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第646章

    连续三日高挂免战牌,晚上都由花玉砂和刘仪二人带着暗卫队的弟兄们去刺探敌营,但三天来都毫无消息。

    聂风华和司徒乾知心中未免有些焦急,好在到了第四日终于有了消息。

    “属下让属下那表兄弟飞鸽传书给宝通国中的联络人,得到确切消息说,那明珠公主确实不在宝通京中,应该是跟着宝通军悄悄出了京,想必就在宝通军营中。”

    刘仪的话让人振奋,而花玉砂的话却令人惊喜。

    “小姐,我这几日进出宝通军营虽然没有发现储存药材的地方,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哦,是什么?”

    “连着三日进营,我发现在军营西南边有一个小帐篷,比较偏,却总有两个士兵守啊门口,之前我总是以为是那个将领统帅的营帐,但现在想想却不是。”

    “为什么?”

    “一来,那帐篷比通常的帐篷小也就算了,这连日来我总觉得它与其他军营帐篷格格不入。”

    “怎么个格格不入法?”

    “这战争就是会杀人的地方,所以军营自然是杀气最重的地方,可那帐篷不止看着没有杀气,反而观只可亲。”

    聂风华失笑:“你何时会看相了,还杀气,还观之可亲,我总不能凭着你的这些直觉好端端去攻打那个营帐,打草惊蛇了可怎么办?”

    “我看到的当然不止这些。”花玉砂忙道,“今夜我再次注意到了那帐篷,我竟然看到门口挂了一串粉红色的纸花。”

    “纸花?”聂风华皱起了眉头。

    “不错,我记得有一年我带着妹妹到宝通游历过三个月,那纸花是宝通女子最盛行的饰物,腰间手上总要挂上一串,听说是用来祈祷平安的,所以我还跟着别人学做过,想着将来妹妹醒了可以教她。”

    说到这里,花玉砂忍不住有些遗憾了看了一眼花玉心。

    他的妹妹是醒了,可却是物是人非,恐怕再也改不了了吧?

    花玉心在一旁嘟嘟嘴:“我可是很努力在当你的妹妹。”

    花玉砂听得此语才勉强笑了一声,再转头看向聂风华道:“小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帐篷之中应该住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明珠公主,你说那施药着心善,我想,她应该是为了三日前放药的事情在祈祷,我看那纸花编得长,应该编了有好几日。”

    “看来那人心中的不安非常巨大。”聂风华叹息一声,“看来,这个人真的不适合将药用在战场上。”

    “她应该是孝义两难全吧。”花玉砂也是认同。

    聂风华点点头:“看来我们还是得想个法子进那个营帐探个究竟。”

    她看了一眼司徒乾知,司徒乾知立刻会心一笑转头看向花玉砂:“花花,这可是你的老本行。”

    “什么意思?”花玉砂立刻抱胸后退,“你们想到了什么?”

    聂风华和司徒乾知笑得十分古怪:“花花,当初你是怎么闯入我的闺房的,你就再闯一次又何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