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第167章 解释不能改变事实

    “我哪也不去,只留在华翎殿。”宁珂儿的声音不高,说这话时没有回头,态度是很坚决的。

    卫风却是一声冷笑,“你觉得这事是你能说得算吗?”

    宁珂儿顿了顿,这才回过头看他,“二皇子如果执意要这样做,一定会有人想知道其中的缘由。倘若我说,是二皇子对我用了强,我才不得不来毓清殿……眼下大皇子也回到宫都,二皇子该不会想给自己抹黑吧。”

    卫风不言语,脸色却已经沉了下来,愤怒的情绪似乎在不断积累,只等一根导火线,便会彻底引燃。

    宁珂儿心情分外低落,已无心理会他,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宁珂儿回到华翎殿,轻推开殿门,华翎殿一如既往的十分安静,宁珂儿本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当她看到那殿里坐着的人的时候,双脚仿佛被粘在了地上,挪不动了。

    “去哪了?”言若寒的表情和他的声音一样,没有丝毫的情绪,越是这样,越是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

    宁珂儿没有看他,如今这种情况,她竟有些难以面对,只得叹息一声,“我累了,先去休息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说完,宁珂儿便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言若寒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她,声音不冷不热,“我猜这毓清殿的床榻一定比华翎殿的好上千倍万倍,不然怎么会有人一夜未归,流连忘返呢。”

    听他这样说,宁珂儿浑身一怔,转过身来看他,“你都知道了?”

    “知道?”言若寒略一挑眉,“知道什么?你想让我知道什么?又不想让我知道什么?”

    宁珂儿不禁轻轻叹息,“你知道我离开,为什么不留住我?为什么不来问我为什么?”如果他当时出现了,阻止了,事情或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地步,一切也许都是因为她将所有事想得太多简单,而她现在后悔了,这世上却没有后悔药吃。

    “为什么?”言若寒微微皱眉,“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可以让一个人出卖自己。我想了一晚,其实答案可以很简单,你是一个这么骄傲的人,为了求胜,为了不输给任何人,即使出卖自己给一个自己讨厌的人也是情有可原。”

    “你这话什么意思?”宁珂儿皱眉,事情的发展显然已有些不受控制。

    言若寒只是看着她,眼神冷冷的,“你还是别让我说了,那些事说出来,你我都会难看,何必呢?”

    “怎么就难看了?我不怕,你倒是说啊!”宁珂儿终是有些沉不住气,心中本就烦乱,经他这样一说,竟有些难以控制。

    言若寒蹙眉,见她真的生气了,这才刻意压制自己的情绪,“你反应这么激烈干什么?是说到你的痛处了吗?”

    宁珂儿微微一怔,声音说不出的哀伤,“你至少也该听我解释一下,不是吗?”

    言若寒默然不语,良久,才淡淡地开口,“错了就是错了,再多的解释都不能改变事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