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残忍的帝王梦(下)

    “我,我……可是……”曹丕绝望地低着头,双手死死捏着,那不断闪烁的眼眸里霎时写满了不甘与愤怒。【 】

    “丕儿,你要学会面对现实。”老人轻轻地拍了拍曹丕的肩膀,虽然脸上还是经年不变的“花岗石表情”,但那双平白无奇,苍老衰弱的手,却奇异地传来了巨大的安全感。

    “丕儿,我给你说个故事。在我十岁时,我因为偷吃了后母儿子的一碗稀粥,差点给我的生父活活打死。呵呵,他是我的生父,亲生的父亲……我关在又臭又冷的柴房里,饿得两眼发昏,四肢抽搐!可我没有求饶,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我咬破了舌头,我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高高在上!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不断告诫自己,我无论如何也要活出个人样!不为别的,只为了争一口气!”

    老人慢条斯理地吐着字,忽然出了神地盯着窗外的树木,几缕阳光射在他的脸上——苍白,苍老,沧桑。

    他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满头的白发随风摆动,似乎在安静地控诉着一个遥远却悲惨的童年。

    “老师……”曹丕有点茫然地睁大了眼睛,心中不仅压抑,而且很难过,他差点忍不住就想去拥抱眼前这个倔强而有孤苦的老人,但是,终究不敢。

    “丕儿,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你的大哥曹昂很早就走了,现如今,你是无可置疑的嫡长子,你的母亲又深得丞相的恩宠,所以,在你心中,你就是第一,就是‘皇子’,就是‘储君’!是帝国未来的接班人!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将来你就是一手遮天,也没人敢跳出来和你扳劲,唱反调!没错吧?我没说错吧?你是这么想的吧?”老人冷冷地启着唇,挺了挺背,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恢复了阴测测的表情——他的固执不允许他软弱,即使是短暂的瞬间,他也要不顾一切地伪装好。

    因为,他是贾诩——全世界最独特的一抹光。

    “是……不是!是……是!”曹丕惊愕地张大了嘴巴,额头的冷汗已经顺着鼻梁滴在了地上。他想过否认,但是他不敢。他很清楚他的老师是怎样一个深不可测的厉害人物,所以他只能无奈地抿紧了嘴,连湿透的后背也弯得更低了。

    “呵呵,好,很好!丞相的儿子果然是有志气的!”

    贾诩出乎意料地没有训斥,反而慢悠悠地嘬了一口茶,柔声道:“丕儿,你想的都对,也很正确。没有一颗帝王的心,那就永远不可能登上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也永远不可能坐上那把象征着无上荣耀和权力的龙椅!但是你别忘了!你的父亲,他不是凡人,不是卖草鞋的走卒,也不是拿着点破军饷就不要命地往前冲的士兵!他是曹操,是能文能武,雄才大略的曹操!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盖世英雄——曹操曹孟德!”

    “所,所以……”曹丕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双手不停地搓着。

    “哼,没有什么所以!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父亲,绝对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别人不敢做的事他偏偏就敢做,别人不敢想的事他偏偏就敢想!他不但敢想敢做了,他还能把别人想不到的事都给想到了!把别人做不到的事都给做到了!当年那些往事,我就不提了,相信你也知道,没有什么条条框框能够真正束缚了他,什么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什么立长不立幼,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屁!只是一个屁啊!”

    贾诩冷笑着蹦出一个又一个骇人听闻的大字,似刀剑般狠狠地扎进了曹丕的心窝,他摸了摸黑猫的脑袋,寒声道:“现在,你总该认清形势了吧?曹冲是你父亲最疼爱的儿子,郭嘉是你父亲最喜欢也最依赖的大臣,而郭嘉不仅是曹冲的老师,还是你的死对头,你觉得,你有多少把握挤掉曹冲,成为帝国未来的掌权者?”

    “没,没把握……”曹丕一脸死灰,身体颤抖不止,他颓败地跌坐到了地上,那怅然若失的神情不由地让贾诩心中一疼。

    “丕儿,你先起来。”

    贾诩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拉了曹丕一把,又轻柔地按着他的肩,柔声道:“孩子,你别怪我打击你,现实总是比想象的要坏上许多。但是物极必反,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看似是一条无路可走的死胡同,其实也还能彼岸花开。你现在的形式虽然看上去十分严峻,但是老师不会不管你的。你始终是我的学生,我们之间的感情也不是假的……”

    “老师……”曹丕眼睛一红,差点哭了出来。

    “孩子,你要记住,一定要记住——你越是憎恨一个人,你脸上越是要笑得更加灿烂。不要让你的情绪影响了你的思考,也不要让你的快意左右了你的行为!脑子发热是失败的源泉——你要笑,淡定的笑,从容的笑,虚伪的笑!你要一直笑,直到有天,你将他狠狠地踩在了脚下,让他一辈子再也笑不出来!那时候,你才是真正的赢了,才可以无所顾忌的笑。”贾诩嘴角上扬,那诡异的笑容残忍又可怕。

    “是……老师,学生记下了。”曹丕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英俊的脸庞恢复了几分自信。

    “好,很好!丕儿,跟你说了这么多虚的,我们也要谈些实的了。自古皇家无亲情,通往帝王的道路上,注定是孤独且无情的。如今郭嘉很受丞相器重,你们之间的矛盾又是化解不开的。那么,你就要学会和他做‘朋友’,和你的敌人,做‘朋友’!”

    “朋友?老师您的意思是……”曹丕咂了咂嘴,下意识地蹙起了眉头。

    “所谓的朋友就是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以后见到郭嘉要行礼,要谦让,要和气,怎么说郭嘉也是你的长辈,你不能失了礼数。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我可不信丞相会不清楚。所以,你要表现出你成熟的一面,唯有心胸宽广的仁爱之君,才能博得你父亲的喜爱。还有,你以后一定要约束好自己的手下,出门在外,要客客气气的,把头抬低点,把话说轻些,要低调再低调,不能骄奢更不能自大,特别是对待平民百姓,更要一视同仁;和军部的人也少些来往,但是该拉拢的还是要拉拢。这是第一步,你可以称它为‘韬晦之计’。”

    贾诩悠悠扬扬地闭着眼睛,靠在椅上好像打起了盹。

    身旁的曹丕不敢接话,长吁了一口气,正聚精会神地倾听着。

    “只有步步为营,方能一击即中。接下来,我们要说说第二步。我得到了可靠消息,宛城之战后,丞相就要回许都整顿了,到时候会着手成立一个全新的部门,叫军机部,而军队也会随之而划分成四个军团!如果不出我的推测,此次在合肥杀退孙权,立下奇功的张辽会成为其中一个重要的军团长;你弟弟曹彰掌管着虎豹骑,不仅骁勇善战,战功卓著,而且心思单纯,丞相喜欢他,你也和他亲近,他很有可能也会成为军团长之一,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和他来往;在长安,钟繇的根基很深,能力也很强,无论是威望和资历,都是当人不二的人选,我觉得西北的军团长,非他莫属不可。呵呵,我已经有办法搞定他了,到时候,四大军团长,就算张辽保持中立,我们也还控制着两支力量,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所谓刀剑争江山,我们掌握了潜在的军事力量,就是最大的保障。这是第二步,你可以称它为‘鹰犬之计’。”

    “至于第三步……”贾诩忽然睁开了眼睛,阴森森地盯着曹丕,冷冷道:“丕儿,现在的你,需要为自己造势!只有立下光芒万丈的赫赫军功,才能在千万臣子中建立属于你的威望和人脉!这样,你才有本钱!才有立足的根本!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动马文鹭吗?她就是我手中的筹码。”

    “马文鹭?!”曹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手中攥出了好多汗,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老人,远比他想象的更为可怕。

    “呵呵,你不用惊讶。我埋下的棋子很多都还没有用出来。你知道为什么马超一直冲着长安攻打不停吗?其它几路人马都退了,偏他打得更起劲了!他不是笨人,也不是白痴。原因,就是我布下的局……现在,你听好了,你需要立刻去长安一趟,我的人会负责在暗中打点好一切,丞相那边的准奏书我也已经给你拿下了,你的任务很简单!那就是——杀退马超,保下长安!”

    “什么?!”曹丕按捺不住地惊呼了出来,抚着额头,呐呐道,“老师……这怎么是简单的任务呢?您不会是想我去送死吧……”

    “呵呵,丕儿,老夫活了这么多年,换了那么多主公,可我依然好好的,乱世对于我来说,当然是越乱越好。你怕什么,老师怎么会害你。”

    贾诩戏谑地抬了抬眉梢,神神秘秘地淡淡道,“待会我会给你一个锦囊,你到了长安再拆开。老师没什么可帮你的了,等你胜利凯旋,衣锦还乡之时,我就在山呼海啸声中,于僻静的东龙山,为你焚香抚琴,高奏一曲吧。”

    “老师……”

    曹丕还要再问,被贾诩冰冷地伸手打断道:“我累了,你走吧,锦囊我就放在书桌上。乱世是一张很玄妙很好玩的棋盘,而我,则在下一步很大的棋……呵呵,这是第三步,你可以称它为‘升龙之计’!”

    “老师!……”

    曹丕着急地张了张嘴,待看到贾诩已经面无表情地合上了眼睛,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

    ……

    ……

    “吱……”

    茅屋的房门被关上,贾诩缓缓地睁开眼,望着窗外寂寥的景色,幽幽自语道:“丕儿,你要记住,混世方能魔王,乱世方能奸雄……如果没有你,我或许还能活得更久点吧……唉,这都是孽啊……”

    空荡的小茅屋恢复了安静,只有黑猫慵懒的叫声断断续续地持续着。

    此时,夏风穿过木窗,静静地吹了进来,将桌上的纸张卷了卷,露出了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天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