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第674章

    “这敬酒这些是你安排的吧?”聂风华看看场上的情况,好像起来敬酒的全是那些将士的妻妾,“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只跟那些人说,你们的妻妾都是第一次见石将军,理应都上去敬一杯酒。”

    “就这么简单?”

    “你以为能有多复杂?”司徒乾知笑起来,“就凭我是善德王,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听命于我。”

    “如果他们知道你的目的,估计到时候联手要杀的是你而不是石星了。”

    “你放心,以你夫君的聪明才智,他们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聂风华忍不住皱起眉头盯着他看:“善德王殿下,有没有人说过,过分自信就是自恋?”

    “那是你夫君有资本!”司徒乾知搂一下她的肩,“行了,今晚你就不要出去了,我会跟大家说你不胜酒力。”

    说着,司徒乾知也不等她回答,只在她唇边偷得一个香吻,便乐滋滋地跑出去了。

    “喂……”等聂风华反应过来,眼前哪里还有她那位夫君的影子,惹得她忍不住嘟囔,“哼哼,暴君,就知道命令我。”

    一旁的花玉心笑起来:“小姐,其实殿下是紧张你罢了。”

    “哪里紧张,有什么好紧张的。”聂风华气不打一处来。

    “难道小姐没有发现么,殿下往日都是自信过甚,惟独面对小姐的时候,才会信心全无,小心翼翼。”

    聂风华愣了一下,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所谓关己则乱,我也爱过人,我知道爱人的那种感觉,生怕一句话说错了,他就会不理我,做错了一件事,他会生气。”

    聂风华陷入沉默,司徒乾知对她的时候,是这样的吗?

    可他们明明是一样的人啊,都是小心翼翼地打着防守战,守护着最后一丝护住心脉的真气。

    “锦儿……”聂风华忽然叫了一声,“当年的事,你后悔过吗?”

    花玉心已经很久没听到她叫自己前世的名字了,忍不住愣了一下:“什么事?”

    “爱上那个人。”

    花玉心仔细想了想:“我后悔害了小姐,害了少爷,害了黄香和锦澜姐姐,但如果你说单纯是爱的话,我真的没有后悔过,全身心去爱一个人,至少感觉是美妙的,不过我现在当然恨他。”

    “所以,以后你再遇到爱你你又心动的人,你还会放心去爱吗?”

    “会啊!”花玉心笑起来,“如果我因为一个我恨的又伤害过我的人去伤害爱我的人,那我不是得不偿失吗?”

    聂风华忍不住盯着花玉心看了良久。

    “小姐,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在想,锦儿最近是不是读的书多,怎么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

    “是吗?”花玉心赶紧捂了一下脸,“哎呀,肯定是跟着花花太久了,你知道,他平时除了练剑就爱看书了,真不知道他平时也挺喜欢说话的一个人,原来一个人的时候还挺安静的。”

    聂风华失笑:“常年陪在一个不会说话昏迷的妹妹身边,你认为他可以有多聒噪?如果一直找不到人说话,到有人的地方多说说也是正常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