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老婆,咱不签字!

喜欢男人不是罪

    野蛮娇妻宠不得,喜欢男人不是罪

    慕霄的母亲一直都是很好客的人,即使是对于第一次见到的斐尓,她依旧热情对待,完全将他当做了慕霄的朋友。『 ??爱夹答列

    斐尓同样笑呵呵的跟慕母打交道,慕霄在一旁抱着手臂冷眼看着,在心里冷哼了一声,对斐尓,他完全没好感。

    那家伙可是古伯勒家族的人,能是什么好人?当然百般阻栏不就是他们古伯勒的人么,现在又来装什么?

    这个人,现在心里都不知道存什么心。

    反正,打死他都不相信他现在这样子做没有目的棼!

    见那家伙还在跟他母亲寒暄,慕霄立即蹙眉,往他大声说了一句,“够了!你,跟我来!”

    有些事情,还是有必要跟他好好说清楚才行。

    慕霄率先往楼上走,斐尓也跟慕母说了句抱歉以后就跟在他的身后达。

    两个人一同来到了慕霄的房间,慕霄冷着脸看着他,而斐尓就好奇的四处打量,在见到了陈列柜上那些照片以后,他立即走了过去,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哟,这是莲华对吧?呵呵,没想到他年轻的时候就已经这么有气势!”

    当斐尓正想要伸手去拿起相框的时候,就被慕霄喝住,“不准碰!”

    他当他是谁了?这里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他碰了?他碰都不能碰!绝对!

    斐尓挑着眉疑惑的看着他,而慕霄已经伸手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得远远的,这才开口,“你现在给我听着,是南宫让我收留你,我才让你住在我家,但是在我的地盘,你就得听我的,别想着给我整什么幺蛾子!你那点脏心思都给我收起来!还有,别去***扰我妈!”

    斐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说,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什么脏心思都没有啊!”

    怎么都不相信他呢?他从来都没有动什么脏心思,有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好不好!

    看着眼前一脸不信任的慕霄,斐尓很惆怅。

    难道,他就这么不值得相信?

    慕霄冷哼一声,“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废话?总之,你想要在我家住你就得听我的。”

    谁的地盘听谁的,不然,他就把他哄出去!

    “那么是不是你会保护我?”斐尓突然询问。

    他哥,也就是亚当古伯勒那厮现在必定是到处找他,当然很容易就知道他在他们的手上,谁知道他哥那个神经病会不会来抢人,他需要别人的保护!

    “什么?”慕霄蹙眉,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斐尓再说了一次,“我说,我在这里听你的,你是不是会保护我?要知道,我哥现在可是在找我,莲华让你收留我,其实就是要你保护我的,对吧?”

    “你又不是女人,还需要我保护?”慕霄一脸嫌弃的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接着说,“南宫只是要我收留你,所以,你在我家的范围内,我不会让你出事,但是如果你自己非要走出去,出了什么事就跟我没关系了。”

    他可不是自愿要收留他的,现在都还很勉强,所以,他最好给他放聪明点。

    况且,又不是女人,他为什么要保护一个男人?

    慕霄突然就想起了殷溪桐,想起来她对自己开的玩笑,不,或者是真心的也不一定,他就忍不住大冷颤。

    怎么可能?!他跟男人绝对不可能!

    不说他自己要灭了自己,他母亲也会灭了他,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斐尓耸耸肩,“我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不过有时候你们聚会把我带上吧,我还挺喜欢你们几个人之间的互动呢。”

    不只是喜欢,而且还很羡慕。

    他从小就在古伯勒家族,而里面的人全部都看不起他,他根本就没有朋友。

    就连他哥亚当古伯勒都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他又怎么可能有朋友?

    南宫莲华跟他们几个人之间的相处真的让他非常的羡慕,究竟什么时候,他也能有这么好,推心置腹的好朋友?

    “做梦!”慕霄回了他一句。

    还真是做梦!他们的聚会,他为什么要带他去?他算老几?他什么都不算好不好!还真当自己是盘菜呢!

    斐尓蹙眉,“别这么小气行不?我就只是去蹭吃的而已!”

    其实他真的是好人啊,为什么就总是不相信他了?斐尓真是越想越难过,越想越悲催啊!

    “给你吃都浪费了,你给我待在这里那里都不准去!”

    虽说他是勉为其难的答应南宫收留这厮,但是既然答应了,那么这个人的安危就是由他来保护了,不情愿也没有办法,谁让南宫就是他死党。

    唉,南宫就总是给他难题!

    其实,他真的很不愿意啊,谁能来帮他解脱?

    家里有这厮,他完全不能放心好不好!

    斐尓深深叹了一口气,又跟他说,“那我睡那里?我现在累了,要睡觉,睡这里么?”

    他指着慕霄身后的那张床,看起来还挺舒服的一样呢。

    反正,他就是赖定在这里了,谁都赶不走!

    “你想都别想!”慕霄白了他一眼,赶紧捍卫自己的领土,“你睡隔壁,跟我走吧!”

    这是他的房间,他怎么可能让他在这里睡?斐尓这厮还真是白痴,连人的脸色都不会看了么?

    又或者,这厮只是在装白痴?

    不管是那样,慕霄都不理会,不把他当一回事就是了!

    他要玩,就自己玩儿去,他才没有空奉陪!

    还有,现在,他一点儿都不想见到他,所以他给他赶紧滚出去,免得他超级想要揍他!

    他率先走出去,让斐尓跟着他走。

    斐尓又看了看他那张床,一脸惋惜,这里看起来还挺好的啊!

    但是很可惜,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不是他的。

    而且人家都已经表达的很明确,不喜欢他,更加不愿意让他呆在这里,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真是让人很伤心!

    斐尓一边走边摇摇头,在别人家,还是先听别人的吧。爱夹答列

    虽然,他很不想听……但是……

    因为斐尓来得突然,所以客房都没有整理,慕霄可不想麻烦母亲去整理,只好将他带到旁边的房间,那是他的书房,里面也有床,足够这厮躺了。

    反正,他就只是一借住的,还想要住得多好?

    他愿意让书房给他睡,他就该偷笑了!

    原本,不是他的朋友的话,根本就不能留在他家,他现在是赚到了,如果给他嫌弃的话,他就死定了!

    做好心理活动,慕霄已经在心里下定主意。

    他侧开身子,让身后的斐尓进来,跟他说,“喏,看见没,你就睡那张床。”

    其实,那是沙发床,打开来就是床了,和起来就是沙发。

    超级方便!

    有时候贺深来这里没来得急整理客房的时候,也是谁在这里的。

    现在给他这厮睡,他就笑吧!

    斐尓一看,眉头一挑,“你就让我睡这里?!”

    明显的嫌弃!

    那不就是一张沙发么?虽然看起来是够长,但是毕竟还是沙发,他一个这么高大的男人睡在这里,想想就觉得很难受了!

    “不然你还想睡龙床?”慕霄往他睨了一眼,“爱睡不睡,我已经很勉为其难的收留你,你不睡的话那么请离开。”

    真是搞不清楚状况!这里是谁的家?他又以为他是谁?贺深都睡这里呢?他还真当他是皇帝啊!

    “可是,这里不是沙发么?”斐尓一脸困扰,这里不像是能够睡人的地方啊!

    慕霄直接给他答案,“床!你把它打开就是床!”

    真是没见过这么笨的人,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还要他说得清清楚楚的么?

    见到他还是一脸困扰的模样,慕霄都牙痒痒的,没办法,只好帮他将沙发打开,然后就是一张床了!

    斐尓顿时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子的啊!

    别怪他,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所以都不知道原来沙发都能够变成床的!

    他们古伯勒家族的所有家具全部都是最高级的,他真的没骗人,真的没见到这种东西。

    慕霄耐着性子跟他说,“现在明白了么?你睡醒以后给我从新弄好!这里不是你家,别给我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不然我就揍死你!”

    “放心吧,我就只是在这里睡觉而已,或者偶尔那本书看看,不会把你的东西弄乱的!”斐尓做了个ok的手势。

    慕霄撇撇嘴,再一次警告,“你最好就是说到做到,不然,哼,我可不会放过你!”

    斐尓还是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对着他嘻嘻的傻笑,“我说,谢谢你啊!”

    “谢谢就免了,你只要赶紧给我滚就行了!”

    这是慕霄现在最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赶他出去!

    将他放在家里,就像是放着一枚炸弹似的,他根本就不能放心,头痛着呢!

    所以啊,他还是赶紧滚吧,免得惹人嫌!

    “我说,你很讨厌我么?”斐尓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都想要知道的问题。

    慕霄哼了一声,“你现在才知道?”

    难道他一直表现的都是喜欢他不成?真是个傻*逼!

    这可不是喜欢他的表现吧?他是发神经才会喜欢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我好像没有做什么惹你讨厌的事情吧?”斐尓摸摸下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形象都挺良好的,都没做过什么坏事,而且之前那些事都是他父亲大人弄出来的,他没参加也没干涉,跟他没关系吧?

    慕霄又轻哼了一声,“你整个人往这里一站,就已经足够的讨人厌了!”

    “……”斐尓无辜的叹了一口气,“我想当好人的,怎么你们大家都当我是坏人呢?”

    他真的没有恶意,他们怎么就不相信了?

    斐尓觉得真是伤心,他应该没有做什么坏事吧?怎么大家都表现得他好像做了坏事一样呢?

    真是冤枉啊!有谁能够出来帮他平反?

    结果,当然是没有!

    慕霄冷笑,“因为坏人不用当,想要当的,都是假装好人罢了!你好好休息吧。”

    反正,在他看来,他那所谓的好,都是装出来的!

    装*逼的人,原本就很会装,难道不是么?

    反正,他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就是了!

    话音一落,他就转身离开。

    斐尓又将他叫住,“慕霄,等等。”

    慕霄耐着性子停下来,侧着身子看着他,看看他还想要废话什么。

    没错,他说的都是废话,废得不能再废的废话!

    斐尓在他看着自己的时候,莞尔一笑,那笑容,全部都是真心,绝无掺假,“谢谢你收留我,大恩不言谢!你帮过我,以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你都可以跟我说。”

    慕霄还以为他想要说什么,却没想到会听到一句谢谢,顿时让他愣着了一下。

    这货竟然跟他说谢谢?真是奇迹!

    慕霄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很复杂,他自己也说不清!

    既然说不清,那么就不说了,他也就不纠结!

    不过也就只是一下下而已,很快就回过神来,瞥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开门走出去,门再次关上。

    这里,只剩下斐尓一个人了。

    他将沙发床打开,躺在上面,看着天花板发呆。

    即使以后都是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他觉得也好过回去继续看他哥跟古伯勒家族所有人的脸色!

    只不过,这种生活应该也没法过多久,别人都在嫌弃他呢。

    斐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蓦地又勾起嘴角笑了笑。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都感觉到幸福……

    现在现在慕霄这里住下,然后,他就开始慢慢的加入南宫莲华他们那伙人当中,他也想要跟他们当朋友。

    那种兄弟之情,真是让他非常羡慕!

    那么,从现在开始,他就先把慕霄感动了吧,让慕霄愿意跟他做朋友,那么其他人还远么?

    斐尓想得很美好,美好得嘴角都挂着笑容,一直都没有消失……

    慕霄从书房出来以后,站在门口想了想,他这样子做其实也不算太坏的,对不对?

    他耸耸肩,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那厮也该是感激他才对的。

    想了一会儿以后,他就收拾神思回自己的房间。

    慕母这时候从楼下上来,立即抓住他追问,“你那朋友呢?”

    他母亲这是把斐尓都当他的好朋友了,不然又怎么可能对他这么好?

    但是,斐尓可不想母亲对无所谓的人这么好,那根本就是浪费!

    所以……

    “那不是我朋友,你也不用理会他,更不必讨好他,就当他是陌生人透明人就行了!”慕霄沉声说道。

    不是陌生人就是透明人,总是就是别理他就是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担心斐尓那厮会将魔爪伸向他母亲!

    他母亲就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妇女而已,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恐怖的坏人!

    虽然斐尓那厮也不知道算不算坏人,但就绝对不是好人!

    所以,让母亲少跟他接触绝对是对的!

    慕母立即伸手打了他一下,“你这孩子又在胡说什么呢?不是你朋友你干嘛带回家了?”

    在慕母的认知里面,能够让他带回来的,不就是他的朋友么?

    过去那么多年,他带回来的,全部都是他的朋友啊!

    而且,她看那叫做斐尓的男人看起来也很纯品啊!

    而且,人家还是外国人,看着就觉得很帅,慕母觉得他完全没有问题,是个挺好的小伙子。

    如果被慕霄知道她心里所想的话,必定会忍不住想要翻白眼。

    他绝对不会承认斐尓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绝对!

    慕霄蹙眉,“因为那是南宫让我收留的人,真的不是我朋友,也不是南宫朋友,妈你真的不用对他这么客气,便宜了他。”

    他跟母亲说得明白,希望母亲别被那厮的外表所蒙骗了,他绝对不像他表现得那么纯良!

    慕母越听越疑惑,“既然是莲华让你收留的,那不就是莲华的朋友么?”

    慕母都搞不明白他了,怎么越说好像越糊涂的样子呢?

    不管了,她就是把他当他的好朋友吧!

    世界上难得有朋友,多一个算一个!

    但是,慕霄根本就不知道母亲心里所想。

    “不是!总之,妈你别管他是谁了,当他不存在就行了。”慕霄不想再跟母亲啰嗦这个问题,立即按住她的肩膀推着她下去,“好了,你忙你的吧!”

    再聊下去都没有意思,而且,他还想要睡觉的呢!

    原本他就已经睡着了,今天精神不好,很早就上床睡觉,都是被南宫一个电话全部都打乱了,他现在真的想睡觉了!

    “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多秘密呢?跟妈聊聊都不行么?”慕母有些不满。

    母亲都是想要跟儿子亲近,但是儿子呢?总是对母亲遮遮掩掩的。

    她可是怀胎十个月生他的母亲呢,有什么是不能跟她说的?真是让人伤心!

    慕霄点点头,“你就当是我的秘密吧!我要休息了,妈你也去休息吧!”

    “那么,那个孩子睡哪啊?人家是外国人,他都喜欢吃什么的呢?我明天早餐要做三文治呢?他会喜欢么?”慕母还有很多问题。

    结果,她还是当斐尓是他的好朋友,对他嘘寒问暖的。

    慕霄只觉得要疯了,“妈,我都说了你不用管他,你还想着要给他做早餐呢!”

    敢情他之前说了那么多,他母亲大人全部都没听进去吧?真是够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慕母不悦的看着他,“来者都是客,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个态度了?”

    “他真的不是什么客人,妈你别管行么?你要管就去管管爸吧!爸又跟朋友出去玩通宵了!”慕霄现在只想将母亲打发走。

    果然,慕母一听他这话,立即就将注意力落在丈夫身上,开始数落,“你爸就是那个鸟样!我告诉你,慕霄,你以后可不能学你爸,天天在外面跟朋友玩什么玩呢,有什么好玩的?还比自己孩子好玩呢!”

    慕霄一头黑线,对母亲真的很无语,孩子是用来玩的么?

    他随便哄了母亲几句,将她送到楼梯口,看着她下楼以后,他才放松神经。

    现在,他怎么觉得自己收留斐尓那个人是绝对错误的事情呢?

    母亲这个好奇的性格,什么时候能够改一改呢?

    真的,真的不用对斐尓那厮太好,不值得!

    他马上回自己的房间,要赶紧睡觉补眠了,头痛着了。

    只是,他才刚躺下,就有人打扰他了。

    那是他哥,慕允,非常不客气的直接开门进来,而且不止如此,他一进来就大声跟他说,“慕霄,慕霄,起来,我听妈说你把男朋友带回家了!”

    慕霄真是忍无可忍,“你在放什么屁了!”

    这都是贺深那厮的错,他们平时揶揄他就算了,竟然还把他曾经对南宫莲华有过好感的事情说了出去,害他哥都知道了,然后就被他哥常常拿来揶揄取笑,差点把他气疯!

    现在,他哥又来了,他真想哭,他真的喜欢女人的好不好!

    慕允明知道弟弟脸色不对,都已经在瞪着他了,他都能够当做没那么一回事,伸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嘻嘻的笑着,“难道不是么?你都没有带女人回来过,带回来的都是男人啊!你放心,哥很开明的,绝对不会阻拦你跟你的真爱,你放心吧,哥是站在你那一边的,加油!”

    慕霄斐尓都懒得跟他说,越跟他辩驳,他哥还来兴致呢!

    所以,他要努力无视他。

    只是,有时候无视是没用的!

    特别对象还是他哥那种人,那就更加不用说了!

    慕允现在就是不让他睡,就是要逗逗他。

    所以,他继续笑呵呵的嘲笑,“别瞪我啊,我可是站在你那一边的呢!你放心吧,当你跟母亲出柜的时候,我一定会支持你的,别自卑啊,喜欢男人不是罪,那是你的本性,本能!”

    “本能你的头!”慕霄立即扬手给了他一下,让他被再废话了!

    逗他很好玩么?一点都不好玩好不好!他现在就只是想要睡觉!

    慕允平时都很少回家,今天难得回家,又遇上了这么好玩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就这样子放过?

    他慕允又不是笨蛋,难得找到点乐趣呢!

    所以,他完全忽视了慕霄刚才的话,继续追问,“怎样?你跟那厮进展得如何?什么时候出柜?快点告诉你哥我啊!”

    慕霄忍了忍,咬牙切齿道,“哥,你再给我废话半句试试看!”

    他就揍死他!

    慕允露出一副无辜的神情,“难道我只是说实话都是错的么?”

    他根本说话就是错!

    如果不是他亲哥的话,他绝对不会饶他!

    深呼吸一口气以后,慕允这才开口,“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慕允一脸无辜,“什么?什么叫做发生什么事?我都听不懂!”

    慕霄再忍了忍,“你还真当我都不了解你么?你如果不是跟彩婕姐吵架了的话,你会现在回来么?”

    “谁说的!”慕允还在死鸡撑饭盖,死不承认,但是脸上表情已经开始有点崩塌了。

    慕霄白了他一眼,“你跟我是谁跟谁?你皱皱眉头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别想着隐瞒我了,说吧,你们又怎么了?”

    他们这对未婚夫妻,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他哥每一次跟未婚妻吵架完回来,总是缠着他,嘲笑他,他这弟弟还真是苦*逼啊!

    慕允慢慢的,脸上就没有了笑容,神色落寞,“哎,又被你看穿了啊!”

    慕霄真想翻白眼,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好不好!

    他忍!

    “到底又怎么了?”慕霄其实很想说,有屁就放,他想要睡觉,不想再管他们的破事,还真当他是垃圾回收厂呢,任何人的垃圾都往他这里扔!

    提到这个,慕允就一副想要哭的样子,“你彩婕姐根本就不讲道理!”

    慕霄耐着性子跟他说,“彩婕姐怎么不讲理了?她那么知书达理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会不讲道理?还是,不讲道理的人其实是你啊!”

    别怪他不相信自己哥哥,实际上怎么看都觉得彩婕姐更靠谱好不好!

    看看他哥这个样子,就是不靠谱的代表嘛!

    慕允一听,立即哀怨的看着他,“慕霄,到底谁才是你哥啊,你现在是站在谁那边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你哥说话?我表示我深深的受伤了!”

    他还深深的受伤呢!

    慕霄真想呼他一巴掌让他清醒一点,这都是什么跟什么了?让人超级无语啊!

    他揉着太阳穴,觉得头有痛了,好难过。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到底是什么事?你到底要不要说啊?你不说,我可是要睡觉的了!”

    而慕允,就像是抓住了救命草一样,立即紧抓住他的手,泪汪汪的看着他,“今天我的店里来了一名明星歌手,很漂亮的一个小妮子……”

    “你喜欢上人家了?”慕霄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开口,马上惹来了慕允的瞪眼。

    他立即做了个拉链的手势,表示他不说话了,行了么?

    慕允这才接着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的女孩子!别人不理解我,难道身为我弟弟的你还不明白么?”

    慕霄挥挥手,表示他明白了,这一题可以略过,再继续说下去吧。

    慕允又接回去,“你也知道的,我的店很出名啊,像这种大明星小明星会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其实也没有什么的,问题及时,看着是个很漂亮的丫头片子没错,但是却是一个很难搞的丫头啊!”

    慕允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似的,眼泪都想要留下了。

    “然后呢?”慕霄耐着性子询问。

    “然后,然后我跟你彩婕姐今天有约,她过来等我的时候,我还在给那小妮子做造型。为了能够快点跟你彩婕姐约会,我当然加快速度赶紧把事情做完啊!事情就是发生在这个时候!”慕允说着,顿了顿,这才继续,“我都已经给那小妮子做完了,她自己也要赶着去参加一个活动吧,她的经纪人都在一旁催着了,原本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但就是那个时候,那个小妮子竟然说这里不行哪里不行,反正就是要我重新弄过就是了!我耐着性子跟她说没问题,但是她就是说有问题,就是威胁我一定要重新弄!我没辙,只好去找你彩婕姐了。一开始你彩婕是能等的,但是等我又弄了一次,那小妮子还是说不可以的时候,我就要崩溃了!”

    慕霄听了他说了这么一大段,不是他要崩溃了,而是他要崩溃了好不好!

    *******

    《欢宠不乖小妻》novel./a/711104/新文求包养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