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无上神道

第两百五十五章 圣主暴走

    大厅中,太虚圣主来回踱步,脸色非常的阴沉,之前和苏曼的对话让他心中的怒火与悲伤久久不能平息。

    “自从她前段时间离开圣地前往矿场,回来后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以往虽然也都对我很冷漠,但是很少会说出如此无情的话语。今晚的她,仿佛完全不在意两脉之间的关系了,也不在意其师尊的意思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虚圣主自言自语,神色阴晴不定,想到苏曼离去时说的最后一句话,隐隐约约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脸色越来越黑。

    “这件事情本圣主定要查清楚!”太虚圣主眼睛微眯,他看向大厅外的细黑夜空,眼中闪烁寒芒,咬牙切齿道:“本圣主已经失去了一手栽培的圣子,绝对不能再失去苏曼!”

    说到这里,太虚圣主充满了杀意,一缕缕大道神纹在身周缭绕,发出闪电交织般的啪啪声,他的眸光冰寒刺骨,阴冷得能冻僵人的血液。

    “太初真龙体,你杀了本圣主的爱徒,本圣主必将你碎尸万段!都怪本圣主当初大意,没有想到你竟然是那种血脉,让你活了下来,结果却让珂儿断送了性命!”

    “是吗?想不到堂堂太虚圣主也只会躲在这里放狠话,你想要杀我不是已经很久了吗,可我还是好好的活到了现在。”楚枫的声音突然自大厅外传来,与此同时,他的身影自虚空中显化,立身在大厅的门口。

    “是你——”听到熟悉的声音,太虚圣主的眸光骤然盯向大厅门口,落在楚枫的身上,脸上不禁露出些许惊色。他的眼神森寒无比,充满炽烈的杀意,道:“你还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来到我神日峰并在本圣主面前出现,今日就算是你师兄易尘也救不了你!”

    “你还是省省吧,狠话说了一遍又一遍,这有用吗?”楚枫淡淡一笑,继续说道:“堂堂圣主,竟然连个女人都心都征服不了,说来也是笑话。你自诩身份地位尊崇,可惜偏偏就有人未将你放在眼中,苏师姐的眼光虽然不高,但你这样的人却还不能入她的法眼。”

    “蝼蚁!你是在找死!”太虚圣主被楚枫的话彻底激怒,苏曼的事情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痛,尤其是苏曼今晚说的那些话,他没有想到竟然全都被楚枫给听到了。

    “你先不要激动,今日来此我是想让你看一件东西,相信你会对此非常感兴趣。而且我相信你在看过这件东西之后,定然会心中大块,激动到吐血。”

    “哼——”太虚圣主本来准备动手擒住楚枫,听到他这样一说,当下便放弃了出手的打算,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过来,如同天神看蝼蚁般,道:“我倒想看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如你这般神桥秘境的人,无论你使用什么手段,在本圣主面前也只是笑话。”

    “哎……啧啧……的确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啊!”楚枫满脸叹息,在太虚圣主居高临下的眼神中,他翻手拿出两块粉色的布片,道:“你看到这是什么了吗?不过料想你也不会认得,你说可笑不可笑?”

    “小子,你手中的东西与本圣主有和关系,有什么可笑的,真是不知所谓!”太虚圣主微眯着眼睛,眸光非常的冰寒,他俯视楚枫道:“本圣主还以为你能耍出什么花样,结果却这般幼稚。既然如此,本圣主也不想再与你浪费时间,为我的徒儿偿命吧!”

    太虚圣主扬起手臂就欲出手镇压楚枫。

    “且慢!”楚枫将手中的两块粉色的布片展开,拎着它们对着太虚圣主晃了晃,并且以非常浪荡的姿态将鼻子凑了上去,轻轻一嗅,满脸陶醉的模样,惊叹道:“师姐的内衣真是幽香阵阵,令人心猿意马……”

    “你说什么?”太虚圣主的瞳孔猛的一缩,看着楚枫手中拎着的粉色内衣,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脸色逐渐黑了下来,道:“你手中的内衣到底是谁的?”

    “你觉得呢?”楚枫故意将内衣拎到面前,满脸陶醉地嗅着其上的阵阵幽香,啧啧有声道:“师姐的内衣幽香袭人,师姐的身子更是冰肌玉骨,简直就如美玉雕琢,只一眼便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你……”太虚圣主身躯一晃,一头黑发无风飞扬,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忍住立刻对楚枫出手的冲动,寒声道:“这内衣究竟是谁的?!”

    “自然是我亲爱的师姐的,你难道没有注意到内衣上绣着名字吗?”楚枫满脸灿烂的笑容,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在大厅内透射而来的金光中泛动着光泽,看起来是那么的阳光。

    可是在太虚圣主的眼中,楚枫的笑容是那么的可恶,他强行压制心中的杀意,凝目看向内衣上的绣着的小字,虽然小字在背面,但仔细凝视下还是认了出来——苏曼!

    苏曼的名字赫然入目,太虚圣主的脸瞬间充血,眼睛都不满了血丝,他身躯摇晃,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栽倒,满头黑发一下子倒竖了起来,恐怖的气息杀意弥漫开来。

    “如何,是不是有种特别惊喜的感觉。想你堂堂圣主,数百年来都不能一亲芳泽,我可真是为你赶到可悲。看在你如此深爱苏师姐的份上,我心中也颇有些感动,不妨告诉你个秘密,苏师姐的肌肤真如冰雪般细腻,玉体无暇,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

    楚枫的话语如同魔音入耳,让太虚圣主的双眼逐渐凸了出来,此刻的他如同一只即将要暴走的野兽,面目狰狞,眼神凶狠,双手捏得啪啪声响。

    “混账!本圣主要让你尝遍时间最残酷的折磨——”太虚圣主一下子暴走了,黑发根根倒竖,四周大道气机狂暴,探手抓了出来,金色的神能一下子就淹没了整个大厅,将这里的空间完全崩碎。

    楚枫心中微凛,“唰”的以最快的速度闪躲到大厅门外的墙壁之后并催动虚空神珠隐匿了起来,道:“圣主切勿激动,要学会淡定,淡定你知道吗?看你已经狂暴的份上,我就不作陪了,还是去赏花赏月赏师姐吧。”

    “你……xxx!”

    太虚圣主如疯狂的野兽般冲出大厅,直接爆了粗口,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暴走,体内的血液都在倒流,气得肺都要炸开,听着这样的话语,“噗”的喷出一口老血!

    “轰——”

    太虚圣主狂暴出手,金色的神能凝聚的手掌一下子就崩灭了方圆数里的空间,将大片的建筑都崩成了瓦砾,花草树木全都化为灰飞。

    可惜的是,楚枫早已经远去了数千米,他在虚空中奔行,由于神秘老人在其体内留下的大道气机,强如太虚圣主这样的人物都无法以元神感应到其踪迹。

    “太初真龙体!你这个混账蝼蚁!本圣主定要将你抽筋剥皮,受尽最残酷的折磨而死!”

    太虚圣主癫狂无比,狂暴到了极致,那里有半点圣主的样子,就跟受伤的野兽似的,他仰天厉吼,声音如雷鸣滚滚,响遍整个圣地,惊动了所有人。

    各脉山峰上,所有的圣地弟子都冲了出来,全都看向神日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何以让圣主如此的暴怒。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这究竟是怎么了,圣主怎会这般失态!”

    “莫非是太初真龙体出现在神日峰了?”

    ……

    “封锁圣地,擒杀楚枫!”就在圣地众人惊疑不定的时候,神日峰上传来太虚圣主强行压抑着怒火的声音,将天上的云层都震溃了,声波席卷十方,如潮水般涌动。

    “果真是太初真龙体潜入神日峰了,想不到他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

    圣地中不知道都少的弟子冲了出来,将离开圣地的路完全封死,并且还启动了圣地中的大阵,要将楚枫彻底困在里面。

    此刻,楚枫正好来到了神日峰下,准备趁乱离开圣地,却发现圣地中的人动作迅速,早已经将出口给封死,有许多的长老级别的强者把守。

    他并不着急,隐藏在虚空中静静等待机会,可没有过多久,却发现神秘老人留在他体内的大道气机在快速消失。而圣地中到处都有阵纹力量在流转,倘若体内的大道气机消失,必然会被阵纹感应到,届时虚空再也不能隐藏下去,定会被发现!

    楚枫心中不禁有些着急,神日峰四周已经有大批的人赶来,其中有护法也有长老,倘若被发现,几乎是没有生路可言。

    趁着体内的大道气机还未完全消失,楚枫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太虚峰,而今只有进入太虚峰太有可能化解危局。

    可是体内的大道气机消失的速度太快了,楚枫还没有冲出多远,大道气机几乎就要完全消失殆尽,他的心不禁一沉。

    “怎么回事,难道真是师弟回来了?”

    就在楚枫已经无计可施的时候,易尘老人自太虚峰上踏空而至,他立身在空中,目光扫视四方,很随意的挥了挥手衣袖,虚空中的楚枫立时便感觉到自己被大道气机包裹,一下子就被卷入了袖里乾坤中。

    “师叔,楚枫潜入神日峰作乱,激怒了圣主,且他有杀死了圣子!他虽然是您的师弟,但这次希望您不要在包庇他了!”一名长老神日峰的长老说道,脸色有些难看。

    “我那不肖师弟的事情老朽也不想理会了,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易尘深深一叹,随后拂袖而去,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回到了太虚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