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一次(求月票!)

    钟御琛被气的说不出话,毕竟是自己亲妈,又不能拿她怎么样。

    “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钟母连忙上前,“美珍,你怎么样?”

    何美珍满脸被烫的起了大泡,呜呜的哭了起来,“伯母,我是不是毁容了?”

    “没有没有,伯母给你找个医生看看,走,我们走吧。”

    说完她看向将钟嘉丽揍成猪头的孙丹丹和江小咪,“你们够了没有?谁让你们随便打人的!”

    江小咪打红了眼睛,“她打我大姐就能随便打,我们还就打了!”

    “信不信我把你们俩送到派出所去?”

    “信不信我将你为老不尊杀害怀孕狗狗的事情捅到媒体上去!”江小咪才不怕她。

    钟母冷哼一声,愤愤道,“死丫头!”

    江小咪还嘴,“老太婆!”

    钟母气的够呛,刚炖好的狗肉,她都没怎么好好吃呢,就没了!

    “我不跟你计较。”

    钟嘉丽从地上爬起来,头发被拽成了鸡窝。

    脸上也肿了起来,十分难看,“你们两个臭丫头,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贱人!”

    三个人一起溜走了,舒小爱看着地上的狗肉,再看看嘟嘟挂着泪珠儿的魂儿,放肆大哭。

    嘟嘟从小小的一团养这么大,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它是一条狗狗,但是在舒小爱的心里却非同寻常。

    钟御琛心里也不好受,但他不能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只好宽慰着她,“别难过了,我们将嘟嘟的遗体给埋了吧,让它走好。”

    舒小爱转过身,蹲了下来,一把抱住嘟嘟,“对不起。”

    嘟嘟乖乖地将头靠着她的怀抱,两只眼睛一直在掉泪,谁说动物没有感情,有些人还不如一条畜生呢。

    钟御琛小心翼翼的用一个塑料袋将狗肉装了进去,然后让佣人将残渣给处理了一下,最后和舒小爱一起将嘟嘟的遗体埋在了院子里,狗的遗体能埋在钟御琛的宅子里,是第一次,也只有嘟嘟得到了这个待遇。

    最后,钟御琛让孙丹丹和江小咪去陪着小爱,开导开导她的情绪,自己则站在院子里,面前是一众黑衣人。

    “谁让我妈带着俩人进来的?”

    小b站出来主动承认,“是我,我请示了队长,原先夫人说只是来看看,没想到过了一会,少主的姐姐和何小姐也来了,不让她们进来,夫人却下令非让她们进。”

    队长赶紧说,“少主,不让夫人进,夫人就跟疯了似的闹着要死在我面前……属下也没办法啊。”

    钟御琛冷笑,“没办法是吧?是不是任何一个女人整容成我妈,你们也给放进来,这样的安全隐患都没有,还谈何什么自卫队,嘟嘟被杀了,你们这群饭桶都没察觉出来吗?”

    “少主,我们不知道夫人拿了针剂,嘟嘟在客厅里被夫人给一针毙命的,等我们发现嘟嘟已经没气了,我打电话通知你了,但你手机关机了,联络不上你。”

    钟御琛嗯哼一声,“从今天起,任何来这里的人,不管是我妈我姐还是我家老爷子,没有我的口头允许,都不许放进来,如果我妈再用这种伎俩,说要死在你面前,就让她死好了,放心,她珍爱生命,不敢怎么对待自己的,另外,针对你们的行为,我决定给予惩罚,就按照我们的第三条规定来好了,光着脚穿着平角内/裤,从这里到机场,五十圈,谁敢少跑一圈,打断谁的腿,从放她们进来的这几天内,所有值班的都要跑,现在执行。”

    说完,他转身走了。

    一众人捶胸顿足,矛头集体指向小b和队长。

    但队长更冤,“咱们少主的娘,我敢不放进来么,不过以后大家都机灵着点,以后没有少主的允许不敢再放她们进来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洪亮整齐的声音。

    大冬天下着大雪,光着脚赤着身子奔跑,快要冻死了不说,脚都冻得快不是自己的了。

    更关键的是,一大群女佣老妈子都出来围观,看俊男的好身材!

    孙丹丹和江小咪劝慰了一番便离开了。

    房间里静的出奇,钟御琛站在卧室门口,远远地望着床上的身影,心疼不已。

    他关上门,走了进去,坐在床边拥住她,低声说道,“我们再养一只好吗?”

    舒小爱摇头,“不,我以后都不会再养狗狗了,它做错什么了,我都保护不了它,养之何用?”

    “这件事是我妈不对,我替她向你道歉。”

    “又不是你的错,你道歉什么,再说,道歉能有什么用,我没事,缓缓就好了。”她纵然这么说,但是情绪还是很难控制,“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被人杀了还煮着吃,我都不舍得打它一下,她们凭什么,组团来吃嘟嘟……”

    钟御琛站起来,“起来,把脸洗洗,我带你出去走走。”

    她下床,点点头。

    ***

    孙丹丹和维纳斯一起去维纳斯的家里了,鸿塘带着小咪一起回了鸿塘家。

    俩人下车并未直接上楼,反而是一起去了小区的超市,买了很多菜肉,江小咪说要亲手给鸿塘做饭吃。

    俩人拎着大兜小兜回家,鸿塘帮忙洗菜做些力所能及的,江小咪则全力掌大厨,她在家做饭做惯了,而鸿塘是很少下厨的主儿,一般也不在家吃饭,因为锅碗瓢勺都蒙上了一层灰尘,崭新如初。

    江小咪将这些清扫了一下,然后做菜。

    鸿塘做完便去拿了两瓶红酒和威士忌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沙发上,厨房里飘出的香气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家的温馨。

    鸿塘靠在沙发上,嘴角莞尔,跟江小咪在一起,全身心的放松,一点都不会感觉累。

    没多长时间,便见她穿着围裙端着饭菜出来,他去帮忙,两个人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上,六个菜一碗汤,都是她的杰作。

    “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会做饭,让我先尝尝。”鸿塘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

    江小咪托腮,小心翼翼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鸿塘奋力的点头,“好喝,看来我以后可有口福了,吃烦了外面的饭菜,基本都一个口味,小咪,我们一起住好不好?”

    江小咪脑子一片空白,“一起……住?”

    “嗯,一起住,这样多好,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

    “天天见面不嫌我烦吗?”江小咪不确定的问道,“还是,你想让我天天给你做饭吃?”

    鸿塘握住她的手,“你不愿意做就不做,我想跟你天天在一起。”

    “这样真的好吗?”

    “你不愿意就缓缓。”

    江小咪低头,脸一红,“住一起就住一起,谁怕谁。”

    他开怀大笑,“快吃饭。”

    他打开 红酒,两个人喝着酒吃着饭,氛围挺好。

    可能心情不错,俩人喝了不少酒,菜也动了一半,六个菜一个汤根本没等吃完,俩人便醉了。

    孤男寡女,喝醉就容易发生事情。

    更何况还是男女朋友。

    鸿塘喝得比小咪要多的多,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火热的吻差点让江小咪缺氧窒息,她躺在床上,鸿塘身体的反应让他格外难受。

    他迫不及待的亲吻着她的额头,她的脸,她的唇以及她的脖颈,所到之处皆是酥麻的感觉。

    江小咪浑身软了,理智早已被他的温柔给浸没了。

    她迷离的神色,散乱在枕间的长发都让他心动。

    特别是稚/嫩的身子,仿佛是一块可口诱人的蛋糕,让他想一口吃下去。

    衣服扔的到处都是。

    鸿塘有些眩晕,纵然他是妇产科主任,见过很多世面,但亲眼看到小咪的身体,浑身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兴奋。

    原本他以为小咪是飞机场,但现在看来是自己看错眼了。

    这哪儿是飞机场啊,这简直就是柚子啊!

    为什么穿衣服都看不出来……

    轻轻地触/摸了一下,手几乎被电到了一般,他半伏在她身上,轻轻含住了她的……

    江小咪闭上眼睛,别样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出声。

    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睡在了一起。

    鸿塘虽然24了,但根本没有任何x经验,虽然什么动作片看了不少,但看归看,实践归实践,两个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况且,看着挺简单的,但真要做起来,鸿塘觉得真他妈的难。

    首先,作为一个大龄处/男,根本找不到享受的道口在哪儿,找了好几次,才找到,已经急出了一头汗。

    该死的是这个时候电话竟然响了。

    他伸出手给挂断了,继续奋战。

    “啊!!!龟/头太大了!疼死了!”

    鸿塘赶紧柔声哄道,“我慢一点啊。”

    他也是第一次啊,不懂得快慢情有可原。

    “先出去!”江小咪睁开眼睛推搡着他。

    鸿塘被一阵温暖包围,自然不肯,“等一会就不疼了。”

    他动作很慢,江小咪渐渐地适应了他。

    俩人加快,哼哼唧唧的愉悦音从床上荡漾出声。

    这时鸿塘无意看了一眼手机,竟然发现还亮着,他挪过去身子一看,发现竟然还在通话中,刚才他摁了一下挂断,实际上是摁了接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