “身为烈宫的大堂主难道只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吗?”

    看着痛苦挣扎的点点,看着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上官寒澈紧触的剑眉,无法冷静思考。

    “你的复仇?杨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直到此时此刻,存希翎,才看出一些不一样的端倪,这个男人,如同狐狸一样的狡诈,怎么可能做这样的蠢事,虽然他因为口口声声对父亲的死坚定报仇,可是,身为儿子的自己却没有他那么坚定,而他这么急切的报仇,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什么意思?你身为老堂主的亲生儿子,却因为一个小丫头而几次三番放弃给老堂主报仇,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坚信给老堂主报仇雪恨的人,你的父亲又怎么会瞑目?”

    说的仍旧冠冕堂皇让人挑不出瑕疵。

    可是,存希翎就是感觉哪里不一样,哪里有问题。

    他没有办法了,只好向身边的上官寒澈询问清楚,因为当年的当事人就是他不是吗?

    如果没有多年的仇恨积压,如果没有年少轻狂的举动,他们或许不会至此。

    “我只问你一件事,你必须老实回答。”咬牙切齿,是多么煎熬的话题,但是为了这个笨女人,他宁愿找他问清楚,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看着上官寒澈的点头,存希翎也放心追问,因为多年的友谊,他很了解上官寒澈的脾气,秉性。“当年黑道大乱,是不是你叫我父亲站在原地别动,是不是你去通风报信,让我父亲惨死当场?”

    “不是。”上官寒澈光明磊落,丝毫不害怕存希翎的任何询问,他不知道存希翎到底从哪里得知这些话,可是,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当年的事情,因为只有他一个当事人,所以无人帮他辩解。

    “上官寒澈,你敢骗我。”

    “我没有。”

    “当年你让我父亲站在原地,是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等你去通风报信?不要试图狡辩,当年无意间留下的录音器是最好的证明。”

    “我上官寒澈不屑撒谎。”

    “那你敢说,当年,你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吗?没有叫我的父亲站在原地等你?”

    “说过,但是,那都是为了引开黑道上的分势力,当时你父亲脚受伤,我迫不得已才让他站在原地别动。”

    当年黑道上是最惨烈的一次大战,堂堂烈宫的老堂主在那一场战役中惨死,而身为鹰狼帮的继承人,唯一的太子爷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似乎,在这争辩中,一丝丝新的希望诞生,不像他的性情,但是为了某些人,存希翎也在极力忍耐,没有打断上官寒澈或许是为了试图争辩的骗局。

    “你们都给我住嘴,现在不是讨论你们争论的时刻,这丫头的性命,你们再不决定,再不动手,她雪白的脖子可要血流成河了。”

    男人孤注一掷,生怕他们的争论而得知真正的事实,他要阻止,尽快阻止,报仇雪恨,是他唯一,也必须要做的事情。

    “杨叔,你不是一向最关心父亲的死吗?不是扬言要为他报仇雪恨吗?可是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报仇,到底有什么目的?”

    再三的等待,再三的观察,敏锐的存希翎,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在这里。

    报仇雪恨上?

    这个老狐狸为什么如此执着?

    连一分一秒都不给上官寒澈解释的机会?

    难道,事实真的不是现在这样?

    “我有什么目的,没有,没有。”

    急切的辩解更加证明了存希翎的猜测。

    他试图从这个老狐狸的眼中看出些什么,只是,时间有限,看着那把突然更加靠近上官点点是匕首,白亮的匕首上还挂着丝丝血红的血珠,那么骇人。

    该死的。

    这个男人疯了。

    “存希翎,赶紧动手把他杀了,不然,死的就是这丫头,还有你,鹰狼帮的太子爷,要是想让这个丫头活命,我劝你还是赶紧在我面前自杀,不然……”

    看着匕首就要刺穿上官点点的喉咙。

    一直就像个随时随风飘零的点点,早已浑身没了力气,任由身旁这个男人摆布,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流泪,和闭上双眼,等待命运的裁决。

    存希翎看着上官寒澈,难得的默契点头,两个人直冲那个发了疯的男人,一个人试图阻止男人的举 动,一个人拉开将要被宰割的点点。

    瞬间,局势扭转。

    上官点点被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还没有睁开眼的瞬间,上官点点就知道,救她的,抱着她的不是存希翎。

    因为他总是冷冰冰的体温,却让人舍不得离开,他忧伤的身影。

    “啊……”

    空气稀薄,带着灰尘,睁开眼睛的瞬间,上官点点就看到,那个胡乱挥刀的黑衣男人,明亮的匕首一把插进试图阻止他行为的存希翎腹部。

    血液,快速的顺着他黑色的衣衫滑落。

    这一刻,上官点点后怕的无法言语,只有一双漆黑的瞳眸,冷静的看着这一切,那是惊恐过后的麻木,是心痛至极的无法接受。

    原来,原来,他总是喜欢穿着一身黑色,不是为了耍帅,不是为了隐藏身份,不是为了炫耀他的神秘感,而是,而是他每次受伤,都会看不见伤口的位置,也看不到,那大片大片奔流成河的血液。

    泪水,总是悄无声息爬满上官点点的双颊,不知道何时起,她就总是这样敏感,总是这样容易泪流满面。

    或许,就是认识他之后,认识那个叫做存希翎反复无常的少年后。

    ……

    ……

    风,安静的吹着,上官点点坐在校园的走廊,如今已是深秋,她也顺利进入高中生涯,白色的大毛衣趁着她雪白的肌肤,更加白皙,遮住她瘦弱的身躯,浅色的牛仔裤勒出她笔直修长的双腿,抬眼,望着远处的天空,是那么安详美好。

    只是,这份安静的美好天空下,他在哪里?

    一个暑假?

    不,不止一个暑假。

    他就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