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五年后,她的翩然归来

    舒小爱心微微一动,“谢谢你,冥夜。”

    只要是女人,谁不想永远年轻,永远漂亮?

    舒小爱也不例外,她也是一个凡人,也害怕七八十岁满脸褶子的模样,既然决心忘记关于他的一切,以后自己一个人度过后半生,岂会还在乎自己到了八十岁依旧这么年轻,老伴却已经老了的事实?

    不会了……

    她接过碗,脑子里浮现电视上姚涵微凸的肚子,便再也不想什么了,一仰脖,全数尽到了肚子里。

    喝完,她浮现一些笑容,和他有关的记忆如同被删除了一般,快速的在她脑海里闪过,“我终于摆脱了痛苦……”

    余音落下,她身子昏然往后倒去,冥夜长臂一伸,抱住了她。

    将她放在床上,他坐在床边看着她,唇边终于露出了干净的笑容,他是阎王,手段狠辣,从来不苟言笑,却唯独面对她的时候,才会不一样。

    手覆在她的手上,冥夜低声喃喃道,“以后,不会再有人让你难过,你将是开心的你,快乐的你,无忧无虑的你,谁都不能欺负你,你就是女王……”

    ***

    舒小爱再也未有出现在公众面前,有人放出消息,说钟御琛发了疯不惜一切在找她。

    却如何也找不到。

    至于外界的传言,钟御琛表面上不动声色,从来没解释过什么。

    姚涵怀孕三个月,满脸甜蜜,她虽然心下有些疑惑,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她根本没有和钟御琛发生过关系,但莫名的,她就怀孕了。

    想了好多日子,她终于鼓起勇气趁着钟御琛下班回来,问出了声,“御琛,我们新婚夜并未同/房,还有后面……我怎么会怀孕?”

    钟御琛一愣,淡淡的看着她,“从你娘家回门那天,不是喝醉了么,没印象了么?”

    姚涵突然想起来,这才放下心来,“一次就中奖,真是没想到。”

    钟御琛也不多说什么,她醉酒那天晚上被迷晕了,秘密送到医院实施的受精卵植入子/宫手术,植入的时候,医生也明确的告诉他了,姚涵非清白之身。

    不过,这一切无迹可寻,钟御琛做的滴水不漏,没有人敢爆料这个事情,除非他自己亲口说。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孩子出生,他会立即告知姚涵她非亲生母亲的事情,并且只要她提要求,他都尽可能的满足她,只要要求不过分,作为对她的补偿。

    他不会让孩子从小就和她亲近,因为顾虑到若有朝一日小爱回来,孩子不认或者难以接受……

    “明天我要去做产检,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呢?”姚涵有着为人母的喜悦,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去吧,毕竟这个孩子……我很重视。”

    “好。”

    钟御琛站起身,手被她拉住,“今晚你能不能睡在这里?”

    他轻轻地将她的手放下,“你怀着孕呢。”

    姚涵眸子里闪过失望之色,真的是因为怀孕了吗?

    “医生说,三个月之后,没事的……”她的声音愈来愈小。

    “上楼去吧。”他转身便出了门。

    ***

    春去冬来,冬去春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大家的生活似乎都归于了平静。

    五年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

    媒体们再也没提舒小爱了,甚至有网友早已忘记了当年风靡各大媒体头条的名字,也有网友忘记了她和钟御琛的关系。

    五年内,钟御琛的家庭保护的很好,媒体若想爆他的新闻,是不敢的。

    他通知国内各大媒体,不允许刊登和他有关的任何新闻,因此,他的私生活还是很平静的,都知道他有一个四岁半的儿子,但儿子的照片从未被曝光过,大家也只是好奇。

    夏天的天气总是如此阴晴无常,上午还漫天阳光,下午就噼里啪啦的下起了大雨。

    五岁多的小丫头小宝在屋子里一个人玩耍,突然门口站了一位穿着一袭白裙的女人。

    小宝抬头,声音如同铃铛一般的清脆,“咦,大姐姐,你找谁呀?”

    舒小爱抿唇一笑,跨步进来,弯下身子,“你爸爸妈妈呢?”

    小宝站起来,指向卧室,“在房间里呢,我去喊。”

    迈着纤细的腿,小宝跑向卧室,“爸爸妈妈,有位大姐姐找你们。”

    舒父当即一怔,随即慌得踉跄了一步,舒母似乎也猜到了是谁,喜笑颜开,“别慌,你慢点。”

    夫妻俩急急走出了门口,看见客厅里的身影,舒父突然就哽咽了,随即大哭了起来,“小爱!”

    舒小爱眼泪滚落,喊了一声,“爸爸。”

    她上前,一把抱住了舒父,“对不起。”

    舒父拍拍她的背,“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舒母也很高兴,她自己也知道,小爱在自己丈夫心里是什么位置,湿润了眼眶,“你去潜修幕老太太的遗愿,现在如何了?”

    舒小爱松开舒父,始终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道,“师父传授我的我已经都消化了,现在潜修的是她留给我的书籍,若要全部都完成,还需要很久的时间,一共二十级,我现在才完成了第八级。”

    舒母顿时惊讶道,“第八级是什么级别?也很厉害了吧?”

    舒小爱笑笑,眨眨眼,“能保护我们全家了。”

    舒母闻言,放下了心,“这样就足够了,小爱,饿吗?我给你去做饭去。”

    “妈……”她突然发出这一个字。

    舒母一怔,舒父也被舒小爱喊出的这一声妈侧动了心境,“小爱,你……”

    舒小爱笑道,“我不在的这五年内,爸爸心情一定不好,担心我,我都知道,谢谢你陪着他,以后我喊你妈,我就是你的女儿,我们是一家人。”

    舒父看舒母还愣着,碰了她一下,“高兴傻了?孩子喊你,还不赶紧应一声。”

    舒母心里特别好受,连声嗳了几声,不知所措,“我……我没想过你有喊我妈的这一天,太意外了,我实在没想到……”

    舒小爱低头看向小宝,“我是姐姐,亲姐姐,小宝。”

    她抱起小宝,笑眯眯的说道,“我们是一家人哦。”

    小宝不认生,高兴的看向自己的妈妈,“妈妈,真的吗?是我姐姐吗?”

    舒母点点头,喜悦道,“当然了。”

    “真是太好了,我终于有姐姐了,姐姐,你去哪儿去了呢,怎么现在才回来?”

    舒小爱回答,“去了外面。”

    “那你以后还走吗?”

    舒小爱摇摇头,“不走了,天天在家陪着小宝。”

    舒母和舒父相视一眼,眼睛里是幸福感。

    他们三个坐在客厅里,舒母去厨房做饭,说实话,她从来没想过真的有这一天,她以前对小爱颇有意见,很不满她,当然以前的小爱也不喜欢自己,但是这个孩子从偷偷塞给自己钱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了,她变了,想跟自己亲近,也许是没有母爱的缘故。

    自己也是女人,能体会那种感觉,现在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实属不易。

    舒母想到这里,眼睛有些湿润,她伸出手擦了擦,继续做饭。

    客厅里,许久未见面的父女自然有很多话要说,舒小爱说自己每天其实也很充实,吃过早餐便闭上眼专心潜修,再睁开眼就已经晚上了,日子过的很快。

    舒父想了想还是说道,“你的那两个朋友经常打电话来,还经常来看我,给小宝买衣服买吃的喝的,前几天还来呢,说你回来要第一时间通知她们。”

    “嗯……我知道,我明天早上坐车去市里见她们。”

    “姐姐,那带上我不?”

    舒小爱笑道,点了点她的小鼻子,“当然带你啦。”

    舒小宝很开心,突然姐姐回来了,她当然要粘着。

    但舒父却说说道,“小宝,姐姐好久没和朋友们相聚了,你去不合适,改天再让姐姐带你。”

    小宝虽然很想去,但听了爸爸的话,还是笑眯眯的对舒小爱说,“那下次我再去吧,这次,让姐姐一个人去。”

    舒小爱抚摸了一下她的头。

    “感觉这五年,你一点没变,对了,你……知道钟家吗?”舒父心情很忐忑,他只是试探一下。

    舒小爱的反应让他很安心,只见她波澜不惊,笑道,“是钟氏集团的钟家吗?如果是那个,我当然知道,我们国家有几个不知道的呢?”

    舒父点点头,欣慰了不少。

    ***

    雨下了一夜。

    冲刷了一些灰尘,整个空气都变得格外清新。

    舒小爱吃过早餐已经八点多了。

    她头发很长,五年从未被剪过,虽然头发发质很好,不会打结,但她莫名想换个发型。

    来到了一家新开的美发店,刚坐上去,美发师便询问道,“小姐能否将你的口罩摘了呢?”

    她婉言拒绝,“不用了谢谢。”

    美发师只好放弃,“做一个大卷的卷发,你还要做颜色吗?”

    “上个酒红色的颜色吧。”

    “好的。”

    三个小时的时间,原本黑色的直发成了酒红色的大卷发,披在肩膀上,很漂亮。

    到市区汽车站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阳光有些毒辣。

    她顺着人行道慢慢走着,环顾走过的风景。

    “怎么不走了?”劳斯莱斯后座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他闭着眼睛,问道。

    “少主,前面是十字路口。”维纳斯打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刚说完,目光定格在了一个背影上,酒红色的长发被风吹起,白色的长裙,身影有些熟悉。

    “少主……”

    “嗯……”

    “前面,那是舒小姐么?”

    钟御琛睫毛轻颤,猛然睁开了眼睛,目光定格在前面一个几乎看不见的身影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