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道

第三百二十八章 楚家血脉

    楚枫的话语很强势,充满了豪气,有着年轻一代天骄的峥嵘,即便是面对秦家的底蕴强者依旧面不改色,依旧战意澎湃,敢战、可战、能战!

    秦家底蕴强者听到这样的话,不禁怒极反笑,他迈动脚步走向楚枫,动作很随意,并没有刻意释放出气势,但却给人以无形的压力,就连万米之外的众人都觉得胸闷气喘呼吸困难。

    “来得好,让我来试试秦家的底蕴强者到底有多高深的修为!”楚枫战意冲霄,白衣猎猎,黑发乱舞,声起间他的双脚猛的一震,脚下的狮虎古兽立时发出惨嚎,整颗头颅“噗”的炸开了。

    楚枫探手虚空一抓,狮虎古兽的血液“哗啦啦”涌了出来,如奔涌的长河般没入他的手心内,眨眼时间整具古兽尸体内的血液都被他给吸光了,包裹心脏中的真血。

    看到这样的话,秦家底蕴强者脸上的肌肉狠狠抽搐,他的心中在滴血,可是却来不及阻止,眼中的杀意炽烈到了极致,而秦家的其余人个个睚眦欲裂,那眼神简直恨不得吃了楚枫的肉。

    “小辈,你大闹我秦家,杀我秦家弟子,如今连底蕴古兽都杀了,欺人太甚!老朽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你活着离去!”秦家底蕴强者踏步而来,像是一座座神岳落在空中,磅礴的气势非常的逼人。

    “欺人太甚?你们秦家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吗?”楚枫冷笑,他踏空而上,一身白衣,面对逼来的秦家底蕴强者,冷声道:“当年你们秦家丧心病狂抽我真龙神血,非但如此还将我和母亲逼入龙渊泽,还有人比你们更欺人的吗?”

    “你为太初真龙体,是禁忌与不祥,本就该杀,我们秦家那样做并没有什么错!”秦家底蕴强者说道。

    “是吗?”一道声音自人群后面传来,一身灰色道衣的易尘老人缓缓走来,他所经过的地方,所有人都自动让出一条路来,感受到那股神秘莫测的气机,人们感到惊骇莫名。

    “你说太初真龙体是禁忌与不想,本就该杀。老朽现在觉得你这种血脉也是禁忌与不想,也该杀,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听到这样的话,秦家地域强者脸色逐渐沉了下来,看着易尘老人,道:“你是谁?这里的事情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太初真龙体与我们秦家的事情!”

    “不平事人人都管得,更何况楚枫是老朽的师弟,他的事情老朽自然管得。”说到这里,易尘老人一步来到楚枫和秦家底蕴强者的中间,道:“以你的辈分与年岁与老朽的师弟动手,未免太过欺人,不如就让老朽陪你过几招吧。”

    秦家众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们没想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太虚峰的易尘竟然出面维护,想要杀楚枫恐怕不容易了。

    “即便你们是师兄弟又如何,太初真龙体今日来此是为清算三十年前的恩怨,这是属于他和我们秦家的恩怨,旁人没有资格插手!”秦家底蕴强者声音低沉,而后将目光投向太虚圣主,道:“太虚圣主在此,老朽有话要说,今日诸位前来秦家都是为观看太初真龙体与我们秦家解决恩怨。这件事情可以说算得上是我们秦家的家事,外人强插进来,未免会让人笑话。”

    “道友所言甚是,我们来此的目的是为观战,并非要插手。”太虚圣主一脸严肃的神色,他将目光投向易尘,道:“师兄,这是别人的家事,你还是不要去管了吧,否则到时候太虚峰变成笑话,整个圣地都将跟着丢脸。”

    “圣主言重了,太虚峰一脉历来人丁稀薄,倘若老朽连师弟都护不住,更是让天下人笑话。若是公平战,老朽不会插手,可是秦家想用底蕴强者出手对付师弟,老朽岂能袖手旁观!”

    “师兄,这件事情没有商量,你不能插手,还是快回来吧,身为圣主,我权力让你听我的圣谕!”太虚圣主变得强势了起来,或许在人面不愿意堕了圣主的威严。

    可惜的是,易尘老人根本没有理会他,依旧站在楚枫和秦家底蕴强者的中间,神秘莫测的气机让秦家底蕴强者不敢再往前迈动一步,心中莫名的有了巨大的压力。

    “易尘!难道本圣主的话对你真的没用了吗?”太虚圣主的脸很黑,易尘老人当众不给他面子,这无异于在打脸,眼神也跟着冷了下来,沉声道:“太虚峰一脉虽然有特权,但你别忘了我才是圣地之主,竟然这般违抗本圣主的圣谕!”

    易尘老人还是没有动,似乎没有听到太虚圣主说的那些话,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更加激怒了太虚圣主,他的眼中闪烁冰冷的寒光,道:“既然如此,你就别怪本圣主不客气了——将他给我拿下!”

    顿时,太虚圣主身后相继走出五人,每个人拥有高深的修为,先前的时候还看不出来,也不引人注目,可是此刻稍微释放出些许气势,便如山洪爆发般席卷乾坤,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

    “想不到你竟然连精英太上长老都带来了。”易尘老人看着五个逼来的老者,表情微微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道:“看来今日你是铁了心要取楚枫的性命,只不过单凭这些精英太上长老恐怕还做不到。”

    “这些年来听闻太虚圣地中太虚峰一脉传承的秘术非常的了得,今日本座倒是想要见识见识,不知道有没有那么荣幸。”

    一道声音突然自人群后面传来,所有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脸色不禁一变。

    说话的乃是螣蛇神子身后的一名强者,他的眸光非常的凌厉,冷幽幽地看着易尘老人,随即便迈步走了过去。

    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众人都没有意料到的。本来只是楚枫和秦家的事情,现在太虚圣地插手了,就连古魔生物螣蛇皇族的人都插手了。

    “你想拦我而给他们创造机会?”易尘老人平静地看着腾蛇族的强者,有着些许皱纹的脸上没有半点波动,眼神也很平静,不露丝毫杀意。

    “你很强,但是仅凭你恐怕还足以保住太初真龙体。”腾蛇族的强者语气森冷,道:“不要指望那个人族强者,他已经不再这里了,短时间内定然是回不来的。”

    “看来你们早有准备,安排了强者牵制了那位前辈,可即便是这样,你们的目的也休想达成。”易尘老人还是很平静,似乎不管什么时候都无法让他产生明显的波动。

    “你们这群人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竟然不知道什么是羞耻!先前口口声声说这是楚枫与秦家的地球,可是现在却要强行插手,想要仗着自己势大欺人吗?”白色的凤凰鸾轿前,那个老妪说话了,脸上充满了怒意,扫视太虚圣地和螣蛇族的人。

    这里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太虚圣主等人与螣蛇族的强者都针对易尘老人,而楚家变得老妪则维护楚枫,这几大势力之间似乎会因此而发生冲突,这谁众人最为关心的事情。

    “秦家乃是我秦族多年前分出去的庶系分支,也算是我秦族的人,今日太初真龙体来此大闹,秦家落到这个地步,我们秦族脸上也无光,迫不得已只能出手解决此事了。”

    老妪的话音刚落,秦族众人中便有个老者说出这样的话语,紧接着他们便走了过来,远远的将楚枫围在了中央,这些全都是太上长老以上的人物,个个都拥有高深的修为。

    “好大的阵势,你们也太看得起我了,太上长老来了这么多。”楚枫扫视四周,不管是太虚圣地还是秦族的人,每个都充满了杀意。

    虽然早就知道这两个势力会带强者过来,但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派出如此多的太上长老,太虚圣地更是连精英太上长老都出动了,这样的场面仅仅是为了对付他这样一个尚未踏入道主境界的年轻修者。

    这里的气氛一时间紧张到了极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关注着,脸上带着深深的震惊。

    太上长老,对于一个势力来说可是中间力量,而精英太上长老而是顶尖的强者,秦族和太虚圣地这样的庞然大物,竟然出动这么多的强者来对付楚枫,这让他们有些难以置信。

    “楚枫,你认命吧,当年你在太古荒域侥幸未死,但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秦族一名太上长老说着看向易尘老人一眼,道:“就算你的师兄在这里也不行,他虽强但绝对不可能是这么多强者的对手,你的命运已经注定。”

    “秦族不过一个半神传承,尽让也敢口出狂言,在这神州大地上,你们还算不得什么。”平淡而都动听的声音自白色的鸾轿中传出,响彻四方。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去,其中反映最为强烈的当属楚枫与秦家众人。

    看着绣着凤凰的白色鸾轿,楚枫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这样的声音对于他来说太熟悉了,他的身体忍不住轻轻颤抖了起来,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早就奔了过去了。

    而秦家的那些老辈强者与秦志等人的眼中却充满了惊恐,面如死灰,此刻的他们方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绝望,这是一种看不到光亮的,只有武技你黑暗的绝望。

    “是她……她没死……”

    “完了……秦家彻底完了……”

    秦家家主与一众主事者失神地呢喃着,他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了,一个小小秦家在古凰神朝的面前连只蚂蚁都不如。

    “不……不可能,当年他们跳入龙渊泽,怎么可能都活了下来,那可是永世封印的地方,怎么会这样……”骨断筋折的秦志满脸扭曲,眼中充满了惊恐与不甘,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其余人并不知道鸾轿中的人到底是谁,秦族的太上长老们听到里面传出的话语,心中不禁一怒,但表面上却竭力压制着,道:“古皇神朝乃神灵开创的万古神朝,我们秦族自然是比不上,也没有想过要与谁比。今日我秦族只是想与楚枫清算十几年前的恩怨而已,这与你们古皇神朝想来是没有什么关系吧。”

    “谁说楚枫与我楚家没有什么关系?”白色鸾轿中传来平静的声音,接着便安静了下来,大约过了数息时间才再次说道:“楚枫是楚家的血脉,是本公主的孩子,也是神朝的小王爷。”

    “哗……”

    整个场面一片哗然,紧接着便寂静得可怕,人们全都呆滞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消息也太震撼了,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的事情。

    “敢问芳架是神朝的哪位公主,楚枫怎么可能会是公主的孩子,这未免太过天方夜谭了吧?”秦族的太上长老问道,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大胆!你有什么资格质问公主!老身可以告诉你,轿中乃神朝二公主,正是当年抱着小王爷跳入龙渊泽的人!”鸾轿前,老妪冷冷地说道。

    刹那间,整个场面更加的沉寂了,安静得可怕,似乎有股肃杀之气在激荡,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秦家的人,眼神中带着怜悯,谁都知道秦家完了,彻底的完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