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我想驯服他

    幕旭尧认真的回答,“不管爸爸给你找不找后妈,爸爸都是爱你的,你在爸爸心里都是非常重要的。”

    幕家奕听了他的话,安心不少。

    ***

    半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车徐徐的开了进来,车门打开,两名黑衣人押着千诗诗下来了。

    千诗诗两只手被反着扣着,嘴上被腰带粘住,无法说话,一路押到了客厅里。

    舒小爱看了看表,说道,“将她嘴上的胶带给撕了。”

    千诗诗得到说话的气儿便说,“舒小爱,你把我带来,想出在学校的那口气是吧?没错,我是打了你儿子耳光,怎么了,谁让他咬我的?你这个后妈当的可真敬业,也是,不好好的讨好儿子,怎么能在老子的床上待的时间更久呢?”

    舒小爱看着门口进来的男人,靠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好整以暇的看着千诗诗。

    “我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你不是想教训我吗?好啊,随便你怎么样。”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手一直在发颤,嘴唇也在止不住的抖动。

    皮鞋的脚步声在地板上传进了她的耳膜,千诗诗赫然回头,目光触及到来者的脸上。

    心突然好想暂停了跳动,原本还强行压抑的心慌此时溃不成军。

    钟御琛站在她面前,眼角微微上挑,“刚才……我若没听错的话,你打了我儿子?”

    “我……是他先咬我的。”

    “他为什么咬你?”

    “这……”千诗诗发不出声音。

    钟御琛面色不改的一只手朝着千诗诗脸上狠狠地扇去,速度快的连舒小爱都没看清。

    咣当一声,千诗诗的身子摔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痛呼,可见摔得不轻。

    她蜷着腿,脸色蜡白。

    “我的儿子我自己都不舍得动一根手指头,你要替我来教育吗?他什么样我比你清楚,没人招惹他,他不会主动攻击别人的,你是幕少的前妻吧?”

    钟御琛蹲下身子,看着她,锐利的视线如同一把刀子将千诗诗给活刮了无数遍,“是吧?”

    千诗诗的身子跟筛糠似的,根本不敢直视钟御琛,缄默了片刻,她鼓起勇气看他,“你一个男人竟然打女人,你……你……你还是男人么?”

    “你确定……你一定要跟我讨论这个问题?”钟御琛眼睛一眨不眨,脸色并未好转。

    “钟御琛,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啊?”

    “没想怎样,当着我儿子的面自己狠狠扇自己一巴掌就行,然后冲我儿子道个歉,完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如果我不这样做呢?”让她当着一个孩子的面自己扇自己,她觉得太丢人了,更何况,还是自己打过的孩子。

    “那你就别出去了。”

    “我家人会报警的。”

    “那我等着。”钟御琛站起来转身朝着舒小爱走去,边走边说,“将她关起来!”

    眼看着黑衣人靠近她,千诗诗害怕了,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我做还不行吗?”

    钟御琛顿了顿脚步,侧过身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身问舒小爱,“小徇呢?”

    “脸有一点肿,陈姨给他消肿呢。”

    “去把他喊下来。”

    “嗯,好。”舒小爱上楼将钟西徇给带了下来。

    钟西徇站在千诗诗面前,千诗诗被在身后的手铐被黑衣人取掉,她闭上眼,轻轻扇了一下自己,然后说,“对不起。”

    “声音不够大。”

    千诗诗闭上眼,狠狠地冲自己原本就肿起来的脸上扇了一下,然后大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钟西徇淡淡的看着她,“你可以走了。”

    千诗诗动了动,勉强站了起来,刚走了两步,钟御琛便喊道,“等一下。”

    “还想怎么样?”

    “希望你记住,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再敢动我在乎的人,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希望你明白。”

    千诗诗纵然心里不服气,但还是点点头,而后离开。

    “爸爸,我好讨厌她。”钟西徇不开心的说,“她怎么能那么说我妈妈,还有她儿子,我也不喜欢,相比较他们,我喜欢幕叔叔。”

    钟御琛摇了摇头,“儿子,你幕叔叔你更不能喜欢了,他对你妈妈有非分之想。”

    钟西徇鄙视的说,“爸爸你就这么没自信吗?”

    “什么?”钟御琛失笑,“你老爹什么都没有,就是有自信。”

    “那你为什么这么小心眼?”

    钟御琛看着一本正经看着他的儿子,竟无言以对。

    他试图解释,“爸爸没有小心眼,是因为你幕叔叔不怀好意太明显。”

    “幕叔叔喜欢我妈妈很不正常吗?爸爸,我觉得任何叔叔喜欢妈妈都很正常,因为这证明妈妈有吸引力,优秀呢,但妈妈却一心爱你,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舒小爱鼓掌,“看看,孩子都比你懂事。”

    “……”

    “儿子,你可知道你爸爸也是有很多小姑娘喜欢的。”

    “然后呢?”钟西徇泰然自若看着他。

    钟御琛的手晃了晃,“你不觉得爸爸也很优秀吗?”

    “我从来没否认过啊,在我心里一直都是啊。”

    “……”

    钟御琛放弃继续和他沟通,“看来,我们的代沟已经慢慢浮出水面了……”

    舒小爱笑的乐不开支,“感觉你俩是鸡同鸭讲……”

    “说清楚,谁是鸡?谁是鸭?”

    “妈妈,我们都是禽类,你是啥?”

    “你妈妈是鹅。”

    门口的队长嘴角狠狠地抽了抽,这是多么不正常的一家子啊,简直让他的耳朵饱受折磨。

    ***

    千诗诗是走着出了锦绣小区的,她当时开车没敢回家,当时冲动在儿子面前那么做,多少还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儿子面前的形象,不想让儿子看低自己,让他感觉自己的妈妈很厉害的样子。

    直至在校门口,听见舒小爱的话,她才有些后怕。

    所以开着车大街上乱溜,没想到,即便如此,都能被发现,并且将她从车里硬生生的架了出来,现在她的车还在大街上停着呢。

    出了小区,她乘坐出租车到自己车的地方,然后再开着车回家。

    千母看到她的时候,惊呼道,“试试,你的脸怎么肿成这样?”

    “妈你赶紧让人给我煮几个鸡蛋,我要消肿。”她有气无力的朝着沙发走去。

    千父抬眼,“谁给你打的?”

    “爸即便知道又不能怎么样。”

    “那为什么打你?”千父追问。

    千诗诗显得很不耐烦,“爸,你别问了,我心情不好。”

    千父见状,便不再发言,十分钟左右,千母端着鸡蛋赶紧出来,将鸡蛋壳给剥掉,赶紧贴在她的脸上,“快告诉妈,到底是谁干的,看妈不去剥了他的皮!”

    千诗诗垂头丧气的回答,“两巴掌是幕旭尧打的,一巴掌是钟御琛打的,还有一巴掌是我自己打的。”

    “他们俩干嘛打你啊,还有啊,你疯了,干嘛自己打自己?”

    “你以为我想自己打我自己吗?是钟御琛逼我的,都是因为舒小爱那个贱人!” 千诗诗拿着鸡蛋在自己脸上揉着,气愤难平。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你一五一十的告诉妈。”千母剥着第二个鸡蛋说道。

    千诗诗有些难以说出口,想了想,还是说道,“别问了。”

    见此情景,千父直戳重点,“一看就知道是你先不对的,不然你不能不说。”

    “幕旭尧连着打了我两个耳光,我才是给他生孩子的女人……”千诗诗哼道,“我看他的眼神就不对劲,他还是心里藏着舒小爱。”

    千父叹息一声,“现在他心里藏着谁你也管不着,当初没离婚的时候不也没管住吗?你就不要再计较这些了,他又不会跟你复婚,诗诗啊,这些你都别想了,该交朋友交朋友,不能挂在一棵树上吊死,你也不小了。”

    “你爸这话说的对。”千母紧跟着劝道,“既然离婚都这么多天了,就算了,以后看孩子什么的慢慢来,咱再找一个好男人,过的快快乐乐的。”

    千诗诗沉默了,两只手拿着两个鸡蛋在自己脸上不停的滚来滚去,不言语。

    “尽管,他对我这样,我还是想跟他在一起,我想驯服他,我不甘心我输的这么惨……”

    “死脑筋。”千父恨铁不成钢的说,“面对现实吧,他不会再跟你在一起了,快六年了,你都没驯服成功,怎么,还打算将自己的一辈子都给搭上啊?”

    “爸!”千诗诗眼睛里涌出一串晶莹,“你不会明白的,舒小爱都跟别人在一起那么久了,他还念念不忘什么啊,她到底有什么好是我比不上的……我想不明白。”

    千父和千母面面相觑,心里十分的不好受。

    ***

    “琳琅,你已经睡了一天了,起来吃点饭,妈亲手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手擀面,特别香。”宋母一手打开灯,一手端着碗筷进屋。

    宋琳琅睁开惺忪的眼睛,两只眼睛因为最近几天日夜颠倒,黑眼圈特别的重,她坐起身,软弱无力的靠在枕头上。

    看她这样,宋母皱眉,“别抽那么多烟了,你脸色很差,妈担心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