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控制不了自己

    量可能比较大,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钟御琛不会忘记这是在哪里。

    他将血再次滴在了纸上,然后将她抱了起来,默念了酒店的名称和房间号,风声悄然升起,两个人很快便落在了大床上。

    钟御琛眉眼带着滔天的怒意,想起早晨他们的对话以及女佣的话,他便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尤其看到舒小爱躺在床上妩媚的模样,他的脑子里顿时出现了她在那个男人身下的场景。

    衣服迅速的滑落,扔了一地。

    两个人进入了新的战场,许久未碰她,他一碰,便无法自拔。

    整整一晚,两个人都未停止,钟御琛身体本就属于阳气最强最旺盛的男人,舒小爱因为某种原因,这场持久战,打了这么久,直至她昏死过去。

    他躺在她身边抱着她,有种失而复得的意思。

    窗外渐渐地泛起了一层鱼肚白,黎明就要来了。

    两个人开始了昏天暗地的睡觉。

    对于冥夜来说,也从来没想到,眼皮子底下,人被弄走了。

    看着她的衣服还在,他一怒之下回了阴间。

    崔珏看他冷若冰霜,也不敢多问,就默默的跟在他身后。

    开始处理事物。

    冥夜坐在最高处,崔珏和另外几名判官一起坐在他的左右。

    首先被押上来的人选是之前舒小爱来求证的四名被宋琳琅毒死的男人。

    “阎王爷,我们是冤死的!”四个大男人哭天抢地的率先出声。

    冥夜缓缓开口,“抢人子女,送去别处,捅死男主人,害人命本就是大罪,不过念在你们四个同样是被人害死,并且为受害人提供了证据,所以,不能直接去投胎为人,去畜生道吧。”

    四个人虽然不用遭受十八层地狱的惩罚,却也欲哭无泪了一把。

    但喝了孟婆汤,谁还会记得彼此呢。

    “押去畜生道,下一个。”崔珏站起来宣判。

    很快四个人就被押下去了,还没等到下一位上来,崔珏便低声问道,“主上,害死他们的宋琳琅是否要提前入档?”

    冥夜淡淡的开口,“等她寿终直接送去十三层血池地狱,不到一万年不准投胎。”

    崔珏连忙记下,“是。”

    下一位上来的是一位没有脖子的女人,头悬在肩膀上方,仿佛脖子被隐形了一般。

    牛头马面将她押了上来,禀告道,“此女是上吊自杀而亡。”

    女人看到冥夜,一双翻白眼的眼睛露出了一抹惊艳,“哇,阎王爷好帅啊!”

    冥夜的视线冷冷的落在她的身上,“要知道,你能做为人去阳间,是我给你的机会,不但不珍惜,反而自杀,发落第十四层枉死地狱,以后别再想为人了,下去。”

    女人五雷轰顶,“阎王帅哥,我不想死了行不行,我不想自杀了!我只是一时赌气……”

    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再也听不见。

    “下一位。”

    被带进来的是两名十分年轻的女孩,都是死去意外车祸,看模样,十五六岁的模样。

    看到冥夜的时候,俩女孩跟上一个上吊死的女孩表情没什么两样。

    “嗯……车祸意外死亡……知道为什么会意外死亡吗?”

    其中一个女孩回答,“走路没看清车过来,就不小心撞到了……”

    “没错,阎王爷,能不能把我们放回去,我们还年轻,我们的爸爸妈妈肯定很难过。”

    冥夜悠悠的开口,“人一旦死亡,就不能重新回到阳间,这是天规……”说到这里,他表情很不自然了一下,又说道,“在阳间,你们俩小姑娘这么小不仅不好好读书,更是一肚子坏水,嗯……陷害同学,去同学的空间用小号去骂人,制造谣言,以讹传讹,诽谤别人,都干过吧?”

    “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是阎罗啊,去第五层蒸笼地狱吧。”

    “什……什么是蒸笼地狱……”俩女孩抖个不停,其中一个女孩被吓得尿了裤子。

    “蒸笼地狱呢,是十八层地狱中的第五层,意思是,将你们放入蒸笼里蒸熟之后再被冷风吹,最后重塑人身,带入拔舌地狱,就这样,小姑娘们,觉得用小号去骂同学很开心是吗?觉得去陷害别人,去诽谤别人很有快/感是吗?人死了,也要为生前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可是,谁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难道人人死了都要下地狱吗!”一个女孩壮着胆子大声质问。

    “你以为你在阳间做的事情没人知道吗?有人坦坦荡荡,善良的人是不会做出这等小人行径的,不过是第五层地狱,已经算轻的了,好了,带下去!”

    冥夜转身,低声说,“崔判官,给我查查钟御琛的大限。”

    崔珏连忙照办,扒到的时候,崔珏傻了眼,“主上,他和舒小姐一样,是没有大限的,上面并未显示。”

    冥夜冷笑了两声,“果然非同寻常,如果是个普通人该有多好……”

    “主上,如果只是个普通人……我也觉得甚好。”

    冥夜闭上眼。

    不想去想什么,却忍不住会一直去想。

    ***

    舒小爱意识苏醒过来的时候,脑子里泛起了很多纠缠的画面,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究竟是谁,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在冥夜的那里,难道昨晚是他……

    想到这里,舒小爱浑身更疼了,情绪不稳定了起来。

    这一刻,她不想睁开眼睛。

    直至嗅到熟悉的气息,这才睁开眼,看到钟御琛的那一刻,原本紧绷的一口气哗然松开,连她自己都未注意到。

    但他,为什么会跟自己在一起,他怎么来的?

    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这才环顾一圈,好像这里不是冥夜的房间,怎么那么熟悉……

    原来是度假村!

    她是怎么又回来的!

    这太怪异了!

    如果说冥夜有瞬间移动的能力,她信,因为冥夜不是一般的人,但是,钟御琛是个正常的人,他又没有冥夜的异能力。

    好想知道答案。

    但身体的疼痛更是提醒着她,昨晚,他们俩有多疯狂。

    只要稍微一动,就拉扯着她的神经。

    该死的他昨晚到底折腾了多少次!

    倒抽一口气,舒小爱觉得自己快不能动了。

    她强撑着坐了起来,然后腰部被圈住了。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恋恋不忘我,想爬上我的床,所以你就回来了。”

    “你撒谎!”她转头,“我若主动回来,怎么会不记得?”

    他闭上眼睛,“是,你是不会主动回来,你就是个喜新厌旧的女人,真不知道那个人/妖有什么好……”

    快递单号:868769594056

    舒小爱当即傻眼,人/妖?

    “他不是人/妖。”

    难道他不知道吗?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是,钟御琛怎么都不会有威胁,关键是他不是!

    “你当然知道他不是,不然你们两个也不会一晚上没睡,激战一晚上,你早晨腰酸,佣人说快早晨的时候,他从你房间出来,舒小爱,真没看出来,平常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一副死不愿意的样子,怎么跟他在一起完全不会,看来, 他床上功夫比我厉害。”

    舒小爱完全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唯一可能听得懂的是,他在说她和冥夜滚床单?

    怎么可能。

    仔细一想,貌似他说的是那天晚上她和冥夜打了半夜牌的时期,他是误会了吗?

    突然有点忍俊不禁,看她笑,钟御琛蹙眉,“笑什么?”

    “没什么。”她但笑不语。

    看她突然间开心,虽然面上看不出什么,但钟御琛的心里缓和了不少。

    两个人一起去吃早餐,到餐厅的时候,孙丹丹和小咪齐齐的站了起来,愣了愣神,“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舒小爱勉强一笑,“半夜。”

    “大姐,你和钟少到底怎么了?你跟我们说说,别一个人憋在心里难受。”

    舒小爱瞥了一眼钟御琛,“闹了点小矛盾,没什么。”

    “大姐,闹了矛盾就当面解决,别这样了,你都不知道,你走了,钟少有多难受……”

    小咪话没说完,鸿塘便干咳一声,“回来就好,大家的心情也就安心了,快点吃早餐,吃完我们去滑雪。”

    大家一致点头。

    等到吃完饭,几个人一起去了滑雪场,舒小爱不会滑,但在几个人的教导下,总算可以自己滑了。

    孙丹丹是滑雪的强项,踩着滑板,片刻间便没了踪影,小咪在鸿塘的带领下也很快运行自如,四个人霸占前方,徒留钟御琛和舒小爱在后面。

    看她不熟练的摔了五六跤,他终于紧握住她的双手。

    “跟我来。”

    他倒退着,她前进,舒小爱故作不去看他,滑出了好远一段时间,在下坡的时候,舒小爱滑雪板没踩稳,尖叫一声,直接朝着前方扑去,两个人瞬间倒在了厚厚的积雪上,她趴在他的身上,似乎被吓到了,整张脸都是青的。

    四目对视,他微微喘气,呼出一口热气。

    舒小爱尴尬的站起身,看他依旧躺在那里,便说,“还不起来吗?”

    “有些人就是没良心,我给她当了肉饼,她还不肯主动拉我一把。”语气中带着哀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