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那一炮的代价

    古朴的六角铜灯下,疏影离离。

    我舒展地伸了个懒腰,手指轻轻一挑,拂在身旁柳颜的一张粉脸上。她正深情款款地凝视着我,猝不及防被我偷袭得手,美丽的俏脸霎时羞不可抑,樱桃般的小嘴半开半合,迷茫地瞪大了双眼,顷刻又娇羞地低下了头。柳颜今天只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轻纱,雪白的酥胸若隐若现,在这浪漫无声的夜里,似藏着着无限的诱惑……

    最近破了案,又升了官,我心情大好,酒足饭饱时还吃了不少壮阳补肾之物。

    眼前既有如此娇嫩鲜艳的性感尤物,我再也按捺不住,飞快地低下头,狠狠地吻上了那两瓣娇艳欲滴的樱唇。柳颜嘤咛一声,一片红晕飞上了美艳不可方物的精美脸庞……香舌入口,只觉滑嫩无比;两相缠绕,甘美如蜜,细细品尝后更觉齿间留香。

    柳颜娇颜徘红,一双明亮的美眸之中,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烟雾气,她浑身滚烫如火,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迷离间,她把我轻轻推开,羞赧道:“先生……”

    我意犹未尽,抹了抹嘴,抬起她精致粉嫩的小巴,温柔无限地说道:“不要叫我先生……”

    柳颜妩媚地轻笑一声,伸出香气喷喷的柔胰含情脉脉地捂住我的嘴唇,羞涩道:“嘉嘉……”

    我日!太给力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我血脉喷张,早已经把祖国的四化建设统统忘记,什么宝马、奔驰、劳斯莱斯幻影,全都是大大的浮云啊!

    现在,我的眼里只有柳颜这个娇滴滴的“妹纸”!

    我紧紧地抱住她前凸后翘的傲人身躯,一双大手肆无忌惮地顺着她柔若无骨的背部缓缓下滑……最后抵在了那片肥美挺翘的香臀之上!我不管不顾地一阵揉捏,柳颜玲珑有致的美臀似乎拥有着神奇的魔力,令我爱不释手、流连忘返……

    我脑子里空白一片,探出“魔爪”又伸向她胸前那两只洁白的“玉兔”。

    这对养得健健康康的玉兔不仅又白又嫩,而且手感极佳,淡淡的**钻入我的鼻孔之中。我“兽性大发”,上下其手,无可阻挡地揉揉捏捏,那一刻,感觉简直就是在抚摸着天底下最顺滑的缎子般**蚀骨……

    佳人在怀,藕臂玉足,雪峰翘臀,还有什么,可以比这更加令人目眩神迷!

    我心急如燎地抬脚踢倒了铜灯,柳颜娇呼一声,抱住我的双手再也不放开……

    (此处省去七百七十五万个字)

    ------------------------这是无限恩爱的分割线-----------------------------

    春天,无疑是个好时节。

    郭府大院内,北凝背负着干瘦的手,眯着老眼静静地杵在一片香气扑鼻的桃树下。

    李樱点缀,群蜂飞舞,花香醉人。

    北凝伤病初愈,原本红润光泽的脸上还显得有些苍白,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喃喃自语道:“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霍原一言不发地站在他身后,冷峻的面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他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酒瓶倒了一口,咂了咂嘴,突然蹦出一个字:“好。”

    北凝淡淡地笑了一声,深陷的眼眸里似乎勾起了久远的回忆……

    两人就这样恍如石化了一般动也不动地站立着,一高一矮的身影虽然突兀古怪,却又分外得和谐自然。

    过了许久,霍原看见我神清气爽地披着外氅走出来,表情复杂地白了我一眼,想了想,伸出粗壮的大拇指,木然道:“猛!”

    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昨夜一场翻云覆雨,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从夜幕时分战至半夜,又从半夜“酣斗”到凌晨,到了晌午之时才悠悠醒来。我挥舞一杆万年不倒的“长枪”,“前突后刺”、“左右逢源”,如入无人之境,从床上激战到地下,从床头缠绵至床尾,充分发挥了“阅尽a片也惘然”的穿越男的想象力、创造力、持久力,完美地诠释了“龙精虎猛”的深层含义……

    北凝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拱手道:“奉孝先生好本事,老夫佩服。”

    我颇为尴尬地咳了几声,作揖道:“让老丈人久等了,郭嘉之过,请进书房一叙。”

    到了书房,我拿出几瓶好酒,各自斟了一杯,缓缓道:“老丈人找我何事?”

    北凝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最近手头有点紧,还望奉孝先生能够接济下……家有懒惰徒弟,开销甚大,虽然难为情,但你我忘年之交,必肯慷慨解囊。”

    我哈哈地朗笑了几声,含笑点头道:“前些日子的案件多赖老丈人之功,郭嘉能够升任为司徒一职,也与你大有关联啊。稍后我会叫霍原略备薄礼,希望你能满意。”

    北凝干脆地抱拳谢过,沉吟了半刻,才漫声道:“还有件事,不知道奉孝先生可曾听闻过江湖奇人——大辫子?”

    我蹙起了眉尖,很诚实地摇头道:“未曾有闻,还请老丈人指教。”

    北凝嘬了一口酒,神情严肃地说道:“大辫子是风云榜单中,杀手榜排名第二的江湖高手。武艺高强、手段高明,加上敛财有道,钱财巨丰,因此她手下的耳目可谓遍及诸地,是十分有实力的知名杀手。前番解救蔡文姬的事件中,如果不是她顾及旧情,通知了老夫的好友——江南剑圣牧柯前来施以援手,老夫如今怕是已经中毒身亡。这几日,我又与她取得了联系,听说了杀手榜排名第一的人物也要到许昌秘密行事……此人行踪难定,无法找寻,又兼心狠手辣,阴毒诡谲,是十分难对付的角色。我恐他会对先生不利,故来先行告知。”

    靠!不是吧?!

    流年不利啊!

    我心中蓦地一紧,想了想,出声询问道:“杀手榜排名第一的高手?他叫什么名字?”

    北凝剧烈地咳了几声,苍老的脸上隐隐发白,涩声道:“他的名字很古怪,叫小孩子……”

    “小孩子?!”我心里震惊,情不自禁地惊呼出声。

    北凝微闭着的眼眸里闪过几屡精光,解释道:“是的,此人年龄不详,但是成名已久,以睚眦必报、残忍刻薄的性情闻名江湖。他一生没有朋友,寂寞孤独,就像一匹红了眼的饿狼一样,不出手则已,一出手致命!向来有一把柳叶刀出鞘,不见血光不回收的恶名。”

    北凝又低着头干咳了几下,继续道:“此人轻功绝佳,武艺庞杂,精于易容乔装之术,擅长偷袭得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昔年江南第一豪绅王老爷,因为在酒后嗤笑他长得丑,被他满门斩尽。王家大院血流成河,不论男女老幼,皆割下头颅,高高悬挂于城门口,凶残之名日盛,在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牧柯曾追踪他多年,却还是被他狡猾地逃脱了……说起来,倒不是牧柯武艺不精,只是他有一项常人无法能比的天赋奇能,就是可以不吃米饭,只用石头便能填满肚子……若遇到高强的仇人追杀,他就躲在人烟罕至的深山老林里,几月甚至几年都不出,根本无从围杀……小孩子可以说是杀手界的一个神话,出道二十多年,杀人过千,从无失手,是十分可怕难缠的家伙……”

    我被震惊地无以复加,皱眉问道:“那他为什么会被称呼为小孩子?他总不可能真的是小孩子吧?你刚才都说他出道二十多年了。”

    北凝叹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因为他天生就是个侏儒!身材十分矮小,与儿童无异,他的易容术源自塞北狐族,扮人似人,扮鬼似鬼。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面目,也没有人会怀疑他下一次是否能改头换面成一个老奶奶,抑或是凶悍的屠夫……他总有办法可以让自己完美地变成另一个人,当真恐怖到了极点。要说他的武艺虽然也称得上一流,但也绝非是顶尖,他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他的诡谲多变,令人防不胜防!”

    我紧张地吞了一下口水,询问道:“那他……这个小孩子与我又有何仇?我们未曾来往过,也没有过冲突,为什么要来杀我?”

    北凝摇摇头,无奈道:“这个老夫也无从知晓……不过大辫子的消息来源应该可靠,如果有必要,我会安排她和先生见面。还有,为了安全起见,老夫建议先生出门在外,必须要带上霍原这位猛士,平时也要多加留意才是……”

    吗的,又是小孩子,又是大辫子!杀手榜上这些家伙的名字真是有够变态的!

    不知道有没叫大麻子、大狗子,大傻子的?

    我长揖一礼称谢,思虑了半响,才苦笑道:“真是麻烦,还不容易了却了一宗命案,却又卷入了被顶级杀手刺杀的漩涡之中……乱世啊,当真无法令人安生……老丈人,我希望你能暂时搬入我的府中,既然这个杀手如此阴险狡诈,我怕他会对我家人不利,如果他拿柳颜来威胁我……那我实在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乖乖束手就擒……所谓未雨绸缪,你看如何?”

    北凝定定地看着我,意味深长地嘘了一口气,颔首道:“好吧……老夫刚遇一场伤病,也需要好好静养,免得旋旎门那帮讨厌的老处女常常来打扰。只是我还有一个稚嫩的徒弟,名叫陆少游,与我相依为命,希望能一起留在贵府。”

    我高兴地抚掌一笑,朗声道:“那是自然,老丈人的高徒也是我的座上贵宾,理应好生招待。”

    北凝古怪地笑了笑,深邃的眼眸转而望向窗外……

    一只轻盈的燕子掠过,在空中一路向北而飞。

    燕子声声里,相思又一年。

    未来,扑朔迷离。

    ……

    -------------------------------

    只吃石头的事并不是天方夜谭

    而是真人真事

    感谢编辑的站首页文字链推荐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我们一起努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