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你情我愿

    **********

    c国的晚上是冷飕飕的,晚上的星空没有月色。

    坐在小阳台上,龙晓晨端来两杯热腾腾的牛奶,递给她一杯,而后坐在她身边,“冷吗?”

    江小咪摇头,“不冷,空气挺好的。”

    龙晓晨捧着牛奶,沉吟一声,“等会,如果你要洗澡,就去洗,等他们都洗完了吧,不然一个接着一个拍门,好烦。”

    她点点头,“真好。”

    “嗯?什么真好?”

    江小咪转头看着他,“跟你在一起这种感觉,真好,宁静,安心,不为未来担忧,不为现在心忧,感觉我的状态被你扭转回来了。”

    “啪啪啪啪!”外头响起了拍门声,伴随着同组合的女成员美好的声音,“小龙,我们都洗好了,让小咪姐来洗吧。”

    “好,这就来。”龙晓晨回头回应,一口气将剩下的牛奶喝完,“去洗吧。”

    “好。”江小咪站起来,同样将牛奶喝完,和他一起回屋。

    龙晓晨将洗澡篮递给她,“这是我的,去洗吧。”

    江小咪低头看了看澡篮的洗发水毛巾和沐浴乳,点了点头,自己走到了洗手间。

    将门从里面关上,将淋浴头给打开,先放着水。

    然后自己脱了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此时此刻,她竟不觉得自己浑身的疤痕难看,微微绯红的脸色,将手从自己的胸前挪开。

    一览无余的看着自己,提着澡篮走到淋浴头下,冲洗自己的身子,这次,她将自己洗了好几遍。

    伸出手将镜子上的薄雾擦了擦,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穿上衣服,未戴假发,便直接戴上了帽子。

    回到他的房间,江小咪想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晚上,他们要怎么睡?

    睡在一张床上么?

    不是她矫情,是因为今天才确认在一起,这就睡在一起,是不是太快了?多少有些……

    将门关上,她将澡篮递给他,然后站在那里不动了。

    龙晓晨抿唇一笑,“怎么了?快过来。”

    她伸出手将灯给关了,然后渐渐地朝着他走去。

    还未走到他跟前,便被他牵住了手。

    江小咪顺着他坐了下来,问,“感觉,你跟我在一起,你真的很亏,我在想,我要怎么弥补这种亏。”

    尤其是这么干净的男生。

    他的手微微一动,“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客气了,答应我,以后,你的眼睛你的心只能有我,我也同样如此。”

    江小咪想到自己之前的做法,主动拥住了他,脸趴在他的肩膀上,嗯了一声,“如果我们都注定走不到一起,我就选择孤独终老,虽然像我这样的条件真的很难再找到对我一心一意疼爱我的好男人,但是,我还是想奢望自己能幸福,哪怕剥夺我二十年的生命,我也要为之努力。”

    龙晓晨红了眼,低头轻轻地覆住了她的唇,反复吸允,两个人的身子双双倒在了床上。

    这场吻绵延漫长,龙晓晨的吻技前面很生涩,后面运行自如,口水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清晰。

    终于,一吻终结,江小咪气喘吁吁,他站了起来。

    将灯重新给打开了。

    含笑的看着眉眼都是风情的江小咪,“你的脸红了。”

    “还说我呢,你的不也是。”

    “怎么办。”他将鞋子给脱了,“我想跟你睡觉。”

    “……”原本脸都红的不像话的江小咪,此时更加的红了,她没想到,一张洁净的面容,说出这么直白的话。

    “好啊,我们睡觉。”她低头去脱鞋。

    龙晓晨定晴的看着她,“我现在想跟你睡觉,不是单纯的那种。”

    “噗。”看他特别认真的看着自己,江小咪忍不住笑了出来,打趣道,“是不是太快了。”

    “反正,你早晚是我的老婆,我想提前行使我的义务。”他说的坦然,一点都没有惺惺作态。

    “你真的真的想好一辈子跟我在一起生活?”

    “我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理智的,从未冲动,你……让还是不让。”

    问这么羞涩的问题,江小咪虽然以前跟鸿塘共同生活了五年多,但还是觉得有些害羞。

    “嗯。”她的声音如蚊子一般的低。

    脸火烧的厉害,伸出手自己拍拍自己的脸,都是滚烫的。

    征得她的同意,龙晓晨伸出手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一只手去解她的衣服,很明显,他以前没有干过这事儿。

    再度深深的吻在一起,脱对方的衣服就顺溜多了。

    “能不能,将灯熄灭?”

    遭到了他的制止,“不要,我想看着你,而不是黑漆漆的如同行尸走肉,我不喜欢。”

    他竟然这么比喻关了灯的关系。

    江小咪多少很不习惯,心理的敏感让她不敢在灯光下,将自己的身体呈现给他看。

    看出她的慌乱,他轻轻地蹙眉,“别怕,我早已见过你烧伤最严重的时候,所以,别紧张。”

    龙晓晨伸出手将被子往上拉,翻身在她上面,将她的身子摆正,就这么看着她。

    脖子处勾勒着疤痕,有些触目惊心。

    他的手轻轻地摩擦着那些疤痕,想起了她烧伤后看到她的第一眼,“你受罪了,我很心疼你。”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江小咪眼角泪水长流,闭上眼,呜咽出声,“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有人不嫌弃我,说要对我好。”

    按照他的容颜,想要女朋友简直太容易,若对她无意,岂会愿意跟她在一起,不要说那种为了跟她在一起就是睡觉这种屁话,她这样的身子,他若对她无意,看都不会看一眼罢。

    “别哭。”龙晓晨两条胳膊支撑在她的身子两侧,埋头亲吻住了她的锁骨。

    江小咪浑身都在打哆嗦。

    被子在他背上慢慢的往下滑,他的吻也在往下滑。

    轻柔的亲吻她身上丑陋的疤痕,所到之处,犹如一团徐徐燃烧的火焰。

    最先到达她最敏感的地方是他的手指。

    江小咪不敢去看他,眼睛一直在望着上空,身子的敏感告诉她,他正在干什么。

    她的手想要触及到他,最后搂住了他的脖子。

    长夜漫漫,不靠谱的床一直在唧唧歪歪。

    ***

    飞机抵达a市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二点多了。

    下了飞机,钟御琛和舒小爱跨进门槛,便见陈姨准备好了一桌子饭菜,味道诱人。

    “陈姨,你去睡觉吧,吃完我们收拾。”

    “好,真是太好了,少奶奶你回来了,小少爷整天都在念叨着你呢。”

    舒小爱绽开笑颜,“是吗?等我吃完去看看他。”

    “好,那我就先回屋睡觉了。”陈姨说完便回房了。

    舒小爱坐下,闭上眼嗅了嗅,“陈姨做的饭菜都吃上/瘾了,在没什么东西吃的地方,当时就觉得,能吃饱饭,能有个遮挡避雨的地方,就是人最大的幸福,现在因为社会节奏加快,很多人的欲望扩大,都不知足。”

    钟御琛给她盛饭,“这一桌子菜都是你爱吃的,今晚不吃饱不准上楼睡觉。”

    “嗯呐,遵命~”她嘻嘻一笑,夹菜就开始吃,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说道,“你知道东宫沧月住的寝室上面写的什么字吗?”

    “你不是不认识r国的字吗?”

    “那上面呀写了三个字,两殿欢,上面的小字是r国的字,大字却是写的我们全世界通用的语言啊,我会一些,所以,我才看得懂,就是很奇怪,那样写是为了凸显个性吗?”

    钟御琛给她夹菜,“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个小瘪三了。”

    “噗。”舒小爱不厚道的笑了,“他要是听见你这么说他,会不会气死?”

    “都说别提了,看来是要给我一顿惩罚你才听话?”他哼哼,“要不要边吃边做?”

    “不……”她赶紧说,“在飞机上还没折腾够吗?”

    钟御琛揉了揉自己的腰,“为了你,这里出了多少力你可懂?”

    舒小爱偷笑,赞同的点点头,“嗯,我知道。”

    即便最后这顿饭让舒小爱给吃撑了,但是,还是剩下很多没有吃完。

    她将菜都端进冰箱,收拾好才上了楼。

    首先其要的便是去钟西徇的房间。

    熟睡的他还不知道妈妈回来了。

    给他掖了掖被子,舒小爱便重新出来。

    由于在飞机上睡得昏天暗地,此时此刻,两个人都睡不着了。

    并列的躺在那里想咒语。

    “会不会是类似于芝麻芝麻快开门这样的?”

    钟御琛沉吟,“我觉得,血玉之所以被封印,大抵是你二千多年前吞下去之前就已经被封印了,你想想看,谁会白痴的想出这样的咒语来,要是你,你会吗?”

    她摇摇头,“那我们这样胡乱猜测撞运气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们继续用排除法,血玉自己本身它肯定知道是什么咒语,它不是人,不会开口告诉我们,这就要我们自己去琢磨钻研了,我们可以问这个咒语是哪方面的?比如几个字?这样的。”

    舒小爱开口,“既然我们现在睡不着,那我们现在就排除去吧,事不宜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